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愿无愧拜师尊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日】我得法之前练了一些邪法而不自知,搞的一身糟,什么心脏病、肺结核、胃出血都得了。那时,我丈夫已由佛教居士改修法轮大法,劝我修大法,我不以为然,说:你炼你的,我练我的。有一次,我看到在家供奉的佛像上显现出师尊的法身,非常神圣。当时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慢慢的……应该是机缘成熟了,一九九五年秋我正式走入大法修炼。随着时光的推移,很快我就悟到这才是我生生世世所苦苦盼望的真道正法,至于浑身的疾病早已不见,内心的愉悦难以用语言形容。那真是我今生永远难以忘怀的美好时光。

坚定的维护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后,修炼的形势如黑云压顶,使人喘不过气来,邪党乡、村人员日夜盯着我们,连串门的都限制,最严重时,两、三个人看着一个大法弟子。我就不信那个邪,就去同修家。我家原先就是炼功点,这时集体学法炼功也没间断。我们放出话:“不让我们集体学法炼功,我们就一起上北京。”邪恶被我们镇住了,只好让步、不干涉我们学法炼功了。

随着迫害的升级,大法弟子证实法的任务越来越艰难,怎么办?如何为师尊讨回清白?那是在二零零零年一月,一个夜晚附近几个乡镇的大法弟子在我家开法会,切磋如何進京上访的事情。当时形势非常紧张,房前屋后都安排人防着邪恶。从那以后直到今天,我家经常举办学法切磋会,同修中远的来自外市县,也有附近的乡镇村屯的同修。这些年、通过我们不断的讲,村官都明白了真相,环境就这样一步步的变好了。我这不起眼的陋室,曾经迎接了多少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弟子啊。

师尊在《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发表后,我们在室外集体炼功,紧接着就進京证实法,全村進京人数超过二十一人。为师尊讨回清白,证实大法是伟大的,我们做了应做之事。

克服重重困难传送真相资料

在邪恶最猖狂的时候,我们讲真相的主要方式是大面积的发真相传单。那时,我和丈夫负责到外地取资料,分给附近六、七个乡镇,每次都两大袋,一百来斤,来回跑一百来里路。由于经济困难和考虑安全的因素,我们都是用自行车驮,就是这辆车还是同修赠送的。那时,有时两、三天跑一趟。道不平,有的时候还得走夜路或走荒道,加上邪恶的虎视眈眈,其艰难可想而知。但凭着信师信法的坚定一念,我们闯过来了。许多次真是有惊无险,现举两例:

一次,我丈夫做梦,恶警抓他。第二天来信让他去取真相资料,怎么办?心里也有点不稳,但很快正念占了上风:去!我们骑车上路,快到目地地时,两个车胎不知什么原因都没气了,只好到亲戚家想办法。到那一看,车胎哪个也没有坏,于是打足气继续骑到同修家。装好资料就赶紧走。同修嘱咐:我这被邪恶监控了,要注意安全。等我们刚骑出小巷上了公路,就与一个着装警察只隔几步迎头相遇。我们安全返家。不过,资料点紧接着被邪恶破坏了,几名同修都被非法抓走迫害。

还有一次也是去拉资料。刚往回走天就黑了。丈夫视力不太好,加上路远、天黑、路滑,困难真不小。正骑着,突然奇迹出现了:在丈夫的自行车前出现了一团亮光给他照耀着,一直把他引到家。

这些年中,到底传送了多少真相资料,谁也记不清了,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就要做好师父所要的,完成自己的伟大使命,我们只不过做了表面工作,实质上都是师尊做的,没有师尊的慈悲苦度,我们还在地狱里煎熬呢!

讲真相、救度众生

在迫害最残酷的时候,大批的资料运回来马上就要分发到各地学员手中,然后撒向千家万户。开始走出来的同修很少,我们三人负责全乡的所有村屯的资料散发,风风雨雨,沟坎泥泞,有时还要去外乡镇发资料,路更远了。那时发资料都是夜去夜归,隔不了几天就做一次,所以,难度是很大的,一切都是在师尊的加持下走过来的。

新年到,家家都要贴对联、福字,挂钱,以示吉庆,我们大法弟子也利用这一习俗展示自己的情怀。我们多年以来手写或印制了自己独特的对联、福字、挂钱等,家庭环境好的,就用带有大法真相内容的,环境稍差一点的,就用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内容。这些不仅大法弟子用,许多常人也非常喜欢,使整个地区的修炼环境越来越好。

其实讲真相的事情,每人随时随地都可做,这里说的主要是集体讲真相。三、两个人一组,划分街道,挨家挨户去讲。开始的时候,都以出售小商品的形式到各家,如小孩衣服、袜子等(新年前则带一些对联、福字等),世人一般都能接受,买不买东西无所谓,目地是讲真相,劝“三退”。本村很快讲完了,就到外村去,附近讲完了,就到远处去讲,尤其是没有大法学员的那些空白的村屯,那里的众生在急迫的等待真相。看到那么多世人因得到救度而欢欣致谢,至今,还让我感慨不已。

前不久,我们集体到远离几十里的空白村屯传神韵、劝“三退”,几乎所有的人都连说:“谢谢!谢谢!”有一次,我和另一位同修正往回走,遇到三个小孩,大的十来岁,小的七岁,我把仅有的两张神韵光碟给了两个较大的,怕小一点不懂得看,这个七岁的孩子哭了,非要不可!怎么办呢?其中一个大一点的孩子就主动把光碟给了这个七岁的孩子,手指另一个大孩子说:我去他家看吧。七岁的孩子接过光碟,连说:“谢谢姥姥!谢谢姥姥!”欢天喜地的跑了。

这样的事例太多了,真是几天几夜也说不完,很多事只好一句带过。我们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远古以前就约好的,向师尊保证的。这一切必会永远留在宇宙之中,因为我们是大法弟子,师尊给我们准备了一切美好的、最辉煌的,就看我们能不能走到那,能不能完成自己的使命!

正法修炼已到最后,我没有做不好的任何理由。感恩师尊苦度之心无法言表,只有在今后不断的实修中,继续精進,修去不足,扩大胸怀容量,溶入整体,待普天同庆之时,迎接伟大慈悲的师尊重回神州。但愿那时,我能无愧的说一句:“师尊,弟子做了应该做的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