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二零零零年间的奴役和暴力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四日】二零零零年我因去北京为法轮大法说公道话,被警察劫持到辽宁省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劳教。在此见到了马三家黑窝的邪恶。

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
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地理位置

每天早上五点起床,不论多大年龄,身体状况如何,一律去外面跑步,不论冬天夏天。早饭过后就是奴工劳动,制作出口花、绣毛衣花、做工艺品和做棉活等。整天在有毒有害的空气和粉尘中劳作。晚上一直干到十点、十一点,也有时赶活干到十二点多,警察对于年龄大的也不放过。尤其对于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苏菊珍(已被他们迫害致死),晚上折磨她不让她睡觉,还让她长时间蹲着,大队长王乃民、队长苏境常唆使四防(劳教人员杨剑虹)等人打她们,用洗衣板砍邹桂荣,行恶中谁都不让看。四防杨剑虹包夹她们,几乎每天都打她们,浑身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没有一点好地方。不许她们吃饭是常有的事。他们经常把邹桂荣包夹在厕所台阶上,残羹剩饭就让她蹲在台阶上吃,若不顺心,还常将饭碗抢下来,把要扔的剩饭倒在她碗里,把她折磨得两眼直愣愣的。

还有一个六十七岁的锦州刘姓女法轮功学员,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而被他们弄到四防室开飞机(一种酷刑),就是头朝下,背朝上,弯着腰,手往后背,不准动,动一点就挨打,老人开了近一个小时的飞机,汗流满面,地面被汗水浸湿了一大片,两腿发软,浑身颤抖,直到逼迫写完保证书为止。还有一位王姓女学员,虽然转化了但也没有自由,来月经不准上厕所,三、四次请求上厕所都遭到拒绝,因为规定每天只准上五至六次厕所,其余时间都是奴工劳动。还不准她走动,直到月经顺着裤腿往下流,逼得她直哭,才肯让她去厕所。

洗漱时间只有早上的十几分钟和晚上的十几分钟,洗衣服还得恶警高兴,或者奴工活等活时,夏季衣服汗味、月经裤头也不能及时洗,所谓的上边来检查,还装点门面统一着装,着装的衣裤都得法轮功学员自己花钱买,夏天一套,冬天一套,不买不行,就连床单被罩所有用的东西都自己掏钱买,也就是说,只要他们想装点门面时,认为谁的不合格,谁就得自己掏钱换,否则就挨说、挨骂。夏天热的难熬,一个屋子三十四人。

在二零零零年盛夏季节,自来水停了一天,周围有一口废井,是农民多年喂牲口用的井,但因为地里撒农药,使水流入井里了,人、牲口喝了都会中毒,所以废置多年了,农民早已将其废掉,不再用了。停水那天,恶警吩咐四防和法轮功学员去此井打水给法轮功学员喝,当时有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学员喝水后农药中毒。恶警们为了掩盖真相,不让学员给家里打电话和家人联系,不让家属探望,停止一切对外联系,严密封锁消息二十多天,并且给每人都发药吃。中毒严重的有锦州的吴姓法轮功学员和大连的韩姓法轮功学员,两人当晚被送到公安内部医院抢救,抽出的血都是黑紫色的。内部医院人都说怎么这么晚才送来?就是这样,马三家教养院恶警—大队长王乃民、一队队长王树征、二队队长邱平、三队队长黄海燕、四队队长张君仍不放过让法轮功学员去干活,给他们赚钱。等到上级来检查时,就撒谎说是学员乱吃东西造成的拉肚子。

还有一个男性法轮功学员叫彭庚(已被迫害致死),原在辽宁省公安厅工作,年仅二十六岁,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从拘留所送到马三家教养院,给他关小号、骑木马(一种酷刑),屁股都溃烂了。在马三家被迫害成肺结核,又把他转到铁岭市犯人医院,直到被迫害的死在监狱里。他是独生子,母亲因为儿子被迫害死,精神崩溃,一直哭个不停。朝阳一位女法轮功学员因为坚持信仰,被现任马三家女二所大队长王树征用两个高压电棍电了近两个小时,并用破抹布把嘴堵住不让出声,过后还不知廉耻的问:“你恨不恨我?”

还有一位铁岭女法轮功学员孙素珍(现已被迫害致死),因不放弃信仰被迫在走廊里长蹲,蹶着身子,还从房间里把她拖出去,衣服都被拽下来了,肩、背、前胸都露出来了,没有人的尊严。她们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之残忍,用心之狠毒,可见一斑,这也只是我见到的一点点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