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选登| 我迎面从她俩中间走了出去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四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军队系统大法弟子,修炼大法以来,在我身上发生了许多神奇的故事,今天写出来与同修们共勉,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来证实宇宙大法的庄严、神圣、美好。

我于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十五年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风风雨雨、磕磕绊绊走到今天。经过不断的学法、修心、助师正法,身体净化了,心灵升华了。是慈悲的师父把我从地狱般的痛苦中解救出来,传我宇宙大法,领我返本归真。

得法之前,我因药物中毒患上了神经根及末梢神经炎。四肢无力,手脚麻木,走路不稳。因全身神经均受损伤,故伴有耳鸣、视物不清、头疼、背疼、三叉神经痛;经常痛得我彻夜难眠,每天成把的吃药,三天两头住医院,无法正常上班;后来又四处求医,大医院没少去,花了上万元也没治好。医生对我说:“神经炎如果在一年之内治不好的话,就只能维持现状了。”

老同学得知我的情况后,给我邮来了《转法轮》。我一看《转法轮》就被书中的法理深深吸引,认识到这是一本难得的好书、奇书、宝书。他不仅教人向善,做一个好人,并解开了我心中多年的谜团,使我豁然开朗。我越看越想看,越看越爱看,废寝忘食,二天二夜一口气读完了《转法轮》和《转法轮(卷二)》。三天后,我停了所有的药,去找炼功点学炼五套功法,从此走進了修炼。

我第一次看《转法轮》时,就遇到了不可思议的事:一拿起书就浑身疼痛,一放下书立马不痛,尽管疼得坐立不安,但我就是想看。我手捧宝书,蜷缩着身体半跪在床前一口气读完了《转法轮》和《转法轮(卷二)》,这才发现,在不知不觉中浑身不痛了,后来悟到,这是师父在帮我净化身体。

学法炼功几天后,我开始拉肚子,一连拉了十几天,肚子痛,脊椎也痛,最后拉的全是脓血。我仍然坚持白天上班,晚上学法炼功,丈夫着急了,催我上医院,要我吃药。我平静的安慰丈夫,让他别担心。我坚信师父、坚信法。十三天后肚子好了,而且此后十五年很少拉肚子。

没过几天,我再次消病业。这次是发高烧,咽喉肿痛,连着三天不能吃东西,连咽口水都疼得掉眼泪,我反复学法,背师父经文,第三天晚上,我盘坐在师父像前眼望师尊,心里默默地想:“弟子业力太大了,也许这次扛不过去了,没关系,死了也不后悔,因为死前我终于得法了,我来世还跟着师父修,师父一定不要放弃我。”躺下后我不知不觉睡着了,半夜醒来发现,喉咙不疼了,烧也退了,咽了咽口水,象喝了口甘泉,清凉甘甜。我顿时泪流满面,是师父帮我化解了这一切。师父替弟子承担了那么多,弟子心里好想师父。

更神奇的是修炼没多久,我就能安然入睡了,睡得还很香,醒来后精神抖擞。数月后,我的眼睛视物清晰了,耳朵不鸣了,浑身不疼了,五年来一直冰凉麻木的手脚不仅热了而且脚趾头也会动弹了。

修炼对我来讲难过的第一关就是盘腿。我自小没有盘过腿,两腿生硬,不要说双盘、单盘,连散盘都坚持不到十分钟,两个膝盖还翘的老高。看见同修们能双盘或单盘,一盘半小时、一小时,我好羡慕。在同修的帮助下我终于盘上了单盘,疼得满脸是汗,眼泪成串掉,不到一会儿,从大腿根至脚尖是又紫又黑,我在心里反复念着法来鼓励自己,心想:“多坚持一分钟,就是進步,我要赶上大家。”半年后我已能双盘半小时。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中国陷入红色恐怖中。媒体肆意造谣诬陷法轮功,诬蔑大法师父。由于媒体大量的造假宣传,许多人受骗上当,由赞赏同情法轮功转变为抵触反对法轮功,形势急剧恶化。街上到处抓捕法轮功炼功者,各街道、各单位搞起人人排查,家属亲属们个个担惊受怕。我单位的领导也逐级找我谈话,要我放弃修炼。我就用此机会给领导们讲真相,告诉他们:我为什么修炼法轮功,修炼法轮功给我身心带来的巨大变化,学真、善、忍,做好人给自己、给家庭、给单位、给社会带来的好处。告诉他们李老师是清白的,我按真、善、忍做没有错。当时我非常纳闷:“这党为何这般糊涂?!”后来,单位一把手从北京开会回来,严厉的对我说:“上级有指示,对法轮功要严厉打击,六千万中共党员,二百五十万军队干部,谁炼开除谁。你两个都占了,自己看着办。”

