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师父指引的修炼路走到底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六日】在法轮大法的修炼路上,摔摔打打、跌跌撞撞走着,不断放弃人心和执着,做好三件事,用水滴石穿般的意志跟师父走到底,完成史前大愿,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下面是我修炼的部份心得体会。

一、坚持背法,溶于法中

在学法方面,我走了很大弯路。虽然天天在看书,却没入心,走了形式,我也想学好法,把法刻在心里,但由于思想业太重,人心执著太多,一直没有突破这一大关,以至于一遇到什么事或矛盾来了,不知向内找,不知用法来衡量,失去了很多提高心性的机会,也给自己修炼造成了损失。

师尊说:“带着执著而学法不是真修。”(《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其实学法不入心,我是非常痛苦的,我经常扪心自问:我真修了吗?真修为什么还不下决心记住法,还在关键时刻对法理不清呢?执著长期去不掉呢?师父说:“高层次上的法一定要学透,知道怎么样去修炼”(《转法轮》)。我九八年得法,修了十多年,就好象没有学会修炼,荒废了那么多时间,真可惜呀!我要痛下决心学好法。于是,从前年起,我开始背法。

(一)克服思想业的干扰

开始背法,老走神,心不静,一段法怎么也记不下来,有时一天能背下一小段,还记不熟。我从小养成的急躁脾气出来了,急、烦、胸部像压了一块大石块,胸闷难受,还经常隐隐作痛,我有点坚持不住,想放弃了。但想到自己的修炼状态太差,正需要跟上来,赶快提高心性,才能多救人。师父多次讲要学好法多学法,我理解就是要注重学法的质量啊,不下决心能学好学透吗?不能再混了!于是,我针对情况,调整了学法的时间,专门用一周在家学法,或者每周学四天,其余时间出去讲真相,不看常人的电视,不串门。

由于背法花的时间多,真的感到时间不够用,除了讲真相,我基本上不出门。我是单身,生活也简朴,没有琐碎的家务。为了克服干扰,增加发正念的时间和加大发正念密度。开始背法阶段,我几乎是每次一小时持续发正念:调动强大的神通,让我身上的思想业力死掉,让我身上胡思乱想、心不静、烦、急躁的物质死掉,让空想、设想、妄想、联想的假我死掉,让求安逸、困、懒的假我立即解体,我不承认这些假我,不能干扰我!只要有什么不好念头一出来,我即刻解体它。这种方法的确效果很好,我是闭着修的,虽然都看不见,但通过一段时间,那些干扰明显减少,我的背法進度加快了,心里也平和了。然后,又改为每个整点发正念,时间少而密度大。逐渐的,我感觉思想业干扰少了。多年来困扰我的心里痛、压抑、胸闷等业力消下去了,急躁、烦的执著去掉了。

(二)克服求安逸心

学法时,心不静,一会感到饿,一会感到渴,上厕所次数多,有时有上街的冲动,有时还有看电视、听音乐的冲动。这些实际是求安逸心在作怪。只要一出现,我就用正念来抑制:邪恶干扰不了我,我就是要坚持背法,尽管心里很苦、很难受,就是要学,看你能怎样,我坚持学法,就在销毁你们这些不好的东西!后来我发现,我不感到饿了,每天两顿饭很简单,对食物的执著心也去了,半天不喝水也不觉的渴,上厕所的次数也少了。以前拿起书就困,背书时眼皮发沉,身子发软,忍不住想睡,我就跪着背,跪着困时,我就盘腿,还困,就站起来边走边背,或者活动活动缓解一下。现在我克服了求安逸心、困魔、懒魔的干扰。

(三)背法的过程就是去执著心的过程

刚开始背法,确实很慢,我花了一年多时间才背完一遍《转法轮》,时常有畏难情绪干扰我,这不是常人心吗?师父说“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转法轮》)在助师正法的修炼中,没有想干不想干、爱不爱干等这些概念,而是应该从修炼的角度,一切用法来衡量,只要是同化法的事,是师父要求的就应该干,那才是标准。我得闯过这一关。到最后阶段,法对我们的要求越来越高,不学好法就跟不上正法進程,证实法就有干扰,救人的事也做不好。背法让我学会了向内找,更加清楚修炼的严肃性,向内找使我去除了很多执著心:妒嫉心、争斗心、不平衡心等,这段时间,只要是一思一念闪现时,我就能即刻抓住它,看符不符合法的要求,也知道修一思一念了,这也是背法给我带来的進步。

(四)背法中的乐趣

我在背法时,突然间悟到了一个法理,就马上思考,把他想透,然后记下所得。每次所悟,都是对法理的升华,以前有对法不明确的地方,突然间明白了。每当背熟一段法,我都会发自内心感谢师父的帮助和点悟,如不是师父的帮助,我真的是很难记住啊!而每背完一段又有想往前背的动力。状态好的时候,真的是如饥似渴的在学法。

