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千里之外给亲人讲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一日】去年春天,我地一资料点的同修(也是协调人)被恶警绑架。由于我地同修都不太成熟,外地一些修得比较好的同修来与我们交流、切磋,一起发正念,营救同修。虽然结果没如我们所愿,但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在讲真相中,在持续不断的学法中,自己在不断的提高着,同时讲清真相救度着有缘人。

记的那次去劳教所发正念,一位外地来看女儿的大姐明真相得救后眼里闪出了泪花;又一次发正念回来,公交车上那位退休阿姨退党得救后非要塞给我两把糖;一次在市场买水果的大哥“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后诚恳而又不放心追着问:这就算退了?还有一次我从农贸市场已走出很远,明真相的一位大姐还在那喊:退队平安,平安退队……,这一个个得救的生命用自己不同的方式表达着他们的感激之情。

回想起这些,我决定承担起同修被绑架后我地资料点空缺的责任。师父看到了我的心就让外地同修送来了电脑、打印机。过程中虽有干扰,在师尊的加持下,心愿得以实现。是的,救人,救更多的人,这是我的最大心愿。

还没等资料点成熟,一天远方哥哥打来电话向我哭诉,说他的几百亩水田因听信了别人受了药害,正在大面积死亡,几十万元要泡汤,哭的那个可怜,没有了前些年被邪灵控制时极力阻碍我修炼大法的那种大喊大叫了。其实从那时起我已放下了对亲情的执着,把他看作了可怜的众生,我们已好久没联系了。那天我知道这个电话打来不是偶然的。是师父想利用这种方式把一个沉迷的生命唤醒。

于是我就准备了大法书、mp5视频和一个装有师父讲法的手机(因他们在地里住,没电)踏上了列车前往千里之外哥哥的家。那里的环境让人无法住留,处处都是庄稼地,几里地都看不到一户人家,哥哥自己的家也在几百里之外,平时只能住在地里,经常没菜吃,又没电,没水,干了一天活还得去很远的地方去挑水。这还算好。可怕的是那里的蚊子又大又多,不戴蚊帽都没法干活,多的轰不过来。住在北方种菜的塑料棚里,由于天热,大棚两边得打开通风,晚上虽放下,可蜡烛一点上和住露天差不多。干了一天活还被蚊子咬的无法休息好,蚊香点上不管用。

棚前屋后正在抽穗的十几池稻子已发黄发干,一出大棚就让人看着心痛。可远处还很好,可能是品种不一样吧。这时的哥嫂除了关心他们的水稻,什么都听不進去,由于心灰意冷,人的头脑已经不是很清醒了,一提到神更是咬牙切齿的谩骂老天对他们的不公。不是夸张,哥一生争强好胜的性格不但令身体很糟,情绪也难以控制,两人随时都准备找骗他们的人算账。

我想放弃,可想到师尊的苦度,大法弟子的使命,面对可怜的他们真的不忍离去。在这十恶毒世中,在迷中,那些为得法的高级生命吃尽了苦,受尽了辱,于世间轮回终于等到了师尊亲临普度;而现在伟大的师尊已派他的弟子把佛法捧到了他们的面前,可贵的他们离通向天门之路只有一步之遥,却全然不知,而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应该用从法中修出的智慧与慈悲让他们接上他们与主佛延伸下来的那份缘……。慈悲心一出,我想:是啊,我有责任让他们知道人生真正的意义,我有责任让他们也和我一样成为全宇宙众神都瞩目的世界上最幸福的生命。