我入伍多年,当时对军队是有感情的,但我心里更明白宇宙大法的殊胜、庄严、神圣。我停顿片刻后,平静的告诉领导:“法轮功这么好,我怎么能不炼?我修真、善、忍没有错。如果我说假话,一对不起你领导,因为我欺骗了你,哪个领导也不希望自己的下属欺骗自己;二对不起李老师,师父救了我,我感激都来不及,怎能跟着形势说他坏话?三对不起我自己的良心。”领导吃惊的瞪着我说:“不要这么顽固!你不为自己想,也得为你丈夫和孩子想一想。”我坚定的对领导说:“我修真、善、忍没有错,你们看着办吧。”……当我走出办公大楼时,一股热流从头顶而下,我知道是师父在加持我,在鼓励我。

后来,单位领导又去找我丈夫,让他劝我放弃修炼。丈夫严肃的告诉他们:“几年前她有病,我家就象生活在地狱里,她自己浑身痛,痛得整夜睡不着,班不能上,家务不能做,三天两头还得带她去看病,家人跟着痛苦,跟着受累。现在她炼法轮功炼好了,能上班,能干家务,还为国家节约了大量医药费,这么好的功法,我就是全家去要饭,也得支持她炼啊。”

正如师父在法中说的:“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结果,单位领导把这事压下来没上报,保护了我。在严重迫害法轮功的时候保护了大法弟子,这是做了大善事。善有善报本是天理,所以他们的仕途都很顺,先后都被提拔到更高的岗位上去了。

在那段艰难的日子里,我常常告诫自己要做真修弟子,天天学法到深夜,有时间就背经文,有机会就给亲朋好友老师同学讲真相,心里始终装着法,工作修炼都挺顺。随着学法的不断深入。我逐步明白大法弟子除了护师护法,还肩负着更神圣的使命,这就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第一次出去发真相资料心里是紧张的。那天傍晚冷风呼呼吹,我穿上棉衣,拿上一摞资料就出发了。不知该往哪里去发?我一路背诵着师父的经文《正念正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背着背着心情越来越平静,胆子越来越大。不知不觉走到一个大学校园的教学楼,一看学生们正在上晚自习,自行车棚里有许多自行车,急忙走过去,把资料挨个放在自行车斗里,留下一份放在传达室的窗台上。此后我经常去大学校园发真相资料,有时将真相资料放到宣传栏的橱窗里。

二零零零年,我的乳头上突然长了一个蚕豆大的水泡,胀得难受。无独有偶,就在那几个月,我的邻居中有三个人先后去医院做了乳房切除手术,说是发现了乳腺癌。丈夫要我赶紧去医院,我心未动,照常上班,照常修炼。九天后,水泡破裂,不停的淌黄水,丈夫再次催我去医院,我仍不动心。我一天换三次内衣,坚持上班、坚持学法修炼。又过九天,乳头结痂,几天后完全康复。这时,我才发现,修炼前我患的乳腺增生和乳房纤维瘤不知何时无影无踪。

二零零二年,我在扫地时无意看见一张报纸,上面写着“市图书大厦‘十、一’黄金周迎来了近十万读者,销售额达到二百多万元……”,我眼前一亮:一天就有一万多读者?一天就能售出上万册图书?这么好的洪法机会……这时我脑海里反复出现师父的法“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可转念又一想:图书大厦有六层,每层都有几十名工作人员,每层都设有安全检查口,安检口两侧有工作人员把守,一楼大厅和图书大厦入口还聚集着众多保安,大厦里还有那么多的读者,一旦被发现,如何脱身?这可不象在大街上,大马路、小胡同四通八达的好脱身。可是一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一想到师尊的慈悲苦度,一想到“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正念》),神圣的使命感使自己无私、坦荡、坚定、理智起来,只要能助师洪法救众生,哪怕是刀山火海也得闯啊。我当即决定,制作书签大小的真相资料夹在新书里。我做了约二百张真相书签,用彩色打印出来,上面写着:“朋友,为了您的美好未来,请记住‘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始终教人按照真·善·忍去做;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事事处处为他人着想,尊老爱幼,爱护公物,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严以律己,宽以待人。世界需要真善忍。” 周六我带上真相书签乘车去图书大厦,一路上我不停的发着正念,解体图书大厦周围的一切邪恶;一边背师父的经文来鼓励鞭策自己。一走進图书大厦,我告诫自己要沉着、冷静、遇事不慌。在夹放书签时,专拣畅销书放,如:中小学生的各种教辅教材,高考应试题解,英文工具书等等。一小时后发放完毕我安全返家。第一次的成功使我充满信心,此后我经常去图书大厦。

