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师慈悲呵护 弟子历险无恙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六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几乎是同时和老伴一起進入法轮大法修炼的,那时已是五十多岁了,“奋斗”了一生的我,什么样的病都来了,但得大法后三个月不到各种疾病都没了,从此,人精神起来了,那时候内心的喜悦无法言表,一天到晚乐呵呵的。

修炼前,我患高血压、高血糖、脂肪肝,一次小肠出血后长年拉稀,特别不好的是家族有“三阳”遗传病,(先小阳后大阳)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都肝硬化先我永远地走了。还长年头脑象开飞机的声音一样响着,经常恶梦连连,几十年的关节炎,有时爬三楼很困难,什么肩周炎,腰痛病、皮肤病、什么眼睛老化,听力严重退化(将近一生中耳炎)鼻出血等。反正五十岁未满时人象要快死了,象个木偶似的,单位也让我在家休养了一段时间,当时在气功高潮中,为了身体好,学了好多种功,花了许多钱,结果没用。得大法,各种疾病都没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和修炼人后,我和老伴多次被绑架到洗脑班、看守所、劳教所,家被邪党搞得鸡犬不宁,八次被非法抄家,他们好比强盗一样,翻箱倒柜,翻得乱七八糟,若当时把情景摄录下来的话,真的超过土匪,家中老人吓得住医院,儿女哭声连天(说实话,我们的家庭都是诚实人,没见过这种场面,没受过这种冲击)众乡邻看到戴着手铐的我被带走时,一个个神情……。当时真是黑云压城,但我们从没有被邪恶的表面疯狂所吓倒。这在正与邪的较量中是必然的,但只要听师父的话,按师父讲的法去做,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下面讲一讲发生在我身上的四次被撞却安然无恙的神奇事,见证修大法的超常和师父时时刻刻都在保护着修炼的弟子。

第一次被撞

那时我修炼没有多长时间,骑着自行车过马路回家,当时前轮刚拐向时,一辆同向摩托车飞驰着把我的前轮猛地撞了一下,自行车和人重重的摔在马路上,前胸着地,当时痛得爬也爬不起来,就在此时一辆公交车就贴着我身旁开过,当时没怎么怕,后忍痛爬起过马路后,反而怕了好长时间,心想没师父护佑,命要没了,不摔死也给那大客车压死,而我身体什么也没摔坏,过了两天好了。

第二次被撞

我驾着轻骑送孙女去上学,时速约三十五公里/小时,当驶出障碍物视线时,发现前十多米处停放着一辆铁的平板手推车,在我行车道同一边,朝向我前進的方向停在那里,我虽减速避让,结果还是撞上那平板车的一角,那板车就地三百六十度打了一个圈,给板车后铁脚靠着水泥路旁边的泥路交接处插入泥里才停住,我直摔出去约六到七米,两手及手臂全擦破而流血,车子约抛出三至四米,且把孙女压在车底下,就在那时心里直喊师父帮忙,师父救救我们,我那时也不管伤痛和出血,连爬带走的回过去把压在孙女身上的车掀掉,此时的小孙女从地上爬起,吓呆了,不哭,我问她痛不痛,她只是摇摇头。这车八十斤以上,结果啥事也没有,车也没坏,我忍痛仍把小孙女送去读书。回来后我打坐一个多小时,疼痛逐渐消失了,两天后手及臂也都好了,如果不是师父帮着护着,爷孙俩不知要到何等地步。

第三次被撞

在孙女读高中一年级下学期,那时孙女身体较差,常感冒发低烧,常回家(住宿生)或上医院,为了让她少缺课,在校外租了房居住,让老伴陪护着,而我开着要近一小时的路程的电动车两头来回跑(不是每天),加上家有八十五岁,患有老年痴呆,大小便失控,全身褥疮的母亲离不开我,那段时间真把我弄得身心交瘁。

