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法中形成对家庭教育的正念认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四日】

一、目前社会家庭教育现状

1、社会上孩子的普遍状态

当今中国大陆社会上的孩子们,被末世乱相所诱惑,被世风日下的变异因素所污染,加上邪党文化宣传的导向,致使孩子们任性,不听大人话,魔性大,没有要求上進的心,生活以孩子的兴趣喜好为趋向,而不是教育孩子应该学什么,应该做什么。

社会环境对孩子的影响,使孩子们沉迷于看电视、打电子游戏,躁动不安,不能吃苦,孩子平时的诸多不正确行为与状态,家长意识不到,更谈不上纠正。孩子大部份时间都是在随意的无意义的玩耍中度过,“玩儿”成了孩子很正当的中心生活内容。以自我为中心,吊儿郎当,孩子的生命状态随着社会败坏的趋势在往下滑。

2、家长和孩子的关系状况

特别是常人家长没有生活目标,过份溺爱孩子,把孩子当成生活中的一种主要乐趣,一家老少两代人围着孩子转,人生的目地就是为了孩子。在教育孩子方面普遍松散、随意、娇惯,严肃不起来,不能站在理上、不带情绪的严格要求,对改变孩子的变异状态,感到无可奈何,甚至受孩子驱使。有的表现两个极端,要么过份溺爱顺从;要么情绪化的、激烈的对待孩子。

表现出一种变异的长幼关系,以孩子为中心,对孩子教育建立在所谓平等商量的基础上,认为孩子贪玩是天性,就是正常的了。认为打孩子是暴力,是低级的教育方式,宁可放任孩子也舍不得打。认为对孩子好就是给孩子优越的生活和学习条件,把让孩子掌握更多的常人技能当成首要的任务。忽视孩子本性素质的修养,舍不得让孩子吃苦和历练。

3、大法弟子家庭教育现状

一些同修对如何教育孩子在法中没有明确的完整的认识,不但没有把孩子教育好,成为精進的小弟子,成为助师正法的正面力量。反而在教育孩子方面牵扯了大量精力、耗费了大量时间,成为证实法的拖累,一提孩子就发愁。

从大法弟子自身的家庭来讲,孩子小的时候,还能坚持学法,只是炼功没有要求。随着年龄的增长,开始接触社会,师父昔日的一些小弟子,表现出一种懈怠状态甚至离开大法。如何带好昔日的小同修,成为家长同修一个普遍存在而急待解决的课题。开创教育孩子的文化(古代有“蒙学”),大法弟子在任何方面都要走正,给后人留下纯正的文化。

师父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是,大法弟子的小孩在自己带着的时候啊,那很好,每天你教他背法啊、炼功啊。一旦这个孩子上了学就变了。这个社会对孩子的影响确实很大。因为整体社会的道德都在下滑,小孩子没有抵挡能力,一進入这个社会,就進入大染缸了。如果能够象以前那样对孩子督促学法、炼功,那就不容易随着社会滑下去了。很多大法小弟子,长大了,反而变的很不行了,都是这个原因。”

师父在《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中回答弟子的问题:

“弟子:现在很多大法弟子的孩子都被常人中的东西迷住了,应该怎么办?

师父:是啊,这个社会就是大染缸。现在这个社会就是和大法弟子在拉人,甚至于大法弟子的孩子也是在这个环境中,不好的东西在往下拽人。如果孩子不能修炼,或者是没有好的环境,真的是抵挡不住。可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又这么大,我们不但救度世人,身边的人也得救啊。”

二、从法上的正见认识

我们认识到,由于大法弟子对家庭教育在法上没有完整的正确认识,摆不正家庭中根本关系,没有纠正变异的观念,没有建立一个纯正的家庭秩序,不能清除外部环境影响,不知道如何具体落实,造成以上所述现状。

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应该能衡量出什么是家庭教育的最好关系和状态,用从法中形成的正确认识,来看待自己孩子的教育问题,走出一条新人类的家教文化之路。

1、首先明确摆正根本关系

(1)这个小孩来到这个家庭,首先是个应该得法的同修,然后才是加上亲缘关系的子女。如果摆不正这个关系,就难免受到常人情和私的因素的干扰,使教育孩子的出发点不很纯正,做的事情不纯净,起不到教育孩子的效果。

