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征签救人融入日常生活中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五日】我是二零零九年五月得法的弟子。师父在讲法中经常要求我们做好三件事,而救人又是第一位的。当时就想,我所居住的这个城市人口二十多万,也没有给个选择的机会,就要被销毁了?所以得法以后,到幼儿园,学校,警察局,法院,医院,商店等地发传单,在社区公告栏上张贴传单,传播大法的美好。去年十月,师父通过同修点化我,应该做征签救人这件事了。

于是,我向所在市政府申请了许可证,在繁华道路两边或图书馆外设点。虽然征签时间不长,但是遇到了许多可贵的生命,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让我们在最后的尾声,再多救人,真正做到无怨无悔的重返天庭。

日常生活中遇到的事和人,其实都是我们救人的机会。

一、来到大法弟子家的都是有缘人

家里来了杀虫的,安装,维修空调的,先生在ebay上卖了潜水设备,买方来家里取货的,先生的朋友从其他城市来拜访的等等。那时还没有征签,但就是有个想法,到大法弟子家里来,不能让他白来,一定让他把大法的美好带走。征签以后,给公公婆婆每人一张请愿表,有聚会之类的就可以带上。有个上门推销的小伙子,给他讲了真相,他也签了名,临走送他传单,他连声道谢。去年圣诞节前,接到市政府养护道路的通知,心想,好,我要向你们征签。

二、走出家门遇到的人

女儿去年上学前班,需要家长亲自接送,这样有机会和其他的家长闲聊,找机会向他们征签,全班除一位家长实在见不到之外,其余家长都签了,超过一半是父母都签了。有一位家长,不是女儿同学的家长,她的汽车和我的紧挨着停在存车场。两辆车是同一品牌,同一车型,颜色也非常相近。借着这个话题和她聊了几句,然后也请她签字。女儿学校的老师,小女儿的幼儿园的老师。看到街上的邻居收拾花园,我也拿上征签板找他们征签。戒指有些紧了,找珠宝商调大戒指,服装裁改,给汽车钥匙配电池,文具店,日杂店,海鲜店,时装店,鞋店,书店等等。有位在邮局工作的女士说,按规定,我不应该签什么,但我给你签。其实,我和她没有任何私人交往,只是我去邮局交帐单,寄信时总会搭一两句话。

三、外出游玩

先生是西人,是个不修炼的常人。周末的时候,总愿意带上全家,开车一两个小时,到一些自然景区去转一转。开始时,我不太愿意出去,心想在家里还能多学学法。转念又一想,何不把一件普普通通的常人的事变成具有重大意义的事呢?这样,他走到哪里,我的传单就发到哪里。野营基地,风景区,葡萄酒厂,山上的餐厅,人口约一两千人的偏远的小镇,旅游胜地等等。

四、征签点

申请的征签点不是固定的,在几个区选择不同的地点循环着做,尽量多的接触到更多的众生。家里野营用的便携式桌子,上面铺上黄布,摆上征签标识,“请为停止群体灭绝和活摘中国法轮功学员器官签名”。女儿的A型黑白板支架也被派上用场,一面是大法的美好的海报,另一面是迫害内容。我把目标锁定在过往世人的耳朵上,估计着距离差不多了,我就开始讲真相,到他从我的桌子前面走过去,这一两句的真相要讲完。即使你不给我签名,我也要你把真相带走。有的人就是一边点着头一边走过去。没人的时候,就发正念,铲除邪恶,救度众生。宇宙的众王,众主啊,用你们善良的本性为你和你的众生选择美好的未来吧!就这样,三个半小时,可以征到一百多个签名。还有周日市场,几百个摊位的大市场,从早上五点到中午十二点,也可以征到二百六十个左右的签名。

遇到这样几件事:

有一对父子急匆匆的赶路,看到征签标识上的内容,停下来说,我们再急,也要给你签,你们需要这个;有一位在路边等车的女士,看到我的摊位,冲我招手,表示要签名;有一位出租车司机,等着拉顾客的时候,看到我的征签摊位,说干完这一班就来签。大约半个多小时以后,当时我正和别人讲真相,他悄悄的走过来,签完名还要留下地址,电话,我告诉他只需要他支持的声音;有的人听到我讲完真相后说“请帮助他们”,便停下来,冲我点点头说,好,我可以帮助!

