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选登| 七旬老人向内修己 大腿骨折不医而愈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四日】我曾经被当作“臭老九”(注:文革时期,中国知识份子被中共当权者迫害,蔑称为“臭老九”),经历过那些回想起来仍不寒而栗的大大小小的政治运动,再加上性格的软弱,当时的身体已经衰弱得只剩下一个空壳了;药物不起作用,多种气功无效,呈现危象。

一九九七年时,我六十六岁。万幸的是,在那年的六月十日清晨,我走進了法轮大法的修炼,慈悲伟大的师父带领我踏上了人生最幸福的归途。从那一天起,我一步也没有离开过师父。我在师父浩荡佛恩的呵护下,正念正行。一转眼,已经走过了十四个惊心动魄、险中有险的寒暑春秋。为了使我能够得度,师父时时都在看护着我,保护着我,真是费尽了苦心。没有师父,早就没有我了。随着我在大法中忍苦精進、学法修心的深入和境界的提高,我一天胜似一天的增长着对师父和大法的敬仰和虔诚,一天胜似一天的感受到师父和大法无边法力在人间的显现!

我能够从一个业力满身的俗子,比较平稳的升华成为今天这样一个正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大法圣徒,用尽人间的任何语言也不能表达我对师父恩德的无限感激。在此记述两件我已经知道的是师父救了我的命的神迹,与同修分享,也借以激励自己越最后越精進,并盼望我的亲身经历能够有助于帮助人们了解大法真相。

心中忐忑踏空骨折

一件是发生在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五号的事。那天上午,我和同修交流了一些修炼的心得体会后,发了些大法真相资料。到了中午,我们来到园通大桥旁的桥香园吃米线。同修先吃完,再去发资料,然后在大门口跟我碰面。她走后,我就对身边的两个女招待员讲大法真相。我告诉她们现在有一本书叫做《九评共产党》,很好,千万好好看一看。这本书能使我们认清那个说的是一套、做的是一套,专门欺压老百姓的中共的邪恶真面目。我又告诉她们法轮功根本不是电视报纸上诬蔑的那个样,法轮功很好,教人讲真善忍,使人身体好,讲良心、讲道德……

在讲的过程中,又凑过三、四个招待员,都认真听着。我突然发现其中有一个比其他人高出一个头的男人,这个人正面对着我,觉得他两眼露出凶光。我的怕心顿时翻了上来,认为在这样一个摆放着几十张餐桌的大厅里这样讲大法真相太危险,便匆忙结束说:“所以我告诉你们要好好对待顾客,做一个好招待员!”我立即离开他们,带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走下楼梯,来到餐厅大门口,正碰见同修,便边走边和她商量下次怎么见面。

忽然,我的左脚踏空了大门前的二十公分高的台阶,身体一歪。就在这一刹那,我明显的感觉到有一股很邪恶的力量,好象是先把我拎起来,然后又狠狠的往地面上砸下去,使我的身体左侧重重的先落地,手中的提包被扔出去老远!有生以来,从来没摔过这么重的跤。

我当即意识到这可能是被另外空间的邪恶迫害了,马上想起师父关于“好坏出自一念”(《转法轮》)的法理,同时还想起师父讲过的那个自己承认得了脑血栓的学员的错误,立即对自己说:“我是大法弟子,我摔不坏的!我能站起来!”可是发现左边大腿根部很痛。不管它!我咬咬牙,挣扎着坚决站起来了!在一旁的同修心性也守得很好,一点不慌张,还用正念加持我,坚定的对我说:“没有事,你能走!”我也坚定的想:“是的,我能走!”

刚要抬腿,突然一阵眩晕,就感觉到怎么全身没有了气力。紧接着涌上一阵恶心,想要呕吐,大小便好象也要失禁了,好象快站不住了,想倒下去。这是虚脱了,生命危在旦夕了!不行,不行,要坚持住,不能倒,应该赶快求救于师父。我动了真念求师父:“师父呀,快救我!快救救我!我是您的真修弟子,我坚决不要旧势力的安排!我就跟您走,我要跟您走到正法结束,跟您一起回家!我刚才做的不好的地方我会在法中提高。千万请您不准旧势力来迫害我!我不承认!”然后我开始发正念。

我一面真心求救于师父,一面发正念坚决除恶!“不行,我绝对不能出事,我绝对不能给大法抹黑!我的修炼路还没有走完!我的一切,就交给师父管了!”记得这些就是我在那个生死存亡关头的全部想法!

