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门关转一遭 终于明白救命的法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七日】法轮大法太神了。慈悲的李洪志师父把我从鬼门关拽回来,救了我的命,我由衷的感谢法轮大法和师父的救命之恩。

我现年六十岁,湖北省十堰市退休职工。我过去身体很好,不怎么看医生。因受中共无神论的毒害,对神啊、佛的也是不信,注重金钱和现实,追求的是物质享受。什么气功啊,修炼啊更是不屑一顾,而且一味的排斥。所以对我妻子修炼法轮功(她炼法轮功已十几年了)极力反对,听不進她耐心的反复规劝,对法轮功的材料不听、不看、不信,更谈不上我相信法轮大法了。

中共打压法轮功以来,尤其是我妻子因炼法轮功被关進看守所一年多(零九年八月~二零一零年九月),还被非法判刑(缓刑)后,我把责任都推到大法和我妻子头上。我不仅不同情她,反而怪她,怨她,把怨气都撒在她头上。骂我妻子,骂大法,骂师父是经常事,挂在嘴边,常常脱口而出,不假思索,不管轻重,不计后果,自以为聪明,为此我造了不少的业。造业就要还,也应了所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那句话。身体一向健康的我,就在去年十二月中旬病倒了。

那一天,我突然感觉头昏脑胀,天旋地转,视力模糊不清,身体歪斜,不由自主,大脑一片空白,送去医院抢救,進行了全面检查,结论是:脑血管大面积梗死,才六十岁的人象是八十岁人的大脑,而且小脑已经萎缩,病情危重。但没好的医治办法。医生说只能维持现状,打打软化血管的针,后果难说。

当我知道这个情况时,脑袋就象炸开一样,我人全懵了,傻了,瘫了。我才六十岁啊,刚刚步入花甲之年,难道我的生命就到此结束了,这不全完了吗。要是死不了瘫在床上可咋办?我痛不欲生,我不甘心啊!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在这生死攸关时刻,我妻子很自信地对我说:“老何,不要怕,快求大法师父,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说:“管用吗?”“管用,心诚则灵,就看你信不信,心诚不诚。”她很自信地说。“可我骂过大法,骂过师父,造下那么大的业,师父不怪罪我吗?”我还是有点担心。她肯定的说:“你过去是在迷中,在无知中造的业,只要你从此相信大法,虔诚的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向师父认错,并真心退出你所加入过的中共的团、队组织,就会起作用,就可能会有奇迹发生的,快快念吧!”

事已至此,我还犹豫什么!我还怕什么,那就按她说的办,我首先表态同意从内心退出所加入过的中共团、队组织,同它一刀两断,再无瓜葛;并从内心忏悔自己此前骂大法、骂师父的过错,请师父宽恕,从此我一定相信大法、相信师父,并支持大法,弥补过错。然后就开始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虽然我当时还不完全相信能起作用,带着试试的心,但却迈出了重要的第一步)。

这一天是我住院的第二天,即公元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七日。说来真神,从我开始念这九个字后,身体感觉越来越舒服,感觉病情越来越轻,那种感觉只有当事者能体会的到。为此,我信心大增,当然也更虔诚了,就这样一遍接一遍的念着,到住院第十二天(十二月二十八日),再去做脑血管造影检查,结论是“脑血管正常了”,连医生都感到惊奇,不可思议,但我明白是怎么好的。

于是,我越来越相信大法了,越来越虔诚的敬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身体也很快恢复正常,到今年元月四号,前后仅住院二十天就痊愈出院了。

我今天把这过程如实写出来,一是感谢大法师父的救命之恩;二是用我的现身说法,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李洪志师父是清白的,是被冤枉的。共产党打压法轮功是完全错误的,千万不要再相信中共欺世的谎言。愿世人都相信大法,支持大法,都能从中受益得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