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七日】我是山东青岛农村的大法弟子,一九九七年得法,也算是老弟子。在这十几年的修炼中,在师父的看护下,跌跌撞撞,总算走了过来。在这个过程中有时精進,有时松懈,有时在执着心的带动下走过弯路。我在这里把我记忆中修得比较好的一部份拿出来和大家交流,意在共同精進,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在今后更多更有效的救度众生。

我是因为有病走進修炼的,开始不知道什么是修炼,通过学法渐渐的对修炼的概念越来越清楚,并严格按照“真、善、忍”做人。给我看病的医生都认为是顽症的病,通过修炼彻底好了。接下来要学功的人很多,就在我家成立了学法炼功点,大家聚在一起,晚上共同学法,早上集体炼功,我自然就成了这个点上的义务辅导员。那时候我们大家沐浴在佛光中,人人脸上带着甜蜜的笑容,在大环境的带动下,个个都知道精進。村的人都在议论,他们说法轮功就是好,能祛病健身,还能使人向善。

正在人们大面积的走進修炼的时候,中共突然在一九九九年七月间发动了迫害法轮功的运动。造谣、陷害、污蔑、抓捕,大众公认的好人一夜之间成了坏人。比文化大革命时搞得还凶,我这个辅导员成了中共迫害的重要人物之一。

我记得当时我们各村的辅导员,被恶警抓到一起,拳打脚踢,三天三夜不让睡觉,白天被太阳暴晒,晚上喂蚊子。他们的目地是逼迫我们写不学不炼的保证。那时,我们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有旧势力在捣乱。可我们知道修炼是严肃的,不是儿戏,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神里流露出坚定的目光。

第二天有个曾经得过肝病的人(通过修炼好了),听说恶警说不写保证要被带走,吓得糊里糊涂的写了保证书。回家后他真的不敢学不敢炼了,没过多久他犯病死了。几天后,有的人被折磨的晕倒了。大家不停的说“法轮大法好”。恶警一看没招了,不得不放人。

那时,从镇、派出所、村干部到邻居是一条龙,形成一个邪恶的体制。在利益的驱使下,他们违心的干着坏事时刻监视大法弟子。不让我们聚在一起,就是在街上走到一起说话也会有人向邪党组织报告。在这种情况下,我就想我们不能这样被动,我们要堂堂正正的修炼。后来我们顶着重重阻力和压力,在一位单身女同修家又成立了炼功点。不久我们接到了师父的经文,告诉我们讲真相救人,那时候我们还没有真相材料。一天晚上,我们在炼功点开了三个小时的小型法会,讨论决定先从本村开始讲真相,包街包户,分头去讲。几个月下来,村子里的人基本明白了真相,明白真相的村干部和邻居不再监视我们了。就这样,我们的炼功环境开创出来了。

本村能上户進门讲,外村怎么办?我到镇上买了许多大红纸,让新学员用毛笔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善恶有报”等等真相标语,谁有时间就出去贴。一天晚上,我独自一人带了一百多张真相标语,骑着自行车,顺着赶集的公路,贴在了两边的电线杆上。等我把标语贴完,抬头一看已到了第二天赶集的镇上。我知道出来近二十里路,往外走大多是下坡路,往回走可就难了,几乎有一半的路得推着自行车走。我正在为难,发现身后来了一台拖拉机,开到我身边突然停住了,我便很客气地让那人捎着我,那人也很痛快的答应了。我说着感谢的话上了那人的车,在车上他问我一个人晚上出来干什么,我说出来贴真相标语救人。并给他讲了真相。他说:“一定要注意安全,警察很坏,到处抓人。”不到一个小时把我送到了离村很近的地方。我心里明白,这是师父在帮我,安排人来接我。不然的话,两个小时我也不一定到家。后来我们买了喷漆,比贴标语还省事。我们几个人包了4、5个乡镇,晚上骑着摩托车分头去喷,那时候到处都能看到我们喷的真相标语。

我们点上的几个人都有共同的认识:哪天法学得好,学得入心,哪天做事就顺利,阻碍就小。一天晚上我们几个人在一起学完法,年轻人都回家了,只剩下我和两个六十多岁大法弟子(两个老人是当时年龄最大的同修),我们又学了一会法,炼了几套功,就到下半夜了。我们三人商量着到离我们村六里地的集市上去挂横幅,贴不干胶。两点以后出发了,我们没有走公路,而是顺着一条小路走。那是个寒冷的冬天,途中要经过一条大河,河水不深,但没有结冰。到了河边我们毫不犹豫地脱下鞋袜下了水,来到集市上,我爬到树上挂横幅,两个老人分头贴不干胶。我们忙活完了到家时天快亮了。听村上的人说,第二天把派出所的人忙的团团转,有人问他们:“真、善、忍不好吗?为什么要毁坏?”他们无话可说,继续扯横幅做坏事。

后来我们这里也有了真相材料,我就带着他们把我们方圆几十里的地方每村每户的撒个遍。再后来我们就开始了面对面的讲真相,亲戚、朋友、同学大家都明白了真相,并退出中共邪党和其它附属组织。

近几年来我在城里生活,学法炼功的环境很好,讲真相的时间更多了,面也更广了,面对面讲真相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了,退出中共邪党及其它附属组织的大约有上千人了。我经常想;讲真相救人是师父让我们做的,一定要做到实处。有时三言两语也能把人劝退,但我感觉他并没有明白真相。我通常是讲完真相后随手送给他一封劝善信或一份真相材料,并对他说;“你回家好好看看就明白了。”对方都会高兴的接着。

一天晚上我在路上碰到七八个农民工,我一看前后没有人,就很客气的把他们叫住,给他们讲了真相,入过邪党组织的都退了出来。突然,一个人急步朝这边走来,边走边大声说:“你们围在一起干什么?”我小声说:“我遇到老乡了”。那人一听小声嘟囔:遇到老乡还这么亲热,扭头走了。我带着劝善信不多了,从包里拿出护身符连劝善信送给他们,他们说着感谢话高兴的走了。

一天下午我到学校接孩子。马路两边的人很多,一辆高级轿车开到我身边,突然停住了,我意识到是来得救的人。司机打开车窗对着我问:“请问到火车站怎么走?”我告诉他怎么走。我随手拿材料给他。那人说:“我们有急事不知道哪里是单行线,哪里是双行线,请你上来把我们送到车站好吗?”我只想救他们立即答应:“好!我把你们送去吧,这儿离火车站很近。”我一上车就给他们讲真相,他们都高兴的退出中共邪党组织,真相讲完了也到火车站了。我给他们留下了真相材料和光碟,他们一再表示感谢。

我还采用写信的形式讲真相。我所在地城市的公、检、法,我都给他们投过信(除有个别街道派出所没找到外)。无论走到哪里,我只要看到有学校、街道居委会,我都会把门牌号码记下,陆续给他们寄信。从许多刊物上找到许多投稿地址和人名,长年的,细水长流式的发信。其实,只要我们用心,讲真相的办法很多。

在修炼的过程中,还有很多不足,离师父的要求还差的很远。在今后的修炼中,一定要把师父安排的三件事做好,完成我们的历史使命。写到这,眼泪不停的流,我深知,我们做不好时,都是师父为我们承受,不然的话,我们根本走不过来。在此,我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感谢所有帮助过我的大法弟子。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紧跟师父慈悲救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