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零年武汉东西湖区非法判刑案例(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武汉报道)在法轮功已经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普遍受到赞誉的情况下,在全国越来越多的人都知道中共对法轮功的所有报导都是造假谎言的情况下,在世界许多国家对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纷纷进行法律起诉和追究的情况下,在全国律师界、法律界和有识之士纷纷指出中共迫害法轮功于法无据、实为恶意迫害的情况下,中共在武汉市东西湖区的“六一零办公室”(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类似于“文革小组”的非法组织),不知悔改,继续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绑架、非法抄家、拘留、劳教、酷刑洗脑等野蛮迫害,仅二零一零年间,就对四名法轮功学员实施非法判刑。这种迫害行径是严重的知法犯法,无论中共官员打着什么幌子进行迫害,都必将受到追究和严惩。

武汉市东西湖区
武汉市东西湖区

下面是这四名法轮功学员受到非法判刑迫害的经过:

一、汪长征,男,三十多岁,家住武汉市东西湖区吴家山

汪长征
汪长征

法轮功学员汪长征,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先后二次被非法拘留、一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判刑。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与江氏一伙利用手中的权力采取了最卑鄙的手段栽赃陷害、刻意迫害法轮功,当时身为武汉市警察学校学生的汪长征为澄清事实,只身步行一个多月进京上访,被中共当局绑架并被强制押回非法拘留,后又因不愿放弃修炼法轮大法而被武汉市警察学校开除学籍。

二零零一年三月,汪长征、肖高攀、王进、张保东、包华荣、史冰莲、李金香一起去辛安渡、东山两地向受欺骗的世人发放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资料,遭中共公安绑架并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三年六月,由时任东西湖区“六一零办公室”主任的钱昌来领头,中共六一零在东西湖区三店职校内(三店百花小学旁边)搞了邪恶的东西湖第九期洗脑班,又把汪长征强制迫害二十多天后转十五天行政拘留。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晚,汪长征和同伴在辛安渡办事处东风大队豫迁村向受欺骗的世人发放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资料时,被恶意举报后被中共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关押长达四个多月,不准他们与亲人见面。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一日上午,中共“六一零”操控武汉市东西湖区法院,对汪长征进行了一场非法庭审,在律师有理有据的辩护下,东西湖法院被迫休庭。但法院甘心受“六一零”操控,在没有完成合法庭审程序的情况下,强行对汪长征非法判刑四年半。法院也自知所行违法,所以只好偷偷摸摸的进行,根本不敢把判决书发给汪长征的家属。

据东西湖区看守所内传出的信息,汪长征在非法庭审后,曾因抗议非法判决而绝食,东西湖区看守所警察为了达到迫害目的,竟用剁烂的酒菜混合后给他灌食。
二零一零年八月初,在没有经过二审的情况下,汪长征又被秘密绑架到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非法关押迫害。

二、黄志勇(黄家发),男,五十多岁,家住武汉市东西湖区吴家山

黄志勇
黄志勇

法轮功学员黄志勇,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晚和同伴在辛安渡办事处东风大队豫迁村向世人发放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资料时,被恶意举报后被中共恶警绑架,后东西湖区“六一零”非法关押黄志勇等人长达四个多月,不准他与亲人见面。黄志勇还被非法抄家近三、四个小时,私人物品被抢走,连装在房顶上的接收卫星电视的“大锅”也被中共的便衣强行拆走。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一日上午,武汉市东西湖区法院在“六一零”的操控下,对黄志勇进行了一场非法庭审。说是公开庭审,可是跟偷偷摸摸没有区别,因为这是东西湖区第一次有正义律师为法轮功学员作无罪辩护,“六一零”为了走过场,又害怕民众知道真相,所以胁迫法院只许去一个家属旁听,法庭上除了所谓法官和公诉人,就是被迫害法轮功学员和他们请的辩护律师,就连“六一零”人员也不允许上法庭旁听。在律师有理有据的辩护下,东西湖法院被迫休庭。当天“六一零”花百姓的钱雇用的帮凶汤良德,还在东西湖区法院外坐在面包车里偷窥前去想旁听的民众呢。

