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营救同修中提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五日】二零零九年前后,我们地区有几位资料点同修先后被邪党非法抓捕、判刑。面对邪恶的疯狂,面对当时的被动局面,怕心、痛心一起向我袭来。那段日子,我常常泪流满面,陷入悲痛之中。怎么办?经过静心学法、细细思考,我知道作为师父的真修弟子决不能在邪恶的压力下,在救度众生的关键时刻倒下、退缩,而应该勇敢的面对现实、解体邪恶,开创救度众生新局面。

放下人心 突破困境

二零零九年七月,当我这朵“小花”正在健康成长之时,传来了与我单线联系的A同修在异地被非法抓捕的消息,我顿时感到茫然,随即从昔日的站长那里打听到A的家乡所属的市县,在师父的加持下,仅凭着同修的外貌特征,到E县找到了A的家人。

起初我孤军奋战,除在最短时间内把迫害消息传到明慧网后,就不知该怎么办了。因为在中国大陆邪恶的环境下,资料点同修原则上都是单线联系,A的个人信息和被迫害的消息大家也都不知。那时,我一边陪着同修家人去E县公安局和看守所要人,一边默默的承担起A所留下的一些证实法项目。几个月下来,家人与A连面都没见上,只是从好心人那里得知A很坚定,零口供,零签字,从被抓以来一直绝食反迫害。

那一段时间,我心里很苦、很难过,看着同修家人的悲伤无助,E县同修的回避、真相资料的紧缺,几十人修炼的县城,竟无人出来协调营救;而我常常一人每日往返三、四十公里,学法又跟不上,资料点加大的工作量无人分担,再加上家庭矛盾的突出,真是苦啊!我几次都想放弃异地营救工作,觉的自己实在力不从心。

到底该不该继续参与异地营救呢?我在心中反复问自己。“当然应该!”因为我看到了,这就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此时此刻,我知道应该以法为师,静心学法;赶快放下怕心、安逸心、等待别人“协调”的心;主动找大家交流,从法中提高上来,使大家形成整体,通过讲真相,达到营救同修、救度更多的有缘人。

当我真正感受到“学好法,在修好自己的基础上,正念自然就会强,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就一定会做好”(《贺词》)时,师尊就给我开启了智慧,指明了方向。

一个强烈的愿望在我脑中反复出现:走司法程序救同修,打开本地救度众生新局面。

几乎就在同时,本地的协调同修找上门了。当大家确定A同修被绑架的消息后,一致赞成走法律程序营救同修。与此同时已有几位同修先行一步了,他们正在为被抓的B、C同修找律师。

正念正行 营救同修

为了营救同修,我和本地几个同修不谋而合,走到了一起。我们互相配合,放下怕心,堂堂正正去本地律师事务所给律师讲真相,凡是听过真相的律师基本都被劝“三退”得救了。这对本地的邪恶震慑极大,我们周边的派出所就阻止身边法轮功学员参与营救,不让他们与我们接触。但邪恶根本就无法动我们。

由于省司法厅出面施压,律师几乎都不敢为法轮功做无罪辩护。后来我们又面对外地律师讲真相,在师尊的加持下,从外省选聘甲、乙两位正义律师为A作无罪辩护。我参与了营救同修的整个过程,亲眼见证了正念的威力。在营救过程中,大家形成了整体,使众多被谎言欺骗的众生明白了真相,律师也真正得到了救度。

一天下午,乙律师去看守所会见A同修,由我一人陪同乙律师前往看守所。律师和我们经过多次接触,看到不管是到邪党的法院还是看守所,都有一部份同修相随近距离发正念。尽管邪党处处刁难,但它们设置的各种障碍,最终都被大法弟子的正念解体了,律师都感到“不可思议”的顺利,亲眼见证了正念的威力。律师顺利见到了同修并把我们的鼓励带给了A同修。可在回来的路上,乙律师突然神情紧张的小声告诉我:“我们被跟踪了,后面一辆黑车一直在跟着……。”我不动声色的说:“没事。”我深知邪党的歹毒,为了律师的安全,决不能让邪恶知道律师的住处。

说没事,可心却提到了嗓子眼。“师父救我们!”我本能的在心里发出了这一念后,想起师父说:“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我在心中默默求师父加持、求护法神相助。这时司机(常人)加快了速度,以每小时八十公里的速度在县城的路上飞跑起来。从反光镜中我看到,后边那辆原本紧咬不放的黑车不见了,其它的车辆也不见了,同时天也暗了下来。律师再次见证了“发正念”的神奇。因此我更加坚信:只要真正的信师信法就没有过不去的难关!我们在救度众生的项目上只有大家互相配合才会威力无比!

