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新学员:唯有精進 不负浩荡师恩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七日】我是二零一零年八月正式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现在,我是一名大学二年级的学生,其实我早在初中就接触到了大法,并在同学家人的帮助下,学会了五套功法,但因功课繁忙等原因,我并没有看书,也并没有坚持炼功。大好的修炼机缘就这样错过了……

就这样,我徘徊着,寻找着人生的方向,这一徘徊,就是五、六年。直到二零一零年八月的暑假,我偶然想起了大法,眼前突然一亮,原来,这就是我人生的追求,今生的追求,更是千百年来苦苦的等待。我开始读《转法轮》,开始从新去同修那里学习五套功法。就这样,我从新开始修炼了。

想想自己所做的,真是愧对师尊,愧对大法。在校期间,我勤工俭学去做家教,赚到了点钱,可突如其来的发烧、头疼、去医院,就把我辛辛苦苦赚到的几百元钱都搭了進去。做各种检查却什么毛病也没检查出来,我还抱怨着:“钱都白赚了,要不是我有病,我又能攒下不少钱!这下好,回家来,两手空空!”现在想来,自己真是……师父多次给我清理身体,我不感激不说,还当“病”治,还说“钱都白赚了”,可见自己对金钱的执著心,还是没有去啊!

我也曾感受到师尊的点化。我家的电磁炉一直都没有坏,有一天我用它烧水,按一下键子,它过一会儿就自动停止了工作;我再按一下,它再工作一会儿,就又停止了工作,这很让我困惑,我便试着长时间按那个键子,它便一直工作了,这时我悟到:烧水之前,我炼双盘的时候,腿放上去瞬间,便坚持不住了,就拿下来,再放上去,再拿下来,就这样反反复复的,不能长久坚持,师尊不是在点化我吗?要长久坚持,才能有作用啊!悟到这一点后,电磁炉再也没有出现过那种情况。还有一次,我在跟前任男友聊飞信,他突然冒出一句“你执著”这句话,跟我们所谈的话题一点关系都没有啊。而且凭借我对他的了解,这句话绝不可能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啊,后来我悟到,原来是我的执著心不去,师尊在点化我!

劝三退我做的不是很好。学校里,我没有找到同修,我感到些许的孤单,劝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的人数还保持在个位数的。我兼职打工,在经济上支援了同修些微薄的钱,可能很少,但我很荣幸作为一名大法弟子,能够为证实法做自己能做到的。

学校寝室里不方便炼功,有时我就早上四点半起来炼,她们都睡觉呢,或者是她们都出去的时候,我锁上门炼。炼功时,尤其是叠扣小腹的时候,我能感受到能量存在于掌心,美妙极了。

我是属于闭着修的。有的时候,我埋怨:“为什么叫我闭着修啊,为什么不叫我看见其它空间、看不见理啊,本来我就修的晚,又叫我闭着修……”后来想想,如果真叫我开着修,我能把握好自己吗?作为“上劲青年”,我的显示心有多么严重?真要是让我开着修,我往下掉的得多厉害啊!我看不见什么,可是我能感觉到师父的点化啊!想到这里,我万分的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至于得法晚,我后来悟到,或许是机缘的问题,既然已经得法了,就要倍加珍惜、精進、实修!

得大法以来,我总是念叨着师父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这是我修炼的向导、提高心性的向导。师父曾讲双盘消业,说双盘消业比心性、精神上的消业要来的容易,我总是不往心里去,觉的心性容易提高——只要把一些人的一些话当作耳旁风就好了,可真要是到了“关”,就把我是大法弟子抛在了脑后,跟人家争个面红耳赤,回头想想,甚是愧、悔啊。

离法正人间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我感到了时间的紧迫,但我知道,光急是没用的,而且又产生了一种执著。所以,现在唯有精進才能不负浩荡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