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选登| 修炼大法后身边发生的神奇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九日】我于一九九九年三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是黑龙江某地一个村的村长。在得法前曾经是一个有很多不良习惯的人,吃、喝、赌、抽,脾气相当不好。三十八岁就患有脑血管阻塞、头痛、头部象有东西箍着,始终不清醒。肩周炎、颈椎病、关节炎、腰椎内有黄豆粒大小的瘤、痔疮相当严重,有时甚至便血,三、四岁时玩把黄豆粒弄到两个鼻孔里去了,等大人发现时鼻子已经肿得不象样了,用镊子想把黄豆夹出来的时候却把鼻窦抠坏了,从那以后两个鼻孔就没通过气,如果擤鼻涕把其中一个堵住,气从眼睛出来,从来闻不出香臭。我这一身的病痛折磨着我,走路都晃悠,干不了农活。经过多方求医都没有效果,老专家说只能靠养着,也用了很多偏方,可是就是不好,压力非常大,我非常沮丧,心里就想着活一天算一天吧!就这样在家吃、喝、赌、抽混日子,在家设赌局,有时自己身体难受坚持不住就拿钱叫别人替着玩。

看大法书三天病就全好了

一九九九年三月,有一天我们村一个炼法轮功的邻居拿一本书到我家,说“你看看吧,这书可好了,可能对你的病有好处。”我说:“你放那吧。”他还有点不放心,怕弄坏了似的,就放那了。当时我没有看,过了两天我无意当中拿起这本书,书的封面上是“转法轮”三个字,我翻开封面,看着作者的照片挺年轻、挺慈祥的好象冲着我微笑,再往后翻看到《论语》,一看就把我吸引住了,我不知不觉看了两讲,这样我连续看了三天,把整本书都看完了,往后一靠,身体感觉也不难受了!从来没有过的一种感觉出现了,头脑相当清晰,胳膊、腿、腰都不疼了,好象从来没有过病一样,心里想怎么都好了?又一想我这三天药也没吃啊,怎么还好了呢?哎呀,是看书看好的,我高兴的直蹦!直拍巴掌!“我好啦!我好啦!”屋里人问:你啥好啦?我高兴的和他们说“我病好啦呗!这书太神啦!”第四天我找到炼功点,开始和她们一起炼,炼静功时师父说:“舌抵上腭,牙齿微微离缝,嘴唇闭上,”(《大圆满法》)我心里想我鼻子不通气,这闭上嘴不得憋死吗?可又一想得听师父的啊,就把嘴闭上了,憋得相当难受,眼看憋不住了,这时鼻子噗嗤噗嗤了几下就通气了。头一次我就双盘了一小时,别人炼完都走了,我两条腿还拿不下来。

炼了两天,一天吃完早饭,在屋里地上站着,突然头部剧痛,感觉好象有根筋被拽出去!头痛的向后一甩,待会好了,几分钟后又出现剧痛,就这样疼了四、五个小时,然后突然好了,一点也不痛了,从此再也没犯过。

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我在炼静功双盘时,每天腿疼痛难忍,汗水把衣服都湿透了,我还在坚持着不把腿拿下来,这过程中太难熬了,腿疼得受不了也不往下拿,想到了师父说的那句“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一直坚持到炼完。就这样腿疼了七年,到二零零五年开始就不痛了,双盘打坐可以达到两个小时以上。

从炼功那天起抽烟、喝酒、赌钱就全部戒掉了,并且家里家外的活都能干了,别人都说我变了一个人似的。就这样每天都按照师父要求的做,无论多忙多累都坚持每天学法炼功从不间断。

二儿子支持大法得福报两则

*患怪病念九字吉言显神奇

零六年七月在外地打工的二儿子突然来电话,在电话里他哭了。我说:“挺大小伙子哭啥?”他说:“我有病了!”我说:“好好的怎么能有病呢?”他说:“真的,老板领我在一家大医院看的,说是血坏了得换血。大约得三、四十万。”我说:“你怎么能信他的呢?他说的不准,你看我以前那么多病,去了那么多医院也没看好,是不是?你离开家时(指出外打工)我告诉你的那几个字你忘了没有?”他说:“没忘。”我说:“那你就从现在开始什么也别想,就念那几个字(指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只有这几个字能救你的命。”因电话里不能明说,就把电话挂了。

