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写真相标语中修炼提高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四日】下面我就写真相标语这个项目谈一下自己的修炼体会。

我第一次写真相标语是在二零零一年的九月三十日,那天正好是中秋节。以前我听老人们讲过八月十五杀鞑子的故事,所以我就想在八月十五这天用写真相标语的方式去消灭邪恶。当时的想法很简单,标语的内容也很简单,就是“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我提前买了一桶油漆和一只小刷子,晚上和家人吃完饭就准备出去写真相标语。可是真正要走出去的时候,也真是有一番心性上的魔炼与考验。当时真是百感交集,真有一种生离死别的感觉。因为那天正好是中秋节,而且我所选择的写标语的地方是自己所在地的政府门口、公安局门口、公园、批发市场和教会这些地方。内心还是有一定压力的。

当时自己人的这面在法理上也没有什么太明确的认识,就觉的应该去做,就觉的那样做能够起到除恶的作用。所以经过了一番心性的魔炼,还是坚定的走了出去。当真正走出去的时候,冲破阻碍的时候,一下子就变的轻松了,走路都觉的轻飘飘的。

自己把预定的地方都写完之后,已经是下半夜三点多了。在公安局门口写完之后,可能被值班人员发现了,他们骑着摩托车满大街转来转去的,想抓捕写真相标语的人。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要是没有师父的呵护与加持,那真是很危险的。这也证明只要我们是正念正行,站在法上做事,师父时刻都在保护着我们。

以前看到一篇文章,是开了天目的同修写的。说世人在写有真相标语的地方走过的时候,他背后的邪恶因素就在被清除。自己虽然看不见,也相信一定是这样的。即使他背后的邪恶因素不能一次性被清除,也会一步步被清除的,也会一步步被正过来的。

所以自己就决定把“法轮大法好”的真相标语写遍每个角落。因为人都有个家,所以我就在每个住宅楼的每个单元的门上或过道里都写上了真相标语。但是由于自己心性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被非法劳教关押了一年。

自己从劳教所出来之后,因为顾虑到在派出所留有自己的笔迹,所以很长时间没有再写过真相标语,这一拖就是五年。到了二零零七年的时候,因为当时手头上缺少其它真相资料,所以自己决定突破这个障碍,突破这些人的观念,把写真相标语这条路继续走下去。

就象师父在《洪吟二》〈怕啥〉中写的:“念一正 恶就垮”。因为自己当时想的就是如何多做一些除恶救人的事情,这就是正念吧。所以一下子就突破了这些障碍,又开始轻松自在的写起真相标语了。

我们大法弟子所做的项目,无论大小,可能都会遇到一些干扰和能否坚持下去的考验。自己在写真相标语的这条路上也是一样,因为那些不明真相的人和在社区工作的人,他们对真相标语的涂抹从未间断过。有时看着许多真相标语被涂抹时,也挺灰心、失意,甚至生出怨恨和争斗的执著心来。但是随着修炼的不断提高,慈悲心的增强,容量的增大,这些负面因素也就越来越淡,越来越不起作用了。

当然干扰还是有的。就在自己要选择这个内容写交流文章时,就遇到了一个干扰:自己以前写的一些真相标语很长时间没人涂抹了。正当自己想要写这篇文章时,突然让自己看到一些真相标语被涂抹了。当时自己的内心很不是滋味,真想放弃用这个内容来写这篇交流文章。后来,经过一番思考后,认识到这是邪恶的干扰,不能中了它们的圈套。所以自己还是决定了以这个内容来写这篇文章。而且这个写真相标语的项目也一定要做到最后。

关于真相标语的内容,原来只是写“法轮大法好”。现在根据不同情况,还要多写一些启迪人的善念,贴近世人生活的真相标语。如:“真善忍好,假恶斗坏”、“世间美好的一切来源于真善忍”、“世界需要真善忍”等等。我们有了救人的正念,为他的善念,救人的效果就会越来越好,认同的人就会越来越多,被涂抹的机率就会越来越小。

写真相标语这个项目很简单,很方便,随身携带一支记号笔就行。记号笔在超市或文具店都可以买到。这个项目虽然简单,从某种意义上却体现了“大道至简”的法理。师父让我们做好的就是三件事。在学好法,修好自己的基础上,正念就会强大。在强大的正念加持下,真相标语的那一句话可能就能把人救了。

自己除了写真相标语外,也发真相资料或面对面讲真相等等。师父给众生创造的是丰富多彩的宇宙世界,注定每个大法弟子都在走不同的路,都在不同的项目上开创着未来美好的一切。师父在近期讲法中也希望每个大法弟子把各自的项目做好,不要半途而废。愿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发挥出各自的特长,创造出更加辉煌的美好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