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选登| 奇盆天降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七日】在十几年的正法修炼中,几乎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在师父的呵护下亲历过神迹,而且不止一次。我在一次次发生的奇迹面前,越来越感觉到师父的慈悲伟大和大法的博大精深。因为篇幅关系,我就把自己在大法修炼中的神奇事挑出几件讲给大家。

一、奇盆天降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遇法轮大法的,当时只知道法好,但认为时间还很长,所以修炼不很抓紧。转眼就到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开始疯狂的迫害,我一下被惊醒了,感到了时间的紧迫,觉得再不修就来不及了,才开始认真起来了。虽然当时我没有坚实的学法修炼基础,很多认识也很感性,但打压中我对大法非常坚定,从未有过一丝怀疑。也许就是因为这一点,师父时时都在慈悲的看护我,每每到关键时刻,师父都通过各种形式点化我,使我一次次生出正念,在师父的保护下,解体了一次又一次的邪恶迫害。

二零零零年下半年,一位同修找到我,我们成立了全市第一个大资料点,每天出几万张真相资料。因为当时资金极其有限,我俩为省钱就买刀切纸,包成几大包,然后用自行车推回资料点。那时整天的忙,没时间学法,晚上学一讲法,困的要睡着好几次。就这样,资料点仅运行三个月就被抄了,负责人同修被绑架,我被邪恶通缉,家不能回了。

同修就帮我找了一间房子住,除了一张床和一个桌子外,就是房主人扔下的米和半缸咸菜。当时我怕心很重,不敢出去,呆在屋里想:要是有一个盆就好了,可以用它淘米洗咸菜。这样我暂时就可以不出去了,晚上我辗转反侧想了很多,也知道是哪里不对了资料点才被抄的,但是下一步该怎么办呢?我有些迷茫,那时向内找也是很肤浅的,抓不住实质的东西。

早上起来炼功,我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一个崭新的塑料盆就在屋地中间放着!尽管我知道修炼大法会出现奇迹,但是奇迹在眼前展现的时候还是不敢相信。我把盆子捧在手里一遍一遍翻来覆去的看,还是怀疑这盆子的真实存在,我又去推门,证实门确实被我反锁着,不可能有人進来,这才稳下心来,仔细的端详起盆子来。那是一个红色塑料盆,盆的里面中心位置有一个像商标样的圆形贴纸,上面只有两个字:“泰山”。当我在修炼中再次遇到困难踌躇不前的时候,我一下就想起了师父的《登泰山》:“恒心举足万斤腿 忍苦精進去执着” ,原来是师父看我误在那儿走不出困境,用这种形式来点悟我、教导我呀!这时,我面前的困难一下就变得什么也不是了。

二、铁铐锁不住

由于七二零之前我没实修,后来又忙于干事,所以在正法修炼中我的心性就有些跟不上了。虽然几次大的考验,我都在师父的加持下正念闯过来了。但是修炼是严肃的,真是差一点都不行的,哪个地方有漏邪恶就在哪儿钻空子,邪恶在另一方面下手了,我在情色方面摔了一个大跟头。我下决心踏踏实实的学法修心,从背法开始,我反复的学法,抓住自己的一思一念,事事向内找自己,修心断欲,并且发正念清除一切烂鬼。这样,我背了三遍法之后,感觉身心清爽多了,消掉了许多败物。然后,我开始出去发资料,讲真相救人。

由于不自觉的在同修面前证实自己,邪恶就此钻了空子。我讲真相讲到了协警的头上,已经看出她们有诈,但因为证实自己的心太强,在大法中修出的理智和智慧就被人心阻碍。我和那位同修被绑架了。警察把我抓到派出所,因为我们不配合,他们就把我抬進屋,扔在沙发上,把我的手铐在头上的铁床栏杆上。几个警察围着我开始逼我说出姓名,我闭着眼睛一言不发,警察说什么我根本不听,就是一个劲儿的发正念,直到正念发的浑身发热,感觉周围被能量包着,我才稍微放松一下。就在我放松这一刻,一个念头钻了進来,“你在情上面摔了跟头,你要向内找,你得進里面去承受。”我一惊,马上警觉了,这个念头不对!这绝不是师父要的,也绝不是我想的。修炼人是要向内找,但是我绝不会在旧势力的安排中找,我不会在这里找,我决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我在这里就是发正念!我要按师父的要求做,一切在大法中归正,在正法修炼中归正!我赶紧集中精力发正念,不让邪恶有可乘之机。一会儿,我又感觉到非常困,马上就想睡觉,我控制着自己,不允许有一点松懈,不准许自己睡过去。因为我知道,如果睡了,正念就不强了,邪恶就会趁机迫害我。

