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度病危的妈妈修法轮大法获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四日】故乡的村庄宁静祥和,路旁白杨挺立,柳枝低垂,夏季的黄土地上满是斑驳的树影,空气中偶尔传来大黄狗轻微的打鼾声,妈妈就是出生在这个淳朴的小村庄。直到我记事起,裹着小脚的姥姥还在给我讲述着善恶有报、人有前世今生的劝善故事,村庄的晴空绿水滋润着一代代勤劳质朴的人们。

妈妈自幼体弱多病,社会的复杂多变岂是一颗漂泊的心所能承载,一九九八年她鼻腔动脉大出血,滴答的流血声让爬在床上的我手足无措,周遭印满花纹图案的脸盆渐渐被血浸满,医院大夫将一卷卫生纱布顺鼻子塞進鼻腔勉强阻止流血。患有心脏病的妈妈只能张开嘴轻微的呼吸着,类风湿疾病又让她坐立难安。清醒时妈妈就会怀念故乡,怀念那个虽然不能解答她人生疑惑却勉强能给她心安的小村庄。

病危时家乡的一位远房姨妈来看望妈妈,带来了一本蓝色封皮的《转法轮》法轮功主要著作),那几年正是气功活跃的年代,各种气功层出不穷,一九九七年之前我们也尝试过很多不同的功法,对气功很相信,所以妈妈能坐起来的时候就捧着书看,当将看完这本书时,妈妈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放弃医院治疗,要去炼功点和大家一起炼法轮功。

这多少超乎我们的想象,全家一致不同意她放弃医院治疗。何况她现在都无法正常站立,我们扶着她才勉强右腿画着圈一步步向前挪。

妈妈坚定的说:“我是干医生这行的,不用医院说,我也知道自己是活不过多长时间的。一生终是过于争强好胜,才有这么多解不开的心结,郁结成病,久难医治。这本书,真正的解答了我的人生疑惑,朝闻道,夕死可矣。你们不要拦我。”

见妈妈决心已定,爸爸就每天骑自行车带着妈妈去附近的炼功点。炼功点的人们非常热情,虽然素不相识,得知来意后就有两位阿姨耐心的教妈妈炼功,原来站立不稳的妈妈竟然能跟着磁带音乐炼完。

那时每天晚上放学回家都能看见妈妈的气色一天比一天好,没多久,妈妈就自己一点点的挪着步子去炼功点了,不用爸爸接送,也不用我们搀扶。

直到现在,妈妈身体都一直很健康,酷暑时节徒步走上几十里路仍谈笑风生,搬着很重的东西上下楼也未见气喘吁吁。用手一掂量便知几斤几两的妈妈自修炼后再没露过这手“绝活”,去集市买菜从没斤斤计较过。记得当初我们很欣喜的对炼功点上的叔叔阿姨说起妈妈的变化时,盘腿打坐的同修们都微笑不语,在随后的心得交流会上,我听到了很多重获新生的故事,慢慢感觉到这部大法有着与众不同的神奇。

自己走入大法修炼的时候年纪尚小,兴致来时便翻翻《转法轮》。一日中午放学,骑车到十字路口拐弯处突然一辆黑色的小汽车疾驰而来,我躲闪不及,重重的撞上,随后我被抛出很远,身上背的书包也在这股巨大的力量冲击下飞出去了很远,汽车停住,周围围观的人帮我捡回了书包,扶我起来,司机下来问问要不要到医院看看,我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司机是开快车了,可是他能是有意去撞人吗?”我说:叔叔我没事,你走吧!”司机拿出二十元钱让我修理自行车,我想这不能要,便推脱了。自行车后架被撞弯,紧紧贴在车圈上,后车轮已经不能转动。到校后看见书包里三层的铁铅笔盒被摔的扁扁的,而自己就除了胳膊有点酸痛,全无大碍。
……

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但无一例外都化险为夷。

正因为受益于法轮大法,即使中共迫害持续了十年多,我们一如既往,坚信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