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距离发正念很有效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日】现在,我想把自己几年坚持近距离发正念的一点点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切磋。

自从师父教我们发正念除邪恶起,我就认识到,发正念是大法弟子助师正法义不容辞的责任,清除邪恶是为了正法,救度众生。但还不知道近距离发正念的重要性。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为什么说近距离有关系呢?因为这个空间哪被高层最后的因素切的一段一段的,这空间还是有差异存在的。”

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有关大法弟子在马耳他发正念的实例时说:“如果你们对着那个邪恶之首近距离发正念的话,邪恶的维护补充不上,它就会气绝。”从师父的这些讲法中我认识到近距离发正念的重要性。从此我重视近距离发正念。

几年来我们坚持近距离发正念,除特殊情况,一般早晨七点钟在家里发了正念就出门。有时间就到公安局、派出所、市委或市政府近距离发正念。

有一次听说邪恶计划搞洗脑班,要搞多少多少期。同修说怎么办?我建议近距离发正念解体它。能通知到的同修尽量通知到因人越多能量越大。外地有一同修很热心,请假去通知他认识的所有同修。

当时有的同修对发正念有不同看法,说:你们这是怕心,不敢到“六一零”(中共在一九九九年成立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去讲真相,就躲到树林里发正念。看你带着别人这么搞,怎么把人救出来!听到这些我心里很矛盾,她怎么这么说呢?发正念也错了吗?就问其他同修怎么办?有一同修说,本来也是,发了十几天的正念了,法没学好,被抓去的人也没有出来,是太浪费时间了。同修这么一说,我也急了,但我还是想去近距离发正念,只有求师父点化弟子怎么做了。

当天下午去发正念,师父就点化我,让我看到:邪恶的洗脑班里有四面墙,发正念已经倒了三面,只剩一面了。我知道我们应该继续发,又连续发。到第三天,这一期洗脑班没到头,二十几万元的钱花完了,洗脑班彻底解体了。

一次有位同修被非法关押了。这次我们吸取上次的教训,知道近距离发正念的重要性,很多同修到看守所旁边发正念。发了一段时间没有音信,有的同修就不去了,可我们几个人只要有时间就去,里面的同修正念也足,家里人也配合要人,结果同修很快就回家了。

还有一次,有位同修的丈夫无理取闹,非要同修和他一起去法院离婚。另一同修建议我们去近距离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迫害同修、干扰众生得救的黑手烂鬼等邪恶因素。我们去了,围着法院发正念。开始同修们有的在说话,没有集中精力发正念,只听里面同修的丈夫大声说:我要怎么怎么样。外面的同修这才意识到:我们今天是来发正念的,有什么其它事情回家再说。现在就是要集中强大的念力发好正念,解体操控同修丈夫背后的邪恶因素。一会儿休庭了,我们却继续发正念。在师尊的加持下,同修们整体的配合近距离发正念后,同修很理智的自我辩护,法官认识到因炼法轮功离婚不是理由,当场宣判不能判离婚。这使我们又一次见证了师父的慈悲,大法的超常,近距离发正念的神奇。

象这样的事有过好多次。这里写出来是想告诉同修近距离发正念是助师正法的一个重要做法,并不是要求每个人都参与,但应该要认识到近距离发正念的巨大作用和其重要性。

修炼中,还有许多不如意的地方,但有大法的指导,有师父的慈悲呵护,我会做的更好,精進,精進,再精進!兑现我们大法弟子的史前大愿,不辜负师尊与众生对我们的无限期望。

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