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学员分享生命奇迹 民众踊跃学炼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六日】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九日晚,纽约法拉盛台湾会馆里春意暖暖,“法轮功中的奇迹”健康讲座吸引了不少当地居民前来取经。法轮功修炼者戴宜葳女士、汪志远医生和杨斌德先生分别讲述了自己在学习法轮功后的健康体验和心路感怀,和大家一起分享修炼法轮功后亲身经历的生命奇迹。

继二月十九日,多位法轮功学员分享了他们生命中的奇迹之后,台湾会馆邀请法轮功学员于二十三日晚,在馆内教授法轮功的功法。
继二月十九日,多位法轮功学员分享了他们生命中的奇迹之后,台湾会馆邀请法轮功学员于二十三日晚,在馆内教授法轮功的功法。

留美女硕士人生福祸大逆转

戴宜葳是生长在台湾的女士课业优异,高中、大学就读的都是人人称羡与赞叹的台湾最好的学校——台北市立北一女中和台湾大学,出国留学后也一帆风顺,在美国康州大学获得生物技术和电脑工程两个硕士学位,毕业后就职耶鲁大学工程师。然而三十岁那年,一场车祸使她的人生发生了大逆转。车祸让她全身关节错位,求诊中西医都无法痊愈,就在她痛苦不堪想要放弃寻找治愈方法,忍痛过一生之际,戴宜葳幸遇法轮大法,并走进修炼,因而重获新生。

戴宜葳女士
戴宜葳女士

戴宜葳说,二零零五年,上班才一个月的一天,在开车下班的路上,她被一辆轿车从后面猛烈撞上,车子被撞得全毁,人也受了重伤,不过外表看不出来,都是内伤,身体的软组织受伤,X光也看不出来有什么大问题,只是有点脑震荡。医生让她回家休息一个月,可是过了一个月之后情况并未好转,而痛的地方更多了。几个月过后,她的身体不但没好,反而越来越糟。开始只是左半边比较痛,髋关节、膝关节、腕关节,承受最多撞击的地方比较痛,慢慢发展成扩散到所有的关节都痛,全身都痛。到后来连走路都有困难,走一步就要休息一分钟,再走一步再休息一分钟。

戴宜葳决定辞职回台湾看中医。经人介绍,她找到一位医道高明的中医骨科医师,,医生诊断她是全身关节错位,告诉她来得太晚了,已经变成旧伤了,很难好了。接下来的日子真是反复不停地折磨,韧带已经无法固定关节,一使用就又错位。不能自己开门,不能自己穿衣服,连碗也拿不住,全身关节酸痛。

更糟的是慢慢神经方面的后遗症出现了,戴宜葳得了一种叫“纤维肌痛症”的病,痛觉神经失调。基本的生活都没办法控制,呼吸、体温调节、血糖调节,全都混乱了。她变得动不动就会昏倒,动一动浑身痛得要命,走到哪里都要带氧气筒,否则可能随时都会晕倒。全身只要是有痛觉神经末梢的地方都痛,放大的痛,只有吗啡能止痛。

在台湾这么折腾,求医一年半无效后,戴宜葳决定放弃寻找治愈的方法回美国,忍痛过一生。决意回美国的三天前,她在《大纪元》网上搜到了一位中医师的文章,这位中医对关节疾病也有研究,中医医理也有独到见解,就想再试最后一次。戴宜葳拜托医师一定要在她回美国前帮她看诊一次,在探测肾、肝、胃、骨和骨髓健康状况后,医师的脸变“绿”了,戴宜葳的这些器官都不好了,已经病入骨髓了。最后医师告诉她,她的病已无人可治,惟有修炼法轮功,或有生机。

回美后,戴宜葳没有马上开始学法轮功,发现自己根本没法生活,她要求妈妈让她回台湾继续求医。可是妈妈说,别回来,之前医治时,钱已经全给用光了,再治要借钱了。戴宜葳哭了三天,活着除了忍受痛苦,其它什么事情都做不了,为什么还要活着呢?她内心痛苦万分,最后决定为了家人,再痛苦也要拖着活。但是到底要不要放弃寻找根治的方法呢?可能债台高筑了也找不到,但是不找以后会不会后悔?在心里强烈挣扎的时候,她想到:那就来炼炼法轮功吧。

戴宜葳花了一天把《转法轮》看完后,内心激动不已,觉得《转法轮》里说的都是真的。她想:“就算我不能入门,没人管我,没人给我净化身体,病永远不会好,我也要用余生老老实实地自己承受偿还自己的业,并且遵照《转法轮》里说的方式过一生。”第二天早上醒来,正打算小心地活动开酸痛的肢体,她却意外发现:一向睡醒后都不听使唤的手竟然可以随意动,也不痛。感觉一下全身,哪都不痛了,纠缠了她两年的痛苦全不见了。这好象是做了一场梦,两年的痛苦一夜之间消失了。

就这样,一个已经要申请残障补助的人,幸遇法轮大法走入修炼,满身伤病一夜之间全好了,不但好了,比车祸前还强壮。本来健康、事业、婚姻、家庭都快没了,人生差不多结束了的戴宜葳,又被赐予了第二次机会。

