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誓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二日】誓,按照现代人的理解,就是誓言、起誓的意思,大意是用庄重的言辞来约束自己的行为。追溯起来,“誓”文化在中华历史上有很深的积淀,也留下了很多典故。在《周礼.天官.大宰》中有这样的话:“祀五帝,则掌百官之戒誓”。在《康熙字典》中,对于誓有这样一句注解,“言誓者,明天自既命之为嗣,树子不易也。又礼,将祭而号令齐百官,亦谓之戒。”

可以看出,起誓,起源于祭祀,和天地神灵的信仰有关。在遥远的古代,只有在非常庄重的场合,才能“戒誓”。如祭祀、出征等。起誓的目的,就是向神灵表述遵守戒训的决心。如《汤誓》、《泰誓》、《秦誓》等流传下来的诰文,都是在极庄严的情景下的誓辞。并且这些誓词有一个共同的背景,就是讨伐无道,教人向善。如《汤誓》,是商汤讨伐夏桀暴君的背景下产生的;《泰誓》,是周武王与各路诸侯孟津之会,诛灭商纣暴君的天象下出现的;《秦誓》,则是秦穆公训诫臣子要律己怀民的前提下而成文的。

由此可见,中华“誓”文化有一个特点,就是场合庄重,目标正义,决不食言。所以古人对待立下的誓约是极慎重的。《左传》中有这样一个典故,就是郑庄公因为母亲纵容弟弟干坏事,他在极度愤怒下对他母亲姜氏起誓:“不及黄泉,无相见也。”意思是我这辈子不想见你了。可是后来他平静下来之后,非常思念母亲,感到非常后悔,可是无法背弃自己的誓言。于是有人给他出了一个主意,你挖一个地道,在地道中和你母亲相聚,不就不算背誓了?他非常感激给他出点子的这个人,欣然照做。这个典故也成为了千古美谈。

九五至尊的皇帝,尚且如此慎重对待,可见中国古人对起誓的极端重视。正因为如此,民间就有讲究,不能随便发誓。因为誓词一出,天地鬼神共鉴,如态度言行不端,定会招来无妄之灾,如自食誓言,灾报恐怕会更加严重。

在西方,也有圣人教导让人不要随便起誓的文化。如在《马太福音》中,耶稣有这样的话教导门徒:

“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神的座位。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

从这段话可见,耶稣并非否定起誓,而是因为天、地、神、君的尊贵,教导人们不能随便发誓。以防被恶人利用去做坏事。

东西方的圣哲们,对“誓”的庄重态度,竟然如此的吻合。

而脱胎于撒旦马教、成形于土匪流寇的中共,拉拢党徒,竟然必须右手握拳立誓,并且立毒誓,才能通过加入马教中共的门槛。

这些誓词总体来看,是一个环环相扣的死结。中共与天斗,破坏自然;与地斗,毁灭生态;与神斗,残害信仰;与人斗,灭绝人性;与文明斗,灭绝文化;与百姓斗,苛暴压榨……可见,加入中共者的起誓肯定不是给天、地、神、人任何一个对象的誓言,那唯一的合理解释,就是对魔鬼的立誓。这就是一个中共党徒将自己生命的所有交给魔鬼的卖身契。标志着这个人开始封闭自己的良知,跟随中共行恶的开始。

如何解除这个魔咒?如何摆脱这个毒誓?如何在心灵上摆脱中共的鬼影?

郑庄公作为一国之君,尚且为自己意气用事而发的誓言后悔,想办法挖地道见母。难道已身在中共邪教的你还不有所反思和忏悔吗?难道你自认为比郑庄公聪明吗?难道你明知自己加入的是一个连活人的器官大规模摘取都毫不眨眼的反人类组织而无任何羞惭之心吗?难道你不应该向上天忏悔表明重新做人的主观愿望吗?这不正是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可以做到的吗?

可贵的同胞们,可贵的身入中共而良心未泯的朋友们,请拿起你们的笔,向上天证明,你不是马列魔教子孙,而是一个优秀的中华儿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