接下来,感到全身大汗淋漓,我也没有管它,只管继续坚定着自己的正念。同修找来一个凳子让我坐下。大约二十多分钟后,我活过来了,基本上恢复了体力,但感到左大腿根部很疼。我不愿耽误同修的时间,决心自己回家,但要走约三站的公交路程,同修叫来出租车。在车上我对司机讲了大法真相,他很友好,还要扶我上楼,我说不用了。

在那一路上,我一直在心中恳求师父加持我:让我能够自己独立回到七楼家中。车停在单位大门口时,恰巧碰到一同事。我告诉她我摔了一跤,麻烦她扶我一把。我们走过院心,来到楼梯口后,我就一个人自己扶着栏杆,上了七层楼,回到家中。可刚一回到家中,却发现那条左腿再也不敢动弹了,一动,就钻心的疼……

一个月后又健步如飞

这么大的魔难,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办?作为一个大法修炼者,绝对没有偶然的事。我认真的在法上认识,我错在哪儿?邪恶为什么敢这么邪恶的迫害我?

师父在经文《去人心》中说:“最突出的是许多学员被迫害的很严重也是自己的人心过重、正念不足造成的。”

哦,我明白了:造成邪恶用摔跤、摔断腿,甚至要取命来迫害我的直接原因就是我在讲真相过程中的心态不对,冒出来保护自己的私心、怕心。

我猛醒了:我此刻表露出的怕,其实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了,再留着它,就是邪恶因素可钻的空子。再深挖下去,怕的根源就是我仍执著于人生的利益。我虽然从二零零零年就走出来证实法,以各种方式做着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但在内心深处并未彻底放弃人的各种执著和欲望。以前所过的关,是用了人的变异,表面在应付,实际上仍是对邪恶的屈从。我怕遭迫害,是因为怕邪党会使我失去所谓的处级、离休、高知等那些既得利益,还惧怕洗脑班、劳教所的屈辱和苦役,以及对亲情的不愿割舍,等等。这算什么真修呢?如果这一次再不醒悟,再不提高,邪恶还有可能更邪恶,不行!我要从根本上否定它、破除它,我不能在它制造的魔难中修炼!眼下当务之急,就是坚决否定迫害,用正念闯过断腿这一关。

在本单位,我炼法轮功,老幼皆知。特别是“七·二零”以后,我曾被单位非法软禁、监控等等,但都未能使我改变。我想,我是来证实法的,我绝对不给大法抹黑,我一定要遵照大法去做,闯过这一关,证实大法好。

就在前两、三个月,我住的这幢大楼的另一单元中,就有两个也是七十来岁的女教师,因地滑摔坏了腿,此时正在医院進行治疗。现在又加上了我,一幢大楼中,半年内先后就有三个老年妇女摔跤断腿。世事就有那么巧!我决心变邪恶对我的迫害为证实大法的良机。我对师父保证:“请师父加持我,我一定修去那些肮脏的人心,在法中精進。”

我对闻讯、带着慰问品前来看望我的单位领导说:“谢谢你们对我的关心,我不用去住医院,我只要坚持炼法轮功,很快就会康复的。请放心,等到过九九重阳敬老节(约一个月后)你们组织老年活动时,我一定来参加!”常人同事来看我时,我对他们讲大法真相。同修来看我时,我们切磋、共同提高。

就这样,我根本不管身上什么发烧、什么剧痛,只管每天大量学法,五套功法照炼不误。我看到我的左大腿根部、髋关节周围有大约三十公分的区域,全是吓人的紫茄子色。左腿根本不能动,不能落地。特别是打完坐后,几乎要花大约半个小时,由家人扶着、抬着、左右扭动着,好不容易才能咬着牙站起来。走五、六米去接电话,要花二十多分钟,慢慢挪动。我忍受着,我得动,不能老坐着。

我背诵着师父的诗句:“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洪吟》〈苦其心志〉),“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我重复着“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师父大法中的每个字、每句话,都是指引我走出魔难的光芒万丈的明灯。我要听师父的话,跌倒了绝不趴着,要赶快起来朝前走。我想:我师父宇宙都能造,我这点腿摔坏了算什么?!我师父轻轻的很容易就能叫它长好!关键就看我的心纯不纯正,就看我这个人合不合格。

我怀着坚定不移的信念,学法、炼功、向内找、提高心性,改变观念,突破自我,并不断发正念除恶。生活上尽量逐步自理,腿再疼也要坚持走动,我也用同修们在遭受酷刑时的坚定来激励自己。我必须尽快痊愈,因为我必须兑现诺言,敬老节活动我一定要去参加,而且到时还会遇到平时见不到的同事,要快快给他们讲真相呢。

走正了,师父也鼓励我,非常明显,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一个月后,我健步出现在我们单位组织的老年活动场中!