心性在背法中得到升华,心里装的是法,思想也就越来越纯净,有时真有那溶于法中的喜乐,体会到法的圆容和美妙、伟大和殊胜。法越学的好,正念就越强、越精進,使我看问题不偏执了,视野开阔了,心的容量在增加,可包容别人、理解别人。师父曾讲“我在一九九九年的“七•二零”就把“七•二零”以前的学员全部推到位了,推到了你们最高位置。”(《北美巡回讲法》)。我们就得在法上修,真正达到师父安排的那种果位境界。师父讲的句句是真言,我们学法就是在证实法,比如,在一九九九年时,我曾出现过一种美妙的状态:突然间感到世间的一切完全都不值得留恋,什么都可以放下,没有任何不能割舍的东西,真的是大自在、大智慧、大觉悟啊!那种殊胜无法形容。

前段时间,我刚背完第二遍《转法轮》时,一下子又出现了这种美妙的感觉,我想起师父说:“何为人 情欲满身 何为神 人心无存”(《洪吟》〈人觉之分〉),真感到自己没了人心,是神的状态了。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真的溶于法,你就会感到法的洪大、美妙和殊胜,智慧从法中来,正念从法中来,悟性从法中来,去执著就不那么难了,每天都那么充实,心性在法中升华,真如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 《法轮大法 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二、修去执著心,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师父说:“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刚得法那几年,对法的理解是在感性上的认识,没能从理性上认识法,心性的提高很慢。

记的有一次,有个老师非要借我管的教室上课,我不很愿意。心想:前几天非要争我的课上(因有课时津贴),这下又找我麻烦。可我是个修炼人,还得借给她。我叮嘱她上完课后要把门窗、水电关好。可半夜里,值班人员要我到学校,说水龙头没关。我心急火燎的到学校关水龙头,当时停电,摸進教室,水已有脚脖子深,我的鞋里灌满了水,心里有些不平衡。第二天,我用水桶往外舀水,舀了一百多桶,累的我直不起腰来,虽是冬天,却累的大汗淋漓,脚泡的发白。水舀到一半,那老师来了,不但不帮忙舀水,还大发脾气,说了一些不三不四的话后走了。那时我不知道向内找,只知道修炼人不跟她一般见识。师父说“真、善、忍”,那就忍吧。现在想起来,应该是去我的利益之心、不平衡等执著心,只是当时悟不到,忍是忍了,可该去的执著心没去掉。

二零零六年的一天,有同事来找我,当时我正在上课,她恶狠狠的叫我出来:你炼法轮功,要炼在家里炼,到外面讲什么?连累我们文明奖也取消了。骂骂咧咧的说了些难以入耳的话,里面还有学生等我上课呢!我没吱声。她走后,学生说那老师好凶啊,老师你真能忍!我想,这一定是去我的面子心、怕心、利益之心吧。我决定让她明真相,于是下午我找到她说:“你随便怎样骂我都行,千万不要骂我师父,别骂大法,那是要遭恶报的。”我给她讲了大法,告诉她我为什么修炼,中共迫害是错的,学校扣我奖金是迫害我,如果因我的修炼而株连你,我就用我的工资来补偿你。但我一定找相关领导,决不允许他们这样做!她明白了真相,要了大法真相护身符,天天念“法轮大法好”,还三退了,此后不但奖金没少拿,而且好事连连:职称几年都评不上,当年却评上了,儿子的工作也安排了,她从内心感谢大法给她带来的福份,并告诉别人一定要相信大法好!

当时,我想这也不是偶然的,我觉的我是修大法的,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只会给家人和身边的人带来福份,为什么他们会受到牵连?一定是自己没修好,没悟到法,在旧势力的安排中,在旧势力制造的魔难中去反迫害,所以修炼的环境很差。单位总是以我炼功影响所谓的“精神文明创建”为由迫害我,领导和同事都给我施压。师父说:“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你正念很足,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我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坚决走师父安排的路,在法中归正自己。我发正念解体旧势力的干扰,清除了怕心、利益心等,魔难也就烟消云散了。

我修炼中最难放下的是儿女情。因为丈夫死的早,对女儿看的重。这个情不放,旧势力就抓住人的执著钻空子迫害。有一年寒假,我去女儿那过年,发现她和一四十岁的男人纠缠不清,我又气又急,失去理智的打她骂她,可她就是不改。后来我静下心来找自己,很多原因是自己的心促成的。我希望她找一个有钱有地位有高学历的男孩,早点结婚生子,我也了却一桩心愿,而安心修炼。这完全不在法上。

师父说:“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另外,你没有后顾之忧了,你什么麻烦都没有了,你还修炼什么?舒舒服服的在那炼功?”(《转法轮》)我和女儿的情关一定要过,也一定要让女儿走回来修炼(在迫害前女儿也得法修炼过,后来放弃了),我请师父加持我。