第三天的下午,来了一辆车停在门前,下来一个人一看是二儿子回来了,我说“你怎么回来了?”“我想家,就回来了。”我一看这哪象有病的样子啊?我问他“你念那几个字了吗?”他笑了没有吱声,把手机拿出来叫我看,他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打到手机屏幕上了,看到这里我就想起了打电话时说的那段话。一开始就全盘否定了病魔,否定了实证科学的假相,没有被情所带动,在邪恶对儿子進行迫害时,我能坚信师父坚信法,才有这样的结果。

*车祸遭毁容,信师信法神奇康复

二儿子支持大法,在零七年恶警到我家骚扰时,二儿子坚决予以抵制,赶警察走,多次帮助我把大法经书收藏好,并且经常坐在路边(我家在路边第一家)给我放哨,观察有没有恶警来骚扰。在零八年八月六日,在他的衣服上突然发现十四朵优昙婆罗花,当时给他乐得够呛。

零八年八月八日,二儿子骑着摩托车和对面一台摩托车在转弯处相撞,一台车撞报废,一台车撞碎,双方都血流满面,昏死过去,赶紧送医院抢救。经医院检查,二儿子面部骨折、颧骨塌陷,脑中三处淤血。经手术面部缝了十七针,头部肿的老大,送危重病房看护,昏迷了三十八小时,昏迷期间有同修趴耳边告诉二儿子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二儿子醒过来后,同修帮发正念,告诉二儿子念九字吉言,二儿子信了开始默念。我问医生下一步怎么治疗?得需要花多少钱?能恢复到什么结果?医生说:“拆线后,预计得半个月能下地,因颧骨塌陷吃饭会困难,需要做整容手术嘴才能张开吃饭,以后得做多次整容手术,鼻梁骨塌陷再造,颧骨碎骨头得检出来,塌陷部份得用钛合金钢板支起来,医药费得五、六万元,肯定会留疤痕的。”可是二儿子五天就下地了,就能张开嘴,能吃饺子了,能正常吃饭了。医生感觉很神奇,没做手术怎么能张开嘴哪?!我一看这种情况,一下悟到:“师父在看管着他,师父能把他命留下,身体恢复正常应该没有问题。”没等拆线,我就要求回家,医生不让走,说:“孩子这样年轻不做整容手术,恢复不好,把孩子不毁了吗?”我没听医生劝阻,住了十一天院我们回家了。回家后孩子拿镜子照脸,开始哭了,说:“这么难看,像大猩猩还不如死了呢!”我说:“师父能把命给你留下,身体就能恢复正常。”叫他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只有坚信才能彻底好,回去也没有用消炎药。十二天后拆线后,发现脸肿了,象发炎一样,孩子和大人开始埋怨,我说:“这是好事,颧骨塌下来,不肿,塌陷地方怎么能挺起来,这是师父给你调整哪,这都是好事?一定要信师信法。过了一天,肿消了,一天天塌陷的地方渐渐恢复正常,现在和正常人一样,全好了,基本没有痕迹了。

通过这件事情,再一次见证了师父的佛恩浩荡,大法的神奇力量,无所不能;我悟到这是平时二儿子支持大法得福报了,慈悲的师父化解了二儿子的灾难。通过这事也考验我是否信师信法?同时也去掉我对亲情的执着,否定了旧势力对我的经济迫害。

