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人权恶棍陈政高在台湾捐款作秀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五日】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九日中共辽宁省长陈政高在台湾新竹县五峰乡给张学良故居捐款五百万,看到此报道,笔者说不出是痛心,还是恶心。姑且不说辽宁民众有多少下岗工人过着被高价房屋、高额医疗、和高额儿女学费压迫的生活,前几日,辽宁《新北方》报道:沈阳皇姑区一对老夫妇因治不起病,承担不了医药费,为不给儿女增加负担双双跳楼自杀。

陈政高不顾辽宁老百姓的死活,拿着辽宁贫穷老百姓的血汗钱,到富饶的台湾去“捐款”,不过又是一场政治作秀罢了。陈政高的作秀让我想到了我从小就听到的故事——“披着羊皮的狼”。

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之追查通告,陈政高在过去十二年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始终是辽宁省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头目之一。他在二零零八年更直接下达命令指挥迫害辽宁省法轮功学员于溟,沈阳五爱街服装企业家,在以酷刑恐怖出名的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对于溟进行毒打、电击、吊铐数天,并将他关在特制的大铁笼子里三个月,不能站、不能躺,用电棍电击他的生殖器;往身上泼凉水之后,用绳子将他固定在一个位置,硌他的下体,预谋虐杀他,用伪造的自杀声明书来掩盖酷刑的罪恶。


演示:马三家劳教所酷刑种种

明慧网不完全统计,截至二零一一年二月为止,已经证实被迫害致死的辽宁省法轮功学员至少有四百零九名。特别是陈政高亲自督办的辽宁省马三家子劳动教养院更是惨绝人寰!请看以下事例:

二零零零年十月,马三家教养院将十八名女法轮功学员扒光衣服推入男牢,此骇闻震惊国际。残酷的迫害导致至少七人精神失常、多人致残。法轮功女学员孙燕,不但被扒光衣服殴打、电击,还被用辣椒插进下身,用绳子打成结在她下身来回拉,出血不止。

二零零一年六月,法轮功学员赵素环在马三家被隔离、体罚、暴力殴打,她的两只大腿内侧被警察张秀荣用手指甲连抠三天,皮肤被抠掉后,又对其溃烂部位用皮鞋尖踢,整日整夜不让睡觉。她被警察连续用电棍电五天,脸肿得无法辨认。

二零零五年六月,法轮功学员高蓉蓉被龙山劳教所警察电击七小时毁容,她在法轮功学员的帮助下摆脱非法监禁。她的毁容照片在海外曝光,引起国际社会关注。之后,她再被绑架到马三家教养院秘密关押,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六年五月,法轮功学员史桂荣等人被警察马奇山、曹医生先上大挂,然后又绑在死人床上灌不明药物。

二零零八年五月,法轮功学员李海龙被警察施以类似五马分尸的抻刑,折磨三个半小时左右,二个多月不能正常行走。蔡超也被抻刑,并以电棍电击他的颈、手、腹、背等处,经过一个半月后蔡超才基本恢复。

二零零八年六月,法轮功学员崔国华被二所二分队队长尤然迫害,头部撞墙负重伤。之后因不背监规,被警察张君等六人毒打、电击并上大挂。法轮功学员罗纯贵被警察用电棍电嘴半小时,嘴高高肿起满口牙齿全部松动,又电击脸、颈等处二个多小时,再以站立姿势把他双手铐在略高于头的上铺铁架床头上三天。法轮功学员郑旭军被五、六个警察电击一个多小时,随后郑旭军、陈岩及孙书忱被强制罚站一星期。孙书忱被电击一度精神失常。郑海涛、赵建、崔德军、杜志英、赵连凯及刘玉也被八万伏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于溟被毒打、电击、吊铐数天,并被关在特制的大铁笼三个月,不能站、躺,用电棍电击他的生殖器;往身上泼凉水之后,用绳子将他固定住,硌他的下体。

二零零八年九月,张连英被女警用铁勺子锹开嘴灌食,吊铐三天三夜,还被电棍电,长时间罚站,木棒击打等。邱淑琴被三大队队长张卓慧迫害,用手铐吊,用电棍电击。她头痛难忍,被连夜送医院住多日。吴娟、张印英、张敏、贾亚珲等遭吊铐、电棍电击迫害长达几日夜。

二零零九年十月,法轮功学员王海辉受电刑和抻刑,一所所长高洪昌、三大队队长井洪波、于江每天二十四小时酷刑折磨他,白天上大挂、上抻床,晚上铐死人床上。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法轮功学员孙毅受过电刑和抻刑,之后被折磨持续站立二个月,导致腿部浮肿出现多处渗血点,骨瘦如柴,极度虚弱。

陈政高不管老百姓的死活,视法轮功修炼者的生命如草芥,却现在到台湾作秀,蒙蔽台湾人民,污染台湾。试问陈政高:你拿谁的钱?你看到台湾法轮功修炼者对你的抗议,你的心抖不抖?!无论是谁,无论是何许人物,只要他残害人民,都将遭到正义人士的唾弃!更逃不脱天理的惩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