还有一次,因为要下雨,不能在原来申请的位置上,我就去找附近的零售店。有一家零售店临街是一扇大窗户,摆放着他们的商品。本来不想打扰他们,可实在没找到合适的地方,就去了这家商店。没想到,商店女老板非常痛快的同意了,并且还把他们商店的招牌挪开,让给我用。后来,下起了大雨。这位女老板又出来问我,气温下降了,有些凉,我要泡杯茶,给你也来一杯吧?我连声道谢,婉言谢绝了。也有的人往返几次从我的桌子前面走过,第一次时可能会说,啊,我在上班,离圣诞节太近了等等,第二次或第三次再走过就签了。我心中就一念,反正你不签,我就讲。只要有人走过,我就讲;没人走过,就发正念。

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师父要的就是我们的这颗心,“救度众生,就看你的心怎么摆,就看你对法持什么态度。”(《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

五、上门征签

上门征签就是拿上征签板和传单,在这座城市里,逐个商家上门征签。只要你开门纳客,我就進。二女儿每周有两天上幼儿园,我一天摆征签摊位,一天走签。我把征签标识上的内容按A4尺寸打印出来,覆膜,夹在对折式的征签板里。这样一打开征签板,一面是“请为停止群体灭绝和活摘中国法轮功学员器官签名”,一面是请愿表,清晰明了。

在走签中,也遇到过几件事:

有的人第一次听到这件事,感到非常震惊,一再表示,我还可以再为你们做些什么。

一位在海鲜店工作的世人,直接就找我要请愿表,要拿回家让亲朋好友签。

有的前台接待的人签完字,主动把征签板拿到后面,请其他同事签。

一次去一个码头轮渡售票处征签,我以前在这里放过传单,给在这儿工作的那位女士讲过真相。售票处的旁边是一个公交车站,有位女士正在等车。我和她笑一笑,打了个招呼。在国外,不相识的人互相之间打招呼是非常常见的。“在西方社会或非共产邪党社会中的人,都是人自然的状态,互相之间只是文化不同。这种自然社会,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平和、为善、心胸开放、很少戒备人的正常生存状态,这是正常的”(《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从售票处出来后,我又向她征签了。

有一次,从一家写字间出来,旁边是家咖啡店,刚好有四位女士坐在那里聊天,我一看别错过这个机会,先打个招呼,说我在挨家征签,刚好看到几位女士在聊天,然后打开我的征签板,开始讲真相,还没等我说完,其中一人很爽快的说,我给你签。在他们轮流签字的时候,我在一边接着讲大法的美好和洪传,讲本地图书馆可以借到书等等,并递上传单。类似的情况,遇到过很多次,一般是只要有一个人先开始,其他人都会跟着签,但也遇到过两个人不签的,毕竟是极少数。

还有这样一件事,有一家很大的零售店,我先前在走签时,里面的工作人员已经给我签过了。那天,我们又在这家店买了很多东西,结账的是另外一个人。照例,我又掏出我的征签板,她给我签完字,问我还有没有多余的请愿表,她可以放在店里帮我收集签名,原来她是老板。当天下午,我便送去要用的东西,她又特意打印出一张“停止活摘器官请签名”的说明,贴在结账的柜台前面。

还有一个小伙子,走签时已经签了字,谈话中很想了解更多的情况,为什么好人受到迫害?我告诉他,看过《九评》,你就明白了。又过了两个星期,我去给他送《九评》光盘和书,他说,我和我的女朋友说了,她也很想看。我就问他,可不可以请你女朋友签名呢?他说,可以啊,我住在附近的外岛上,我可以把请愿表放到岛上的公告栏上,帮我收集更多签名。

在征签过程中,也遇到过不少神奇的事,在这里仅举一例:有一天早上送女儿上幼儿园,已经下起雨来,天上的黑云很多。可是就在我开始走签时,雨停了,黑云裂开了,成了多云的天气。我心中感念师父和助师正法的众神,在心中双手合十,谢谢师父和众神!

就这样,虽然征签时间不长,但遇到了很多明白的生命,也确实让我感动。正如师父在梦中点化我那样,去年年底,我梦到带鱼,醒来后我悟到,师父是在告诉我,这些能够被救,应该被救的生命还有很多,还在等待着被救度。

师父为救大穹,几乎耗尽了自己的一切。每每想到这些,我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从内心深处声声呼唤着“师父,师父”。和师父的无量慈悲和难以用人类语言描述的付出相比,我们所做的又是太少太少!

剩下的时间不多了,让我们多救人,快救人,兑现我们的史前誓约吧!

个人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