正念一出,面前的一切都变的那么渺小,我的心稳了下来,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解体一切阻碍我证实法,阻碍众生得救、得法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我开始用心、用力的帮他们干活,在干活的过程中潜移默化的讲我修炼大法而身心受益,大法的洪传,告诉他们诚心念“法轮大法好”,师父会帮他们。邪恶极力阻碍我讲真相,让我嗓子哑了好几天,那我也要讲。也许师父看到我很用心,就帮了我。就这样几天过去,我看到哥哥暗淡的眼神渐渐的开始发亮,不但退了队,也开始念“法轮大法好”。于是饭前饭后就给他们放视频《天安门自焚伪案》、《藏字石》、《预言与人生》等。开始干扰很大,哥哥总哭,每天用眼药来缓解眼睛的疼痛,一看眼睛就刺痛,每回也看不了多少。那我就给他放师父讲法的录音,可哥哥也听不了多少,连累带干扰又睡着了,心情不好时就说知道人家烦不烦。我当然知道这不是他的本意,也就闭上嘴发正念,就象师尊言传身教那样,不管你邪恶怎么疯狂也得成了我的事。手机和mp5没电了,哥哥就拿几里外去充电,怕视频被别人看到,就用自己的四轮车充电。渐渐的,哥哥把看视频当作精神寄托了。邪恶看到又干扰,我不经意把视频抹掉了,这让哥哥觉得挺可惜。我想他接受大法的东西就在往大法里迈步,只要在看,他背后的不正因素就在解体,我决定回来充好视频再送去。哥哥用疑惑的眼光看着我,这么远、这么苦的地方还会来吗?我说会的,这就是我应该走的路,而且一定要走好,此生才不会留下遗憾。

第二次返回时,邪恶还指使嫂子利用亲情来干扰。我边发正念边展示大法的超常给他们看。那日清晨哥哥去挑水,我把扁担拿过来,哥哥说我挑不动,我没听,我知道师父会帮我,一连挑了两趟。哥哥很吃惊的说:我挑都很费劲,你一连挑了两趟,这两桶水都快超过你的体重了,真是不可思议!也许哥哥被我的诚心所感动。接着哥哥学会了前四套功法,而且每天都挤时间炼完这四套动功。由于他们白天没时间,我也没那么多时间陪他们,就回来了。我经常打电话鼓励他。秋天哥哥打电话说:收成没象他想象的那么糟,声音中夹杂着一种喜悦。我知道是伟大的师尊帮了他。他还说为了充电方便,把井那儿的电机卸下扛了回来。天冷了也支起了个活动板房,还在跟前打了个吃水的小井。

过年前哥哥来学会了第五套功法,还风趣的说:“来取经来了”。他说小手指骨以前累的都变形了,现在正了。小病不说了,就说二十来年的头痛病,那时到医院看了也没太管用,最后还拿出自己几乎全部的家底六千多元(那时对一个农民来说还真不是个小数目)买了台治头痛的机器,好些了,但还是没解决根本问题,痛得没办法时就说:谁要看好我的病,我就把机器送给他。这么多年过去了,今天师父真的治好了他的病,当然师父不会要他的机器。为了表达他的感激之情,他说将来有时间,静下来时,他就写诗来歌颂师父和大法。他也很有才,以前也经常写一些诗来抒发情怀。不管实现否,我知道法已在哥哥的心中扎下了根。嫂子看到他的变化,也开始和他一起听师父的讲法录音,炼功了。

回过头来再说我这个小资料点。师父对弟子照顾的真是无微不至。我把机器放在没人住的空屋子。这屋冬天冷的都上霜,丈夫从没张罗在这屋安暖气。可今年他早早就把暖气安上了,好象专为这个小资料点准备的。我们做正了,一切都归正。丈夫以前反对我修大法,现在他自己也开始学法炼功了。他人的观念比较少,一旦修炼感觉比较灵敏。那天炼完功说:唉呀,我怎么象喝醉酒一样发飘啊。他没文化,就连去给上学的孩子寄钱,由于字写不好也得浪费银行好几张表格。他也有自尊,有时也练练字。那天回来,看我在那写字,他自己也拿起笔写下四句话:今生今世为你来,得到真法是洪福;吃苦消业得真功,修去执著得正果。虽说这几句话不怎么通顺,但我知道这是来自一个得了法的生命灵魂深处的心声。孩子放假在家有时也听听法炼炼功,虽然他们都没深入,但我知道他们已为将来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我刚刚学会打字,用了一天才打完了这份不成熟的稿件,深呼一口气,轻松了许多,我知道在写稿的过程中“自卑”那东西已被我甩的老远。我知道我会在师尊的呵护下,在大法的指引下,更加勇猛精進,完成我的神圣职责——救度众生。

这是我修炼中的一点体会,如有不当,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