基督徒学大法

我大嫂原来是一个信基督教信“主”非常虔诚,平时我给她讲“三退”的事她相当反感,她说:“你信你的,我信我的,谁也别干扰谁。”零八年的一天我上她家去,一進门她就和我说:“我胳膊抬不起来了,不好使了(手里拿饭碗拿不住都得掉地下)。你医院有认识的人领我上那检查检查。”我说:“你怎么不求你的主哪?你的主怎么不管你了?”她说:“你别跟我说这些没用的。”我说:“从现在开始你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用想你胳膊好不好使,不用管它,就是念,你都不知道啥时候好的!”说完我就走了。她觉得病得很重,她就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就开始念了。等到第二天我吃完早饭她就上我家来了,一進门笑嘻嘻的说:“你说可真奇怪了啊?”我说:“什么啊?”她说:“我胳膊能抬起来了!好了!”我说“那算啥啊?要不咋叫佛法神通呢?!什么都能!”她说“你那书能借我看看吗?”我说:“看呗。”从那天起她就得法了。并且悟性特别好,遇事还能向内找,还很精進。

得法的一个月左右,突然有一天发生一件事,她在农村用牛车从后院往前院倒苞米秸秆从车上掉下来,平地把她的上嘴唇卡出一个大口子,舌头一舔都能漏在外面了,大伙都说这人变成豁嘴了!到当地卫生所处置一下,把外面简单缝了一下,里面都没有缝打上绷带就回家了。不一会脑袋肿了很大,眼睛只剩下一条缝了,饭也不能张嘴吃了,只能扎个眼用吸管吸牛奶。即使这样她还每天盘腿坐那看书,说“这是我嘴不好,我得修口。”她说:“每天学法时一点都不疼,还看见有法轮在‘病’处转。晚上做梦时看见师父来给我‘换药’。”大约一周左右就拆线了,后来就全好了。屯里的人都说:“大法太神奇了,这要是去医院得花多少钱啊!”

慈悲的师父保护了我的老伴

有一次老伴发高烧,烧得很厉害,在炕上倒了一天饭也没吃,翻身都费劲了。我叫她念法轮大法好,她就是不念。晚间我十二点发完正念时她烧得更厉害了。我说:“你不能这么挺着,叫你念大法好你不念,那就得找大夫给你点个十瓶八瓶的也能好!”我知道她怕花钱,说完我就睡觉了。第二天早上她起得很早,就往后院去了,我都炼完功了可她还没回来,我想这人干啥去了?我也往后院找,一看在老同修家呢,一進门老同修跟我说:“你老伴说:‘昨晚高烧烧得太厉害了,实在坚持不住了,就开始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念就睡着了,后来就好了。李洪志师父也太慈悲了!我这样还管我!’”以前我过心性关没过好,又和我老伴发生了争吵,她一气之下把师父法像摔了,所以这次叫她念大法好她不念。我和她说:“我师父怎能和你一般见识,只要你认同大法,师父就管你。”这事使她更加相信大法好。

零九年我在外地打工时,那是七月的一个上午,我往家挂了一个电话,问老伴在家忙啥活呢?她说在家呆着呢。我说:“今年的活干的这么快就挂锄啦?”她说:“啥啊!我的手坏了。”我就问她怎么坏的,她说:“铲地时手磨了两个大泡,二儿子往地里打除草剂时把衣服弄湿了,我给他洗衣服时手上的泡磨开了,被农药感染了。上卫生所买膏药贴反倒严重了。”我说:“你一到关键时刻就忘了咋不念那几个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呢?从现在起你就念这几个字吧!”我就挂电话了。第二天早上我往家里挂电话想问问她念没念,结果电话没人接。到中午时又挂还是没人接,直到晚上吃完饭电话才接,我问:“你今天干啥去了?家没人接电话。”她说:“能干啥?干活呗!”我说:“你手不是坏了吗?”她说:“好了!”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通过这几件事,现在老伴也开始学法修炼了,走入大法中了。

