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选登| 师父帮我打开了大铁锁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九日】我于一九九六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总认为自己没有文化,修的又不好,所以也没有向《明慧网》投过稿。看到《明慧网》征集“神在人间”征文启事,不禁想将大法在自己身上展现出来的神迹写出来与同修分享,感谢师尊的慈悲呵护。

师父帮我打开了大铁锁

那是二零零六年的一天晚上,将近十点钟,我刚洗完澡,突然县“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国保大队、还有看守所和我们单位的二十多人一下子闯進我家里,说找我有事,要我跟他们走。家人(未修炼)不让我去,我说我也没做什么坏事,怕什么,就跟他们走。这边说着话,那边一伙人就象土匪一样开始抄家,到处翻箱倒柜……。他们先把我带到单位办公室,除了单位邪党书记,还有单位保卫科的,另外还有一男一女两个警察。

警察对我说:“你有什么赶快讲?”我说:“这么晚,你们把我带来这里干什么?我又没做什么坏事。”他们说:“人家讲你炼法轮功。”我说:“我炼法轮功犯了什么法?你们坏人不去抓,专门来对付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这时邪党书记插话说:“你要好好配合他们。”我对邪党书记说:“你当领导的,不维护单位职工的利益,反而配合他们来迫害自己的职工,迫害修炼人,迫害我的家人,你跟着他们干坏事,是要遭报应的。”

在这期间,我一边向他们讲真相,一边发着正念,就这样一直折腾到快十二点,突然一些警察進来说:“找到了。”(大法书、真相资料和《九评共产党》)。他们就要带我去公安局。我不去,一伙人就强行把我绑架進警车,将我带到了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关押在五楼的一个屋子里,门从里用锁给锁上,由两名警察看守着我,桌子上放着他们从我家里抄来的一大包大法真相资料。那两名警察对我说:“我们终于找到证据了,现在你就讲讲这些资料的来源。”他们一边说,一边就开始做记录。

我没有回答他们,反而问他们:“我犯了什么法,你们把我抓来?”他们说:“有人举报你,有个村长说你发《九评共产党》。我们在你家店门口(自家开的小店)蹲了好长时间,看见你到处发法轮功资料,今天终于找到证据了。”我不配合他们的迫害行为,什么都不讲,他们说:“你不讲,明天天亮就送你到看守所,看你还讲不讲。”我说:“那地方是关押坏人的,不是我大法弟子呆的地方,我是不会去的。”他们说:“去不去由不得你。”我说:“我是大法弟子,我有我的师父在管,一切由我的师父说了算,你们说的不算。我告诉你们,不到天亮我就要走了。”

警察说:“你怎么走?”我说:“这你们不用管。”我一边说着,一边就拿起桌子上的钥匙去开门。开了一会儿开不开,警察说:“你开门干什么?”我说:“我走时才会开呀!”有一个警察真的就来教我开门。因为我一直向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善恶报应”的理,他们说:“我们也没办法,这是上边交代的任务。”我对他们说:“做事要有良心,要为自己留条后路。”该讲的我都讲了,之后我就闭上眼睛背法、发正念。

一会儿,有一个警察睡着了,还有一个没有睡,在玩电脑。这时天都快亮了,我心想:你也睡吧。那玩电脑的警察也就睡着了,两个警察还都打起鼾来了。于是我用钥匙打开了门,从五楼一直下来,走到大门口,只见大门用一把大铁锁锁上,值班室的警察正趴在桌子上睡觉。这时我不害怕,也不紧张,立即双手合十说:“师父,弟子不能呆在这里,我要出去救度众生,请慈悲的师父为弟子加持,帮我把锁打开。”我才这样一想,大铁锁“喀嚓”一声就开了,我一边流着眼泪,一边打开大铁门往外走,心里不住的念叨着: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一路闯关师尊护

闯出黑窝后,我一路发着正念,请师父加持。看到有人我就发出一念:“看不到我。”开始我想回家拿点衣服和钱再走,但是,快到家时,老远就看见家门口有警察的人影在晃动。旁边还停有警车。我看不对,这时天就要亮了,没有地方可去,而且大路上、路口全是警察。我只好往山上走,边走边想:有个山洞就好了,白天歇歇脚,晚上再想办法离开。也真神了,走不远就看见一个小山洞,这山上我已经来过无数次,而且也从未听人说过山上有什么洞,我心里一热:这都是师父的呵护呢。

