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民众安装新唐人 父子俩陷冤狱(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湖南省郴州市法轮功学员廖松林和廖志军父子因为替当地民众安装新唐人电视接收器,被中共当局绑架并非法判刑。廖松林被非法判刑四年,廖志军被非法判刑三年半。新唐人电视台总部位于纽约,致力于播报关于中国的真实信息。廖松林和廖志军父子为民众安装新唐人,完全是合法的,却遭到中共法庭的陷害,至今仍被劫持在湖南常德津市监狱。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日,湖南郴州市“六一零办”(中共专门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操纵郴州市国安局、公安局、北湖区“六一零办”及公安分局、苏仙区“六一零办”及公安分局等对廖松林一家实施暴力绑架。继而郴州市北湖区检察院以“郴北检刑诉字(2008)第172号起诉书”公然诬陷廖氏父子帮民众安装新唐人卫视天线是“利用××组织破坏法律实施”。九月二十二日下午三点五十分,郴州市北湖区法院对廖父子非法开庭,庭上没有宣布结果。过后法院刑事判决书“(2008)郴北刑诉初字第227号”分别非法判廖父子四年、三年半刑期,投入湖南常德津市监狱七监区和一监区继续关押迫害。

廖志军(右)在湖南常德津市监狱一监区接见室
廖志军(右)在湖南常德津市监狱一监区接见室

廖松林在湖南常德津市监狱七监区接见室被戴着手铐接见
廖松林在湖南常德津市监狱七监区接见室被戴着手铐接见

父子俩屡遭中共迫害

廖松林和廖志军父子,家住湖南郴州市山川塘北湖区军人招待所生活区。廖松林生于一九四一年十月十六日,郴州市军人接待站退休职工;廖志军生于一九七一年三月九日,湖南衡阳车辆段郴州火车站列检所职工。父子俩都是法轮功修炼者。

中共自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轮功以来,廖家没有几天安宁团聚的日子。廖志军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被绑架、关押二次,无理罚款六千元,继而被单位软禁一年。二零零一年三月五日被非法劳教二年,关押在湖南长沙新开铺劳教所。二零零四年在郴州又被非法抓捕劳教。

廖松林二零零一年被绑架到洗脑班关押。二零零二年八月被非法抓捕,关押在郴州市看守所,二零零三年九月六日被郴州市北湖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湖南常德津市监狱。

廖志军心地善良,憨厚勤快,乐于助人,是一个好青年。其父廖松林修炼法轮功后,以前患的神经官能症、肺结核、鼻窦炎、前列腺炎及三十多年的胃病、工伤引起的脑震荡后遗症都好了,每年节约药费几千元。他还多次为单位维修水电设施,不要一分钱报酬。为邻居维修水电器具,不收礼也不让他们请吃喝。单位领导委托他做生活区物业管理,坚持不收一分钱管理费,义务为大家服务。然而这样好的七旬老人却长年累月关押在黑牢里遭受折磨。

多人被非法判刑劳教

法轮功学员因安装卫视天线一事被电话监听、跟踪,多人遭绑架,被抄走财物很多,无法统计。湖南省郴州等地遭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有郴州市雷安祥,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湖南常德津市监狱五监区;郴州市地质大队302队蒋喜莲,三年,关押在湖南长沙女子监狱;郴州市桂东县郭名高,遭冤狱三年,关押在湖南常德津市监狱七监区(二零一零年八月已回家);湖南怀化罗家兵,被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关押在湖南长沙新开铺劳教所。

二零零七年遭警察绑架抄家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五日上午,湖南郴州市“六一零”主任张和平、副主任吴代明发出指令,以郴州市国安局为主,北湖区、苏仙区国保大队为辅,对廖松林一家进行迫害。当时来了四、五辆小车,十几人强行扣押廖松林、孟庆莲老俩口。老廖不服,被一人踢倒在地,抢去钥匙,然后将他双手反扣推入一辆白色小车。孟庆莲被扣着推上楼进屋看着他们抄家。他们的儿子廖志军上班时遭绑架。儿媳带着四岁孙女佳佳一周前回娘家探亲,在湖南常德安乡她娘家门口被绑架。警察强行将她拖上汽车,连鞋子都没穿,四岁的佳佳看到妈妈被抓的恐怖场面嚎啕大哭。