第二天早上,当我问女儿是否吃早餐的时候,她突然大吼大叫:我不要你管,你赶紧给我滚回去,现在就滚!我说都快过年了,没车票,怎么走?她逼我打电话订车票,并用力把手机摔在地上,又哭又闹,从桌上端起一杯热奶,就往我身上泼,嘴里直骂:“你以为你修的好,你不出声,你虚伪,你害我一生,从小到大你都没把我教好,你的教育完全是失败的……”。

一直以来,很多人都羡慕我,认为我教育孩子是成功的。我是单亲家庭,我的目地就是一定要让女儿好好读书,出人头地。是啊,这是常人的观念,是虚荣心、贪念心、私心等,师父说:“常人社会的大洪流、大染缸的污染,人们认为是对的事情,其实很多都是错的。”(《转法轮》)我把她教成这种为享受、为了个人利益不惜伤害别人的人,我没有引导好她,使她放弃了修炼,我有责任啊!原本一个心地纯净、善良的孩子,现在变成这样,就是因为我情太重,常人心太重造成的。

想到这,我一点也没动气,平静如水,想自己有错,自己没有做好。其实女儿很苦,只身在外闯荡,希望有人照顾,希望享受,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而被迫害的很严重。当她平静下来后,我帮她从法理上悟,鼓励她走回修炼中来,和她一起学法炼功,学新经文。我要她写出自己的色欲之心,将这些不好的东西曝光,请师父帮助。从此以后她就归正了。虽还不太精進,但也一直没有放弃修炼。写到这里,我奉劝那些至今还在犯色戒、还在做不好事情的同修,你一定要向内找,要把你所做的不好的事写出来,曝光邪恶,因那个做坏事的思想不是你,要分清它,曝光它,它就解体了,师父看你有诚意,就会帮你。

我从小家境贫寒,养成过份节约、怕浪费的习惯,把钱看的很重,修炼中也逐渐去掉了利益之心。在单位里,奖金发少了不去问。那几年,领导找我谈话:你要法轮功还是要奖金、津贴?我坚定地说我要法轮功,我不放弃修炼!因此,有些奖金津贴就不发给我了(当然,这里有迫害我的成份,不完全是我个人的得失)。有亲友借了我几万元钱没钱还,我也不问了。

几月前,侄女来我家住,我心里不太愿意,因为她母亲不认同大法,而且对我有过伤害。但还是答应她来住,她还带了一个同学来住。期间她们的不节约和不讲卫生,让我心里很不舒服。但马上认识到:这是不平衡心、利益之心、求清净心、私心等等。而这些心一直没去,在我和母亲同修等人之间一直都表现的突出但没有去掉。想到这里,会心的一笑:师父真是用心良苦啊,是要我去掉这些执著心的,侄女她们也许就是师父安排来的,我必须放下,必须去掉这些执著心。于是我买来菜和日常生活用品让她们用。她们除了上班,就是看电视,一看就是深夜十二点多,劝也不听,还要求我发正念和看书到卧室去(天热,卧室没有空调),我没动心,把客厅让给了她们。那些天,我几年来一直放不下的妒嫉心、争斗心、不平衡心……一下都去掉了。当我彻底放下这些执著心的第二天,她们就搬走了,留也留不住。

我感到师父对我们要求越来越严了,我终于明白了一层理,别人对你不好,你不但不记恨他,还要谢谢他。那些不明真相的人,骂我们或做出各种伤害大法弟子的事情,可大法弟子还在救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在救他们。这不是那种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境界吗?

三、讲真相,劝三退

十年来,我一直在讲真相,几乎是走到哪,真相讲到哪。我曾发愿:在任何地方、任何时候、任何环境下都要讲真相救人。但有时却没有履行自己的诺言。二零零二年,我从外地回家,在火车卧铺车厢和几个人闲谈,却始终没敢讲真相,快到站时,我的头在车厢上撞了一个大包,是师父点化我啊!此后,只要是坐车,不管是什么车,我都会找机会讲真相。有一次坐中巴车,我大声的给车上人讲真相,这时有一个人拿出了护身符,说他也修炼大法呢,只是不敢讲真相。我就鼓励他一定要救人,并给车上每个人发了一张护身符,一车人都明白了真相,人人都很感谢。

我是教师,常常利用上课机会讲真相。为了安全起见,保证效果,我采用循序渐進的方式。开始阶段结合课程内容和当前形势,讲中国传统文化,讲人生真正意义等。到课程快要结束前,就正式给他们讲大法真相,效果都很好。有一年,学生要提前放假,时间调整,几个班的课要在一天内上完。于是课前我开始调整心态,请师父加持我。我想:有师在,有护法神在我身后,怕什么呢?走進课堂,我开门见山的讲真相。我讲中外信仰,法轮功洪传一百多个国家,而中国却残酷迫害,从天安门的伪火讲到活摘器官,学生听的很认真。我明确的告诉他们,我是法轮功修炼者,希望大家要记住并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能保平安,得福报的。学生们说:“老师,难怪您那么年轻健康!您是我们最好的老师,我们相信您说的,我们会记住您说的,相信法轮功。”我从心里替这些孩子高兴,把手一挥:“好,同学们,你们得救了!”教室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几个班的孩子都得救了!

