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选登| 骨伤自愈显神奇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三日】我们学法小组智叔(化名)是一位老年同修,现年七十六岁。智叔修炼前经常腰痛,腰病一发作,他脸色就变黄,什么活都干不了。腰痛严重的时候,他是坐立不安,无可奈何半夜三更去田间爬,实乃苦不堪言。九七年夏天智叔有幸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他很快无病一身轻,干起庄稼活简直象个小伙子。家人从他身上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老伴、三个女儿、一个女婿先后都走入法轮大法修炼。

智叔没读过书,念过几天夜校,斗大的字不识半升,修炼后捧着宝书《转法轮》看不下来,心里非常着急,为了早日能够学法,他不耻下问,老伴、儿子、儿媳、孙子都是他的认字教师,通过专心致志、孜孜不倦的努力学习,很快自己能够学法了。如今智叔在小组学法能流利的读《转法轮》,令人称奇。法轮大法开启了智叔的智慧,他自己常说:“是师父给了我文化。”

一、骨伤自愈显神奇

二零零三年,智叔的左胳膊被家里的毛驴踢骨折了。他没当回事,挎上绷带该干啥干啥。智叔信师信法,坚持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这时,大女儿回来了,见父亲胳膊受伤非常着急,非让父亲去医院检查检查不可。在大女儿的强烈要求下,智叔和大女儿去县医院检查。医生看完检查结果问智叔:“你这胳膊原来有伤吗?”“没有。”医生很惊讶:“真巧,长上了。”当医生知道智叔没有用药更为惊讶:“你真能挺,你这骨头长上了,没事了。这真是奇迹!”智叔挎着绷带,炼功时伤胳膊能抬多高就抬多高,“疼的不行还坚持”,每天坚持炼功,一天不落;智叔绷带撤下后,炼功时胳膊疼还坚持做到位,四个月后伤势痊愈。智叔骨伤不治自愈展现了修炼大法的神奇,不修炼的人是不可能达到的。全家人、亲戚朋友和熟人都亲眼见证了修炼法轮大法的巨大福份和收获。

二、“法轮功真神”

端午节那天风和日丽、万里无云,来自四面八方的旅游观光者在我县的旅游胜地尽情的浏览,成千上万的游客们饱开眼福尽收眼底的是满山满树的“法轮大法好”醒目的条幅。人山人海的游客们畅游于这迷人景色中,人们满怀喜悦无不纷纷叫好:“昨黑夜这是来了多少法轮功,肯定少不了。”“法轮功真有两下子,这么高的山,黑灯瞎火的咋上来的。”“法轮功真行,法轮功真神。”“法轮功早晚胜利,法轮功一定能成功。”这是乡亲们旅游回来后反映的情景。

这个真实的故事,伴随岁月的流逝,已过去了十个年头,这段历史虽已时过境迁,但令我们一直难忘,现在回忆起来仍然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记得那是二零零一年端午节的前一夜,夜幕刚刚降临,智叔带着沉甸甸两大包共六十条条幅,我带着百余份真相资料和数十张真相粘贴,我们两人一起出发前往我县旅游区。本地有这样一个风俗,这一天,不管城里市民还是农村村民,无论男女老少,凡是身强力壮的都去逛山,快乐的好好玩上一天半日,能免除一年之中的病灾。每年端午节都有上万名游客来本地旅游区观光游玩。这一天是我们讲真相、救众生的大好时机,经同修们协商,因我熟悉通往旅游区的路,我和智叔承包旅游区这片。我村距离旅游区大约有二十华里,我俩只能抄近走山路去旅游区,在我们路过一条柏油路时,迎面开来了一辆巡逻警车,在距离我们不远的地方停下来,刺眼的车灯四处探照,面对突如其来的邪恶干扰,只好回避。我俩躲在庄稼地里,禾苗不足一尺高,邪恶的探照灯“唰”的照了过来,我俩顿时卧倒,探照灯照在我俩的脸上,在师父的保护下,恶人愣是看不见我俩。

我俩一路爬山越岭,终于到达了目地地,沿河畔一路走来一路把条幅挂在垂柳的树枝上,走一段路挂上一条条幅;不知不觉到了旅游区的山脚下,顺山路一路攀登一路把条幅挂在松柏树的枝叉上,登一段山路挂上一条条幅。六十条条幅终于挂完了,正好到了山腰的树林尽头,可谓一路顺风。我俩立在山腰上,翘首仰望高高的山峰,智叔问我:“咱俩还上不上?”“上。”我回答道。智叔关切的说:“我担心你上不动。”“没事。上动了。”智叔看我信心十足高兴的笑了。我俩大步流星没走几步,轻飘飘瞬间到了山顶上,仿佛在梦境中,感觉太神奇了。深知这是大法的力量,这是大法的神威,这是伟大的师尊在帮我们啊!