帮助同修正念除病业干扰

我屯一老年同修突然出现病业,那是零九年三月的一天晚上十点多钟,我家电话响了,老同修的家人说老同修“病了”很严重,躺在床上不能动了,你快过来一趟。我紧忙和老伴赶过去,刚一進门,看同修在炕上倒着,两个儿子和儿媳在地上站着,我在前面,我老伴在后面,她照我后背搥了两下子,我知道她是怎么想的,怕我说不让上医院以后受埋怨,我没有被她带动。走到老同修跟前对她说“不要怕,有师在有法在,谁也动不了。”洗手给师父上香,坐下开始发正念,发完十一点的正念,同修有所好转。我接着给同修念《洪吟》,半小时后开始发十二点的正念,这时老同修也能坐起来了,和我一起发十二点的正念,我问她“你知道发十二点的正念有什么意义吗?”她说“不知道。”我告诉她说“这是全世界大法弟子除恶的时间。咱俩也要和全世界大法弟子一样一起除恶。”大约发半个小时左右停下来了,我对老同修说“好了,没有事了。”她还有点不相信,动动这,动动那,还在感应。我说“好了就是好了,你还感应什么?”她说“嗯,真好了!”说完就能下地了,儿子儿媳妇们在地下看到这一场面都震惊了!都说“太神了,什么药也没吃,就这样一比量(指发正念)就好了!”平时不相信大法的儿子儿媳们都争抢着向我要真相护身符,并且要学大法。以前我在家我发正念时,我老伴就不高兴,“你不管闲忙,活也不干,往那一坐(指发正念)能管啥用啊?”通过这次发正念她看见了发正念的作用,再在家里发正念时,她也不说什么了,并且还和别人说这发正念:“还真管用!”我悟到,这是我刚刚進门说的那句“不要怕,有师在有法在,谁也动不了。”没有被旧势力邪恶安排的假相迷住,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法轮大法 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同修虽然通过这次发正念好了,可是她脸色苍白瘦了很多。我也是吸取前几年的教训,有两名同修也是被病业干扰发正念当时好了,可是没几天又出现了病业,被病魔夺走了生命。我心里想这次可不能上当了,一定要帮助她恢复到正常的状态。就这样我俩每天学法,到点就发正念,虽然只有出现几个小时的病业状态,可是她学法时添字、落字、念不成句,我就叫她多念,念累了我就念两页叫她歇一会,完了她再接着念,到了第四天她就恢复正常了,念的也流利了。这时我的人心出来了,心里想你这老太太也太自私了,都已经恢复正常了还念个没完,转念一想这哪对呀!我就开始向内找,这不是我有自私的这颗心嘛?觉得这两天自己法没学多少,没放下自我,我一定要把这颗执着自我的心放下,这时老同修还没有念到自然段呢,就说你念吧,这几天都是我念了。我说还是你念吧,你念的很好。当我的话音刚落,一股热流通透全身非常美妙的感觉,我悟到:“帮同修就是修自己。”

讲真相正念显神迹

一次我和一老年同修出去发真相资料,刚一進屯没走几家就被人发现了,因在前几天这家的大鹅被盗,还以为我俩是小偷呢!到屋里拿出手电和木棍又叫出几个人就来追我们,一边撵一边喊“站住!”跑在最前边的那个人离我有大约十几米时他喊“站住!”我回头冲他说:“没有你的事,你回去吧!”他转身就往回走,后边的人问往回返的人说:“是谁?”那人说:“你回去吧,没有你的事,回去吧!”就这样他们就都回去了。过后我悟到是因为我没有动人念,没有产生怕心,师父就帮了我保护了我。

再一次也是我和老同修到一个屯发真相资料时,我和老同修说:“你走后街,我走前街。”我俩就挨家挨户的开始发资料,她发的比我快,因为我还得往墙上喷字,快发到一半的时候,我就听到后街狗也叫,人也吵。过后才知道是老同修往那家放小册子时碰到了大门,有一个人在大门的水泥台上睡觉(夏天),老同修没有看见,门一响这个人就醒了,问“谁?”老同修吓了一跳转身就走,这个人到大门那里一看是撒法轮功传单的,他就到对面的一家去叫人,因为这家正在打麻将,这些人出来就去追老同修,这时老同修已经出屯躲起来了。这些人没有追到就返回来了,这屯的中间有一条穿越村子的直道,我刚把小册子放在道旁边一家的门里,这些人就向我这边来了,我很自然的站到了道的一侧,他们手里拿着手电在我刚刚撒完的小册子上照,说:“快看这还有小册子呢,这人走不远。”我心想我在旁边站着呢,他们咋没看见我?一会这些人走了。我心想这是师父看我没出怕心就又一次保护了我,叫他们看不到我。过后与同修交流,同修说这是神通,隐身法!