就这样我连续发了两三个小时的正念。他们见我闭着眼睛没有任何反应,就找来一个医生给我检查身体。我想起了明慧网上看到的一些文章,有同修被抓后师父给演化出病症,然后就被放回家了。就想:要是能检查出高血压之类的病状出来,就可以放我回家了。谁知,医生检查完后说:“身体非常好,你们随便弄吧。”我马上意识到自己的想法错了,这不是在求吗?每个人的路都不一样,修炼是效仿的吗?我想: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以救度众生为使命的,我的个人修炼,尽在三件事中体现,在三件事中归正自己。师父没给我安排進牢房,我也绝不配合邪恶的安排,现在我什么都不想,就是发正念,灭尽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

他们又换人来劝我,用人情来骗我:“你的孩子是不是该上大学了?你快说了吧,叫什么名字?家在哪里?好让你家人来接你呀,这么晚了,孩子一定很着急呀!”无论他们说什么我就是没有任何反应,其实就是不听,一直是全力发正念,清除一些邪恶的安排。后来,他们看这招不好使,所有人都走了,说是去吃饭,只留下一个女的,她对我说:“我以前也修炼,现在不敢炼了,我是打扫卫生的,我知道大法好,你快告诉我你家在哪,我好给你家报个信儿。” 这时我的心又动了一下,心想,家里要知道我被抓了,也好来要我呀,说不定找熟人就把我领回去了。这一念一出,我就编了一个名字,说我是外地的,但是这里有亲戚,然后让她帮我打个电话,心想:她一打电话,家里就知道我在哪儿了。

过一会儿,那些警察们回来了,还把市六一零的爪牙弄来认我。当时他们正在通缉我四处抓我,可我在师父的加持下一点都不害怕,根本没想他们会不会认出我,会不会把我扔進去。更确切的说,我也没时间想别的,因为我一直在全身心的发正念,清除黑手烂鬼。

六一零那家伙是认识我的。可他進来的时候,屋里的灯突然灭了,怎么弄也不亮。他贴近我的脸看来看去,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然后大吼道:“某某某”,叫的就是我刚才告诉那女人时编的名字。我心里一震,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念动错了,我依靠人了,希望家人知道把我办出去。我一个大法弟子,还依靠常人?我很惭愧,很快又调整心态,完全放弃人心杂念,发出更加纯净更加强大的正念。六一零的人走了,余下几个警察依然看着我,这时灯亮了。他们这才想起来说:“咦?刚才怎么没想起来把她抬到别的房间,这屋灯不亮,别的屋灯亮呀。”

大约快到午夜的时候,留下的三个警察都睡了。我见他们睡着了,困意更浓了,但心里非常踏实,我也小睡了一会儿休息一下,然后坐了起来。心想:我该走了。我开始向下撸手铐。手铐就铐在床头上,床上睡着警察,对床还睡着两名警察。开始手铐退不下来,卡在手腕上非常痛。我就想,师父说了“在另外空间里任何物质都会体现出生命来”(《转法轮》),我就对手铐说:“你做一个好的生命吧,你不能铐着大法弟子,现在是你选择未来生命的机会呀!”然后求师父帮我,很快,手铐好象变大了,很容易就被撸下来了,几乎没发出什么声响,我知道这生命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坐在那里,我在师父的加持下心情非常平静,看着那三个还在睡梦中的警察,心想,我到家你们也不会醒来。然后,我从容的在二楼的窗口跳了下去,稳稳的蹲在地上,连一点皮肤都没有擦伤。当时我都要奔五十的人了,身体还比较胖,如果不是大法的奇迹显现,在二楼跳下来,我连想都不敢想。

那时已经是后半夜了,路上非常寂静,路两边都是田地,我快一天没吃饭,饿的走不动了,就双手合十求师父:“师父呀,我走不动了,给我来一辆车吧!”不到一分钟,一辆大货车开来,把我送回了市里。

这次神奇的经历让我对师父的法有了更深认识,这法太大了,只要按照法的要求去做,念头纯正,真是无所不能!

三、恶警看不见

我们当地同修为了讲真相多救人,想出了好多办法。那一年,我们采用了一种很有效的救人方式,效果非常好。我们真是太高兴了,一下子会有这么多人知道真相。做着做着,欢喜心,贪数量,执着证实自我等常人心都出来了。有的同修开始忽视了学法和发正念。而这时邪恶被触动了,非常害怕,从外地调来两车干警,还成立了专案组开始抓人。当时真是弄得天昏地暗,另外空间巨大的压力直冲过来,同修们都能感到那种邪恶制造的恐怖。那几天有很多人被抓,每天都有同修被抓的消息。那阵子,我虽然没有放松学法和发正念,但是也起了很强的证实自我的心,因此,邪恶闯到了我的亲属家(未修炼)抄家,并企图找到我,在那里蹲坑二至三天,四个人一班轮流吃住在亲属家。警察闯進去那会儿,我就被通知到了,我正和同修在一起发正念。

