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挖掉根本执著是提高升华的关键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六日】得法前,我在一家市级医院工作,由于受无神论的教育和党文化的熏染,思想变得非常顽固和僵化,即使是重病缠身都非常固执,直到最后实在没招了,就象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他要得了病到医院去看,西医看不好了到中医去看,中医也看不好了,什么偏方也看不好了,这回他想起气功来了。他寻思:我去碰碰大运,看看气功到底能不能治我这个病。他很不情愿的来了。”我就是属于这种形式走入大法修炼中来的。

由于生病上不了班,长期在家休养。一个偶然的机会,朋友借给我一本《转法轮》,说看后可能对我身体有好处。由于治病心很强,拿过书一翻,没有看到有炼功图解,就不紧不慢的当成小说,花了一个多月时间人家催要书时才看完的,稀里糊涂,一片茫然,根本就没有看懂,甚至连有些名词的含意都没有搞清楚。可是当过了一个多月以后,看师父讲法录像时,师父要讲的标题和大概内容,好象我事先都知道,曾经看过的《转法轮》一段一段的内容又清晰的在脑子里显现了,和录像对应着,这种神奇的现象从未有过,简直不可思议,由于认识上不去,一边吃着药,一边看完了讲法录像。

半个月后,我有幸参加了一次大型的心得交流会,听了同修们对法的理解认识和身心变化的发言后,对我触动非常大,观念一下子转变了,药停了,治病的心放下了,大法书请回家了,开始去炼功点炼功了。其实,那颗治病的心不是我放下了,是我一接触大法后师父就已经开始把我的身体往好的方向在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身体恢复非常快,也能正常上班了,一系列的变化都是师父用无边法力在法炼人的体现。

从做好人做起,从一点一滴上要求自己,无论是发自内心做到的,还是克制自己强求做到的,但是大法的法理已经成了我每天做事的衡量标准了。尽管认识有限,但是我对大法认识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知道这不是一般的修炼功法,能使人修成不同境界的佛、道、神,但内涵和境界这些实质的东西根本就谈不出来,还是停留在文字表面的理解和思想的想象中在认识。虽然《洪吟》和经文也背了不少,但根子上还是把学法当成每天的任务在完成,直到九九年七月迫害开始。

進京护法,抱着一颗执著圆满,一颗执著迫害早一天结束的心,抱着一颗把我的亲身感受告诉政府的心。在父母的支持资助下,在妻子的眼泪劝说和愤怒中,自己也流着泪从家中、从人中迈出了一个修炼人真正开始踏入修炼的一步。两次進京证实法后,单位配合“六一零”(中共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停发工资,准备要送我去洗脑班,我不配合邪恶任何形式的迫害,决定离开单位。开始我把大量的做事当成了修炼,用人心对待迫害中出现的一切,而在学法上还是抱着原来的认识,不紧不慢的学着,实际上已经偏离大法,有漏了。

二零零一年九月,我被邪恶迫害,先后被非法关押过三个看守所,二个监狱,住过几次医院。无论在任何邪恶的环境下,我都做到不承认,不配合邪恶对大法,对我的迫害。八年里只有一个念头,即使是失去这个肉皮囊,邪恶也休想动摇和改变我坚信师父和大法的心。通过学法,我知道这场旧势力所谓的迫害目地,就是想考验大法弟子坚信大法,能不能放下生死,能不能维护大法。那么我就做给你们看,但是任何邪恶都不配来考验。我多次未能按照师父要求的理性反迫害,绝过食、撞过墙、睡过死人床、咬过舌、撞过门框上的大玻璃,但是因为我出自维护大法的基点,每次都象是撞到沙发上一样,被弹回来,完好无损,没有任何反应。邪恶每一次疯狂迫害式的考验都是在师父的保护下闯过来的。

但是身陷牢笼,时时刻刻都在提醒自己,绝不能给大法抹黑,监狱里的犯人把大法弟子都叫“法轮功”,如果哪里做不好有漏符合了邪恶,或被邪恶说表现不错等类似的话,我就没脸再见每月按时来探望我、支持激励我的父母、兄弟和同修,我真会被羞死的。由于守住了这一念,把每天的时间和精力全部都用在了背法和发正念上了。八年来,就是这样在师父的特殊关怀加持下,正念闯出了魔窟。

是慈悲伟大的师父为我们承担承受了绝大部份的痛苦和魔难,是大法无边法力与威严神圣,才使我们从这场最邪恶、最恶毒、最疯狂的迫害中走了过来,而我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中,只是守住了我对师父的正信,守住了对大法的正念,守住了做人的良知,仅仅这么一点点而已。但是对邪恶的震慑却是非同小可,邪恶看到的是一个大法弟子信师信法,对法坚如磐石,金刚不动的心,看到的是大法在我身上展现出来的威武不屈的超常毅力。另外,在母亲与家人和同修持续不断的找监狱,找司法,找所有相关的机构部门讲真相,反迫害的共同努力配合下,邪恶迫害的手段和伎俩失灵了。

