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体会到我的生命为法来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五日】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大部份现象,象宇宙语、辟谷、气功看病、武术气功、偷气采气等等,我在生活中都遇到过。看了《转法轮》,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许多人生的问题,明白了我的生命是为法而来的。生命从此开始有了意义、有了方向。一改过去厌世、孤僻的性格,变的信心十足、宽容大度。

刚走入修炼没多久,我就出现了象师父讲法时提到的情况。一次在商场看一儿童车挺新鲜,过去按一按,结果“啪”散架子了,当时吓我一跳。平时生活中遇到的神奇事更多:有几次我忘了带家门钥匙、办公钥匙,随便用其它钥匙一拧就开了,我还想可能是通用的,可是以后再试,再也打不开了;一次出去办事,忘了一壶水在煤气灶上烧了三个半小时,灶具和油烟机都烤变形了,可水壶的水好象才烧干;有几次炒菜时油溅到手上,都烫伤了,可只要一想自己是大法弟子,没事,真的一点不疼,很快就好了;有一次煤气中毒、一次后脑袋摔倒在铁板棱上、一次是从床上掉下来脸摔破皮、一次从楼梯摔下等,都是有惊无险。

在我还不能上网以前,记忆中很小时见过我家灶台上有一幅众神下凡的画,后来上网一看,色彩、布局竟然一模一样,问我父母,他们都断然否定有过这画;有时身体出现消业状态(很少),真的感受到它只是无根的、象是浮在面上的某种表面现象。只要自己念正,该学法学法,该炼功炼功,这种表现症状很快就过去了。有时候做不好时会用常人观念想,不舒服就多休息休息,明天再炼吧。结果第二天会更不想炼功,症状就会持续很长时间。

修炼前,我是个惰性非常严重的人,每天睡觉十几个小时是常事,不睡觉时也躺着不想动,好象任何世事都跟我无关。修炼后,这个惰性几乎成为我修炼路上的死关,从法理上也知道该怎么做,可三件事经常因为睡觉做不好。

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时时在身边看护着弟子,点化我、鼓励我、帮助我过关。有时在梦境中点化我:看到过另外的空间、看到过与亲人、朋友前世的因缘;睡梦中经常会出现有人从面前走过,或耳边会听到敲击声、门铃声、狗叫声等各种声音,醒来一看,正好是发正念时间。

一次晚上十二点,我瞌睡得意识都模糊了,身体软得都坐不住,又觉全身奇痒无比,就这样迷迷糊糊抓一会儿、躺下、起来的挣扎了好久,都忘了自己要干什么。这时,忽然听到师父在耳边一声长叹“唉”,我一个激灵惊醒过来,一看刚过了发正念时间,真是感到无地自容,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

一次我去见一个朋友,出于保护自己的目地,心里编织了一套谎话,明明知道不对,想想又觉的不说谎不行,结果还没出大门口,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象演特技一样,手还在兜里插着,就摔趴在地上了。

在工作中,面对当今中共邪党各种各样腐败和不公平现象,从天亡中共、天象变化角度看待,努力把握好自己的言行,只用平常心对待一份工作,从心里逐步做到了彻底的放淡名利。而物质上实际什么也没失去,顺利过渡了公务员,没有竞争、顺利得到了提拔,得到了一个轻松的人人羡慕的岗位。在利益和情感上,我也经历了常人难以承受的大起大落,在慈悲的师父精心呵护下,奇迹般的变的很好。

在这过程中,我也悟到:在修炼路上没有任何偶然的事,但不管再怎么剜心透骨,最后成就的都是大法弟子,都是大法弟子锻炼的越来越成熟的过程,都是大法弟子从根本上去掉自己的执著心的过程,其它的实际什么都不会损失。我真正理解了相由心生的法理,自己的执著心真的彻底放下的时候,一切都会变。大法弟子整体的成熟与否,才是影响正法進程的关键原因。

我在工作中还担任一个部门邪党支部书记、一个支委。一次,单位组织邪党表彰会,逼迫人重温入邪党誓词。因仓促到会,事前不知道议程,我只是闭口不念。后来一想不对,我就静下心来发正念,清理在场所有人背后干扰他们得救的一切邪灵、黑手、烂鬼,以及共产邪灵的一切因素。会结束时,要奏邪党的国际歌,这时,我发出明确而强大的一念:不准它出声唱下去,结果音响刚唱了没两句,“咔”的一声就没音了。

以前,我对电脑一窍不通,往电脑前一坐就发怵、头晕。修炼后,我逐步克服了这些不好的观念,建立了家庭资料点,打印资料、刻录光盘、还能自己维护机器、装系统、简单维修等,有时实在处理不了的问题,冷静下来,无意中想个办法试试,就做成了,我的电脑技术基本上就是这么学会的。真正体会到了大法开智开慧,大法弟子无所不能。

一次,我与一同修配合去一市中心繁华商业街宿舍发放真相资料,约好她在附近发正念清理空间场,我跑楼层发放。我们背着一书包真相资料,一路发着正念,很快顺利到达。一看才八点半,夏天的天还没黑,而且繁华商业闹市正是最热闹的时候,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心想,来早了点,要不要在附近转一会儿。

我们刚走到宿舍附近,这时,出来时还好好的天,突然阴了下来,风夹着雷声,急雨迅猛地下了起来,熙熙攘攘的路人纷纷跑到商店里避雨,宿舍院中心的商店里也聚满了躲雨的人,高声的谈笑着。我迅速、稳妥的把真相资料贴到一家一户门上,并用正念加持。走了六、七个楼道,直到发完,没碰到一个人。当时的感觉特神圣,仿佛一切都停滞了,我与外面完全是隔绝的两个世界。等发完真相资料我俩刚一会合,雨马上就停了。内心对师父的感激真是无以言表。

与同修交流中,发现每个人基本上都有这种感觉:我们的生命真的是为法而来的,在人生生命的长河中,我们始终在等待、期待中,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助师正法的时刻,让我们共同精進,兑现自己的誓约;也请师尊放心,弟子们一定精進再精進,决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