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选登| 人神同在的时刻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七日】反迫害开始的时候,我二十多岁。同修说,我给人的感觉有点“娇生惯养”,比如梳头时,有时头发丝会扎到手里;洗衣服,手也会磨破几个口子。可是我知道这些都是表象,在正法修炼中,自己已经不是常人中的人了。师尊给了我们一条人成神之路,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路上,只要坚定正念、不忘自己的使命,大法的超常神威就会显现。

一、轻飘飘的大箱子

一天,同修问我:“能不能去取资料?”那时大法真相资料点还没有遍地开花,每周要从大资料点取资料,再分发给其他同修。我说行。到了取资料那天才知道,原来每次都要取超过一箱纸的资料。

记的给我送资料的男同修第一次见我时,忧虑的说:“唉,你怎么能拿动这些呢?”我也想:是啊,从来没有拿过那么重的东西,谁谁谁更适合干这个工作。可是转念一想:不对,当时同修找我时说了:“资料点相信你了,为了大家的安全,别擅自换人。”我就想:这是常人的体力活吗?这是修炼,是和同修配合救人,有什么不行的?既然选择我了,肯定行。

我对送资料的同修说:“放心吧,我能行。”同修还是担忧的样子,我就半开玩笑的对他说:“你别看我的外表呀,我不是有功能嘛!”这时一辆客车开过去,停下了,我说:“我得赶紧走了。”拎起资料箱子去追车。到了车门口,和同修挥手告别,同修吃惊的看着我。上了车,女乘务员要把箱子放一旁,去拎箱子没拎动,惊奇的说:“啊呀!真看不出来,你的力气挺大呀!”这时我才想起来,刚才一只手拎着箱子跑,根本就没感觉到沉——如果我把自己当成常人,怎么能拎动呢?

有一次,我和一个同修大姐每人取一箱半资料,第二天见面的时候,同修大姐说:“昨天你完了吧?”(她曾和我一起被非法关押过,看到过我洗衣服,手被磨破。)说着她伸出手,她的手肿起了红印。可是,我的手上什么痕迹都没有,而我拎箱子走的路比她还要远一些。

在取资料的那些日子里,无论路多远,资料怎样多,都没有感到吃力。我体会到,记得自己是修炼人,师父赋予我们的神通就会展现。

二、神指路

有一次,需要大家配合去找一位“七.二零”前开始修炼的学员甲,以前听同修说甲住在单位公寓,电子门牌号是303。因为时间紧,又联系不到认识甲的同修,我就想不等不靠,自己去单位公寓找吧。

可是到了那儿就傻眼了:几排相同的公寓楼,共有二十多个303!问门卫保安,保安说不认识。我想,用人的办法问来问去,太麻烦,还是用正念吧,请师父帮助。

发了正念之后,我径直走到一座楼前,在一个楼口的电子门上按了303,对方问“找谁?”我脱口而出:“请问某某某(甲的名字)在家吗?”对方说:“在,我就是。”我進了楼,简直不敢相信刚才的一切,象做梦一样!心里说:“神指路,真准啊!谢谢师父!”

那时甲已经停止修炼了,她也很震惊,感叹师父一直没有放弃自己。接触到同修后,甲又从新开始修炼、做三件事了。

三、正念配合营救同修

本地一同修被迫害的很严重,被警察二十四小时监禁在一个封闭的地方。得知消息后,大家决定把同修营救出来。开始时,很多同修对这件事有自己的想法,大家通过学法,认识到采用哪种方法并不重要,关键是能不能放下自己,配合大局。最后大家都放下了自我,正念越来越强,形成了整体。

到了营救那一天,本来平时有三个警察看守,那天只来了两个。同修说咱们发正念让警察离开。一会儿,听见一个警察对另一个说:“你怎么还不走呢?你快走啊!”那个警察走了,同修说“让剩下的这个昏睡”,大家都默默的发正念,只见那个警察一会就倒在门口的椅子上,打起了呼噜。同修被救走了,警察还在打呼噜呢。

四、化险为夷

二零零二年的一天,我去一个地方发资料,去的时候,就感觉这个地方有邪恶因素,发了两个单元要离开时,发现小区的大门被六七个男男女女堵住了,有的戴着红袖标,还听他们说“问她找谁?”我当时很镇定,一边走一边发正念,觉的自己特别高大,感到师父的加持,这时头脑里出现了一句话:“姓白的搬走了吗?”

堵在大门口的一个女的向我走来,我走上去问:“你是住这儿的吗?”她说是啊,然后我说了头脑里出现的那句话,她一听转身对门口的那些人说:“啊,找白老师啊。”门口的人一下散去了,她说:“白老师就住你刚才進的那个单元,白天不在家,晚上来吧。”在师父的保护下化险为夷,我安全的离开了。

五、老人不聋了

前一段时间,我家搬来了新邻居,邻居家有个九十多岁的老人,是个高干,老人耳背,平时戴着助听器,家人和他说话还得大声喊。我一直没和他讲真相,只给他们家发了几次真相资料。

有一次,我从外面回来,看见老人坐在我家门口,就比划着让老人去我家(想让他進屋里,给他讲真相),结果老人也没有来。后来我想,还是自己有顾虑心,首先想的是保护自己,怕在外面和他喊、全楼都听见。

