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我感受到的一种高处不胜寒

谈我对青年大法弟子婚姻问题的一点认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日】过年时,老姨(同修)一家来串门,闲谈中,表妹(同修)和我聊起了她的感情问题。按常人的理说,表妹现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和许多常人一样,表妹在感情上也遇到了结婚、经济、情感等诸多困扰,老姨也更是为此干扰,操心不停。由此,我联想到许多年轻的同修,也包括我自己,在对于婚姻问题的处理上大多都容易出现的问题,尤其是到了现在,如若再处理不好,将留下很大的遗憾,所以,想谈下自己的一点浅见。

一、正法修炼时期与个人修炼时期的不同

在婚姻问题上,我们经常犯的错误就是在法中找借口。比如说:“师父都说要我们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即使我们修炼了,也不能成为不是和尚的和尚,不是尼姑的尼姑,年轻人还是要组织家庭的。”等等。可是我觉得,这种话得看在什么时候说。

我们现在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而且是正法的最后时刻,现在对于大法弟子的要求与个人修炼时期是有不同的。我们现在承担着救度众生的责任,并非只是个人圆满为目地,在师尊慈悲为我们延续来的宝贵时间里,我们怎可用他去谈论儿女私情,而弃众生于不顾呢,师尊一再延长正法结束的时间,不就是等待着大法弟子的成熟和更多世人的被救度吗?师尊在《转法轮》中说:“你在不断的修炼的时候,就会不断的延长你的生命,你不断的炼,不断的延,根基好而年岁大的人,你的炼功时间也就够用了。但是有一个标准,超出你的天定、原来的生命進程,以后延续来的生命,完全是给你炼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会带来生命危险”。由此可见,这延续来的时间是尤为珍贵和严肃的。

师尊还说:“将来到高层次上修炼,不用我告诉你,你自己就知道如何做了,那时有另外的状态了,保持和谐的生活。”(《转法轮》)“我在一九九九年的‘七•二零’就把‘七•二零’以前的学员全部推到位了,推到了你们最高位置。”(《北美巡回讲法》)对于“七•二零”前得法的大法弟子来说,师尊已将我们推到位,随后我们的心性也应跟上,提高到我们所应在的位置上,那么自然我们现在的修炼状态与得法初期时要不同了。所以,还在婚姻问题上徘徊的同修快快精進起来,我们都要珍惜这最后的时间,不能拿师尊的慈悲不当回事,大法的慈悲与威严同在!

二、修大法是严肃的,不可拽着常人的“情”不放

我们生活在人群中,很容易就会受到“情”的干扰,比如说:对异性的爱慕之情、喜欢和谁在一起、不喜欢和谁在一起、甚至到了年龄时,想要在“感情”上为自己找一个“归宿”。而师尊告诉我们:“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转法轮》)我们要修炼出来,我们要回家,就要摆脱这常人社会所有的假相和感觉。常人社会中的一切都是假相,我们既然选择了修炼的路,就要严肃的对待,坚定的信师信法,在常人这个戏台中做好自己主角的位置和责任,怎可在“情”的迷幻演义中,忘我的投入而失掉自己的身份呢!

还有一方面就是电视、小说等社会上诸多“情感”方面的文化宣传,也在时刻导向着人们对爱情和婚姻的认识、期望与追求,然而,一切变异文化下的导向都是极其邪恶的,我们修炼人切不可受其干扰。常人可以依附于可信懒的爱情、婚姻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因为那是常人中的事,而我们是修炼人,我们想要的东西是无法在那其中找到的。不管常人中是怎么认识这个“情”的(这里指男女之情),我们始终都要记住师尊的教诲:“现在的人哪,把情看的很重,可是情是个最不可靠的东西。你对我好了我就高兴,你对我不好了情就没了,这东西能可靠吗?能用情来维持人的婚姻吗?”(《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三、“怕”心与“孤独”感

我也曾在这方面走过一段弯路:我是九六年得法,“七•二零”之后修炼渐渐懈怠了下来,上大学,谈男朋友,那时与常人毫无两样,一心浸在常人的“感情”世界中,寻找那种“归宿”感。然而,结婚后我才发现,常人的“情”并非我所想,而“归宿”感只有在大法中才可以找到。于是我从新开始修炼,丈夫给我设下重重阻碍,师尊没有放弃我,帮助我一点点走了过来。而在那半年之久的过程中,我经历了稍有不慎就将与修炼失之交臂的魔难,这该有多危险呀,这样的弯路也很不必要。其实,就在丈夫不反对我修炼之后,修炼环境也还是需要心性的加持,心性稍有退步都会在修炼环境中体现,这时才真的意识到,修炼环境对于一个修炼人是多么的重要。就如师尊说的那样:“每一关、每一难都存在修上去或掉下来的问题。本来就难,还人为的增加这难,怎么过呢?”(《转法轮》)

回过头来,在法中总结自己当时走弯路的原因,我觉得在婚姻问题上“怕”心与“孤独”感对修炼人干扰是比较大的。常人中都在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所以人就需要“老伴”,身边需要有人陪,一直到老,这样不会害怕,不会孤独;常人还说:“养儿防老”,所以就要结婚生子,这样老有所依,老有所养,这一生也不会害怕,不会孤独。常人就是常人呀,一切的想法都不会跳出这个圈圈。而我们作为大法的弟子,我们的一生是为正法而用,这条路上我们不孤独,因为我们有同修,有师父,有大法;这条路上我们不害怕,因为我们做的事是全宇宙最正的事!只有心不在法上时才会感到孤独,而“怕心”也是修炼人必须要去掉的一个最大的执著心。

师尊在《洪吟》中的一篇经文叫〈高处不胜寒〉:“操尽人间事 劳心天上苦 有言诉于谁 更寒在高处”。

因为被师尊捞起,我们才有了今天作为大法弟子的位置与荣耀,孤独与寒冷都不再是我们所要考虑的,我们就是要救人,就是要助师正法,在世人的得救,自己的提高与圆满中,我们都会体悟着师尊的《高处不胜寒》。

我们是师尊选定的,成就未来宇宙的神,所以要时刻记得我们不同于常人,任何情况,任何事件上都是这样。师尊赋予了我们这样高的位置,这样大的责任,我们的心就要有同样大的承载,跳出浊世,心怀大任,即便在这更寒的高处,一样可以怡然面对。

个人的一点浅见,意在与同修相互交流,相互促进,共同提高,有不正之处,敬请指正。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