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法上认识是最安全的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七日】在我与同修接触中,经常听同修讲:这车可能是跟踪我的;这地区这么邪恶呀;邪党要大抓捕了;又要办洗脑班了等等……,好象这邪恶必然要出现,它必然要对大法弟子行恶,又好象是无可奈何。在交流中,我说:咱们是宇宙大法救度的生命,是助师正法的,是最正的,应该是邪恶怕我们,而不是我们怕邪恶。不要助长邪恶气焰,灭自己威风。这不是弄颠倒了么?这里不是邪恶逞凶的乐园。我告诉同修我们的一思一念站在法上认识是最安全的,因为我走过这样的路。

二零零七年我与女儿去外地工作。二零零八年初,我的思想中常常反映邪恶要来找我,我没当回事。很快单位让我填写职工工作表。我开始不签,我觉得这是邪恶冲着我来的。但领导不同意。后来我把心一横,怕什么?我是堂堂正正的。这样我就把自己的真实情况写上了。几天之后,我来到单位,有几个人坐在沙发上闲聊,他们的眼神很不自在。给我的第一感觉:便衣警察。我不慌不忙从他们身边走过去。同时发正念解体操纵他们的邪恶因素。他们不一会儿走了。

五月五日晚八时左右,我外出时,被警察拽上了车。到了公安局,他们问了我一些情况,我感觉有两位同修被绑架了。我发出一念:谁也别想动了我,我是助师正法的,我还要救度众生呢!今晚我一定回来!不一会儿我看到了那两位同修,一位同修说父母身体不好,自己还被警察抓到了这里;另一位同修也很上火。我一点也不怕。我不管你警察怎么样,立掌发正念;不许邪恶迫害我和我的同修,一会我的空间场清亮了。这时一个警察说:跟我走。我不知怎么回事,原来他们把我用车送回了单位。但是那两个同修一个被劳教,一个被判刑。很痛心。

几天后,我辞职到外地,这时警察到处找我。师父的《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发表后,我静心看了二十多遍,就又回到了原单位工作,董事长与员工都非常欢迎我回来。一个多月后,我侄子听到原家乡公安与这里的公安联合起来要抓我,当地的警察又找到我的领导去搜我的住所,被领导拒绝。我得知消息后,我乐了:这回我哪也不去了,大法的书籍就堂堂正正的放在我家里,他能保护我,能解体邪恶,我是大法弟子,是助师正法的,救度众生是我的责任。你邪恶既然是邪恶倾巢出动,那好,我就解体你,清除你,消灭你。因为这环境是为我开创的,我在哪里都是走平坦的路,这样我发了小半天正念,第二天我还正常上班,讲真相,救度众生。直到年底。抓捕我的那位警察乐呵呵的伸手与我握手,说:有事找我,好使。我乐了。如果在街上碰到我,他还开车送我回家。

二零零九年底,我回到了家乡,一直在做着救度众生的事。一段时间,思想中又产生邪恶要找我,还怕接电话,怕这怕那,这样怕了几天,突然有一天妹妹打来电话说警察到她家找过我。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的执着。我静静的找找原因所在。这些天由于母亲得病,自己法学的少,正念发的不好,功炼的也少,人救的也不多,被邪恶钻了空子。我立即否定,决不承认,不是我师父安排的路我决不走。这时家中的弟弟高声说:你就在我这住,我看谁敢动你。那几天邪恶去了几个同修家,还绑架了一个同修。由于同修们的共同配合,解体了邪恶,同修正念闯出了魔窟。我一直照常做着三件事。

同修啊,助师正法只有大法弟子能做,才配做。邪恶算什么呢?你怕他?只有站在法上认识才是最安全的,才能击破旧势力干的事,才能保护自己,救度更多的人。

一点点认识,有不当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