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过六旬的我从堤坝摔下而无恙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九日】我于一九九六年三月有幸得遇法轮大法并开始修炼。在我学法第五天结束回家的路上,觉的肚子不好受,急忙赶到家中厕所,便出很多不好的东西,之后又哇哇的吐出很多酸性的食物。这时才意识到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从此后,便觉的身体一身轻了,走路上楼都不累了,心里特别感激师父对我的恩典。

有一次双盘时,脚脖子特别疼,盘到半个小时就受不了,把腿拿下来,接着在一个下雪天的早晨三点半往炼功场走的过程中,我在马路牙子上摔了一跤,脚脖子崴了一下,“嘎吱”一声,此后就不疼了。

在九六年九月八日,一个星期天,辅导员组织法轮功学员打扫学法炼功点的室内卫生,之后又到浑河去刷地毯。在地毯清洗完毕之后,同修们就自己找地方休息。在河滩上,堤坝上都是我们的同修。我也跟着同修从阶梯上登上堤坝的最高点想往水泥平台上坐,可脚下被阶梯牙子(水泥)一绊,就从最高台阶上,后仰大头朝下的连翻三个空翻,每个空翻都足有二、三米高,在水泥台阶上落下,弹起,最后从阶梯上翻滚到离河滩只有不到两米远的东侧水泥斜平面的堤坝上。当时在场的同修和其他人都站起了。我从水泥斜坡上坐起来,感到天空特别明亮,身上特别轻松,没有不适、疼痛的感觉。离我近的坐在河滩上的同修刚一缓过劲来,马上跑过来,问我怎么样?我说没事,说完就站起到同修处坐下来休息。等地毯晾干后与同修抬着地毯到学法炼功点室内铺好后回到住处。我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从河堤的最高处在河堤的水泥台阶上滚了二十多个阶梯,若放在一般人身上早就摔零碎了,可我安然无恙,感谢师父的威德浩大,功德无量,才能保住弟子遇到如此巨险,也能平安度过。我谢谢师父。

九九年七二零后,江氏集团动用了国家机器全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操纵恶警、恶人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街道派出所派人监视我,怕我去北京上访,三天两头就到我家来骚扰,我见他们来的太勤,就赶他(她)们走,或者不给开门。后来又赶上我家动迁,搬入新居,他(她)们也就不到我家来骚扰了。所以我和丈夫学法、炼功没受到太大影响。

以后陆续接到《明慧周刊》及其它有关资料,自己先看,然后向外发放,一直比较顺利。平稳的学法炼功,发正念,对比较熟悉的亲朋好友,同事讲着真相,劝三退。也遇到一些风险,但在师父的呵护下都能化险为夷。

二零零八年夏天的一天晚上七、八点钟,我和同修丈夫一起出去,在河堤路上两旁的树上,电线杆上贴、挂真相资料,忽然发现身后跟上来一辆黑轿车,车里坐着两三个人,紧紧的咬住我们俩不放。我们加快脚步,它也加快车速,我们放慢脚步,它也放慢车速,始终与我们保持一、两丈的距离。就这样跟了一、两里地的路程。在我们确认是跟踪我们后,立即发正念,全面彻底清除警察身后的所有邪恶生命与邪恶因素,解体操控恶警破坏干扰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所有黑手烂鬼和共产邪灵的所有因素。我们俩装着没事人似的,手挽着手,轻松的,悠闲的散着步,并无半点惊慌、失态的表现,黑轿车跟到十字路口,只好无趣的加快马力向前开走了。我们继续发完真相资料也愉快的安全回家。

不管是在做三件事或处在其它任何一个境地中,只要你心静如水、冷静、镇定、放下生死,坚定的信师信法,大法能造就一切,能主宰一切,也能改变一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