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助师正法的神路上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六日】一九九四年,我和老伴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我俩几十年难以医治的疾病都不翼而飞了,特别是我曾患有鼻窦骨瘤、皮下神经炎造成的肌肉萎缩、椎间盘突出等十多种病。折磨了我二十多年,苦不堪言,修炼法轮功不久后,我一下变成了一个清秀端庄、充满活力、被人羡慕的人,我的孩子们、身边的许多朋友都因我的巨大变化先后都走入了大法修炼。

师尊引来有缘人 法轮伴我救众生

二零零四年师尊《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的经文发表后,我们想到要救度家乡的父老乡亲,以及曾经在一起工作过的同事、朋友。但他们有的早已调离到外省,有的回到了边远的农村,大多数人已失去联系。我们到处打听,开始了先后四次长途跋涉,翻山越岭,去了好几个省、市县。神奇的是我们走到哪里法轮就伴随我们到哪里,每到一个地方师尊总会把有缘人带到我们身边。

记得第一次回家乡,刚一到家,堂弟妹就知道了,喜出望外的来迎接,说:“有个表妹正好前几天回来,明早就准备走,还有几个堂妹也都是今天才到家,你快去看看。”我们明白是师尊安排来得救的,放下行李风尘仆仆就直奔堂弟家,这时家里已坐满了人,亲人相聚格外高兴,弟妹已准备好了晚饭,在饭桌上我们就开始给他们讲真相,一个讲真相一个发正念,他们听了都能接受,并全部都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亲戚都很高兴要和我们一起合影留念,洗出来的照片满是法轮,树上、门上、墙上,人的身上、脸、肩、腿上都落满了无数大大小小的法轮,壮观极了。

第二天,哥哥弟弟又通知了所有的侄子、侄女、妹妹来看我们。我们聊了一会儿,就直接切入话题,问他们听过三退保平安吗,他们都说没听过,他们听到的全是邪党的谎言,真正法轮功是什么根本就不知道,我和老伴边发正念边给他们讲法轮功是什么、“天安门自焚”伪案、四二五上访、邪党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及大法在国外洪传的盛况,他们听了后很吃惊,原来是这么回事,都纷纷做了三退。

我们还买上礼品走家串户,顶着烈日,爬山过河,把能找到的亲戚、同学、朋友都找到,走到哪真相就讲到哪。旅途中一路上很艰苦,有的朋友住在偏远地带,交通不便,不管遇到什么天气刮风下雨,小路崎岖泥泞,遇到什么困难我们想师父就在我们身边,最终都能顺利找到。

有一次到一个山区,要翻几座大山,爬到山顶突然下起了大雨,山路崎岖泥泞,天空一片漆黑,我们一路发着正念,一串串法轮在前面给我们带路,夜里十二点左右顺利到达朋友家,这个朋友家又来了一个小孩的同学,我们给他们一起做了三退,并送上了真相资料。

我们在一个农家小院住宿,也抓住机会给前来住宿的游客讲真相做三退。

四次长途跋涉,我们一路发真相资料,贴真相贴,共救了四百一十六人,有的人还走入了大法修炼。

相互配合用正念做好救人的每件事

一次,我和老伴在公路两边贴真相贴,贴了有两站路时,突然一辆小车和一辆摩托车分别从我们两边急速开来,在我们前面成三角形把我俩夹在中间急刹住了,从车上下来三个便衣警察,摩托车上的男子恶狠狠的盯着我们。

当时我们没有害怕,第一念就是请师尊加持定住这几个恶人,清除其背后的邪恶生命与因素,不准他们犯罪。我们很自然的转身过了马路,边走边发正念,正好对面有个铁门半开着,我们就走進去,把剩下的全部贴完。当我们出来时,那几个恶人还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我们发着正念在师尊的呵护下安全离去。

还有一次,我俩互相配合清除宣传栏外悬挂的诬蔑大法的标语,宣传栏就在门卫的跟前,前后两道岗哨,来往的人也很多,我给老伴发正念,请师尊加持,让所有的人都看不见他,老伴一边走也一边发正念,在来往的人群中把那块很大的邪恶标语清除了。

正念解体病魔干扰

一天夜里,我突然心脏剧烈绞痛,呼吸说话都很困难,痛的头上的汗珠大颗大颗的往下掉,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我强忍着疼痛坐起来和老伴一起发正念,请师尊加持,我是师尊的弟子,一切由师尊说了算,我只走师尊安排的路其它我都不要,一切由师父说了算,令迫害我身体,干扰我救度众生的黑手烂鬼邪恶生命立即解体。我念动正法口诀,二十分钟后我身体一振象脱了壳一样,感觉有一个东西呼一下从头顶冲了出去,顿时心脏不痛了。

整体配合 营救同修

我地同修甲、乙被邪恶绑架了,同修们第一时间传递消息,迅速形成整体,有的在家高密度发正念,有的到劳教所、派出所、法院等邪恶黑窝近距离发正念。在法院非法开庭企图枉判时,很多同修们堂堂正正的走進法院。整体的正念震慑了邪恶,解体了邪恶的迫害阴谋,同修甲顺利的回到家中。

在师尊的呵护下,我们走过了这十几年不平凡的正法路,我们还有很多不足,离师尊的要求还差的很远。我们一定会加倍努力,脚踏实地的做好三件事,兑现我们的誓约,走好最后的正法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