(2)从法中认识到,正确的、纯正的长幼关系应该是什么状态,不受败坏后的社会氛围影响。这包括许多方面,比如,小孩的要求和大人对小孩的要求之间的关系;孩子对大人的态度问题;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没有“哄孩子”的概念,“子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是教育的关系。古时候岳母刺字,家有家规,当有人问到治国之道时,孔子说“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在家庭角色中各归各位。

(3)对待孩子的修炼和孩子其他事情的关系,作为家长,能不能把孩子的修炼状况看成最重要的。

(4)教育好孩子,从自身角度来讲,就是对自己在这方面的严肃修炼,是自己修炼内容的一部份,是必须做好的,哪一方面也不能敷衍,不是可做可不做的;对孩子本身来讲,是对这个生命的真正救度。大法弟子教育好自己的孩子,开创一条路,就是留给未来的参照,也是在证实法和我们的责任。

2、目前主要的几种变异观念,导致的主要表现就是家教松懈,关系颠倒。

强调跟孩子所谓的平等交流,有“哄孩子”的概念;把孩子的无意义的玩耍当成正当的生活内容;把许多不正确状态表现当成孩子的天性,对其放任,如躁动、坐没坐相、站没站相,等等;现在“打孩子”被认为是粗暴的不可取的教育方式。在正统文化中,惩戒是教育孩子的正规方式的一方面,古代有“家法”,;认为教育孩子要所谓的寓教于乐,过份强调用兴趣引导,过份重视孩子的喜好,助长了自我为中心、任性的心态;把要求孩子应该做到的基本规范和事情,理解成强制强迫的概念;普遍不愿意让孩子吃苦、严格历炼。

孝庄皇后教育幼年时期的康熙大帝,是非常严格的,现代人很难想象,皇室家庭教育孩子能严格到这种程度。康熙大帝四岁时,就象士兵一样,每天站岗两个小时,背诵古代典籍文章,要求重复一百二十遍。

三、用典型案例来具体说明,供参考

我们这里举一个例子,以大法做指导教育孩子比较典型的一个家庭,了解情况后组织了专题交流,并实时的举办了一期小弟子明慧班。将我们以上的认识结合这个实例,分析整理出一些经验与同修分享。

1、在法上认识到带好小同修是应尽的责任,摆正孩子学习功课和修炼之间的关系

告诉孩子,在人世上,除了师父对你最好,就是父母对你好。父母对你好就是带你修炼法轮功,不能以学习忙作业多为借口不学法不炼功。在考试前,孩子要求减少炼功时间去复习功课,这位家长同修说“学可以不上,但法轮功不能不炼”。教育孩子,修炼永远是第一位的,没有商量余地,这不是走极端,而是把大法摆到了超越一切的位置上,

孩子的生命就是为修大法而来的。

师父在多次讲法中都讲过,“我告诉你,我看到我们炼功的小孩,很多都是有来头的,你不要把他毁了,你修不上去把他也毁了,罪可大去了。”(《转法轮法解 》〈在济南讲法答疑〉)所以一定要用心带好小同修。让孩子体会到大法的伟大,对孩子的学法炼功严格要求。这是作为家长同修应该承担的责任。

有的家长一到孩子学习紧张阶段或考试前,就觉得时间紧,便同意孩子放下学法炼功,甚至有的同修也和孩子一起投入到中、高考准备之中。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其实我在《转法轮》中已讲的很清楚了。学好法,修炼中绝不会影响你什么,反而工作起来、学习起来事半功倍。”这位同修读高中的女儿每天坚持背法半小时,炼两套动功,然后才是写作业;读小学的儿子每天背法半小时,炼五套功法,作业在一个半小时之内完成。每周末,从早晨五点半起床到晚上十二点半睡觉,十几个小时的时间除吃饭外,就是背法和炼功,没有玩的时间。五套功法一起炼,而且静功要炼两个小时或三个小时,坚持不住就绑上腿。平时每天要求孩子坚持背《洪吟》、《洪吟二》和《精進要旨》,炼功也每天坚持。日常生活中用法来指导教育孩子。

2、摆正家长与孩子的关系,破除教育孩子的变异观念

教育孩子要有家长的威严,没有商量的余地,必须做,而且马上就做。作为家长同修要有正念,有权利有责任有义务教育好孩子,孩子也必须服从。父母带孩子修炼法轮功是给他最好的东西,就要坚持下去,孩子越大越受污染,只有修炼才能把孩子教育好。一味的放松要求甚至纵容,就把孩子给毁了,也可能孩子来的层次比我们还高呢。对大人是劝善,对孩子就是要求必须做到,一说马上行动,让怎么做就怎么做,一点不能含糊。

