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冻耳朵”向内找 提高心性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六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弟子,每时每刻都在沐浴着法恩,体验着大法的超常与神奇。在师父的呵护下,我逐渐的学会了向内找。下面就是我前段时间由“冻耳朵”向内找提高心性的一点点体悟,愿意与各位同修分享。

二零一一年一月七日是中国节气“小寒”第二天,我地室外气温达到零下二十四摄氏度。同事和我早晨骑自行车上班,途中我发现他没戴帽子,于是我把自己的帽子摘下来让他戴上,他却拒绝了。递给他几次都是这样。我就把帽子顺手放在自己的车筐里,继续向前骑。

十分钟后,我们到达了单位,我此时才发现自己的两耳已经冻得象木片一样坚硬无弹性,过了大约六、七分钟,耳朵才逐渐回暖,一阵疼痛袭来,用手一摸,双耳已经肿大,感觉火烧火燎的,但我心里想,有师在有法在,不会有事的,一定是自己哪里有漏,被魔钻了空子。

下班到家时妻子一下子就看见了我的大耳朵,并给我讲述了她以前的“冻耳”经历:非常痛苦,睡觉都不敢侧身睡,还流脓淌水的,半个月才好。我立刻笑着说道,我是学大法的,不会有事的。这时我才想起向内找:我的耳朵为什么冻呢?帮助别人时的心态纯正吗?早上递给同事帽子时,心里有一种不易察觉的高高在上的显示心,做事心,想让对方感激;在他没接受时,我心里有一种委屈心,甚至是怨恨心,我看到他边走边用手摸耳朵,我心里还有一种似乎是看不起他的鄙视心,虽然我当时也感觉自己的耳朵不舒服,但一种虚荣心或者说是爱面子心,还有一种类似争斗之心,促使我没去再把自己的帽子戴上,也没有象同事那样用手搓搓耳朵。这些不都是明显的心性问题吗?当时自己为什么没及时察觉呢?

我把心放下,照样学法炼功发正念,耳朵一点都不疼。第二天早晨我对着镜子看见左耳廓上有一层透明的水泡,但也没有痛感。我的心里感受到了恩师的慈悲。佛法的伟大与殊胜,可我却这样不争气,让师父为我操心。这双耳朵,总是爱听表扬的话,爱听新奇又与修炼无关的话题,而不爱听与自己不同的意见,不爱听逆耳的话,甚至有时戴耳机听炼功音乐时,只用一只耳朵听,没有做到敬师敬法,还有时对于师父讲的法只是听却没有对照去做……。

悟到这里,我感觉自己被一种能量所包容,还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师父,弟子知错了,师父为我们付出的真是太多了。弟子一定知错必改。

师父说:“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的身体就会发生一个大的变化;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身体上的物质保证会出现变化。”(《转法轮》)到第三天早晨,我的双耳恢复得和冻之前几乎一样了。家人说简直太神奇了。我说是我的师父帮我化解了这个难,使我在修炼的路上又向前迈了一大步。我一定会继续对照法向内找,争取做得更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