由于这次整体配合不够好,让乙律师产生了怕心,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就钻了空子。表面上是两省司法厅同时给律师施压,在开庭前几天让乙律师接受“审查”,迫使乙律师在开庭的前几天退出了。

在开庭的前一天,当我在宾馆见到甲律师带来另一位丙律师时,顿时大脑一片空白,对第二天开庭失去了信心。“不!决不能上邪恶的当!我们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徒,我们才是这台戏的主角!律师只是配合大法弟子来讲真相救人的。”师尊的加持使我瞬间清醒了,调整好心态直接问丙:请问你为法轮功做过无罪辩护吗?“没有,这是第一次。我相信正义的案子是相通的。”

这句话立刻消除了我的顾虑,我在心中求师父加持这位勇敢的年轻人,并感谢师父在我们事前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情况下更换律师,却没让我们操心,甲律师就主动为我们带来了丙律师,这一切全是师父在做呀!在同修的整体配合下,我们终于突破邪恶设置的层层障碍,使两位正义律师第二天顺利的走上了法庭。

开庭那天,法庭内外到处是便衣特务和武装齐备的警察;法庭外汇聚了许多公安、消防、防暴车辆;法庭内邪党安排上百名公、检、法人员及各个乡镇的代表参与旁听。庭外围墙四周汇聚了很多驻足观看的百姓和不少我们的同修。那天我也智慧的与同修家人一起参与了旁听,零距离发正念加持同修,解体邪恶。

当面对邪恶的非法搜身、拍照、录像镜头时,那一刻我真正感到了师尊的加持,正念的伟大,心性的升华,怕心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一切都在师父的手掌心里,邪恶又算得了什么呢?

法庭上,同修A经过长期绝食,仍不失大法弟子的风采,令众人称奇!他那对“真、善、忍”的坚信,对邪恶的无所畏惧,令众生敬佩!令同修自豪!律师有理有据的精彩辩护,洪钟般的声音震撼法庭!在律师辩护的最后一刻,法警停止了移动的脚步,丑态百出的庭长举起的法槌忘记落下,一切静止了,所有的公检法人员都凝神注目、屏住呼吸,生怕错过这历史的一幕:“信仰法轮功无罪!信仰法轮功合法!立即无罪释放法轮功学员A!”

法庭外、围墙边站满了大法弟子和围观的当地百姓,他们都清晰的听到了律师的无罪辩护,众多生命都明白了:原来法轮功是合法的!迫害是有罪的!A没犯法呀!这共产党太不讲理了!

这场成功的辩护,在师尊的加持下,真正达到了救度众生的目地,给了律师摆放自己正确位置的机会,同时也开创了本地讲真相的新局面。

突破自我

由近期明慧网的报导可见,很多地区不断出现同修被非法抓進洗脑班、看守所或遭非法判刑。看到这些消息,我很痛惜。今年我们地区“七•二零”前也传来邪恶预谋要办洗脑班的消息。听到这个消息后,我的第一念就是解体它!决不承认强加的迫害!我不等不靠主动协调,立即根据明慧网“发正念要领”拟定本地二十四小时接力发正念的方案,和协调同修商议后,马上在本地全体同修中公开提出建议。在本地同修的整体配合下,邪恶要办洗脑班的预谋烟消云散。

从身边资料点同修被迫害的教训中,我一直在想:邪恶为什么总是盯着“资料点”不放呢?为什么做资料的同修一到了特别特别“忙”的时候,一发正念就犯困时,就会被干扰、迫害了呢?在法理上我们都知道是自己有漏才被另外空间的邪恶抓住了把柄的。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时刻,我们真的一定要主动把这个“漏”堵上了。

师父告诉我们:“要想做好救度众生的事,首先就得修好自己。多学法才能正念足,学好法才能完成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致巴西法会》)因此我们必须真正做到“师父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师父要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再精進》)。

在修好自己的基础上去做大法的事,要时时保持一颗纯净的心,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不然的话,我们是做全宇宙最正的事,是做救人的事,怎么会“怕”呢?你真的感到心中不“稳”,特别“怕”的时候,可能另外空间的邪恶已“盯”上你了。你就该停下手中的活,“静下来”查找自己的不足,多学法多发正念,清理自身空间场,不给邪恶可乘之机,这是血的教训呀!否则你做出的资料就含有“怕”的因素,使救人效果大打折扣,邪恶也会趁你正念不足时下手,就会干扰相对稳定的修炼环境,同时还给救度众生带来重大损失。

在资料点遍地开花的今天,面对同修的需求,绝不能一味的长期超负荷工作,也不能让资料点“越长越大”。尽量从法理上帮同修提高上来,教会同修自己做资料,使资料点真正达到“遍地开花”、独立运作,使身边同修都能整体提高、整体升华,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在风风雨雨的正法路上,我有幸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成为众神都羡慕的生命,我唯有精進实修,来报师恩。我一定要修好自己,放下自我,在救度众生的路上精進再精進,圆满随师还!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