呼唤昔日小同修,从新走回大法中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五日】我曾经是一名大法小弟子,现在是一名在校大学生。

一九九七年,爸爸首先走入大法中修炼,在修炼以前,爸爸的身体不是很好,经常喝中药,可修炼后,我亲眼目睹爸爸的身体和精神越来越好,每次爸爸从外面炼功回家后,心情都特别好,当时让我有些小小的好奇。一九九八年,爸爸妈妈带我走入大法中修炼,从那时起,每天晚上爸爸妈妈和我都去学法小组和大家一起学法,每天晚上我们都学习《转法轮》或看师尊的讲法录像带,后来姐姐也随我们一起学法。

我那时比较小,只知道法好,所以特别爱学。有时候遇到什么事,也会用法来对照。那时,小区与小区间有一个大的炼功点,大人们去那里炼功洪法时,我们小孩也都在一起玩,后来大人们把我们小孩组织起来,每个周六或周日,都有一个大人带着我们这些小同修一起学法或去公园里挂上大法横幅炼功洪法……现在回想起来,感觉那时候真是非常美好和幸福!也很想念曾经一起学法的小同修,不知你们现在都身在何方?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那天下午我和姐姐在家看电视,两点多的时候,殃视一套竟然播起了《新闻联播》,好奇心让我看了一眼,没想到竟然是诽谤诬陷大法的假新闻!我一时没有了任何思考,后来我走到师尊的法像下,不知道为什么就哭了。当天晚上父母回家后看了新闻,妈妈很坚定地对我说:“这都是假的,不用相信这些!大法是好的!”第二天早晨,我和姐姐去外面吃早饭,看到旁边那个炼功点上的同修明显的少了许多,尤其是快炼完时,就有保安来把炼功的同修驱散了。那些小贩们都在谈论着昨晚关于大法的造谣新闻,当时我很想告诉他们不是那样的,不想听他们跟着电视一起造谣,可当时没敢说出来。

从那以后,虽然自己仍然学法炼功,可没原来那么精進了,尤其是上了初中,渐渐的很少学法,偶尔也炼功,但也像完成任务似的,学习也越来越差,但我仍然相信大法,不愿看到或听到有污蔑大法的话。记得有一次政治课上,老师提出了一个问题让同学举出相关的例子,我的同桌马上就举手要发言,不知道为什么,我当时就觉得他会说到法轮功问题,我就在心里默念:千万不要说法轮功,千万不要说法轮功……他站起来后支吾了半天然后特别不好意思的和老师说他忘了他要说什么了。后来我和妈妈说这件事,妈妈说,是我当时发出的那一念把他止住了。

上高中后,高一时我在校住宿,妈妈同修给我带了一本缩印版的《转法轮》,每天晚上熄灯后,我都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看上一小讲,可是由于自己学法不精進,人心太多,有时就象个常人,在名利情方面看得很重,偶尔放假回家看到师尊的在各地的讲法中劝导学法不精進的学员的话时,我就哭的特别伤心,也觉得自己做的很不好,可一回到常人中还是我行我素,抓着常人的这些肮脏的东西不愿放开。

自己一直比较贪玩,后来迷上了上网,经常上网聊天,弄网上空间或听常人的流行音乐,妈妈看到我这种情况也很着急,可我自己就是不悟,还很乐在其中。由于学习成绩不是特别好,所以就学习了特长,当时我选择学播音,虽然那时学法并不好,但我当时想,学了播音我可以用我的特长向世界弘扬大法讲清真相。后来在高考时,我考上了大学本科,和我一起学播音的那些人中只有我和另一个女生(现已退了团队)考上了大学,是我学习大法得到了福份,师尊在管我啊!可就是这样,我还是不悟。

上了大学后,人心越来越多,在常人浊流的带动下越来越象个常人,有时甚至还不如一个常人,变得很自私,甚至一度对情产生执着,每次放假回家,都是每天泡在网上,晚上和父母学法时也像是例行公事,几乎都不发正念,虽然也知道时间紧,但也不知道抓紧,险些陷入常人的浊流当中。

可是就在今年,这个暑假回家后,有一天晚上学完法后,在与同修交流时,解开了我由于曾经学法不深而造成的对于新旧宇宙法理不清的问题,明白了新宇宙的法理是圆容不灭的,而成住坏灭只是旧宇宙的理。我想,就是通过这个问题,师尊点化了我,让我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仿佛一下子解开了我所有人的束缚,为自己原来浪费的那么多时间感到特别后悔,也为自己做过的那么多错事感到悔恨!当时我就在心里暗暗发誓,我要从原来那种带修不修的状态从新走回正法中,弥补原来那些浪费的时间,同时也感谢师尊的良苦用心啊!

