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选登| 正念状态下 大法显神威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日】多年来的修炼历程,我和众多同修一样,在正念正行中亲身经历和体验了大法的许多神奇,下面仅举几例。

一、正念止恶手

二零零零年八月我在东北一市劳教所小号被迫害期间,一天上午我监室的同修正在学法,就听有同修喊:打人了,我们马上意识到酷刑迫害又来了,必须整体制止迫害。这时小号五个房间共计有二十五人,立即敲门大喊:不许打人,整个小号沸腾起来了,使恶警感到束手无策。后来我们就是齐声背《论语》,大约过2-3分钟,劳教所护卫队全体男恶警冲進小号往出拽人,以往被拽出去的人就会被实施酷刑折磨,我们都知道绝不能让邪恶的阴谋得逞。当时我监室的门突然被打开,闯進两个恶警,我没有害怕,心很平静,看到他们惊慌失措的样子觉得很可笑,完全是一种不在其中的感觉。当我看到恶警拽小同修燕子,并打骂燕子时,我便上前双手把住恶警的胳膊,直视他的眼睛严厉的说:你是公职人员,为什么骂人打人?你得讲职业道德呀!这时他放开抓燕子的手,却突然双手抓住我的左手腕。当时我不惊不怕,只是看着他笑,就看他双手握着我的手腕把胳膊抻直,我不知道他要干啥,一会他的脸就胀得通红。我还是瞅着他笑,然后他的脸又胀得通红,之后放下我的胳膊不声不响的走了。过后我才知道他想扭我胳膊到背后想让我就范没成功。他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怎么就没动了我这个瘦弱的老太太?真是在正念心态下做事大法就能显神威。

二、正念闯海关

零五年七月为了能让在南方打工的同修看到《九评共产党》、师父的讲法和大法资料,我准备提着电脑到同修处,因要经过海关,当时检查证件很严,因我没有身份证,亲属决定开免检的车送我到目地地,并嘱咐我回来时通知他接我。当我要回来时,我想我不能再麻烦亲属,我是大法弟子应该无所不能,堂堂正正的自己回去。我提的电脑没有任何安全措施,我坚信我一定能安全到家。一路上我的心非常平静,没有一丝顾忌。当到海关前二十分钟,乘务员提醒乘客准备好证件要过海关了,我发出坚定的一念:不许检查我乘坐的客车,并发正念解体邪恶干扰。结果车到海关时,我看到广场上已经停了两辆大客车,乘客排着队检查证件,而我乘的车却缓缓的驶出海关。

三、正念出牢笼

零六年四月我地很多资料点被邪恶破坏,我所在的资料点也是其中的一个,大量的机器设备、电脑、大法资料被抢。在派出所我零口供、零签字,只是讲真相,我不报姓名,他们也不知道我是谁,他们给我坐铁椅子妄图让我开口,派出所所长冲着我大喊:别看你不说,我把一切都压在你头上。我心里说,你说了不算。第三天上午我所在地派出所的片警来到我跟前,高兴的手舞足蹈的说:这下我可放心了。第四天恶警把我送到异地看守所。我看着窗外铁丝网上的小鸟就想:这怎么能关住我呢!我不配合邪恶,照常做我每天要做的事,背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七人已三退。那时我是不想吃不想喝的状态,也没有渴、饿的感觉,我悟到应该绝食反迫害达到无条件释放。可我在邪恶迫害中经历过多次绝食,很苦,我迟迟没下决心,一月后我被送到本地看守所的第四天,中午吃饭的时候突然不想吃、不想喝的状态解除了。我知道自己怕吃苦的心耽误事了,便决定绝食,同时背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照常做。第四天心脏病、甲肝、血压低的症状都出来了,同修们都在帮我,背法给我听,关照我每天前半夜炼动功后半夜炼静功,生活上照顾我。恶警强行给我治疗,我不配合,打点滴我就拔针,后来没有血压了,恶警送我到医院抢救时,通知我家人看我 ,我就嘱咐女儿不要配合邪恶,那时邪恶规定出去都得交钱,少则三千到五千,多则两万。我对女儿说邪恶迫害好人,把妈妈迫害成这样,不要给它一分钱,否则就是助纣为虐。女儿虽不修炼但对大法很有正念。家属的配合,再加上我不断的给警察讲真相,他们明真相后善的一面起作用,就这样不到一个月我被无条件释放。回家的第二天女儿怕我有病传染,拉我到医院检查,出来的结果都正常。女儿晚上回来,手拿化验单在头上摇晃着对她爸爸大喊:大法太神奇了!大法太神奇了!

四、正念祛“腿疾”

零五年四月我地恶人大面积行恶,许多同修被绑架。一同修正念打开手铐,在六、七个警察的眼皮底下堂堂正正的走出派出所。这位同修出来后立即通知我邪恶要对我下手,希望我赶快离开家。我当时知道要正念否定迫害,但毕竟心里不稳,正念不足,解体迫害很难奏效。所以我决定去南方几个亲属家讲真相,因早有此意,现在正是机会,同时家人也非常支持我南行。当天下午我到火车站后,脑子里就闪出清晰的一念:救度完就回来,流离失所不是大法弟子要走的路。

我走后恶警骚扰我的家人,使家人心理压力很大,产生了举家南迁的想法。女儿到南方亲属家劝我在这里买房子,亲属们一听我女儿说要在他们这买房子可高兴了,纷纷劝我同意,并分析这的环境好,不象北方那么邪恶。我明白环境好坏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师父把我安排在北方,我就要在那走好自己修炼的路。无论他们怎么说,我都没动心。后来我的父母来电话说他们愿意随我南迁。我开始动摇了,当时我也感到自己有逃避苦难的私念,心想买就买吧,在哪都能修炼。这个念头一出,当晚睡觉时我被左腿痛得惊醒,感觉左腿被分成三段,翻身都得用手托着左腿,撕心裂肺的疼痛使我难眠。

我知道我不该动摇回家的正念,我请师父加持否定旧势力的迫害。早晨我照常起来炼功,动功我是一条腿站着炼的,痛得我全身就象淋浴了一样。等炼静功时我强行把左腿搬上,痛得我几乎要晕过去了。当时我就坚定一念:“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我有师父管,即便有错在大法中归正,谁迫害谁是罪。我坚持发正念,并做我该做的事,我手扶墙单腿蹦,到上午九时我能托着腿走路,也不那么痛了。女儿与弟弟问我能不能与他们去看房子?我欣然同意,目地是不让他们认为我没有亲情,同时可以发正念不让他们买成。到下午三点我的腿就完全好了。以后他们再也不提买房子的事了。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我想通过我的切身经历证明:只要大法弟子信师信法、正念正行,就会出现奇迹,就会战胜一切邪恶,就会更多更好的救度众生和助师正法,达到功成圆满的彼岸。

明慧网“神在人间”征文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