这种良好机制的形成需要坚持和耐心,不能被情或其他因素带动而向孩子让步,是为孩子好。有一个四、五岁的女孩,在超市哭闹着要买东西,很多人围观,让大人很尴尬,这位同修不为所动,不放纵滋养孩子的这种任性。从此孩子没有了这个毛病。

当然,现在的社会毕竟跟古代还是不一样,作为家长同修主要是摆正心态,破除变异观念。既有家长的威严,也能和孩子们融洽相处。涉及修炼问题没有商量余地,学法炼功时,孩子哪怕是去厕所也要请假。日常生活中的一些小事还是要引导教育,如用修炼故事教育孩子不能浪费粮食;平时杜绝看常人小说,孩子慢慢也就觉得没意思,不想看了。

刚上小学的儿子被老师罚站后不服,把泥土弄到老师的座椅上。家长把孩子领回家好好打了一顿屁股,并且不许哭,让孩子忍着,如果哭就加打。并且让孩子好好分析为什么挨打。之后,孩子在学校即使挨了别的小孩欺负,也能做到忍。教育孩子是没有商量的,学法是必须的,比吃饭比生命都重要。平时对孩子的教育,不能迁就、不能让。大人说话就算数,学法得用。

3、给孩子创造一个良好纯净的环境,清除干扰和污染的因素

要把孩子的时间安排好,把上学、做作业之外的时间都用来学法、炼功、做证实法的事,不让孩子接触乱七八糟的东西。

家里首先不看电视,不让孩子接触游戏;玩具、有魔性和变异内容的书都清理了;课外书、学过的课本,只要有邪党信息都烧掉;家里什么小动物都不养;孩子放学必须回家,尽量不和社会上的孩子接触。读高中的女儿偶尔和同学结伴出去买衣服要跟家长请假。孩子自己的感受是社会上的人挺浅薄的,对他们谈论的事情当作没听见。

尤其寒暑假期间,尽量让孩子脑子里多装法,带领孩子背《洪吟》、《论语》、《经文》等,把目录背过,孩子脑子里装的都是法,自然就身体健康、精神状态好了。

平时在家里有机会就给孩子讲修炼故事,坚信大法好,不说常人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谈论常人话题,保证家里的场特别纯净。每天装好的,不给孩子装坏的东西的机会。

一些家长同修受社会上变异念的影响,对孩子要求太放松。觉得孩子应该有玩的时间,多跟社会的人接触对孩子是一种锻炼,读点课外书、参加社会上的辅导班,对孩子的学习有帮助。其实大法小弟子不是必须玩,跟社会上的孩子接触,只能是污染。应该帮助孩子坚持学法炼功,再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救人的事情。

作为学生,学好规定的课程就可以了。这位家长同修的体会是孩子三天不管,混入社会,就得清理一个月。一忙对孩子管理不严,学习成绩就下降,教育孩子真是非常用心才行。一家人包括孩子就是一个学法小组,一个小整体,出门做证实法的事情,家里人就给发正念了,不用找别人。对孩子严格要求才能教育好孩子,有时老人会心疼孩子,出来干涉。这位家长同修,态度非常明确和坚决,这事谁也不能干扰。这是给孩子最好的东西,是最正的,能以强大的正念坚持。

4、重视要求孩子炼功并每天坚持

很多家长同修对于孩子的学法炼功,偏重于学法,单纯注重背下多少法,但不是每天坚持,炼功更是没有严格要求,认为孩子炼功不是必须的。

师父在多次讲法中讲过小孩有小孩的修炼状态,一些同修就理解成小孩子能炼功最好,不炼功也行,当成了放松要求孩子的借口了。师父在《北美首届法会讲法》中讲过“如果小孩儿要是能炼功那就非常好”。

这位家长同修的体会是小孩炼功效果最好、最明显,常人得病被动消业,炼功主动消业。一炼功小孩的天目很容易就开了,皮肤明显光亮粉白,静功两小时炼下来,不好的物质清除了,孩子明显的安静、不再躁动了。一周坚持下来,上课认真听讲、写作业精力集中,很快写完了。