“哎呀,你怎么能走来了!”人们都惊异极了!有的说:“法轮功在你身上,真是显神奇了!”是的,我要为师父争气,我要让知道我的人都说法轮功就是好!因为这一念能使他们得救!七十四岁了,大腿骨折,另外两位老师现在还正在医院里打钢板、上螺钉,躺着不能动弹呢!我的故事就是大法神奇的见证。

我明白,师父对我的呵护,是为了让我能继续在修炼的路上提高,更好的去做好三件事。我要圆容师父所要的,修去那些已经认识到的人的私心、怕心。所以到了年底,我毅然在家中建立了资料点,做《九评共产党》书,广传《九评》。面对面讲真相,救度众生。邪恶的迫害没有使我退缩,相反地,师父的慈悲和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使我实现了提高心性的又一次飞跃。

危难来时正念保

还有一件神奇的事: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日下午三点左右,我急着要去一个地方讲真相;到了西园路口车站时,我便跨下站台,跑步去追赶那辆正在驶進站台的55路公交车。紧接着好象出现了大脑被闭锁住好几秒钟的现象,直到现在都根本想不起来当时发生了什么。

等我明白过来时,发现自己正脸朝地面扑爬在靠站台边的路面上。扭头向左一看,离我的左肩膀不到十公分处立着一个大车轮胎(后轮),一辆大公交车就紧挨着我,停在我身旁!

“哎呀,怎么又摔倒了!我是大法弟子,没有事!”我双手拄地,抬起上半身准备站起来时,看到从这辆车车门处跳下一个大约四十来岁、中等个子的男子,脸色土灰,朝着我大喊:“您呀,把我吓死了!”(哦,他是司机)

“哗啦”,我听到拉开车窗的声音。我抬头,看见所有的车窗都拉开了,乘客们都伸出头来呆呆的看着我。我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也大声的说:“我是炼法轮功的!看来,这个炼法轮功的人,确确实实是有神在保佑呀!今天这件事有多危险啊!有多神啊!只差这么一点点!”

我这一喊,可能太出乎众人的意外,全都在那儿愣着。好大一会儿后,司机回过神来,声音变得和善的说:“以后不要走下站台了!”我看到确实把他吓的够呛,心中竟有几分歉意,忙微笑着对他说:“好,好,对不起!不过,我们都没有出事。说明你善良,你今天可真是得大福报了!”

实际上,我并没有赶上那辆55路车。在我摔倒在地时,另一辆车疾驶進站。司机虽然看见我趴在地上,但要刹车已经来不及了。我的身体与進站的车身平行,当中的距离大约就是十公分左右,所以才把那位司机吓成那样子。这么精确的分寸的掌握,如果不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的神力呵护,如此神奇的事,人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随着在大法中修炼的岁月的增加,随着精進学法后心性的提高,我一天比一天更真实的感受到师父就在我身边,时时刻刻看护着我,帮助着我。比如:我有急事想找某同修,某同修就会自然出现。急于做某件大法的事时,往往在时间上就会有很如意的安排。家庭环境中出现某种干扰时,只要发正念,它们就会让路、消失。某件事做对了,师父就会鼓励,打坐时一直很疼的腿,那一天就会不疼……等等!

现在回顾自己走过的这十四年的修炼路,惊讶的发现了法轮大法熔炼一个人的无比神威!是师父传给我们的宇宙大法的高深法理、教给我们的直指人心的天机,使我能够和千万大法弟子一样,脱胎换骨,成为一个能够坦荡超脱于世间一切名利情,为报师恩、为捍卫宇宙真理、敢于放下生死的大法弟子。现在慈悲看世界,真是觉得众生都苦。

我多么希望更多更多的为法而来的世人都能和我们大法弟子一样,走上这一条通往天门的幸福之路。

明慧网“神在人间”征文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