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救了我母亲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一日】冬月十四那天中午,得知我母亲病危,下午我去到母亲床边,看着她无力又无助的躺在床上,脸上没有了往日的容光,而是一团一团的黑罩,耷拉着的脸见到我时,她努力的收起嘴角,以表欢迎。看着这张无力收敛,凸凹更显分明的面孔,我没有慌张,而是冷静,理智的面对母亲的变化。

我问妈妈想吃什么,她说不吃;我问妈妈哪里不舒服,她说骨头痛、出不赢气、弊的慌。微弱的声音说的很吃力,看来她不想说话,闭着眼睛,时而传来痛苦的呻吟,时而传来急促的呼吸声,她闭着眼休息我不能打扰。她呻吟时我把头伸过去在她耳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说你也念心头念,她答应了。我转身对小弟和小舅、舅母说:你们也为妈妈祈福吧!妈妈是信大法的,你们就真诚地念念。两兄弟希望妈妈去医院,妈妈不去。我建议去我家,妈妈非常乐意,大家都顺着我们的意,为妈妈穿好衣服,两个人把妈妈扶上车,就这样,我把妈妈接回了家。

晚上妈妈和我同睡一张床,她痛苦的呻吟多次惊醒我。我立即坐起来问:你念没有?什么都不想,你要相信大法,你悟到了就消失了。我念《转法轮》给妈妈听,听着听着她就睡着了,这样一晚睡了醒来多次。我无意中摸到妈妈的脚热的不行,早晨又正常了。她说昨晚好热,我说:是师父给你清理身体。你想想你一听大法就好睡,就舒服,那是有原因的。昨天早上冷的直哆嗦,抖的床直响,今天轻松多了,她双手合十,无限感谢师父的救度之恩。

妈妈很想自己读《转法轮》,我就教妈妈读《论语》,一字一字的念,有时念一句会用几天时间,但妈妈不泄气,见家人谁有空就去问这个怎么读、那句怎么念,直到念通念顺为止。

这天妈妈的嘴皮开始长泡,到第二天越来越多,半夜三更叫我去给她买药,说是止黄水,据说黄水疮的黄水流到哪就烂到哪,她说这围巾都浸硬了。我说:半夜三更的,明天再说吧,说着我又坐起来说:这个看得见的病业你会害怕,在这一点上你没悟对,这一念认为是黄水疮那就是黄水疮,你觉得水流到哪烂到哪,不用药物医治肯定不行,你的那个想法和常人的理一样高,你说是不是?你每天都在多次清理自己思想中不好的念头和常人的观念,那么这一念是不是也要清理呢?妈妈似乎明白了,说:这都是假相,不是黄水疮,清除这不好的念头。我讲了很多,妈妈又睡过去了,到了第二天中午,泡不那么鼓了。妈妈高兴的说,呵!比吃药还好的快!我说不能比,真修人有真修人的标准,大法是超常的、无所不能的,是你昨晚又悟对了,只要我们的心在法上,就遇难呈祥。

第四天,妈妈的脚杆肿了,我用手一按一个凹,她说脚杆胀的很,后来一看大小腿长了许多疙瘩,晚上睡觉我发现她的腿在抽动,非常难受,我坐起来对妈妈说:前两天心头难受都过去了,腿离心要远些,更没什么了,我们是正法修炼时期的弟子,个人消业阶段已过去,不是旧势力迫害,就是自己心性上的原因,该清除就清除、该善解就善解、该承受才承受,一切按法的标准,听师父安排,请师父为你做主。妈妈非常相信。

几天后,腿肿和疙瘩消失了。再后来妈妈打坐三十分钟后,腿就颤抖,震动了床垫,我问妈妈怎么了?妈妈说:你不要管我,师父讲:“劳其筋骨,苦其心志,身体不舒服,心也不舒服。有些人盘腿怕疼,拿下来了,不想坚持。有些人盘腿时间稍微长一点,就受不了。把腿一拿下来,白炼。”(《转法轮》),我能坚持到最后。难受是有原因的,难受能消业,把业消了,转化成白色物质,要有白色物质才能长功,我的悟性差,心性低,所以苦很多,但我能修炼,我要跟师父回家。

妈妈过关的过程,也是我们提高的过程。让我更清楚的感受到神念是如此的美妙,神念就能自己主宰自身的空间场,自己做主,不被外来因素所迷惑。师父为我们讲了那么多让我们提高的法理,如今我才明白一点点,师父从来不让我们强为。是达到此一层次的自然状态,如果我们心态不稳,把握不住,强忍着不去医院、不吃药、不打针,造成了不良后果就会给大法抹黑。修炼是严肃的,必须得踏踏实实自己走出一条自己的路来。

妈妈靠着对大法的坚信,从生死大难中走了过来,她从头到脚没有一处舒服的,这里松了那里痛、能叫的出病名的我都要说多久,骨头痛、呼吸困难、发烧、胃痛、嘴皮泡、肿、疙瘩等等。不知要用多少种药、打多少种吊瓶。妈妈来我家的第一周的时间里,身体极度虚弱,走路打飘,丈夫对我说:妈妈恐怕不行,到医院输点液。我唯一能对丈夫说的,妈妈比头两天松了。

奇迹出现了,过两天妈妈开始吃肉了,因近一年时间她吃肉就吐,没吃过。我每天为妈妈炖上肉、菜、饭和做水果汁。三十天后,妈妈的头额、耳朵、面孔凸凹不明显了,脸上的肉比以前还多了。

现在妈妈又可以到处去了,她背着师父讲法磁带和录音机到我小妹家去了,看着妈妈远去的背影,轻盈的步伐、幸福的笑容,又回到了修炼人的行列。我的眼睛湿润了,我的心沉思着,我一定写出妈妈这段神奇的经历,以示后人。

借此,我想对我和我妈妈的亲人说几句:当你们看到七十多岁的人经历了七、八种病痛,而又没用任何一种药物医治,又能痊愈时,你们的心里有何感想?虽然你们也曾担忧过、看望过病重的妈妈,可妈妈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她也没向谁诉过苦、吃再大亏也不讲,是因为修炼达到了此一层的自然表现,她不是强为、她的心中不苦。师父讲“一人炼功,别人要受益的。”(《转法轮》〈第六讲〉)我们受了多大的益,大家可以算算,大法把一个人教的多么高尚、多么伟大。我和妈妈离大法的要求还差的很远,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是胸怀众生、慈悲众生,希望所有众生都得大法救度。妈妈非常珍惜大法传单,她不识字,就找别人念出听听。她说:别人做的好辛苦,在大法遭到迫害时,他们顶着巨大的压力做资料、不求名、不求利、只为救人。一个不识字的人都会如此珍惜大法传单,是因为她和别人一样,无法感谢大法的救度之恩。

大法救了我母亲,救了无量无计的众生。法轮大法是佛法,是救度各界众生的宇宙大法,平衡着一切生命,若对大法不敬,不知为自己的生命添了多大罪业。大法弟子不停的将真相讲给众生,如果众生不醒,到大难临头时,恐怕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愿我的亲人能穿越迷雾,了解走近大法,认同大法,得到大法的救度;也许的你一句大法好,就免去了将来临的灾难;也许一句大法好,就遇难呈祥;也许一句大法好,就为自己美好的未来打下了基础。

法轮大法的美好,我无以言表。当你真正在大法中受益的那一天,那就是我无限的欣慰,也是我此时的期待,愿我们同享大法之福、同报大法之恩,报恩的唯一方法就是说句心里话,愿我们都有缘共同见证大法在世间普天同庆、同祝、同颂的时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