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中见真性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日】在修炼的路上,我之所以能走过了十三年的风雨历程,首先感谢大法净化了我的心灵,感恩师尊十三年的慈悲呵护与教导,感恩同修的诚挚帮助,感恩家人的理解与支持。

坚修大法心不动,难中见真性

我走入修炼不长时间,邪恶的疯狂打压就开始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迫害接二连三没完没了。

一九九九年八月的一天,公司领导找到我说:现在国家不让炼法轮功了,你打算怎么办?我说:“大法给予我新的生命,你不让我炼,就是让我放弃我的生命。这不可能。就是刀放在脖子上我也要修大法,这是不可改变的。”领导大怒,威胁说:“那我就开除你的工职!”当时我家的经济状况很不好,丈夫是个下岗的残疾人,孩子正上高中,我一旦被开除工职,家里吃饭都成问题,所以他们想利用这手段让我放弃大法修炼。当时的我非常冷静,就抱定一念:就听师父的话,“坚修大法心不动”。就这坚定的念,使开除公职的事不了了之。当然,从此工作环境发生了变化,我离开了原来的岗位,被安排在厂区打扫卫生。他们发给我一个破草帽,还有扫把和一辆装垃圾的车,在厂区由保安监控打扫卫生并规定不准任何人和我说话,谁来看我也不让见。

当时的我怀里揣着《转法轮》,扫累了就坐下来看书,看一会儿就继续扫。当时压力确实很大,心里很苦,但通过学法思想在一步步升华。师父说:“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 劳身不算苦 修心最难过 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 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洪吟》〈苦其心志〉)那时,我时刻告诫自己,有法在有师在一定能闯过来;我要让人们知道,炼法轮大法的人都是好人。

师父告诉我们:“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转法轮》)。在这过程中我时时把自己当作修炼人,不怕苦,不怕累,不怕寂寞。苦闷的时候就背法,“操尽人间事 劳心天上苦 有言诉于谁 更寒在高处”(《洪吟》〈高处不胜寒〉)。背着背着心就开阔了许多,就不觉的苦了。

年底我所在单位被评为卫生先進单位。我的劳动付出得到了大家的好评。我认真的告诉我的同事:这是我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修出的境界,修大法会给人带来福份。

集体配合发正念,铲除邪恶标语

一次同修来我家说居委会板报上写了污蔑大法的标语。于是我们临时组织了一个发正念小组,可是还得有人去擦黑板上的标语呀。有一位新学员做的非常好,她说:你们都是老弟子了,一去会引起别人的注意,我去吧!她当时还在消业中,喘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走路都困难。我们不让她去,她说没事,别人还以为我上社区医院呢,你们在家好好发正念,有师父加持不怕。她边走边发正念,我们在家发正念的同修全力配合,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灭尽本地区所有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阻碍众生得救的一切黑手烂鬼及共产邪灵,请师尊加持,然后念正法口诀。半小时后同修平安的回来了。居委会的黑板报上的邪恶标语被她擦掉了,有力的震慑了邪恶。

另外一次是,我们得到此消息说本地区要举办歌唱邪党的演唱会。大家一致认为这个所谓演唱会不能让它开成,不能让邪灵毒害众生。我们立即组织发正念,铲除解体本地区利用演唱会毒害世人的共产邪灵和一切邪恶因素,念正法口诀并请师父加持。结果演唱会只搞了半小时音响设备就出不来声了,演唱会就此草草收场。

事实告诉我们,只要我们认真发好正念,邪恶想干的事就干不成。

正念闯出“六一零”洗脑班

今年我再次被绑架到“六一零”办的“转化”洗脑班。我在那里讲真相、发正念,见人就说谁迫害大法和大法学员,谁就要承担责任,就会遭报应,因为法轮功是佛法修炼,是让人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是正法,而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文化大革命、六四,特别是对法轮功的迫害,充份暴露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并進一步说明一个朝代的建立和崩溃,不是谁想建就建立的,也不是谁要推翻就能推翻的,那是天意。中共邪党坏事干尽,所以老天才要灭它,天意不可违。不论任何时候、在任何地方,救人是我的职责。

一天我血压特别高,240/160.他们让我吃药,我不吃,我说我炼功就下来,不信你们看着。我做了第二套功法,头前抱轮,只抱了十分钟,再量血压,是140/90,正常,在场的人谁都不说话了,从那以后他们再也不让我吃药了。

面对“六一零”人员,我从不敌视他们,而是站在法的基点上,用慈悲去给他们讲清真相。一次一个“六一零”人员对我说现在我只有两条路选择,一是“转化”回家,二是劳教。我心里说:我是大法弟子,一切由师父安排,不是师父安排的我不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他让我表态,我就背《洪吟》中的《游岳飞庙》给他听:

“悲壮历史流水去
浩气忠魂留世间
千古遗庙酸心处
只有丹心照后人”

我背的庄严而严肃,他马上说《洪吟》?我点点头。他问我对《九评共产党》怎么看?我反问道:“《九评》哪句话说错了?”他不说话了,我给他讲耶稣的故事;讲周文王和姜子牙的故事,讲善恶有报的故事。我讲完后有一点他非常认可,那就是:共产党坏不代表他也坏。我把他与中共邪党区分开来,所以整个谈话都是平和、友好的。最后他说,我们这是缘份,我说,对。他说:“看来真的转化不了你了。”我说:“邪不压正。”最后他表示有机会一定到我家看我。说完就走了。

后来他们决定送我去非法劳教两年半。在去劳教所的路上,我和同修一起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并且互相鼓励无论到哪,都是我们证实法讲清真相的地方。互相鼓励,背诵师父的话:“一个不动能制万动!”(《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就这样在师尊的加持下,到劳教所后我们四个同修中有三个身体“不合格”,劳教所拒收,被退了回来。这都是因为在被迫害期间,同修整体配合,及时上网曝光邪恶,并且加大力度帮助被迫害的同修发正念,使我们又回到同修中来,溶入了救度众生的行列。

感谢师尊!
感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