几天后,家属得知黄志勇被非法判刑三年半,但并没有收到判决书。在非法庭审后,黄志勇因抗议非法判决而绝食,遭东西湖区看守所警察野蛮灌食。二零一零年八月初,在没有经过二审的情况下,黄志勇被秘密绑架到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迫害。

三、郭武海,男,住武汉市东西湖区辛安渡街道办事处智康村

郭武海
郭武海

法轮功学员郭武海,遭“六一零”迫害,而强加于他身上的罪名竟是“上网”。

二零一零年三月四日晚九点多钟,三、四辆小车突然停在郭武胜、郭武海兄弟住处,从车上下来近二十人将房屋包围,两名年轻力壮的男子翻到二楼郭武胜夫妻居室阳台,其他人则从一楼破门而入,将门框及门锁撞坏。这群自称是“市里区里来的”人,伙同辛安渡派出所警察,竟采取如此野蛮的行径抄家,并将郭武海、郭武胜兄弟俩绑架到辛安渡派出所。

三月五日早上,郭武胜妻子与亲友到派出所要人,下午二点左右,郭武海被劫持到径河看守所,郭武胜被释放。

郭武海在径河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半年后,于二零一零年九月三日被东西湖法院非法庭审,但郭武海家属和前来旁听的其他人都被拒绝进入法庭,拒绝的理由是:“法庭位置不够坐”,而实际上法庭内空荡荡的。更可笑的是,当郭武海年迈的父母走到法院门口时,却被刑庭庭长指定在一楼一个房间里等候,并说在电视里可以看到郭武海,直到开庭结束,两位老人也没有看到自己的儿子。

在庭审现场,郭武海家人聘请的律师依据法律为郭武海辩护,辩护词有理有据,郭武海应是无罪的。然而法院已被“六一零”操控,检察院提交的起诉书中称:郭武海因为在网上浏览了与自己信仰有关的内容并打印下来,构成破坏法律实施,并以此“罪名”非法判处郭武海三年半有期徒刑。

四、胡望香,女,住武汉市东西湖区

胡望香
胡望香

法轮功学员胡望香,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三日,在向世人赠送法轮功资料时遭东西湖区径河农场民田居委会诬告,被东西湖区径河派出所绑架。当天十八点三十分,中共“六一零”东西湖区头目曹斌,指使东西湖区公安分局派四名警察将胡望香劫持并非法扣留一宿,次日又将她劫持到东西湖二支沟的武汉市第一拘留所。七月十五日,中共恶警才补了个拘留通知书,对胡望香非法拘留十五天。其后,在曹斌的指使下,胡望香被非法刑事拘留、逮捕。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六日,胡望香被东西湖法院非法审判。在开庭之前,胡望香委托自己的儿子给她作辩护,东西湖区法院刑庭却百般刁难,根本不让家属辩护,连家人进入法庭旁听的权利都被剥夺。更邪恶的是,当非法庭审结束后,胡望香的两个儿子竟遭恶警群殴。十一月二十三日,胡望香的家属收到了武汉市东西湖法院的判决书,胡望香竟被非法判刑三年,东西湖区法院的这种行为是严重违法的,是受中共六一零操控做出的以强权代替法律的严重渎职行为。

综上:仅仅武汉一个区,仅仅一年之内,就有四名法轮功学员受到中共非法判刑的严重迫害,可见,在中共的掩盖之下,还有多少罪恶没有揭示出来?

所有盲目追随迫害政策的中共官员,都应该清醒的审视一下自己的所做所为,不要以为权力永远能胜过道德和法律,不要为自己的将来造成永难弥补的悔恨。所有善良的人,应拿出自己的良知和勇气,共同起来制止这场迫害,为自己,为中国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