平时,我会根据不同学生对象,从不同的角度讲真相。对相信神佛的,我就讲神佛的慈悲,师父为什么要救人,并结合古今中外的预言讲。一些学生悟性很高,但也有些学生受现实利益的影响,受邪党文化毒害较深,根本不信神佛,也不相信善恶有报,认为天灾人祸是自然现象。对于这些受毒害较深的学生,我就针对性的讲发达国家越是信仰自由,文明程度越高,社会风气越好,正的信仰可以使人心向善,给他们讲“九评”。我发现,只要有机会认真听的人,一般都能接受“法轮大法好”,也能三退。同时也讲法轮功祛病健身的事实,从心理学的角度上讲,从科学的缺陷上讲,从现在的社会腐败上讲,往往也能打开他们的心结。

另外,我也根据不同情况,选用不同方法。比如,个别交流谈心,请到家里做客,到学生宿舍去看他们等。由于平时我都按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所以学生也很信任我。有一天晚上九点多了,一女生哭着给我打电话:“老师,我好苦,我觉的生活没有意思……”我赶紧找到她带回家,和她谈了几个小时,从人生意义、伦理道德说起,讲到大法真相,三退意义,她得救了。在我家住了一晚,她感到收获很大。

常常有学生说:“老师,周末我们上你家玩,我们自己做饭。”我就要求他们多带一些同学来,以便讲真相。我的家就是一个救人的好场所。有个学生悟性特别高,有好几次都带很多学生来我家,每次来,他都催我放真相光碟、讲真相、劝三退,有时他也帮我讲。还感慨地说:“老师啊,我发现我们听过您讲真相并相信的这些人,个个运气都很好,有的考上了大学本科,有的考上了研究生,有的找到称心的工作,今后只要我有时间,一定带更多的人来,这样对他们都好!”我从心里感谢师尊救了我这些学生!

当然,也有讲真相时发生不好情况的。在打压最严时,曾经被学生举报,学校领导找我谈话,我也没有退却,该怎么讲还怎么讲。我也曾被几次非法关押过。但是我知道,只要心正,师父就会保护我!同时我也发现,如果讲真相有干扰和障碍,一定是有执著心,一定要向内找,去掉这些不好的心。

我退休后,回到老家讲真相,我真的体会到师父的洪大慈悲,只要我想救谁,师父就会安排我见到他。很多人我几十年没见过面,可是这次一走在街上就会接二连三的遇见他们。我特地到我当年下乡当知青的地方去讲真相,凡是我能救的,我一个也不想放弃。于是我挨家挨户的拜访,许多人都已不认得我了,但一经提醒,都能想起来。有个老支书,我给他讲了法轮功真相,讲了邪党的邪恶,他很爽快的退了党,大家都明白邪党不会长久了。

十年来,哪怕是在最严酷的打压时期,我都坚持讲真相,环境不好时,找个别讲,找我最亲近的人讲;环境好时,我在多种场合讲:家里、单位、教室、寝室、商场、菜场、车上、聚会、走路等,有时整个班级、整个宿舍、整个家庭的人三退。我想:他们真幸运啊,能听到大法的福音,能在最后关头被师尊挽救。

十年来,我虽然坚持在做救人的事,很多时候,却由于人心重,讲的不到位的情况有之,不敢讲的情况有之,使很多有缘人失去了机缘。我对不起师父的精心安排,也对不起这些生命,但愿他们能够遇到其他大法弟子,能早日明真相得救。

十年来,我也不知道给多少人讲过真相,劝过三退,我没有统计过。谢谢师父救了那些有缘人,救了众生。是师父的威德,师父在救他们,我只是走走路,说说话而已,一切都是师父在做,领着我们回家,感谢师父!

我们这里是偏远地区,本来大法弟子就少,有些同修还没有走出来,有的还处于带修不修的状态,有怕心,所以还没有形成整体。我们这里的邪恶还很猖獗,去年资料点又遭到破坏,救人的事做的很少,看到芸芸众生都在迷中不能得救,我们心里都很着急,看到其他地区的同修们做的那么好,我们真的很惭愧,我们一定要努力跟上来,尽自己最大能力去做,去圆容师父所要的,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救更多的人。

因层次有限,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