呼啸的山风吹的我俩好凉,顺风来到一座寺庙前,我俩围庙宇走了一周,同时在庙宇的四面墙壁上都贴上粘贴。这是一座空庙,我俩终于松口气,坐下来歇歇脚,准备从山前一条公路下山。这时,俯瞰山下,发现一辆警车在那条公路的山脚下巡逻,探照灯四面照射,灯光通明。只能改路从山的侧面下山,却碰到一座山崖,在峭壁中选择三个平面贴上粘贴。然后开始下山,这里没有路、坡又陡,象打滑梯一样我俩向下出溜着,连连摔跟头。无奈只好你拽着我、我拽着你一起向下出溜着,这样少摔不少跟头。终于到了山下,这时才发现这山原来这么高啊!我俩径直向前走,过了一片玉米地,又翻过一座小山,走着走着意外的碰到了一条下山的公路,顿时我俩又惊又喜,高兴之余,马上悟到了这是师父在帮忙啊!我俩便双手合十向师父连连拜谢:“谢谢师父!”“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顺着山路向下走来,因路陡智叔连续摔了几个跟头,我一边扶他起来我一边心里发慌:“这六十多岁的人了,一旦摔伤,我这个弱女子也背不动,这可咋办哪?”心里没底好似悬着一块大石头。我搀着智叔的胳膊对他说:“咱们慢慢走吧。”智叔回答说:“没事。走吧。”紧接着智叔又摔了一个大跟头,我又一惊连忙扶他起来:“没事吧?”智叔起来后一边扑打身上的土一边乐呵呵的对我说:“没事。别害怕,咱们是谁呀?咱们来干啥来了?师父能不帮吗?”我终于正悟过来:“对呀!咱们是大法弟子,咱们是来救人来了,师父能帮,师父能帮。”我为自己的悟性太差羞愧难当。一路下山,智叔虽然摔倒七、八次,在师父的精心呵护下,智叔啥事没有。顺着一条公路,我俩一路朝家赶来,一路贴真相传单,遇到电线杆贴粘贴,遇到村落发资料,所有真相做完后,我俩正好顺利到家,这时天已大亮。感谢师父的一路慈悲保护,感谢师父的一路有序安排。

三、返老还童救人忙

十多年来,智叔在法轮大法中修炼,早已一头黑发、满面红光,比同龄人要年轻十几岁,他浑身是劲,干起活来不示弱,象个棒小伙儿。他自己种二十亩田,春播、夏锄、秋收样样都能干。乡亲们都羡慕他硬实的体格,乡亲们都赞扬法轮功好。

正法开始到现在,在同修们中智叔真相做的最多,他做出去的资料得用车拉。为多救人,智叔经常起早贪黑半夜出去挂条幅、贴粘贴、发资料。智叔能上树,总是爬到树的上端,把条幅挂到最高处;有一条他挂在国道桥下最高大树上的条幅,邪恶摘不下来,在那里一直飘扬半个月之久。智叔走路生风、健步如飞,无论多难,路程多远,他也要把真相做到位。一次夜里,他单独一人徒步去离家八、九里路的村子发放大法资料,在他挨家挨户发时,发现有一个人拿着手电在后面跟踪,他快走那人也快走,他慢走那人也慢走,跟踪了两条街,这时师父正念的法打入了智叔的脑海,他回身立掌,念:“定”,没定住,那人还走,他回身又立掌,念:“定”,这次定住了,那人站那动不了了,他继续发,直至把资料全部发完为止。

讲真相、促“三退”以来,智叔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他面对面把大法的美好讲给世人,同时做“三退”。为救度被中共谎言蒙蔽的众生,智叔赶集上店经常步行,近道要往返五公里,远道要往返十公里。他一边走路一边救度有缘人,遇到村庄发资料。他在集市买东西的同时,经常把神韵光碟面对面发给世人,亦经常面对面讲“三退”。他经常拿回“三退”名单。我们这一带方圆十几里的村村落落、大街小巷都留下了智叔的足迹。正如师父所说的那样:“带着如意真理来 洒洒脱脱走四海 法理撒遍世间道 满载众生法船开”(《洪吟二》〈如来〉)。

二零零三年,那时本地的邪恶势力猖獗,村里同修有的被邪恶绑架,有的被迫流离失所,有的家人阻拦很难走出来,有的不敢走出来。与此同时智叔被毛驴踢伤了左臂,面对邪恶的迫害,面对严峻的苦难,智叔没有倒下,在这里撑起了一片天。他毅然决然挎着绷带去救度众生。多少个夜半智叔发完零点正念徒步于漆黑夜幕中,把大法真相资料送给千家万户,丝毫没有耽误助师正法的大事,履行着史前的誓约。正如师父要求的那样:“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着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智叔不负师恩,心系众生,他不愧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光荣称号。

明慧网“神在人间”征文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