整个白天我就在山洞里炼功、背法、发正念,不知道渴、不知道饿,也不感觉累,大概晚上八点来钟,我才下山。想先到单位找熟人,可刚走到离厂大门不远,就听见警察问守门的保安见到我没有,保安说:“没见。”警察告诉保安见到我要立即报告,保安回答说:“一定的。”见此情况我又退回到山上。约十点钟,我下山后坐在路边的一篷草旁想着下一步怎么办,突然看见几个警察跑过来,这时要躲避已经来不及了,我就对着这篷草说:“我是大法弟子,现在恶警要抓我,你也是一个生命,希望你能把我遮掩起来,你保护了大法弟子,你会得福报,将来你就是我世界的众生。”那草居然抖动着张开来就把我遮了起来。

恶警来到我跟前,东张西望都没有看见我,有个恶警说:“刚才还看见有人,怎么一下就不见了呢?”几个警察转来转去,有个恶警说:“大概是我们眼睛看花了。”有个恶警说:“怎么可能,明明见她从这儿下来的。”过了约十多分钟,我念中想,你们不能老在这儿呀,赶快离开吧,我还得去做我要做的事,念中刚这样一想,这时就听见一个恶警说:“我们还是到别的地方找找吧!”立刻这些恶警就都走了。我也起来向不同方向走去,一路上在想:去找谁呢?我就请师父加持,师父就点化我去找明白真相的人。我马上想起来附近这个村子里就有一个听我讲过真相、明白真相的,但我不知道他的家住在哪儿。

这时都夜深了,人们都睡了。我進到村子正好看见有户人家门还开着,我赶快过去打听,他就指给我那人家住的地方。我敲开这个人的家门,向他们讲明了我的处境。一家人先是骂邪党恶警没人性,接着说:“你们法轮功都是好人,你就安心住在这里,你愿住多久就住多久,他们抓不到你。”我说我就歇歇脚,我是大法弟子,我还要去做救度众生的事。他们给我弄了许多好吃的东西,就安排我住下了。第二天,他们又帮我到自家的小店里拿来了换洗的衣服和钱,我又進一步给他们一家人讲了真相,还教家里的主妇炼了五套功法。对他们的帮助表示感谢!并且谢绝了他们的挽留,坚持要走,我说:“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到大法弟子中去,参加救度众生,而且我也不能连累你们。”主人说:“要走,也得让我们把路探好,把你安全送出去。”

当晚那户的主人参加开完村民大会回来告诉我:“公安来开会,内容就是要大家提供你的线索,对提供线索的人奖励三千至五千元,当时大家就骂开了,谁会去做这缺德事,这种钱谁吃了要遭报的。”第三天晚上,主人探好了路,我穿上主妇给我的鞋子按照他们指的路就上路了,因为大路上都有警车、警察堵截,我就走山路、小路,绕开有可能布置警察的地方。因夜黑走着走着就迷失了方向,可我心里有师父、有大法,我一点都不害怕,虽然高一脚,低一脚,摔了不知多少跤,有一次从田埂上掉到一个两米多深的粪坑里,可却象有人托着我一样很快就爬上来了,这时我看见师父的法身就在我身边……,抹着满脸的泪水我继续往前走,这时天快亮了,心想能遇上个人问一下路就好了,我刚这样一想,突然就听到摩托声,走近了看,原来是那个农村拉人跑运输的三轮摩托车,我问了路,并请他把我送到某地。到某地后,我付钱给他,他说没零钱找,我说:“你不用找了,你只要记住我告诉你的一句话就行,而且你一定会有好报的。”他问:“什么话?”我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随我念了两遍后说:“我记住了,谢谢你!”告别三轮摩托车驾驶员后,我很快走上公路,又顺利的坐上开往某地的班车,离开了我的家乡,流离失所在外。在不同的环境中我继续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从不懈怠,因为我知道我的一切都是师父给予的。

正念要回退休工资

我流离失所在外地已经三年了。二零零八年的一天我学完法后,突然心里发出一念,我是一名大法弟子,不能老呆在外地啊,得回去面对我要救度的众生才行,他们可都在等待着我去救他们的呀!

于是我堂堂正正的回家了。回到家的第二天,我不顾家人(常人)的阻拦,就到单位去要这几年的退休工资。单位的书记以种种借口原因推卸责任,我对他们讲:“我的退休工资是我辛辛苦苦干的,是我的血汗钱,你们谁都没有权力扣我的,你们迟给不如早给,不要再助纣为虐,这样对你们不好。”最后他们说:“明天你再来吧!”走时我很坚决的对他们说:“明天我来时,你们可一分都不能少我的。”书记连说:“不会,不会”。第二天我再去时书记亲自带我到财务,就这样我堂堂正正要回了这三年的退休金。而且我回家后公安也从未再来干扰找过我,我该干什么还干什么。

我能走到今天全是师父的呵护,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和给予。我只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随时不忘记自己是个大法弟子,有一个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众生的愿望。

谢谢师父!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神在人间”征文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