一次,在中小学教材部,一个男孩满头大汗跑進来问我:“阿姨,《高二物理试题精炼》在哪里?”我指着刚放过书签的一摞书“在那儿”,他走过去看一眼,拿起上面一本就走了。我当时流泪了,“这么巧?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呐!”十几分钟后,又过来三个女兵:“请问,《高考政治题解》有吗?”我指着刚放完的另一书架:“在那边!”那时我心里真的很高兴。

在图书大厦放真相书签时有两次遇到危险,但都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化险为夷,安全走脱。一次是在一楼,我正在放书签,一个营业员突然在我背后大喊一声:“你在干啥!”我被吓一跳,转过身平静的回答她“我在选书啊”,她走到书架前开始乱翻起来,我立即发正念,清理她背后的邪恶因素,同时发一念“叫你搜不到”,她翻了一阵子,啥也没找到,转回身满脸堆笑对我说:“对不起,打扰了”。还有一次是在四楼大厅,我只顾了选畅销书放书签,全然忘记周围还有许多人。只听见有人大声嚷嚷,抬头一看,有两人一边喊一边跑直奔我而来,走到我面前,一把推开我,一边吼着:“我叫你放!我叫你放!”一边动手搜书。

周围有几十双眼睛看着我。我从未被人当众呵斥过,脸一下红了。我立即对自己说:你是大法弟子,你在救度众生,你在做最神圣、最伟大的事。正念一出,心情立马平定下来,这时那个负责人已经搜出几张书签,我一面请师尊加持,一边发正念清理现场的一切邪恶因素,那个负责人嘴里喊的“我叫你放!我叫你放!”不知怎的此时变成了“我帮你放!我帮你放!”,我笑着对她说:“那你就是做最好的事。”负责人一边气急败坏的拨打手机,叫保安上来抓人,一边走向四楼的安检口,与营业员一起分站在两边,想要堵住我。

我走向旁边的书架,随手放下手里的书签,心想:“我是大法弟子,在做最神圣的事,你们无权抓我,叫你们看不见我。”此念一出,我迎着她们径直朝安检口走去,在距她们二米远时听到营业员对负责人说:“刚才还看到那女人,怎么就没了?”负责人也说:“是啊,上哪去了?” 就在她俩对话的时候,我迎面从她俩中间走了出去,她们愣是没看见。过了安检口,我不紧不慢走向步行梯,当下到二楼时,只见二名保安急奔上来,一名从我身边急匆匆跑过,一名突然停在我面前,仰面看着我,足足看了有十秒钟。我笑眯眯的看着他,心想:“你怎么不上去呀?”他突然一扭头奔向四楼。我安全的走出图书大厦。

回家后我反省自己,找执着心。发现去大厦的次数多了,做事心,欢喜心就冒头了,也不注意安全了,差点被邪恶钻了空子。认识到:修炼是严肃的,一个不正的念头,一个小小的执著,就会给自己修炼带来干扰,给证实大法带来麻烦。自那以后,图书大厦每层楼都安装了多台监控器并有专人监视。我又去百货大楼、新华书店继续讲真相。

……

转眼已过十五年 ,在大法的指导下,我逐步明白了佛法修炼的真谛和宇宙正法的伟大意义。尽管路途艰险,一路磕绊,但我始终没有停下修炼的脚步。我虽然没有见过慈悲伟大的师父,可我能时刻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呵护,感受到佛恩浩荡,感受到宇宙大法的庄严、神圣、美好。弟子只有不断精進,全力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圆满回家才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明慧网“神在人间”征文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