回家后,每天的大量学法就成了我重中之重了。四个月的时间,我把所有的讲法系统的看了一遍,觉得什么都知道明白了,又什么都模糊不清,没有头绪。感觉最明显的就是胸口缺少什么东西,心情也随之浮躁起来了,特别是当看到同修讲真相,做三件事的语气、善心、耐心,那么平静祥和,自己就更着急,我为什么就没有,做不到呢?忽然有一天悟到了,我心中发急缺少的是善、是慈悲,但又不知如何去修,才能修得出来,就想用大量的做事来填补心中渴望得到满足而发急的心,实际上又回到了被迫害前的状态上去了。

就在我最困惑迷茫的时候,慈悲伟大的师父安排了一位不认识的同修找到了我,告诉了我误在什么地方了,为什么心中会发急,造成这些的根本原因是什么,以及他是用一颗什么样的心来学法的等等。句句慈悲真诚的话语,说在我的心头上,我的心结溶解了,迷障我的帷幕撕裂了,师父给大法弟子留下的集体学法交流的环境真好。

是我还抱着八年前对法的认识基点和心性在学法,当然看不到今天正法進程中更高的法理,所以心中会发急。是我还停留在八年的反迫害中,观念没改变过来,跟不上大法对今天正法弟子的要求标准时,当然就体现不出来修炼人的善和慈悲。虽然在这场迫害中,我守住了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正念,但内心里并不真正知道和清楚这部法是什么,师父有多么伟大,这部法有多么伟大。

自和同修交流的那一刻起,我明白了,我清醒了,我的学法态度转变了,我生命里的每个细胞都兴奋起来了,真正的自我在学法中开始复苏了,层层的法理不断展现出来了,八年反迫害中留下的对抗不善的阴影飞快的被大法同化和清除着,生命在向最本源上归正着。

大法是宇宙的根本,是造就一切生命,宇宙天体,万事万物的本源,无条件的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跟上正法進程。因为今天地球上七十亿人中,你我是被师父选中成为正法弟子的最幸运生命,成就后将成为新宇宙的保卫者,这是一个生命永恒的荣耀和使命,修不好能行吗?正法弟子是有严格标准要求的,大法是慈悲与威严同在的。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首先就得从自己最根本的根上挖起,看一看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中,我们是否敬师信法,对大法坚如磐石,金刚不动;看一看我们证实大法,维护大法,遵循大法,是不是完全按照师父留下的修炼环境和要求去做的;挖一挖面对各种各样的邪恶迫害,我们是否放下了生死,放下了自我;挖一挖我们每时每刻的一思一念是否选择了大法还是选择了人,是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在修炼,还是强调了常人的状态却没有在修炼;挖一挖我们每天学法时,是不是抱着一颗对法无比敬仰、感恩、崇敬、渴望法的最神圣的心在学法。当挖出这个根子,找到那个怕碰、怕受到伤害的根子,找到真正的自我和存在的差距,珍惜和利用好这最后的万古机缘,用今天大法对大法弟子的标准和要求,把生命的全部投入到同化大法中去。法就会从最洪观至最微观,从最表面到最本源,穿透一切空间、时间和粒子,以最快的速度同化和改变你我。

抱着一颗对法无比虔诚的心去学法时,大法的无边法理才会展现在你我面前,“而他博大精深的内涵只有修炼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层次中才能体悟和展现出来,才能真正看到法是什么。”(《精進要旨》〈博大〉),你才能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堂堂正正,坦坦荡荡的做好三件事。

相反,内心深处,根子上还固守着人的根本执著不放,一手托着法,一手抓着人的东西不放,最大限度使自己和家人不受迫害的情况下,三件事也在做,修炼中也在找自己的不足和人心,却不敢去触及自己最根本的执著,总是在外围找各种执著心,这样的人,当他看完一遍《转法轮》后,也许只提高改变了一小点,但这也是法炼人的体现。师父在《新西兰法会讲法》中讲:“一炉钢水要是掉進去一个木头渣儿、木屑,瞬间你就看不到它的影儿了。人就象那个木屑,这宇宙大法就象那炉钢水。熔人,要是熔一个人那是太容易了。”

如果根子上不动,不改变,谁也没有办法,那也是他心性真实所在位置的表现。

同修们,放下自我,放下一切执著和妄念,不要再被三界的假相所迷惑,不要再被后天的观念所束缚,不要再被自己的业力所阻挡,破除一切旧势力的干扰和迫害,用生命的全部去同化大法,维护大法,证实大法。别搞标新立异。堂堂正正做好三件事。千万年的等待瞬间即逝,珍惜最后的正法之路,找回真我,纯净学法心态。

以上是个人体悟,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