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次送出诉状的心得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七日】我们地区历经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二月,不到半年的时间,四次成功送出诉状给访台的中共恶党官员。表面上看这其实就有我们整体的问题,怎么恶人一直来我们地区,我们体悟到至少有我们要救的人还不明白真相,几次下来,特别是最近这一次,感谢师父,我们地区明白真相的人多了,场比较不一样了,明白真相的人都在摆正他们的位置,在一起帮助我们。(这里要说明的一点是,个人是略代表我们地区一起参与的同修,送诉状的是我们整体,不是表面上看到的一个人。)

前三次的送诉状,由我代表,第四次是另一位同修。第一次、第三次与第四次诉状都是送到被诉的恶人手上,第二次,有个场合被诉的恶人没敢出现,他的副手(副省长)接了一下。恶人接下诉状后,不是脸色大变、眉头深锁、一脸黑雾蒙面,就是神情一下子萎靡,完全没了初来时的趾高气扬,真的就象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是邪恶被灭了,恶人没邪气补充、表面颓了。

记的第一次递状后,我们晚上到他们的饭店继续证实法,当时有七八个随行官员从我身旁经过,其中一人说:他(恶人省长)一接到那东西(诉状),脸上一惊(他做个哭丧脸)。其他人随即哄堂大笑,取笑他们省长。我当下想邪恶还有气焰吗?他们下属都在以这来取笑长官,邪恶不害怕了吗?

此外,每次送状过程都有神迹出现,我举第三次为例,这个恶人很邪,当初带来的场很不好,在表面空间制造障碍,使同修很难靠近,而我们三个送状小组的同修安然巧妙的送上两次诉状,还拍下影像,这很神奇。另外,恶人省长的三个保镖与几个官员几乎寸步不离,我们苦无机会。可是当我决定上前送时,随班的官员不在了,保镖退远了,我送出去,他接下,我面告恶人被诉,善恶有报,停止迫害法轮功,其他人才醒来的感觉,急忙过来。我知道,这是同修们正念得到师父加持的结果。后来另一同修又送一次,这时恶人被搀扶簇拥着上车,显的颓丧。这恶人提前几天结束在台的行程,当晚就走了。

这些恶人来台行程飘忽不定,常临时取消行程,除了害怕面见大法弟子外,有些托说是不舒服(也许是真的),有些是被拒绝访问。除了台湾立法院已通过“不邀访、不欢迎、不接待中共人权恶棍”三不人权提案外,目前已有全台十二个县市议会通过提案,也得到其它海内外团体的支持与赞赏。真理正义之下,善恶是非是清楚的,世人被蒙蔽,我们是要去揭开,讲清真相。

另外想要交流的是,送诉状的过程,除了送状人的状态与正念要纯净,重要的是整体要心齐念正,场会更好,机会会更好。第四次我们送诉状小组扩大了,多次送上诉状,恶人接了一次,但是我们没拍到,于是接着又送了几次。这次我们觉的场比较好了,送状的机会很多,几乎每个人都有机会送,这与整体很有关系,包括先前向警局、市长、议长、议员与企业人士的讲真相,我们这次做的不错。稍有做好,都得到很多的认同与支持,包含现场警察都很帮助我们。所以我们约有十几个同修都一直有近距离接触与近距离长时间发正念的机会。后来觉的保镖也不象之前那么恶与防护严密了。是整体正念改变了环境,但是我们要提醒自己,都不能放松,直至邪恶除尽,让更多人真正明白真相,摆正位置。

其实其他的同修,包括对警察讲真相,拉横幅等都是在压力下正念正行证实着大法,看着世人的改变与一些同修的成熟(包括自己),这些都是必然的,因为我们有宇宙大法在指导我们修炼,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所有生命最羡慕的生命。让我们提醒自己与周围的一些同修,很多世人都改变了,我们呢?我们也要走向成熟,继续精進实修救人,完成誓约。

以上是个人的心得交流,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