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除掉邪党横幅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六日】

  • 正念除掉邪党横幅

  • 记一次发正念破除洗脑班对我的迫害

  • 正念解体邪恶的“回访”

  • 正念除掉邪党横幅

    文/大陆大法弟子

    我村在大街上挂着邪党“保鲜”横幅,老伴(同修)说:找个东西把它弄下来。我说:“咱们发正念除掉它,不能让它毒害世人”。结果第二天就发现横幅掉下来了。

    我开着拖拉机经过不远的邻村时,发现那里挂着同样的邪党“保鲜”横幅,我就发了一念:“不能让它毒害众生,让它掉下来”。当时下着小雨,第二天我再经过那里时,发现邪党保鲜横幅一头掉在地上,被风刮的摆来摆去,并且粘了很多很脏的泥水,后来不知被什么人拿走了。通过以上事例,见证了正念的威力。


    记一次发正念破除洗脑班对我的迫害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了。虽然得法早,但修炼的路上一直磕磕绊绊的,因为人心重,我在二零零一年初被非法重判投入监狱。邪恶的监狱几乎每年都要办所谓的洗脑班,而几乎每次都要把我拉進去。

    我被非法投入监狱前,还没看过发正念的经文。虽然后来看到了关于发正念的法,但一直没有足够的信心认为自己也能行。

    大约是二零零六年夏天,邪恶又把我弄進了洗脑班,当时的洗脑班初期是四十五天,后来是三十天一期,每天中午只能休息一小时,其余的时间都被迫在洗脑班里,晚上还被要求写所谓‘体会’。因我進去多次,对那些洗脑的内容太熟悉了,不想看也不想听,下意识的就开始发正念抵制。放洗脑录像时我就想着清除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比如放所谓的长征时,我就想从源头就清除毛朱等大魔头等留下的一切因素,反正不管放什么录像我都清除背后的邪恶因素。邪恶监狱六一零头子说教时我也一直发正念清除其背后的邪恶因素。

    当时发正念时心很静,就是想着清除邪恶,慢慢的发正念时身体感到很舒服,并且身体内随着正念有强烈的震动感,这些都越发使我专注的发正念。

    大约十天后,邪恶监狱六一零头子把每天接送我的分监区的狱警叫住说,你把他领
    回去,我把他开除了,他不可能转化,还要影响别的人。

    当时我还奇怪,我还没见过洗脑班中途放人的。

    后来我才悟到是发正念起了作用。这事发生很久了,现在写出来,以作为圆容和证实大法修炼者正念的威力,同时鼓励尚不够重视发正念的同修,认真的发正念吧,真正的在法上或符合了法时,就会显出法的力量。


    正念解体邪恶的“回访”

    新年前,石家庄劳教所到曾被非法劳教的辛集学员家“回访”。由村干部带领到第一位学员家,学员开门看到是所谓的回访人员,二话不说坐在床上就开始发正念,恶人说:“怎么回来几天就这样了,把他抬到车上去。”学员依然在发正念,他们又说:“把他家的东西拉走”,学员依旧没动在发正念。恶人一看学员没有反应就马上走了。

    他们到第二位学员家,大法学员正在做饭炒菜,村干部套近乎(拉关系)给大法弟子的孩子说话,看你家孩子考试得了前几名,将来能考上大学,可你炼法轮功政审不合格怎么办?大法弟子回答说:“孩子考试成绩好是大法开智开慧”,恶人立刻就走了。

    大法弟子体悟到:正法的最后,邪恶所剩无几,只要大法弟子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能解体邪恶。无论外在的表现怎样,邪恶都是害怕的,除了掉头逃走,就是被解体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