用法来归正孩子的行为,认识到孩子“吃苦、受累”是修炼的一部份。在孩子炼功盘腿上要求很严,疼是在主动消业,是大好事。每当孩子盘腿动作不标准、或撒赖、或表现的很痛苦时,这位家长同修就要求多增加十分钟,让孩子做到忍,多消业。

小男孩五岁开始炼功,现在两个小同修静功双盘都能炼两个小时以上,大女儿炼静功,后来能定下来。另一同修家的两个孩子,家里舍不得严格要求,一个七岁、一个八岁,从来不炼功。送到这位同修家,第一次绑上腿炼静功双盘一小时,三天就双盘两个小时,不让孩子哭,否则还延长时间。六天背过《论语》和三十首《洪吟》中的诗,背不过就增加盘腿时间。在这位同修家呆一周时间,回家后一个月,期间每天晚上必须在学法炼功完成后,给这位家长同修打电话汇报,原来学习成绩排三十多名,月考考双百变成第一名。

现在的家庭都是老中两代人围着第三代一个孩子转,而这位同修,一个人督促带领几个家庭的小同修,还能让大一点的小同修每天带更小的小同修一起学法炼功。

有一个八周岁的小同修一炼抱轮天目就开了,看见师父帮助纠正抱轮动作,炼静功时看见师父法身坐一圈,上面有大法轮,红光罩着。

寒假两个八岁,一个十一岁,一个十六岁,四个孩子一般双盘两个多小时。这位同修认为只要能直接双盘上的小同修,绑上腿炼静功两个小时,都没问题。只是疼的满脸淌汗,哭的满脸泪。因为小同修知道是为自己好,也比着盘,还能看见师父在身边,都愿意盘时间长些,还感谢家长同修的帮助。孩子们表现好时,也带孩子们出去吃饭、购物、写真相标语,给孩子们以鼓励,让孩子感到幸福。

(这位家长对孩子炼功尤其是绑上腿炼静功的要求,根据各自的情况对待,不建议直接效仿。)

5、带孩子一起做证实法的事情

这位家长同修经常带着孩子一起讲真相、救人。告诉孩子什么事情也没有救人重要。孩子会把过年的压岁钱捐给资料点,平时写真相币、写大法标语等。这位同修说,哪怕生意上吃点亏,只要能多救人就做,有的生意能多挣钱,但不能救人就不做。

这个家庭,家长都是初中文化,没有能力对孩子辅导什么功课,就是在学法修炼等方面全面对孩子严格要求。

这位同修的女儿现年十六岁,九八年得法,期间中断过,零六年又开始修炼。学法炼功严格要求一两个月后,学习成绩开始明显提高,在初二下半学期,两千多学生,月考成绩排名从二百五十八名开始,升到一百三十七,七十二,三十八、最后到第五名。初三课程紧,每天仍然坚持背法半小时,炼两套动功,顺利考上重点高中。在综合素质心理测试中,评价结果“优”,专家说先天的东西保存的真好!

上小学的男孩,两个班一百多学生,从倒数第七名,一年内变成第四名。画画获国际铜牌奖项,国际象棋在区里比赛获第三名。

小同修们养成了为别人着想的习惯,出门替大人准备要带的东西,帮助大人做家务,给大人洗脚。平时自己洗衣服、做饭。

6、举办明慧班的体会

为期九天,每天先背《论语》、《洪吟》或《洪吟二》,人到齐了,开始看一讲师父讲法录像,然后教炼功动作,听明慧小弟子广播节目,看正见网上下载的动画、闪画,根据情况讲传统文化故事,谈体会,小同修们非常愿意听故事。

后几天,动作都比较准确了,开始炼功,动功、静功各半小时,小同修比学比修,都能坚持下来。有的小同修在家不能双盘,在明慧班集体炼功中,半小时静功疼的满脸是泪都坚持下来了。

通过九天班,家长同修有了一个交流的机会,在法上认识到带好小同修的重要性和应尽的责任;向内找也发现一些变异的观念,增强了带好小同修的正念,明确了一些方法和经验;也认识到重在平时坚持,建立家庭教育的新秩序,明慧班只是个辅助;而小同修们得到了一次熔炼自己的机会。应家长的要求,每周或隔周利用半天时间,专门组织小同修学法炼功交流。

总结后觉的课程内容准备上还应更充份,还可以增加教唱大法歌曲这方面内容,在引导小同修遇事向内找,如何自觉高标准要求自己方面,需要多交流。

在如何教育孩子方面欢迎同修,从各个角度讨论交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