正念制止迫害

零七年九月,一次被恶人举报,一天早晨天还没亮,大约四点钟,市公安局来了六个警察,偷偷摸進村子,从我家的院墙翻墙進来。我正在里屋打坐炼功,三个警察冲我来了拿出拘留证,要绑架我。我抵制绑架,在家人的保护下,我向村外走去。走了一会儿感觉有人在后面跟踪,我走快他也走快。我一想我走什么?我怕什么?我做的都是正事,我转身向村里走去,后面跟踪的人也随我往回走。我看到从村子开出一台金杯面包车,停在去村子道路中间,车上下来五个警察,打开两面车门,一边站三个、一边站两个,瞅那架势要把我强行塞進车里带走。我不知从哪上来那股劲,毫无惧怕,走近面包车,对着这帮恶警(包括后面跟上来的恶警),大声说:“我看你们谁敢动!”我几乎和他们擦肩而过,他们全愣住了!谁也没动!我走出老远还看他们一动没动。等進村了,想他们该走了吧。后来和同修交流,同修说:“这是神通把恶警定住了!”后来,恶警想在过年期间来绑架我,我不为所动,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帮助,警车开在途中就掉头回去了,后来再也没来骚扰。

我认识到,在邪恶想迫害我的关键时刻,我放下怕心,没有向邪恶妥协,用正念否定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解体了邪恶,师父帮助我化解了这一难,保护了我。

常人信师信法得福报走入修炼

我们相邻的村子有一户人家,二零零六年那家的老头通过我得法,我经常和老头学法交流,那家的老太太也在旁边听着频频点头,也知道大法好,我们几次劝她修炼但她不想修炼。

老太太突然一天睡一宿觉起不来了,半个身子不会动了,用针扎半边身体都没有知觉。老头赶紧去卫生所找大夫,大夫没在家,他去我家找我,我听说这事回来后饭也没吃就去了(相隔六里多地)。我一進他家门,看她在炕上躺着,我就说笑话:“大妹子,怎么大白天在炕上躺着,不起来做饭?”她一听是我说话,就说:“我好好的咋得这病啦?”我说这哪是病?我说师父说了:“好坏出自一念”(《转法轮》),你说它不是病就不是病。我就开始在法上和她交流:“作为常人说不上哪天就有病,甚至就到寿了!只有修炼的人才能彻底没有病,经过修炼消去病业,了脱生死轮回,你信师信法,师父就管你,就能把病业消掉。”她就不断的点头,唠着唠着,大约三、四十分钟,她突然喊老伴说:“要起来,要下地!”老头扶她起来,她下地时两腿发颤,扶着炕沿走,老头上前要扶,她不让,就这样她就上厕所去了。大约十多分钟没回来,老头着急了,去厕所一看人没了,感觉奇怪,人哪去了?又等了十几分钟,看到老太太拿着冰棍回来了!原来从她家后院一米来高的土墙翻过去,给我买冰棍去了。看到了这里,我非常激动,师父太慈悲了,她就这样开始得法了,而且一直很精進。过后我悟到,这是她该得法了,慈悲的师父通过这件事,叫她醒悟,好坏出自一念,真正符合法了,没有人念,想修炼了,师父就会帮助,病也就没了,同时也考验我是否信师信法?走正了师父安排的路,心性也得到升华。

师父已经赋予我们每个大法弟子很多神通法力,我们学好法,向内找,修好自己,信师信法,坚如磐石,才能神起来,才能做好三件事情,达到整体配合、整体提高,多救人,才能对得起师尊的慈悲苦度,才能不负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

以上是个人所悟,如有不足,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神在人间”征文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