有一天,我送老伴去租住房后开着电瓶车回家,此时天已黑,在十字路口被一辆摩托车撞了,当时什么也不知道了,醒来时已在医院了(后来知道时已是被撞后近一个半小时了,又知是被一个二十一岁刚会驾车的且摩托车是借来的无牌无证的小伙子撞的)。后来又听岗亭值班人讲:当时听到很响的一声,小伙跌在自己的车旁,看上去没问题,说我和我的车跌出约有五米,朝天躺在路上一动也不动,象死了,头上还在出血,地上一大滩的血,搪塑板飞出十多米洒了一地,围观的人都说:这老头肯定死了,因这地方车祸死过好几个人了,有人打了“一一零”交警到了又打了“一二零”。当听到医生在说醒了醒了时,我正躺在医院的小推车上准备给我去做CT,马上医生问我哪有钱,我用右手指了一下口袋,他们在袋中拿出共有六百元,听他们说边挂号边去做CT,当时我全身极痛,痛得无法承受,人也时昏死时醒,CT出来后,老伴、女儿都来了,医生说脑震荡深度,是深度脑震荡,后来老伴说:当时你还在说,我不要看,我要回家,我不会有事的……我是炼法轮功的,师父会帮我的,但是身体动不了,全身都痛,左肩、臂更痛,稍微用力动了一下又昏过去了,到了观察室医生给我挂水,我说不要挂水,我要回家,刚说完头部稍动了一下,眼前一黑天旋地转又昏过去了,一会儿又醒了,医生说:人还没脱离危险期,观察七天才能定下来,我们给你挂的消炎水,听话;你撞得不轻,要几个月治疗,你要配合得好今后后遗症少一点或是小一点,否则以后的日子你不知怎么过,人经常要发晕的,不要老想回家。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师父会帮我的,会管我的,不可能有什么后遗症的。医生只是朝我淡笑:“撞成这样了,嘴还硬……。”

此时同修们来了,都求师父让我快点好,我也在求师父:我不能这样躺在医院里的,对大法要有影响的,是弟子的过错。

第二天,撞我小伙的叔叔买了点东西来表示歉意(叔说:他本人也知错了,不敢来,怕我们会……),当时我和同修老伴对他说:事已发生了,你侄不是有意的,他也摔痛了,我们是炼法轮功的,有我们的师父保护的,不会有什么事的,更不会讹你们的,只是要告诉他,今后开车要注意点,千万不能快,这次你们撞到不是炼法轮功的人的话,说不定两家人家都难过了,被撞人不一定短期内会恢复,撞的人费用不一定会少。

第三天,撞我的小伙也买了点东西来看望我;一再表示歉意,到第四天下午三点左右,我还是那样不能动,直挺挺的躺在病床上,特别头不能动,只要头稍一动,还是马上天旋地转,眼前一黑晕过去。当时我恨自己,忙了家事放松了三件事。如果这样下去,对大法会造成不良的影响。师父啊……我的眼眶湿润了……到四点多点时,叫老伴再试试把床摇高一点,当时一心想回家,在此也恳请师父帮着点,奇迹出现了,人可以坐起来了,一点不晕,眼前明亮,接着立即去了卫生间大小便。完了又想下楼,开头是老伴扶着,下了一个楼层我不让她扶了,继续下一层楼,最后下到底层一点事都没有。不但头不晕而且好象力气大了好多,最后走出去在医院门前小广场上溜了一圈,此时的我象小孩一样哭出了声音,心里对师父的感激无法用语言形容,老伴也同我一样眼睛里含着激动的泪花,师父呀师父,是你把我们从地狱中除了名并捞了起来,今天又是您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我无以言表。当时只是流泪,没有师父就没有我的今天,什么深度脑震荡,什么七天危险期都不对,修炼人的人生道路一切是有师父安排的!