一天早晨,搬家公司来了,原来是邻居要搬走了。想到老人活了九十多岁就是为了等待大法,没有告诉他真相太遗憾了!这时听到外面吵起来了,原来搬家公司嫌邻居的家具太多,剩下最后一件放不進去,让他们加钱。搬家暂时停止了。这样就有了讲真相的时间。

邻居家的门已经卸掉了,我直接進了他们家。先看到老人的女儿,她说:“老人身体不好,先搬到一层楼的房子去住,等老人去世了,再搬回来。”我心里“咯噔”一下:去世了再回来,那不晚了吗?今天一定让你们明真相。先和这位女儿讲,她还是个党员,最后她拉着我的手说:“法轮功挺好的。帮我退党保平安,我谢谢你!”这时搬家公司的人来了,我说你去忙吧,她就走了。

我来到老人的房间,发正念:你的耳朵就是为了听真相的,今天一定能听的见。求师父帮助让他听到真相。这时,我的家人同修也在帮助发正念。我来到老人身边,用和正常人说话的语调说:“您以前在哪工作?入过党吧?”老人马上回答:我在什么单位,入过党。他真的不聋了!我和他讲中共的邪恶,老人说经历过,知道。我说您知道“真善忍”吗?告诉他“自焚”是假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福报。他念了一遍,问我说:“是‘真、善、忍’好吧?”我说对。帮他退党的时候,老人告诉我他姓什么,那个字怎么写的。最后还双手合十说谢谢。在讲真相的过程中,老人的耳朵和正常人一样,我说话声音并不大,老人一问一答,听的清清楚楚。这都是师父的慈悲。

六、人神同在的时刻

在各种场合,经常能遇到陌生人主动和我说话,我知道人们在等待真相,大法弟子的最大使命是救度众生。

一次,在电脑城,人流熙熙攘攘,马路对面一个阿姨急切的对我招手:“过来过来。”我问她有什么急事,她说:“今天星期几啦?”我告诉她星期几,问她要干什么。她说想买彩票。我就从彩票造假,讲到“天安门自焚”伪案,告诉她法轮功真相。告别时,她给我留下家里的电话,说:“有空再给我讲啊!”

有时走在路上,有人喊我回家吃饭,我就走过去讲真相,讲完了,他说:“刚才我以为你是我女儿呢。”

有一次,在终点站坐公交车,车上挤满了人,我上车后站在车前部,听到后面一个小伙子喊:姐姐,你过来。回头一看,一个二十左右的小伙子正对我摆手。他占了两个座位,对我说:“你坐这儿。”这时上来一个时尚女孩,小伙子就下车了。原来是让我和他的女朋友坐在一起。那个女孩好象认识我很久似的,和我讲她家里的事。因为我只坐三站,就直接问她:“你小的时候戴过红领巾吗?”“戴过啊。”告诉她三退的事,她说“上网时听人说过,退这个东西到底是为什么啊?”我讲了法轮功真相和为什么退党。她说:“这么回事啊,我叫某某,帮我声明吧。”过了一会她说“帮我男朋友也退了吧”。我说那得他本人同意,你把我讲的告诉他啊。她说行。刚讲完,就到站了。

一次,在马路上,一个挺文明的大爷向我迎面走来,他停下来语重心长的说:“哎呀,你怎么瘦了哪?”我说:“是吗?没关系。大爷,您闲着的时候都干些什么啊?看报吗?”然后讲真相。告别的时候,给他一份真相资料。他拿着真相资料往前走了,我在原地发正念让他回家认真看真相,这时只见他停下来,回过头来望了望,又看看手里的资料,然后若有所思的把资料装到上衣口袋里,继续往前走了。

有时我想,为什么总遇到世人把我当成他们的亲人呢?有一天忽然明白了,大家都是师父的亲人,本来都是一家人嘛。在这人神同在的时刻,世人明白的一面知道大法弟子是他们得救的唯一希望。

一天,我利用午休时间在新的工作地点周围发神韵光盘,那个地区的酒店、居民楼里到处是嘈杂的歌声,我一边发正念一边想:神韵来了,看看神韵吧,这才是你们等待已久的。一边想着一边在楼里选了一个干净的地方,在神韵光盘放下的刹那,四周的歌声齐刷刷地突然停止,本来这栋楼里有一家正在开着门放音乐,也停了。那一刻万籁俱寂,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我也愣住了,回头一看,只有神韵光盘在那里放射着光。生命都在等待大法啊!

七、世人的见证

一次,和几个民工讲真相,当时我只有一本《回归的旅程》,他们都想看,我就找了一个地方让他们坐下,给他们念了其中的一篇真相文章。他们很认同,其中一个说:“法轮功的东西质量最好,光碟裂了也能看。”

原来,几年前,他在废品收购站拣到一个被人毁坏的真相光盘,他就想看看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的同伴们也想看,可是没有影碟机,巧的是,那天他们修理好了一个拣到的废影碟机,就把被毁坏的光盘放進去了,他说:“能完整的从头播到尾,和好的光盘一样!质量再好的光盘,裂了也不能看啊,法轮功太神奇了!”

是啊,当今世上,只要稍一留心,就会发现处处有法轮大法的神迹,处处都是伟大师尊的慈悲。这些也勉励着我在神的路上不断精進,兑现历史使命,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明慧网“神在人间”征文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