当时我很紧张,因为邪恶要找的东西就在亲属家里,如果让他们找到,后果不堪设想。此时,我想起了师父的话:“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我告诉自己,就是信师信法。我有师父、有大法,还怕什么呢?我排除一切杂念,把自己溶在大法中,把一切都交给师父,什么也不想,也不去想会有什么结果,不去想亲属会怎样,就发正念。在正念极其强大的那几分钟,我被一种巨大而无际的能量包容着,身体暖洋洋的,非常舒服,我的内心生出了无限的喜悦,我好象就靠在师父的能量场中,我幸福极了。我知道,邪恶什么也不是,什么都不会发生。

真的,那一刻,在师父的加持下,正念覆盖了亲属家的场,那么些法器就在警察的面前,他们翻来翻去却看不到,家里的每个角落他们都翻过了,就看不到眼前的东西,亲属们都觉着奇怪。尤其神奇的是,有一个东西就在明面上放着,什么覆盖都没有,他们竟然看不到!想想都太神奇,他们不是一个人,几个班的加在一起有十几个人,两三天的时间,这些人全都看不到,而且这都是他们要找的东西。邪恶在大法和大法弟子正念面前真的什么也不是,表面的张牙舞爪不过是为成就大法弟子演的一出戏。

一次次的奇迹让我体会到,这法太大!只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听师父的话,哪怕能真正体悟到一句法的内涵,你遵循着去做,在关键时刻,就会展现无边法力。

四、亲属的两件事

最近在我的亲属身上发生了两件事值得一说。两件事一正一反,见证了一个真理:世人对大法的态度决定了他们的未来。

我有一个亲属出于亲情在我证实大法讲真相中曾经给了我很大的帮助(上文提到的被抄家的亲属)。但是,他受无神论的影响和业力的阻碍不愿意走進大法,但对大法没有敌意。前段时间,他得了肝硬化腹水,住在医院里急救,连续几天消化道出血不止。每天输血、点蛋白、吸氧、还有各种急救都还是无济于事。医生告诉家人,病人已经肝脏萎缩,现在又出血,已经没有任何抢救价值了,让快点准备后事。家人急忙去订做装老衣服,说是三天能做完,医生说:“三天?恐怕要穿不上了。”

我当时想他曾帮助过大法弟子,他应该有机会得法,如果这样走了,何止是白来一趟呀?如果没有一个正确的选择,那他未来生生世世就彻底完了,我一定要帮助他,我就把所有去医院的亲属都告诉了:“你们记住,只有大法能救他,你们每个人到医院里都要念法轮大法好”,并告诉病人的妻子,你今晚上念一夜,能念吗?她说好的,我念!

就在那天夜里,他妻子念法轮大法好的那一刻,奇迹出现了,一直在呕血便血的病人血止住了,医生都感到奇怪!后来,病人也跟我们一起念法轮大法好,我又给他听师父的讲法,还去给他读法,他自己也看书,大约十天后,他神奇的出院了。

我丈夫被这事震撼的心服口服!不住的说:“我怎么这样不悟?这么神奇的事都在我跟前出现了,我怎么就不修炼呢?我怎么这么傻呀?”

另一件事是让人非常痛心的,那是我的一个很近的亲属,大学毕业后,被单位重用,很快,他发迹了,买了高层楼房,买了高档轿车。他人很会来事儿,对亲属朋友都很好,也很慷慨。平时说什么都可以,就是听不進大法真相,我知道这是邪党害了他,他听信了谣言。另外也是因为他觉得他日子过得挺好,受了邪党灌输的歪理洗脑,我给他讲真相时,他不但不听,还诽谤大法,说我发傻,弄的连工作都没有。见他这样糊涂,我很无奈,只想有机会一定给他讲清楚,一定要救他。前年过年,他喝了点酒,我再次给他讲真相时,他口出狂言,对大法和师父非常不敬,我警告他,谤佛法要遭报的,他竟然说:“我不怕,真要有的话,就让车撞死我!”

就在前几天,他开车在高速公路上钻到大车下面去了。一个没修炼的亲属不解的问我:“你们不是讲真善忍吗?怎么会报复一个常人?他不就说那么几句话吗?他人多好呀,就这么死了!”我告诉他,没有谁报复他,宇宙的法理在衡量一切,那是他自己的选择。人是好是坏,不是用人的标准来衡量的,在高层生命看来,不敬神,是犯的最大的罪。人类有难,神佛下世救人,你还恶毒的诽谤他,你说你不是最坏的人么?你选择了背弃佛法,怎么会有好结果呀?选择站在大法的一边才是选择生命的永恒。

每个能接触到大法弟子的人都会听到一些神奇的事,只要仔细想一想就会明白今天所发生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心念一正,站在大法的一边,你就是最最幸运的。

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合十

明慧网“神在人间”征文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