到了第五天(实际四天)上午查病房时,我对医生讲:“我好了,我要回家了”,当即医生对我说:“你要弄清楚,这不是儿戏,不是可以开玩笑的,你年纪不算大,不想过好日子啦?撞的这么重,不一次性看好,今后要老发病的,你哪受得了”,我心想你们说的没有用一切师父说了算的,当时女儿也不让出院,虽我有些虚,可能血出得多了,但我坚持要出院回家,在我坚持下,只能同意让我出院,女儿要医生多配点好药带回,我说:在这里也没吃药,带什么药呢?医生也感到奇怪,怎么一下就好了呢?确实常人是理解不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和超常的,因头上那个洞还在流着血水,让医生处理一下,下午结帐回家时,同病室有一个陪护她父亲的刘姓妇女(四十多岁)拦着要我们的电话号码,说:你们学了法轮功人的思想会变得这么好,不但不与撞你的人争吵反而关心他们,而且伤痛好的出奇的快,我也要炼法轮功了,没有你们的电话找不到你们。以后这妇女真走進了修炼的行列。

回到家的第六天仍全身痛,特别左手不能动,抬都不能抬一下,稍一抬钻心痛,后来知道左肩锁关节脱臼,怪不得左手有往下沉的感觉,上半身血衣没剪掉躺在床上,还得老伴服侍,心想还得请师父加持,让我好得快点,弟子要炼功,还得做三件事,房屋还没装修好,女儿马上要结婚等着用,事故还没处理好,他们的摩托车还被交警扣着。

当时只能听师父的讲法,还是躺着左手疼痛减轻点,到了第七天晨炼,看着老伴炼,很是羡慕,也想炼,我就艰难的坐了起来,慢慢的移到床边,脚也伸到地板上,想站起来试试,但人站不稳,特别左手动一下钻心痛,看她炼到第三套功法贯通两极法时,我想:师父帮忙加持我,此时一鼓作气站立起来了,奇迹又出现了,两只手随着炼功音乐上下自然的来回飘了起来,左手也感觉不那么痛,此时我俩情不自禁的眼泪潸然而下,师父呀师父,只有师父帮着才能好到这种程度。当场我换衣擦身(当时天已热)。

通过炼功好象身体已经基本恢复,下午电话告知撞我的小伙,明天到交警处给你了结撞车事件,第八天上午我们一起到了事故组,交警问了些情况后说:撞车小伙负全责,对我说:你算一算包括医药费、误工费、护工费、营养费、修车费……,一起需要多少钱,我说:因为他不是有意撞我的,而外出打工也不容易,虽撞得这么重,而好的这样快,全靠法轮功师父帮的忙,要不然我和我家不知要遭多少罪,他们家也不会有好日子过了,炼法轮功的人是不会赖人家的,都听李洪志师父的话的,严于律己宽于待人的,小伙子今后开车一定得当心点,慢着点,一定要接受这一次教训呀。至于费用么,我对着这个警官说:我放弃对方赔偿的要求,并要求交警把他的车子快点归还,以便他使用,在小伙与家人不停的点头(磕头)感谢话声中,警官讲:(朝着他们)你们碰到好人了,我做了大半辈子交警,大大小小的事故处理了无数件,今天第一次碰到,他(指我)的境界太高了,至于车子,你的(指我)车子自己去取,(两辆车已被交警拖至专门停放场地)他的车子没收,还要罚款,最后我再三为他们求交警放他一码,他也怪可怜的……

结束后我要求他们把我的车子拉到修理处,下午他们开来一辆面包车叫我领着去认我的车,到了场地我也险些认不出自己的车,除了电瓶什么都坏了,几个人抬上车后拉至专修店,修理工说:换一部新的吧,经测量电瓶还可用,其它无法修复了。当时我对小伙子他们说,你们可以走了,今后什么事都与你们无关系了,此时小伙的叔叔拿出约一千元要给我,并说表表心意,你们法轮功的人太好了,并一再说感谢!谢谢!我说:不要谢我,这是我们的师父教我这样做的,谢谢我们师父吧,此时他们几个人都喊起来了:“李洪志师父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最后我又说:钱我不会要的,我是有师父保护的,今后绝对不会有事的,也不会再来找你们的,放心去吧,请你们切记刚才讲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危难时喊李洪志师父帮助,好了走吧。他们又一次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李洪志师父好”慢慢的离开了。当时在修车处的人知道事情的前后经过时都说:炼法轮功的人的思想境界太高了,李洪志大师的威力也太大了……当然我的一个亲戚对我说:憨大(傻子)给钱不拿,钱也不多,医药费五千左右,买辆车又要二千多。

