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肇东市曹艳坤多年来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曹艳坤原来住在黑龙江省肇东市尚家镇,现居住在肇东市。十多年来,因修炼法轮大法,曹艳坤和家人曾多次被当地不法人员骚扰、迫害。

二零零八年,肇东市公安局恶警王新以开奥运会为名,到曹艳坤单位强迫她填表格,曹艳坤不填,僵持到中午了,曹艳坤惦记孩子放学回家要吃饭,就填了表格,曹艳坤还发现手机被监控了。

早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 曹艳坤和好几个法轮功学员被肇东市尚家镇派出所警察王志江(现已死亡)、刘汉杰(临时工,现已下岗)强行叫到了尚家派出所,警察逼迫她们看诽谤大法的电视节目,曹艳坤双手捂住耳朵把脸朝向墙不看,派出所的警察还嘲笑她说:“中毒太深了,太顽固了。”警察们不知道,真正中毒太深的是自己,因为他们从小到大一直生活在中共邪党的欺世谎言中,如不及早醒悟,必然逃脱不了历史的审判。

过后没有几天,当时尚家派出所所长和警察王志江、刘汉杰、佟晓峰,把曹艳坤等二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强行叫到尚家镇政府小会议室,由当时肇东市公安局局长傅长才(现任绥化市公安局副局长)主谋,给他们开所谓“揭批”会。曹艳坤是辅导员,被强迫发言,曹艳坤说了真话,说的都是法轮大法如何好,大法师父如何好,傅长才和派出所所长气急败坏,说曹艳坤是顽固份子,把她绑架到派出所,还要非法拘留她。后来经过家人托关系曹艳坤才被释放。

紧接着,尚家派出所的警察王志江、刘汉杰,一遍遍、不知有多少遍,到曹艳坤家和单位骚扰她,逼迫她写不炼法轮功的所谓“保证书”、与大法决裂书,还强行取了曹艳坤的指纹、头发、身高、体貌特征等,就象对待犯人一样。不许曹艳坤随便出门,曹艳坤外出时要到派出所请假,要随叫随到,就是半夜叫她,她也得马上去。就这样,曹艳坤也数不清被他们骚扰多少次了,家里丈夫、孩子度日如年,每天都在恐慌中度日。

尚家派出所警察王志江在半夜还去曹艳坤家,以用洗衣机甩干衣服为由监视她。有时以借东西为名监视曹艳坤。警察丛立军还在曹艳坤和女儿午睡时敲开了她家的门,到曹艳坤家里贼头贼脑地看,还不高兴地问曹艳坤为什么把后门反锁睡觉?

二零零零年,尚家派出所再次把曹艳坤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叫去开会,会上曹艳坤说大法好,要去北京上访,王志江就用手铐把曹艳坤铐在暖气管子上。因为曹艳坤坚持继续炼,不放弃大法,被尚家派出所非法关押四个月零二十三天,曹艳坤绝食抗议,才被放回。曹艳坤被勒索了一千多元伙食费和二千元保证金,被逼迫签不炼保证书,又被任建升(现任肇东看守所所长)、刘维忠(现在肇东看守所任职)等人逼迫着录像后才被放回。

二零零零年,肇东市拘留所非法关押曹艳坤期间,每天早晨七点半只给一个不太大、不太熟的窝头,下午三点半左右再给一个同样的窝头,窝头里面经常有老鼠屎。汤中经常满盆底都是泥沙,上边只漂着几片不熟的菜叶,一滴油、一粒盐也没有。一天只给两塑料桶水,饮用、洗脸、洗衣服、上厕所就只能用这两桶水。曹艳坤当时所在监室只有十五、六平米,却住了十四个人,有时还临时增加外来的犯人,去掉人走道用的和放小柜的地方就是木炕,拥挤的很,条件很差。晚上睡觉时她们互相把腿都放到别人身上,有时睡醒发现嘴边就是脚。受到这样的不公后回到家里,尚家派出所的警察还经常以关心曹艳坤为名,对她进行骚扰。

二零零零年十月,曹艳坤家搬到肇东市居住,前进派出所的宋柏林(现在肇东市“六一零”任职)对曹艳坤进行了新一轮的迫害。宋柏林到曹艳坤的单位和家里一遍遍的找她骚扰她,逼迫她写不炼功保证书,索要她的照片,还逼迫曹艳坤每天早晨到前进派出所签到。

二零零零年年末的元旦,前进派出所串通街道,合谋办学习班迫害法轮功学员。曹艳坤第一次到那里时,已有许多法轮功学员和派出所的人,曹艳坤看到一个不知道名的街道老头问一个女学生:对真善忍有什么看法?女学生说:没有什么看法,挺好的。散会后,女学生就被恶人们抓走了,被非法关押四个多月,类似这样的还有几个人。又有几个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被不明真相的警察绑架走。

散会的时候,那街道老头还让曹艳坤第二天会上重点发言。第二天,曹艳坤忧心忡忡,她知道这个重点发言对她意味着什么。她不可能说大法不好,可是不说他们就可能把她绑架走。面对这一切,曹艳坤上班时心情很不好,这时宋柏林又去曹艳坤单位说:你上班照顾你,你写保证书,今晚不用去开会。曹艳坤没有写大法不好,只写了一封表扬信应付一下,宋柏林一看当时就说不合格,伙同四个警察把曹艳坤带到了前进派出所。曹艳坤坚持不写,前进派出所的刘文胜拿过纸和笔让她写诽谤大法的话,还说:让你写保证书很难,送你进监狱很容易,先押你进去,再整你的材料。后来曹艳坤丈夫去了,一边给她擦眼泪,一边劝她:写吧!丈夫的眼泪也掉到了曹艳坤的脸上。后来曹艳坤家里找了人,曹艳坤才免写。

宋柏林还经常威胁曹艳坤的主任管好曹艳坤,否则主任就得下岗,还偷偷地怂恿曹艳坤单位的职工监视她的一言一行,就连上厕所时间长了曹艳坤都得被问一问。曹艳坤的身份证、户口也被非法扣下了,随便出门也不行。

二零零四年,曹艳坤和一位法轮功学员到农村散发法轮功资料,希望那里的村民明白法轮大法被栽赃陷害的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绑架到尚家派出所。当时“六一零”的头子任建升、刘维忠到尚家非法提审曹艳坤二人。刘维忠给曹艳坤照相,还用脚狠力踢曹艳坤的脚。任建升见曹艳坤散发的传单里有揭露他恶行的文章,就冲曹艳坤说:怎么把我写里了,我那天如何如何,为自己开脱。后来,曹艳坤被绑架进看守所七十一天。曹艳坤家人被肇东公安恶警们勒索了一万多元,曹艳坤单位的主任也被公安局的人勒索了一万元。

尚家派出所的人还曾经勒索曹艳坤的丈夫二千元现金,曹艳坤的丈夫还被迫请他们吃过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