廖家被抄走的财物有两台电视机、助力摩托车一台、一台影碟机、十套电视接收器、MP4一个、MP3三个,邮政存折八本、现金四千多元(只要回一千九百多元)及大量法轮大法书籍和法轮功真相资料,就连老廖年轻时朋友送做纪念的日记本(里面有几十元收藏币)、儿媳的记帐本和孙女的成长日记及老孟准备十一月回老家的路费、嫂嫂送给老母亲的红包(放在衣柜棉衣口袋内,衣在钱不在)都一并搜走。还有他们每个人的钥匙共四套,在被抓的当天也被国安抢走了。据邻居说,在家里无人的情况下,国安警察又来过三次,包括杂房,想怎么翻就怎么翻。

被关押在郴州市看守所时,老廖的儿媳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遭受如此苦难,精神崩溃。一个月之后,老廖一家全部释放。从后来发生的情况来看,国安警察当时是有意实行“放长线钓大鱼”的诡计。

二零零八年再次被警察绑架抢劫

时隔半年之后,二零零八年五月十日,廖松林一家再次遭到同样的迫害。来了十七人绑架抄家,九套电视接收器和安装工具(如起子、锤子等)被洗劫一空。郴州市国安局谢功香、郭神光等连放在衣柜里的卫生巾都一张一张的捏过,一分钱生活费都不留。搜走存折一本、定期存单一张计三万多元,还有孙女衣裤里准备上幼儿园的八百元学费,老廖夫妇准备回岳阳老家长住一段时间的开支约六千元和二张火车票,别人的有线电视费四百元等。其中那张定期存单二万多元是法轮功学员许郴生躲避迫害不能回家时托其儿媳保管的。当廖家多次向他们要这笔未开具手续的钱时,谢功香、郭神光不认账,郭神光还伸出胳膊挥舞道:“你胳膊拧不过大腿,自认倒霉吧。”无奈许郴生只有办新二代身份证到银行挂失,办身份证时被查网上通缉而遭警察绑架(现已经回家)。

当时小佳佳和奶奶被绑架到国安局,被审讯至半夜后放人,国安用警车送她们回家,而小佳佳扯着奶奶的衣角,不肯坐警车,要走路回家。当奶奶抱她上车,佳佳在奶奶的怀中仍然发抖,要求奶奶下车走路。此后小佳佳一看到穿警服的和警车就紧张的说:“坏人来了。”

参与迫害的人员

对廖家父子非法起诉的责任人是郴州市北湖区检察院袁章午(科长)。一审责任人是郴州市北湖区法院田忠民(审判长)、罗红荣(审判员)、黎建(审判员)、陈扬(代书记员)。二审责任人是郴州市中级法院赵学军(审判长)、胡承兰(审判员)、张波(代理审判员)、李雄雄(书记员)。提供的所谓“证据”是湖南省电信有限公司提供的通话详单,郴州市分公司安保后勤部提供的信息查询单,郴州市马家坪市场宏达电器商行(三栋二楼四十一号门面)店主唐向东的供词。

廖松林父子常去唐向东店里购买卫视接收器,向店主夫妇讲法轮功真相。据唐向东说二零零七年他店子遭国安警察查抄,损失八万多元,原因与廖松林有关。国安诱惑他如果提供情报就把查抄的电视接收器归还他。此后他一边照旧大量卖出卫视接收器,一边假意的向廖父子索要大法真相资料,然后交给警察。

《郴州日报》通讯员胡永庆、郭芳还对此案作歪曲报道,诬陷法轮功学员,欺骗民众。

这次国安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家突击查抄新唐人卫视天线,还导致二个大法资料点和一个学法点遭破坏。被绑架的人都是在几个月内与廖松林父子有电话联系或其它紧密联系的(除个别被撞上的外),涉及的人数众多,人财物损失惨重。

附:湖南常德津市监狱(邮编415400)
津市监狱七监区李树田电话:18786690969
津市监狱狱警:宋××(电话)13875097871 罗科长(电话)0736--4298006
津市监狱一监区管教队长警号:4303032
津市监狱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宋××警号:4303192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