没过几天感到身体恢复了,肩臂手都不痛了,当我挥起十八磅的大榔头在敲墙装饰时,我的亲朋好友陆续来看望我,当时他们感到奇怪,问没被撞还是我们听错了消息吧?我只是给他们讲着法轮功的神奇,超常和美好。

第四次被撞

我骑电动车并带着老伴正常行驶在自行车道上回家,一辆小轿车突然从人行道上往自行车道上驶下来,把我开的车撞个正着,我自然的脚从踏板上往地上踏,但还没踏到地时,脚踝骨处被小轿车的前挡板和自己电动车的踏脚板的边沿口扎住了,痛得直叫,第一念师父帮忙脚不能断,我还要做证实大法的事,老伴呢往一边摔了出去二到三米,裤子袜子都在地上磨破了,但她立即爬了起来,转过去跑到小车处喊着快倒车,快倒车,此时驾驶员才意识到我的脚扎住了,倒车后我脚此处就肿了起来还出了血,裤管处也开了一个口子,又痛又麻,不能踏地,驾驶员从车里出来后,立即和我们打招呼并承认自己此时在望别处(没专注前方),事实也是这样,我老伴看见他在看别处并把车开了下来的,他问我的脚,又问老伴是否摔坏,是否要去医院看看。我们说:不用了,我们是炼法轮功的,不会有什么问题的,虽然两人都很痛,但还是心平气和的对他说:你开车得注意,小心,当心,不能随便马虎,今天你是碰到我们炼法轮功的人,否则后果不可想,我们都是六十几岁的人了,要叫一般人,能没有问题吗?过了一天我脚就消肿了,老伴身体也不痛了,这不又是师父在保护着我们吗?确实师父要保护到我们自己能保护自己为止。

通过十多年的修炼,本来五十二岁时眼睛老化戴上老花镜了,而现在六十五岁了,反而眼睛视力变成一点四或一点五了,不需戴老花镜了。一次在市洗脑班上我讲了这情况,六一零他们说,你们法轮功人专门凭自己的感觉说话。此时台子上有一台笔记本电脑开着,我把一排比较小的字读出来给他们听,六一零一个四十多岁的警察看了一下这排字,他不得不承认我的视力比他还好,也就是说我没凭感觉在瞎说,我继续说:我的耳朵几十年中耳炎,也去医院耳科看了几十年,没用;一个耳朵鼓膜大穿孔,一个小穿孔,五十岁不到听力严重减退,别人跟我说话感到很费劲。但修炼了法轮功后,听力逐渐恢复了正常,与年轻时差不多,有一次陪岳母去医院五官科检查时,对一个耳科专家医生(副主任)说:我犯了一生的中耳炎,吃了不少药,滴耳油滴了无数瓶,没用;还是流脓水,有时缓和一点,现在炼了法轮功两耳都好了,这个老医生一脸严肃的说:不可能的;我做了一生的耳科医生没听说过,年龄越大越差,最多保持不变。但我坚持自己是不说假话的,突然,这老医生站起来走到我身边,用手把我一拉叫我坐下,就在他桌上拿了一个喇叭形的小东西往我耳朵一插,他头上的反光镜配合着在我的两个耳朵中照了几遍后说:你没瞎说,这右耳穿孔却很大,现在鼓膜都长好了,但不要说炼法轮功怎么的,共产党要……我接着讲:我说的是事实,法轮功是神奇的、超常的、是有威力的,因我在说我自己通过修炼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化,我语调平和,在场的二个警察(一个六一零的和一个派出所的片警)和二个陪护人都没讲话,在医院时我也对在旁边桌上的眼科医生说:炼了法轮功我的老花镜不需要戴了,视力和年轻人一样了,不相信给试试。这个医生说:我听说过炼法轮功对身体确实是有好处的。

总之,在这十几年的修炼中,魔难不少,苦头也吃了不少,但换来的是思想纯洁和身心健康,同时真正体会到了修炼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的真理。以上的经历用事实证明了大法的超常和神奇。

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