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也谈敬师敬法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七日】很久以来,我一直以为,师尊传下大法,我们是大法弟子,哪个还有不尊重师父的?可现实中,也并非如此。就我自己看到而言,思想稍有放松,就可能对师父不敬,而有的同修甚至还很明显。

海外的大法弟子有幸在各种场合见到师父,从事的各个项目中,也有幸能亲自见到师尊。这也是海外大法弟子的偏得,因为国内的同修实在是难以见到师父。本应万分珍惜。可是,与师尊接触稍微多一些的同修,反而常人想法泛起来了,不断向师父索取的心,遇到问题向外推推给师父的心,甚至是对师父所作所要的带有不满和抱怨。

我就在想,难道同修他真的忘了,师父的意志才是宇宙的选择吗?难道同修他真的觉得,师父处处哄着大家,按着同修所认为舒服的方式去做事,才是正法吗?难道真的不知道作为一个徒弟自己应该如何对待师父吗?谁是正法者,谁是助师正法,这个基本的道理都不明白了?还是在师父的慈悲下,有些同修反而放纵了自己的人心?我对此感到非常震惊,也可见我们修炼中的不足。

而那些不敬的表现,也恰恰与我们学法的状况类似。师父在《澳大利亚法会讲法》中说,“你不要认为你的观念是你自己。有许多人哪,看大法的时候,抱着一种观念去看。他认为:哦,这段好;哦,这段我不太理解;哦,那段我觉的不行。我告诉你,你以为你很聪明,你以为你的衡量是对的,其实是大错特错的。因为你的思想是在这个常人社会中建立起来的,你衡量好坏的标准是常人的标准,绝不可能超越于常人,所以你就看不到法的真正本质所在。是你的执著心障碍了你得法,你在挑你觉的好的那部份在看,你并不是真的在修炼。因为呢,你觉的不好的,或者你觉的不想看的,恰恰是你后天形成的那个不好的心、不好的思想在起作用,可是它不是真正的你,你却把它当作是你。”

师父在《各地讲法一》〈北京国际交流会讲法〉中说,“我来的时候在很高境界中就造了我要的一切,通过投凡胎生到世上来,我的威德却在超越一切境界之外主宰着。说我来了呢,我和三界众生不知隔了多少层粒子。我有宇宙存在的最本源的因素,但我不在其中。我是构成一切宇宙智慧的源泉,但我什么都不要。而众生是由不同层次宇宙内的物质构成的。说我没来,我不在人的境界却在人世间表现。这是简单概括的说。”

其实,我认为,对师父的怀疑和不满,就是对大法的认识不足,不正。这是在没有国内迫害环境下,由于自己的人心和观念不去,而造成的错误认识。不尊敬人间的师父,就是不尊敬大法,不配大法弟子的称号。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建议〉中说,“还有的人邪恶的讲,‘真正的师父在天上’、‘要与人世间的师父决裂’、‘替师父解开系在身上的什么结’。李洪志只有一个。我没有什么副元神,也没有常人的三魂七魄。我就是主体,我本体中不同层次的粒子所构成的不同空间中更大以至更小的身体都是由我在人世间的主体指挥的、以我在人世间的主体思想为准的。法身是我智慧的具体表现。功身是我无边巨大功的集合体。不承认人世间的师父就是不承认自己是大法弟子,那连修炼的人都不是了,更谈不上什么圆满。”虽然没有同修会认为自己不承认人世间的师父,可是对师父的怀疑、不满和怨气,不就是不承认师父吗?我们得警惕自己的一思一念啊。

我们常说敬师敬法,我觉得敬师就是敬法,别忘了大法是师父传给我们的。我们如果对师父不敬,又如何还配得大法呢?同修们都知道自己在修炼和过关中的痛苦,在救人中的难度,却无暇顾及、也没有认真去想一想师父的苦。为了救度你,师父付出了什么?师父本没有业力,却为弟子消业,为度我们,师尊时刻都在为我们承受业力!更高的法理先不谈,如能想到这些,又如何还会不敬师父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