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面讲清真相真的不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五日】我就三件事中的讲真相、救人急这件事,谈谈我的体会,若有不妥,请同修指正。

一、讲真相一条龙 即讲一退一发

随着学法修炼不断深入,认识到个人修炼圆满不是目地,救度众生才是我们的使命,是史前大愿、是来此真正的目地,所以我不仅仅非常重视学法,救度众生也摆在重要的位置中。前些年,注重发资料救人,但感到这样救人还不够,从二零零七年的下半年,我就和一位同修结伴而行,面对面讲真相,一直到今日。

每天,我和同修出去讲真相,包里都带上光盘(《九评共产党》、还有其它内容)、《九评》书,还有每周从网上下载的真相资料。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根据世人不同的情况,有的给书、有的给碟、有的给资料、有的碟、资料同时给,或《九评》书和资料同时给,当然,前提是我们先讲真相,对方明白真相,三退了,这就是我们一条龙的做法,这样做有什么好处呢?第一、不浪费大法资源。第二、真相资料发配做到有地放矢。第三、对世人明真相起到补充、深入的作用。

以前只发资料时,出现这样的问题,我们送出去的碟,有的人家没影碟机,或是老年人不会摆弄它,造成碟片的浪费。送的《九评》书给年轻人、上班族,根本不看,大法弟子辛辛苦苦做的《九评》书、碟,就这样不被世人重视、轻抛,心里真心疼呀。尤其在我回故乡时,听一、两位收废品的人说,他们把《九评》书当废品,而且收了很多本。所以从那以后,我认为碟、《九评》书最好面对面发,一般情况,我认为只发单张或小册子为宜(但有的大法弟子走不出来,还做不到面对面发《九评》与光碟)。所以我们做到了大法资源不浪费,做到了有地放矢,特别碰到非常好的人,因时间、环境因素不允许不能讲到位,于是就给他们光碟、书或真相单张小册子。

当然要做到这些也不是很容易的,首先我们有强大的“后方”,供给我们这些资源,不管我们需要什么、需要多少,我们随时都能从这大“后方”拿到手。所以,在这里我们首先感谢为我们提供真相资源的同修们,有你们的支持配合,我们才能得心应手的去救人。其次做到这一点还要正念足、怕心少。例如:有人看到我们从包里拿出资料给他,又看我们包里鼓鼓的,什么都有,就善意的说:“你们这样做危险呀,只用嘴讲不要紧,可是这些东西一旦被人发现就……(言外之意)就有牢狱之灾呀!”面对他们善意的“忠告”表示感谢,我们的心一点不随之而动,我们可不认为这是什么“罪证”,而是财宝、是救人的法器。

二、讲真相乐在其中

我们讲真相涉及的范围很大,所以走好多路,哪怕走二十多里路,也不觉得累,身体轻飘飘的,心里甜滋滋的,真是其乐融融呀,何以见得?当一个个明白了真相,又如获至宝的拿到大法的真相资料,他们一个个溢于言表的感激之情,又声声“谢谢”不断,你能不觉得甜吗?当然这个时候我们告诉他们,您得救了,应该感谢的是我们的师父,看到他们得救的喜悦,明白那一面对师父对大法的感恩,我们也自然与他们思想产生了共鸣,分享他们的快乐与幸福,真是其乐融融呀。

三、讲真相心正心纯智慧多多

我们有时自己都感到奇怪,怎么那么会讲,好象那些话语不知不觉的就从嘴里流出来了,汇入涓涓细流,慢慢的、轻轻的沁入世人的心田。有时又是声声不断、振振有词,有的人想回驳,还不等他说下去,又被我们说服了,感觉讲的很到位,很得体,哪来的本事呀?当然是师父是大法给了我们的智慧、能力。实际是师父在做,表面是我们做。

四、面对面讲真相真的不难

我们讲真相不是上来就叫人家三退,也不讲“天灭中共”这敏感的词语,因为我们认为受中共邪党毒害很深的中国人,你这样给他们讲会把他们吓住,根本不会听的,打个比方,得了重病的人,您给他大补、下猛药,他会受不了,不治病,救不了人,适得其反。我们经常用这样的词语:“共产邪党走到最后了……”,“共产邪党盖棺定论了……”,“苏共已解体了,中共能走多远?何况又贪又腐不得人心。”我觉得用这样的词语缓、慢、圆,中毒很深的人他能承受得了。这样下来即使他不接受,也表情平和,不至于气急败坏的翻脸,所以讲真相要用心,不能太表面化,不能说套话、空话,要从心里发出的声音,叫对方感到亲切、自然。所以我们经常看到明白真相的世人投来敬佩的目光、羡慕的话语,尤其对大法的理解,对三退的认可,我们心里由衷的欣慰、自豪。

正法到现在,操纵人的邪恶因素越来越少了,众生都急切的等着我们去救度,也许是天象走到这一步了,人们对邪恶的本质及罪恶的认识越来越清楚了。有时给他们讲真相时,他们倒滔滔不绝的讲起邪党的腐败、邪教教主的丑闻、恶毒及社会的黑暗,所以现在感到讲真相真的不难。有很多同修都走出来了,有时竟然讲到不认识的同修身上。

