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刘庆香女士一度被摧残致精神失常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铁岭市清河区五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刘庆香女士因坚持信仰,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被绑架入辽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在劳教所里,刘庆香备受酷刑折磨,被迫害得精神失常后被释放。二零零二年三月,精神有所恢复的刘庆香又因讲真相被非法判刑五年。

辽宁省铁岭市
辽宁省铁岭市

坚持信仰被非法劳教

刘庆香,九九年七月第二次进京为法轮大法和平请愿,在北京前门被便衣警察非法抓捕后,被北京驻京办的警察押送到北京郊区的一个非常潮湿阴暗的空房子里,潮湿的水泥地上还坐着早已被非法押送到那里的四十多位辽宁法轮功学员,押送的警察不让在那里被囚禁的法轮功学员吃、喝任何东西,他们有的两天没吃没喝了。刘庆香因不报姓名家庭住址被强制脱掉脚上的鞋,光着脚站在空房子外面,她被非法囚禁体罚十二个多小时后,深夜被一辆大客车秘密非法押送到锦州,到锦州被当地张姓、宋姓警察又非法押送到当地清河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清河公安局又向其家属敲诈勒索5000千元保证金,家属无奈被迫交5000元钱,清河公安局才把非法关押了十五天的刘庆香放回家。事后刘庆香向家属讲明被迫害的真相,家属明真相后要回了保证金和保证书。

九九年十月,刘庆香在家被粮食局单位的领导谭希文电话骗到单位,谭希文问她是否还炼法轮功,让她写保证书,她说法轮功这么好为什么不炼,她只说个“炼”就被隔壁房间里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公安局的人强行绑架到清河看守所,十五天后也就是九九年的十一月份在她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公安局刘永仁,王雷非法强行绑架到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一年。期间家人被清河公安局骚扰、恐吓,和勒索。

在马三家劳教所被折磨致精神失常

在马三家,恶警强迫刘庆香背院规,刘庆香坚决拒绝,不背。她和其他五名不背院规的法轮功学员被马三家恶警指使犯人体罚、迫害折磨,强行撅着,脚尖抬起,手摸后脚跟,这种非人道的迫害从早晨一直到后半夜零点多钟。恶警指使犯人看着。在这种迫害下她们坚决不背,要求无条件释放。

马三家迫害升级,她们绝食抗议。马三家实施了恶毒非人性的野蛮灌食。刘庆香被马三家的恶警和犯人们用绳子把她的双脚绑在床上,双手大字型铐在床上,四、五个犯人按着她的头部和胸部用手捏住她的鼻子和嘴,强行插管子,她的鼻孔和口腔被这种恶毒非人性的野蛮灌食鲜血直流。其他大法弟子也遭到了同样的迫害。

过后,马三家把刘庆香、曲娇、李桂英等十几个法轮功学员强行送到车间干做服装的活,刘庆香等十三位大法弟子罢工抗议非法关押干奴工,要求炼功,一小队队长张国荣带领一帮犯人把她们带到晾衣厂,十几人的衣裤在恶警张国荣的指挥下被这群恶人强行扒下,扒的只剩下内衣内裤,强行这一群法轮功学员坐在寒冷厚厚的冰雪地上,不许起来,命犯人看着。刘庆香的内裤被冰雪融湿后冻在下身,寒冷无比。

刘庆香因坚持要炼功被马三家恶警电棍电击已成了家常便饭,常因炼功被带到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一个小屋,胳膊、手、被反绑上,膝盖被绑上,恶警张国荣就用高压电棍电击她的后背、脖子、耳朵、脸、手、脚心等部位。边电边嚎叫般的问,你还炼不炼。

有一次刘庆香因拒绝强行劳动被张国荣拽到办公室,指使犯人把手脚用绳子又绑上,张国荣手拿高压电棍又一次非人性的电击她。张国荣指使犯人扒掉刘庆香的衣服只剩下单薄的内衣,院长张宾(女)又过来同时电击她,并用高压电棍指向她的乳房,高声威胁逼问“你干不干活,不干活就电你。”

后来刘庆香因继续抗议非法关押被奴役,又被铐到暖气片上,几天几夜,蹲不下,站不起。家属到马三家探视被拒绝。

还有一位辽阳六十多岁的老年女教师,因背法被马三家的男恶警拖出屋在走廊里摔倒,男恶警上前用其脚猛踩这位老人的头部。

李桂英六十多岁,炼功,要求无条件释放、拒绝奴役劳动,被关小号,她小号矮小,站不起来,吃不饱,大小便在小号里。天天早晨男恶警拿着电棍到小号电击她。

刘庆香因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不到一年,天天面临的是被酷刑折磨和洗脑转化,她的精神被这群中共恶党领导下的恶棍迫害的崩溃了,精神一度失常后被放回家。

再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八日,精神有所恢复的刘庆香因向不明真相的出租车司机讲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相被其报警,被铁岭公安局绑架。在铁岭银州区公安局四楼,恶警把她双手吊在墙壁上用手铐铐上,她被铐了一夜,又把她关在不能站立的矮小铁笼子里。在非法提审时4天4夜不让她闭眼,双手铐在椅子上,

不知恶警怎么给她凑的材料,就这样她被莫名其妙的非法判了五年的有期徒刑。清河公安局刘永仁等恶警跟土匪一样先后两次又非法抄其家,被抄的家一片狼藉。她不修炼的丈夫被恶警非法关押七天。

二零零二年十月十日恶警把这位当年四十六岁的妇女非法押送到大北监狱这个人间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