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张照片 两种社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七日】眼前这两张照片的中心都有三个人,其中一人都被另外两人压倒在地,周围都有一群围观者。乍看起来两张照片的场景似乎非常相像。不过第一张是美联社2000年9月30日发表的新闻图片,图中一名法轮功学员因为到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而迅即遭到中共警察的袭击。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名便衣警察用皮鞋踩着一名手无寸铁的学员的脸,另一名警察则一边踩学员的腿一边将一个手铐按到学员的脖子上;第二张照片的场景则发生于十一年之后,2011年2月12日的纽约法拉盛新年游行庆祝活动中,一华裔男子从观众群中冲到法轮功队伍的前面,拉扯横幅并折断横杆。三名警察立即冲上去将其制服并逮捕。


美联社照片:天安门广场,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名便衣警察用皮鞋踩着一名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学员的脸,另一名警察则一边踩学员的腿一边将一个手铐按到学员的脖子上。
右图:纽约法拉盛新年游行活动中,一华裔男子从观众群中冲到法轮功队伍的前面,拉扯横幅并折断横杆。三个警察立即冲上去将其制服并逮捕。高精度图片
纽约法拉盛新年游行活动中,一华裔男子从观众群中冲到法轮功队伍的前面,拉扯横幅并折断横杆。三名警察立即冲上去将其制服并逮捕。

中国和美国的法轮功学员,信仰的都是“真善忍”,遇到的境遇却大不相同,令人深思。乍看相似的照片,传达的信息却形成令人惊异的对比:在自由社会,法轮功学员享有信仰自由,警察抓捕的是暴力骚扰法轮功学员和平游行、妨害他人自由的暴徒;而在中国,中共警察恣意抓捕和侮辱的是行使公民权利、和平请愿的法轮功学员。大陆法轮功学员的信仰自由被践踏,连和平申诉的权利也被剥夺。

维护社会稳定,是正常社会中警察的职责。法轮功学员按“真善忍”做好人,对社会有益。美国警察保护法轮功学员正当的权利不受暴徒的侵害,这是维护正常社会稳定的应有之举。

中共警察却以“维稳”作为借口,抓捕、凌虐法轮功学员。照片中天安门广场上的便衣,正是以“维稳”做借口而公然用暴力对付和平的法轮功学员。其实四处劫掠、迫害良善的中共警察,才是社会的不稳定因素。中国百姓流传一句民谣说:“过去土匪在深山,如今土匪在公安”。

两个社会,两种警察,何以对待民众差别如此巨大?

在自由社会里,警察无需“听党的话”,他们效忠的首先是民众的利益。如美国警官的誓言是这样的:“作为一名警官,我最基本的职责是为民众服务,保卫他们的生命和财产,保护无辜的人不受冤屈,保护弱小者不受欺压,打击暴力……在上帝面前,我将把我的一切奉献给我所崇敬的事业。”自由社会警察的誓言是一条条实实在在的可操作的原则,而最终落脚在对上帝的承诺,最高原则是天地良心。

中国警察首先需要效忠的是“党”。中国警察誓词如下:“我宣誓,我志愿成为一名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我保证忠于中国共产党,忠于人民,忠于法律;听从指挥;严守纪律,保守秘密……我愿献身于崇高的人民公安事业,为实现自己的誓言而努力奋斗!”中共警察的誓言首先是要“忠于党”,余下的则是在这之下的一条条看似漂亮的空话:法轮功学员遭到无辜抓捕和酷刑,其他中国公民被“躲猫猫”、“喝水死”、“洗脸死”(注:这些是中共警察虐杀被关押者后为逃脱罪责而寻找的借口),不就是因为警察“忠于党”、“听从指挥;严守纪律”进行所谓的“维稳”!

很不幸,在中国,“党”的利益常常和法律,和老百姓的利益发生冲突,“忠于党”的警察只好沦为“党”的打手。所以中共警察名为“公安”,实际是 “党安”、“公害”。“党”为了维持腐烂的摊子,视百姓如仇寇,所以中共每年花费天文数字的经费“维稳”。如中共公布的2009年维稳费用达到5140亿元,和当年的军费相当;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最近披露,当地中共官员为了监控他,申领巨额“维稳”资金中饱私囊,一次性领取经费即达到300万元;早在数年前就有可靠消息透露,迫害法轮功高峰期,中国每年财政支出的四分之一用于维持迫害。羊毛出在羊身上,这些经费最终还是中国民众买单,这是中国人的悲哀。

自由社会里没有人叫嚷“维稳”,但是民众的利益至上,保护了每个公民的利益,自然就保障了社会的稳定,所以自由社会里政权频繁更迭,却没有出现饿死四千万民众的大饥荒,没有出现十几年一个周期的全社会大动荡、全民政治“运动”。原因很简单,自由社会里,没有一个如同中共那样凌驾于一切法律、民众利益之上的“党”。

从两张照片鲜明的对比中,我们知道,中共实乃中国社会最大的动乱之源、最大的毒瘤。借用一句流行语:没有中共,这对于中国人来说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