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江西大法弟子的修炼点滴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七日】我是二零零四年才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现把这几年来修炼的一点体会与诸位同修交流,以见证师父的洪恩、大法的威德。与同修们比学比修,共同精進。

走進大法 坚修大法

修炼法轮大法前,我的丈夫被肺结核、胆结石等疾病折磨的骨瘦如柴。十几年间,他几乎每天都在家打点滴,每年至少住院两次。家中的收入和积蓄基本花费在治疗顽疾上,但是收效甚微。在求医无门的情况下,我托朋友买回一尊观音菩萨像供奉,希望能给我丈夫的命运带来转机,能够保佑我一家平安健康。虽然我每日虔诚供奉,但是丈夫的病并无好转的迹象,而且我的外孙经常会在夜里看到恐怖的事物和景象。

我对这个家和自己已经不抱任何希望。

一天,一位修炼法轮大法的熟人帮我丈夫请来了一本《转法轮》,说看看吧,对人有好处。我丈夫说眼睛看不清,不能看。我在一旁顺手接过来,随便翻看,忽然“因为你是炼正法的,一人炼功,别人要受益的”这句话映入我眼帘,我随即被深深吸引。因为我文化程度不高,许多字不认识,边问边看,用了两个多月才把《转法轮》看了一遍。

就在这两个多月里,我丈夫既没打针,又没吃药,人却精神了(在以后我修炼的这几年当中他都是如此,他不仅没有打针吃药,更没有住过一次医院);我外孙原来看到的那些恐怖景象也永远的消失了。我感受到大法的神奇法力,决意修炼法轮大法。

我找到学法炼功点。炼功初期,我感受到了小腹部位法轮的转动;我听到另外空间传来的炼功音乐声;我看到《转法轮》中的字闪闪发光;炼静功时,我的双手有热、电、麻、似有重物的感觉;入静后,我发现自己腿也没了,身体、胳膊也没了……。所有这些,与师尊在《转法轮》中描述的状态一模一样。一天清晨,在炼“头顶抱轮”时,我忽然感到自己变得极其高大,头顶着天,脚踩着地。我低头向下看,根本看不见自己的脚。炼功后无病一身轻的身心愉悦,以及一系列超常的感受,促使我坚信师尊,坚信大法,在大法中勇猛精進。

倾己所有建资料点

随着学法的深入,我体悟到大法弟子肩负的历史责任重大。每个大法弟子必须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二零零五年以前,我所在的县城没有资料点,所需资料全靠去外地拿。师父曾鼓励我们要让资料点遍地开花,我们几个同修就产生了建立资料点的想法。我与同修共同购买了一台复印机,从市里同修处取来真相资料底稿,我们再自己复印发放。但资料的母本毕竟不是自己打印,还得依赖市里同修。我与老同修交流了几次,想自己解决这个问题。

我们的这一念师父也看到了,就安排了一个懂技术的同修与我见面。这位同修建议我们在县城建立一个资料点。同修甲在经济上并不富裕,为了建资料点,把自己多年来的积蓄全部投入進来;我与另外几个同修也凑钱,于是买来电脑、打印机、复印机、切纸机、纸张及其它耗材。在懂技术的同修的帮助下,我县的资料点建立起来了。

随着设备和技术的不断完善,资料点能够提供大法书籍、护身符、光盘等多种真相资料。五十多岁的我只读了两年小学,对做资料的一整套技术一窍不通,电脑更是从未摸过,但我时刻想着自己是修炼人,是超常的,师父叫做的事一定能学会。我现在学法、读经文不是已经很流利了吗,我信心十足。经过同修耐心的教授,自己边学边做,转眼一年间,我已经能熟练的上网、下载、打印制作资料了。

我们夫妇双双下岗,为了维持生活,我开了一家小店。在师父的呵护下,不仅小店开的很红火,更重要的是这家小店成为救度众生的场所。在小店里我每天都要花出去四百至六百元真相币,每天都要讲真相、劝三退。周围很多世人因此也都明白了真相,认同大法好,得到救度。

我感到非常欣慰。所以我把挣来的钱,除生活费以外,全部投入到救人的资料点上购买耗材等等。

现在我们县城已有几个家庭资料点。做出的资料广泛散发到周围城乡,为救度众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我明白,实际上都是师父在做。如果离开大法,我们什么也做不了。这都是师父的洪恩、大法的威德。

讲真相救众生师父呵护

一次我与同修一行六人,分两组骑摩托车去一百多里外的乡村发真相小册子、光盘,贴不干胶等真相资料。当我在一个乡的汽车站贴完不干胶回到摩托车旁时,发现有辆警车尾随而来,恶警气势汹汹的叫我们停车,威胁说不停车就要开枪,还掏出照相机拍照。我们根本不理会恶警,继续往前骑。当我们开到一个镇的十字路口时发现,另三个路口各有一辆恶警在那里堵着,三辆车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我们迅速掉头,沿原路往回开。恶警随后追来。我们一车三人,牢牢记住师父所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我们一边加速开车,一边不停的发正念清除恶警空间场的邪恶,解体这个空间场迫害大法弟子的邪灵烂鬼并请求师父及护法神保护我们,心中没有一点惧怕,因为这就是正邪大战的战场,我们越战越勇。

乡间的泥土路坑坑洼洼,午夜的天空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开车的同修只凭着车头灯的微弱灯光行驶,车轮常常碾在砂子上,我们的车却一次没有翻到。为了不使后面的恶警超车。我叫开车的同修顺着警车从后面射过来的车灯光开车。它的车灯光偏左,我们的摩托就偏左驶;后面的灯光向右,我们的摩托就偏右驶。恶警始终无法超越我们的车,我们在师父的呵护下就这样与它们周旋近一小时四十分钟。走到一段小路上,有一群牛卧在前面。我们立刻发正念叫牛群让路。此时中间一头牛突然站起让出一点路,我们的摩托车刚好驶过,而这头牛却挡住了警车的路。我们驶進一个村庄,把摩托藏好,三人分头走。我往前走几步,一拐弯,看见眼前有一扇半掩的门。我立即走進去关上门。这间房子似乎就是为我准备的。邪恶在外面四处搜寻,另两位同修其实就站在一棵大树下,恶警却寻遍周围看不见。附近的狗都对着恶警狂吠。到凌晨两点,恶警找不着我们便无趣的离开了。

师父在《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救众生的事情就得你们做,不但要做,大家一定要做好。不是给师父做。说是救度众生,也不全是为他们做,是为你们自己而做。因为你救度的那些众生,包括你讲真相的那些人,很可能那些生命将来都是你巨大宇宙中的某一部份的众生。”

正法的進程越来越快,时间越来越少。我们要按师尊所说,学法,学法,多学法。用大法的法理指导我们做好讲真相、救度众生的事,兑现我们的史前誓约,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