汪志远医生的医学神话

汪志远医生
汪志远医生

汪志远先生在国内行医几十年,救治了无数的病患,后来就职哈佛医学院,是显微手术专家。有一天,汪医生发现自己患了一种不治之症──“进行性脊肌萎缩症”,迄今为止都没有治疗办法,患者平均存活是三到五年。就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汪先生开始修炼了法轮功,从此,他开始了第二次生命。

汪先生介绍说,在自己人生和事业都有成的时候,自己患上“进行性脊肌萎缩症”,作为一名医生也知道这个病没法医治,但也不死心,造访了国内多家做这方面研究的医学院,北京的301总医院、四川的华西医大,三医大、四医大等。此外,还研究探索社会上传的一些气功,但都没有结果。

患病后不到三个月,汪志远的体重从一百五十至一百六十斤,降到一百一十八斤,人全身无力,从一楼走到二楼都头昏,出门就要坐车,脑袋记忆力差到连自己家的地址都忘记,人的精神全都垮了。来美国大概一年半,他消化道大出血,当时的血色素只有六克,连正常男子的正常标准的一半都不到。

就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国内一位朋友向汪志远介绍了法轮功。朋友介绍说,这个功法是真正的上乘的、高层次的功法,可以强身健体,并且可以修到很高层次。抱着探索的心理,汪志远先生参加了在麻省理工学院法轮功学员办的九天学习班。他说,去之前自己是带着疑问去的,但是去了以后,法轮功的神奇使他大吃一惊。

第一天参加学习班,往那儿一坐就感到滚滚热流从头热到脚,能感受到一种非常强大的能量场,非常舒服的一种热流、暖流,从头到脚滚滚流过,一阵一阵的来。而且坐在那里,无缘无故的眼泪直流,当晚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半夜的十一、十二点,却感到脑袋是那么的清醒、眼睛是那么亮、耳朵是那么灵,浑身感到轻松,很有力量。这个感觉已经有十多年没有了。

参加学习班四至五天的时候,胃和全身难受的症状全都没有了,而且身体其他不舒服的症状也没有了,一天到晚就感到总是有一股热流包着自己,很暖的、挺舒服的那个状态。接下来,炼了大概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他的身体完全恢复了,体重增加了,精力恢复了,记忆力各方面都恢复了,血色素从六克恢复到正常,可以说真是一个奇迹。

身心受益的杨斌德先生

杨斌德
杨斌德

杨斌德先生是前台湾跨国企业公司副总、北美负责人。修炼法轮功以前,杨先生患有过敏症,尤其是到每年四、五月份的时候,过敏的症状会延续长达三个礼拜;经常感觉腰酸,肠胃也不太健康。修炼法轮功以后,身体健康了,过敏没有了,腰酸也没有了,体重也从原来的超重恢复了正常。

但杨斌德先生体会更深刻的还是,修炼法轮功对他的人生观和处世态度的影响。学炼法轮功后,他领悟到,应该尊重他人,不能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别人;要重视生命、珍惜生命,肯定别人的价值;遇到任何事情都要多看自己的不足;每个人都不一样,人不能用自己的尺去衡量别人,要以包容的心态去接受不同的人,以每个人不同的差异性去接受别人,不能因为别人跟自己不一样,而看不起别人。杨先生表示,这对他的影响很大,他逐渐学会了异中求同,总能从看起来好象很对立、不同的情况中找到一些共同点,这对他的生活、整个人际关系、做事情的结果,带来了很好的影响。

因为从法轮功中身心受益,所以在台湾时,杨先生只要有时间就和其他台湾学员一起自费去旅游点,向大陆游客讲述法轮功真相,希望游客们不要因为迫害者的谎言而错失了机缘。经过他们的努力,很多游客明白了在中国大陆发生的这场残酷的迫害,有的人朝他们竖起了大拇指,有些游客还以行动表示支持。台湾很热,有的游览车里有水,看着他们大热天在讲真相,游客就主动帮他们泼水降温,好使更多的人能听到真相。

免费教功和九天学习班

听完了三位法轮功学员的修炼经历分享后,听众们都感受良多,并邀请杨斌德等多位法轮功学员于二月二十三日晚,在台湾会馆演示并教炼法轮功五套功法,并颁发褒奖给杨斌德先生。

台湾会馆理事长蔡明峰先生(中)颁发褒奖给杨斌德先生(左二)。
台湾会馆理事长蔡明峰先生(中)颁发褒奖给杨斌德先生(左二)。

二月二十三日晚,法轮功学员教授了第一至第四套功法,学习者很高兴,觉得能量场很好,动作也很简单易学。谢先生是其中一位学功者,他说,听了“法轮功的健康讲座”,受益良多,尤其是,杨斌德先生谈到的,关于“尊重别人”,“修炼没有榜样,不能用自己的尺去衡量别人,每个人都不一样,尊重不同人”的体悟,令他印象深刻。

在现场学习法轮功功法的民众的反响和倡议下,台湾会馆理事长蔡明峰先生当场宣布,从三月一日到九日,每晚七点至九点,在台湾会馆举办法轮功九天学习班,希望社区里更多的民众能从中身心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