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同修 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学员,这十多年我是时紧时松的走到今天的。近日几度反思,深感愧对师尊的慈悲苦度,愧对同修的耐心帮助。

我自修炼后,在大法中身心受益,并得到同修很多的帮助。虽然在同修有事时也尽心去帮、去配合,总体上还算好的,也有做不好的地方,但在同修的帮助下都能及时得以改正,修去顽固的诸多的执着心。

我和甲同修接触的时间最多。甲同修的家庭环境很复杂,除女儿一人支持她修炼,全家老小都反对她修炼大法。尤其是她的丈夫,平时俩人很好,只要与大法沾边,对同修就非打即骂,甚至暴力捆绑她。她丈夫的恶行不但影响了同修及她的娘家人,甚至导致一位和她关系很好的女同修都不敢和她接触。我非常同情甲同修,她因为家境而三起三落,时修时不修的,而后放弃修炼。

我虽是同修,但是男性,加上甲同修的环境,和她切磋很不方便。我很小就相信有神佛之事,很相信缘份,真心想帮她,不想让同修落下。也正是师父看到了我这颗真诚的心,给我们开创了环境。有个阶段其丈夫去外地包活干,公婆去别的儿女家居住。我得知后,不厌其烦的去她家,在法上交流、开导。我修的并不好,尽我所能吧。师父的慈悲、法的威德,使甲同修又捧起了宝书。

修炼真的不容易,得大法更不易。在当今世上去人心难,去情更难。由于甲同修对丈夫的情很重,就背着丈夫从新修炼。丈夫在家期间不能学法炼功,再加上情重,又带修不修了。说不修,也背着丈夫听法学法,只是精進不起来。有同修告诉我说,别管她了,三番五次的反复,哪象个修炼人哪!我想也是,为她也耽误不少时间了,自己也该多学学法了。我抓紧时间学法。只是越学越感觉自己的心态不对,我们同修一部大法,都是师父的弟子,我们是一个整体。一个人无论身体的那一部份出了问题,那能正常吗?师父不让落下一个弟子,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呀。

就在这期间邪恶钻了甲同修情的空子,利用病魔残害她,让她住進了医院,神志不清,时好时坏。冥冥之中她感觉,好象很多人簇拥着她走向火化场。也许在她的心底有一丝对大法的感觉,她想,火葬场不是我应该去的地方,于是喊师父:“师父!我不能去那里!”就是这一念使她猛然惊醒。而后她想了很多,想起了师父、想起了大法、想起了昔日的同修,最后她拿起电话打给了我,哭诉了她这一段经历。我含泪而听,心中升起对恩师的无比敬仰。

几天后甲同修终于回家了。师父再次为其创造环境,甲同修的丈夫再次外出干活。我便又多次去她家和她交流切磋。甲同修虽然背着家人修,通过这次魔难后却精進了很多,基本上都能站在法上看问题了,我也非常高兴。在这期间我也修去了很多人心。

由于和甲同修接触的过于密切,对甲同修越来越有好感,暧昧之情慢慢滋长起来。隔几天就想见她,最后到了向她表白的地步。甲同修微笑着听我表白后,婉言拒绝,并在法上与我切磋,没有厌烦之意,耐心的开导我。通过深入学法我幡然悔悟,我和甲同修由同修到“好友”又变成真正的同修了。对师父的感恩我真是无以言表。甲同修真是我的好同修,让我悔悟,没有造成终生的遗憾。在此我衷心的道一声谢谢!

在这个过程中我认识到,帮助同修的过程,就是修炼自己过程。

很久就想把这段修炼经历写出来,但觉得阻力很大,今天终于克服了各种人心提笔写了出来,真有神清气爽的感觉。这是我第一次向明慧投稿,压抑我很久的事终于说出来了,感觉我空间场的败物清除了许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