从第二天开始,我便不再上网,也突然就对上网失去了兴趣,我把自己的qq空间关闭,qq软件也从电脑上卸载了,手机也长期关机,只想静心学法。我想,这是大法的力量。每天我都抄写《转法轮》,炼功,晚上和同修学法,四个整点发正念,由于自己原来很少发正念,所以自身空间场的邪恶因素很多,我就每天整点时都发正念,遇到问题都从法中找自己的原因,渐渐的觉得自己和原来不一样了,整个人都变得轻松了,别人见了我都说我变漂亮了。每天在我抄法时,我都觉得自己无比幸福,我也突破自己的怕心,把自己以前做的错事向同修说出来,意在解体邪恶。

从那以后,每次我在看到师尊的讲法或关于大法的一切东西时,都会泪流不止,有时背着背着《洪吟》都会止不住的哭出来。正法已走到最后的最后,自己才刚刚从新走回来,有时也很着急,可是后来同修指出,着急时间也是执著心,只要踏踏实实的修,不要考虑其它的。后来师尊的《再精進》发表出来,当我学到:“在最后的时刻到来之前要救度的众生还没有达到数量,大法弟子还有一部份没跟上来”时,心里感到特别惭愧,师尊在这种情况下都没有放弃弟子,还在牵着弟子的手指引着回家的方向,弟子只能以精進实修来回报师尊。

有一天,突然牙疼起来,而且全身发热,头很晕,一开始我以为在消业,还是照常学法,发正念没有在意,可越来越疼,疼得连说话都费劲,我就想这是不是邪恶的迫害?我就跪在师尊法像前对师尊说:“如果这是师尊在让弟子消业,那弟子一定会承受,如果这是邪恶的迫害,那弟子就全面否定它,清除它!”然后我就开始找自身的原因,发现自己在吃上太执着,而且自己的求安逸心太重,早晨炼功总是突破不了,总想多睡会,还是自己修的有漏。就这样,几乎持续了将近一个星期,才渐渐的好了。就这样,一整个暑假我都是这样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

开学后,回到学校,可状态渐渐的不如在家里好,有时和同学讲真相也不是很顺利,我找到由于学法不精進,就连四个整点发正念也发不全,有一次,早晨起床后,就觉得头特别晕,额头很热,但我当时想,这不是病,没事,就和同学上课去了,可身体还是不舒服,中午回到宿舍,我听了一会大法真相歌曲就睡觉了,起来后我同学说我脸特别红,就摸我额头说我发烧了,就拿药给我,我想自己要是不接别人肯定会觉得奇怪,就把药接了,然后我就在她们转身说话的时候把药放在了床上,等她们走后,我就把药扔了,然后锁上门开始炼功,发正念,听法,傍晚她们回来后看到我竟然那么快就退烧了,都觉得很惊奇,我当时在心里默念是大法神奇啊!

我和我一个同学讲真相,告诉她常念“法轮大法好”,有一次她咳嗽得厉害,我告诉她让她念“法轮大法好”,第二天她悄悄告诉我她念了“法轮大法好”后,真的管事了。在这里要感谢师尊!

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做好三件事,而自己在讲真相救人方面却做得较差,由于觉得自己原来浪费的时间太多了,所以总是着急,想着怎样去救人,有时同学叫我出去玩,我就把这当成是救人的好机会,借机和同学讲“三退”(退党、退团、退队),由于自己的怕心,在讲真相中说错了话,心里非常后悔,悟到是自己学法不深,正念不强,还有许多心没有修去,显示心、怕心、自私心、求安逸心、色心等,要修去它们。

我要按师尊的要求去做,做好三件事,在这里,我想呼唤那些现在仍然迷在常人中没有走出来的和学法不精進的昔日小同修们,我们都是助师正法来的,现在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时间紧迫啊,不要被常人的假相迷住双眼,随着社会上这种坏的风气滑下去,迷失了自己的本性。

第一次写稿,不正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