我们根据不同的时间、条件、环境和不同的人群和不同的人群讲法各异。讲真相的前奏很重要,通过这前奏,拉近距离,我们从中会了解对方的身份、职业、文化程度、经历、言谈举止的善恶程度。我们会找到切入点,然后顺水推舟讲。仅举近期一、二例:

早上在公园附近转,看到对面来了一位六十开外的老人,感觉是师父给我们领来的有缘人,于是上前搭话,聊了几句,感觉此人是听真相的有缘人。我们就从天灾人祸讲到预言、讲到邪党、讲到三退、讲到法轮功的真相,“天安门自焚”的真相,迫害的真相,这过程中是互动的,他不只是听,他也讲,此人思想很丰富,知识面也广。对邪党、邪教教主有一定的认识,我们的谈话一直是在非常友好、平和的气氛中,最后他退了团队。我们给了他光碟与资料传单、小册子。过一天又见到他,他说:看了光碟真好,我还要再看一遍,叫亲人也看。这样,我又把身上带的“走出政治,進入修炼”的光碟给了他,又交流了段时间,觉得这个人真是明白了,得救了,会有好的未来。

还有一天下午在广场转悠,看到两位七十多岁的老年人在交谈,于是坐在他们身边上前搭话,通过了解知道其中一位曾参加抗美援朝,后来又在长春某工厂工作,然后,五六年迁入西北某军工厂,改制后工厂职工很苦,工资低,生活可想而已,他讲抗美援朝他亲身经历的场面,光由他所见的所知的冻死的志愿军就一万多人,由此我讲抗美援朝的原由、错误,讲邪党恶毒,和平年代害死中国同胞八千万,又讲到贪官腐败,横征暴敛,讲到党独裁,一党专政,导致乱象丛生,腐败透顶,人不治天治的灭亡下场。在我们讲的过程中,他知道我们是大法弟子,当然就直言不讳的讲起了法轮功的真相,最后用化名退了党团。这过程中,我们也听他们讲,有时补充、有时借题发挥,真象两股清流汇到一起,水到渠成。当然,过程中,我们一定采取主动,离我们讲真相救人主题太远的内容,我们一定拉回来,不能跑题。

对上了年纪的或退休老人,他们几十年风风雨雨走过来,对作恶多端的共产邪党都有充份的认识,对历次运动,对搞阶级斗争,对邪党的暴力、谎言,有的人比我们知道的还多。特别这些年来贪官横行、官商勾结、警匪一家,只要我们一提这些话题,或启发他们,他们马上与我们一唱一和,把所知所想一股脑的推销出来。有一天,与一位八十开外的老人讲真相,这老人背景可不一般,曾经是邪党“西北局”中层官,又后在省委工作,曾经为被打成右派的好人说句公道话,后来也挨批斗,落实政策后是某省厅局干部。他讲抗日战争是怎么回事,讲刘志丹怎么死的,简直揭秘,扒恶党的皮,我后来讲:您老先生真是活历史呀,我们在书本上没见的史实。然后,我们就给他讲,中共已到天怒人怨的地步,必遭天惩,不退出邪党,必受其害,于是,老先生轻易的退出了邪党组织。

刚开始面对面讲真相的时候,我们主要对菜农,城里的农民工、下岗工人讲。这些生活在最底层的人非常好讲,我们用关心、同情的话语讲社会对他们的不公,生活的艰难、痛苦,一切一切的不合理,社会的黑暗,被欺压、欺骗的事实,進而讲到邪党的恶毒,这个流氓、政党是造成你们痛苦的根源,农民失地、工人失业痛苦不堪的现状,这样讲下来,绝大多数的人都三退了。

这两年面对面讲真相,没有了怕心、分别心、顾虑心,什么阶层的人都讲,工人、农民、教师、干部、高级知识份子,因为我们认识到不管你是什么职业、什么地位,首先你是人,是我们要救度的众生,只要我们正念足,一般都给讲明白了,并且三退。尤其这些年天灾人祸多,只要从这个话题入手,要告诉他们以后还有大灾大难,因看到古今中外的预言,又从其它方面知道好多信息,如果不三退,将来必与邪党一起遭殃,以至丧命。这样一讲,他们感到我们真是为他们好,不是参与政治,不是反对邪党(有时我们也做必要的解释,目地是叫他们明真相、救他),这样一讲,多数都退了。这种讲法我们把它叫“短、平、快”,一般都是开门见山,三言两语的,不是我们不想细致入微的讲真相,叫他彻底的明白,是时间、环境、条件不允许,比如,来去匆匆的过路人,不会用很多时间来听真相的,比如,正工作的农民工或卖东西的人,都不允许讲的时间多、内容多,只要讲明叫他们退了,也就达到目地了。

写到此,我们想告诉同修,面对面讲真相真的一点都不难,每天走出去讲真相,沐浴在大法中、沐浴在师恩浩荡中。

最近,与我结伴讲真相的同修家中的窗子上,花叶上开了很多朵婆罗花,看到这晶莹剔透的婆罗花,心里很有感触,这是伟大的师尊在鼓励我们呀,尽管我们做的还不是很好,与同修相比,还差的很远,与大法的要求更有距离,尤其讲真相方面修心不够,有时不能向内找自己的不足,对救度众生善心、慈悲心不够,但我们会严格的要求自己,不断努力,我们会成为师父所期盼的,成为浊世的金光、世人的希望,助师的大法徒,最后还要精進、精進、再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