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市武洪君被劫持至牡丹江监狱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大庆市让胡路铁路车辆段法轮功学员武洪君,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八日下午被绑架,二零一零年六月八日被让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武洪军上诉没有结果,现今被劫持至牡丹江监狱四监区。

牡丹江监狱地理位置
牡丹江监狱地理位置

武洪君(武洪军)毕业于大连铁道学院,被分配到大庆市让胡路铁路车辆段机关科室任技术员,曾担任过车辆段机关干部和主任,保卫股股长。他处处按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真正的好人,他文质彬彬,温雅恭谨,工作中任劳任怨,勤勤恳恳,待人善良朴实,是单位、邻里公认的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公开迫害法轮功,武洪君坚持修炼,拒绝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被从技术员的职称下降到车辆段下属列检车间,成了基层检车工人,并多次遭受中共邪党非法关押迫害。

一、公检法黑箱作业

武洪君,四十三岁,家住大庆市让胡路区长青小区。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八日下午,骑摩托车到让胡路区四新镇时,被让让胡路区姓孙的和另一个不知姓名的恶警有企图的拦截行骗,以检查摩托车牌照为名非法打劫,强行翻包,看到法轮功真相资料就穷凶极恶,抢走一百多元带字的真相币和救人的真相光盘、小册子等个人物品。

武洪君被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到让胡路区独立屯第三看守所。

二零一零年六月八日,中共让胡路区邪党法院对武洪君非法开庭,过程中一切都是黑箱作业,不敢公开。当天,武洪军众亲好友一早上就等候在法院外面,院方口头告诉上午九点开庭,武的家人要等候进庭,守门警察推说开庭时间没到,不让进去,家人问几次都说没开庭,也不让进。就这样武洪军七十岁的老母亲和其他家人,一直等到中午十一点多钟也没人告诉开庭,家人再问,警察又谎称上午不开了,下午开。家人信以为真,紧忙吃点儿午饭,下午一点钟又顶着烈日来到法院门外等候。到午后三点多钟还没听到开庭的消息,武的家人无奈进去上楼询问,警察竟说:“开完庭了,中午加班开的,开了十多分钟,没定结果。”

武洪君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至牡丹江监狱。参与迫害的办案警察姓孙,法官姓邢。

二、绑架洗脑迫害 劳教所恶警电击

武洪君拒绝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多次遭受邪党警察的关押迫害。二零零零年,武洪君进京上访,在天安门遭到绑架后,被齐齐哈尔铁路公安分处的人,从北京带回,关押在齐铁公安分处第三监狱一个月。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武洪君正在单位上班,以谈话为名,被齐铁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的人(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机构),骗到齐铁公安分处在加格达奇市铁路党校招待所办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原因是他不放弃修炼法轮功,怕他进京上访。在洗脑班这个黑窝,每个法轮功学员,都有单位派来的两个人看管着,没有言论,通信自由。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在严密的监控之下,并且不许家人探视,不许与外人接触,失去了人身自由,武洪君被迫害两个月。

二零零一年,武洪君因被恶人构陷在单位工具箱中有法轮功真相资料,还有齐铁公安分处恶人,在明慧网上看到曝光揭露加格达奇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真相后。不但不悔改恶行,还邪恶地把正在单位上班的武洪君又强行绑架,非法劳教三年,送到齐齐哈尔市富裕县劳教所关押迫害。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一日,武洪君要求炼功遭到恶狱警毒打。为了反迫害,抵制“包夹”、抵制劳教所对大法弟子残酷的吊铐迫害,武洪君绝食抗议,还被勒索四十六元钱。

二零零三年三月,武洪君从富裕劳教所这个黑窝,被劫持到绥化劳教所这个黑窝,遭受惨无人道的邪恶迫害。四月份的一天晚上,恶警曾令军、范晓冬用四根电棍电击武洪君。在一中队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几乎每天都遭到恶警曾令军、范晓东、高宗海、刁雪松的残酷毒打,脸都被打变形,多日不能正常吃饭。有时一天被多次打的浑身青紫,摸哪哪痛,不让睡觉,强迫看诬蔑大法、诬蔑大法师父的录像。在监室让面朝墙站着,用烟烫脸、手等部位,还唆使恶犯人殴打,还把他与肺结核病人关在一起多日。

二零零五年,车辆段恶人和齐铁分处恶警互相勾结狼狈为奸,为了让武洪君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又把他强行劳教一年,又送到绥化劳教所黑窝,进行迫害。

如今被劫持至牡丹江监狱四监区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