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东港市教师刘延俊一家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刘延俊女士,辽宁省东港市第三中学教师。一九九七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全家受益。中共邪党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对法轮功的迫害,给刘延俊带来了凄惨的遭遇:丈夫先在被迫害中离世,自己被非法开除公职、遭非法判刑,受残酷迫害几乎失去生命,家中孩子、老人无人照顾,在恐惧中度日如年。

辽宁省东港市地理位置
辽宁省东港市地理位置
辽宁省东港市第三中学
辽宁省东港市第三中学

刘延俊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去北京上访被东港市公安局恶警绑架。二零零一年三月,刘延俊被东港市检察院非法抓捕,同时又被东港市教育局和东港三中非法开除公职;二零零一年八月底,刘延俊被东港市法院非法判刑六年。同年十月,刘延俊被关进沈阳大北监狱(后改为沈阳女子监狱)。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刘延俊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后,在家人的要求下保外就医。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三日,东港市公安局与东港新兴区公安分局、新兴区区委再次合谋栽赃陷害刘延俊,捏造种种罪名,与沈阳女子监狱勾结,以体检为借口,非法闯进刘延俊家,十几名恶警暴力摧残刘延俊,再次将她劫持到沈阳女子监狱。刘延俊被打得下肢瘫痪,时间长达二年六个月;胃不能进食,吃多少,吐多少,长达二年八个月。期间多次出现休克等生命危急状态,沈阳女子监狱一直隐瞒病情不放人,直到二零零六年十二月非法关押期满才让刘延俊回家。

下面,我们将刘延俊一家遭受迫害的事实揭露出来,告知广大世人、朋友及家乡的父老乡亲。

一、从刘延俊夫妻修炼前后的身心变化说起

一九九七年五月,刘延俊夫妇幸遇大法,开始修炼。得法前,夫妻俩多病。丈夫王远敬患有严重的胃病,胃出血两次,肝上长有血管瘤,甲状腺瘤做过手术,身体很瘦。刘延俊患有十二指肠球部溃疡,心脏病、高血压、脑供血不足,风湿病,偏头疼(脑炎后遗症),子宫肌瘤(经常流血),乳腺增生,盆腔炎等多种疾病。孩子年幼,没有住房,夫妻俩收入低,又身体多病,家境十分困难,俩人都陷入痛苦之中。刘延俊多次有过轻生念头。喜得大法之后,一家人旧貌换新颜。丈夫的胃病好了,人胖了许多,血管瘤也得到了抑制。刘延俊修大法不足半年,全身的病一扫而光,一身轻松,就连经常感冒发烧的女儿也变健康了。一家人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大法师父的无限感恩。

下面,我们将刘延俊在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东港体育馆举办的大型修炼心得交流会上,写的心得体会《喜得大法 绝处逢生》,摘录几段给大家:

“得法前,几十年中,我几乎没体验过没有病是什么滋味,病对我来说,似乎是与生俱来的,七岁那年我患了急性大脑炎,险些丢了命,虽然好了,但落下个头疼病,有时疼的直冒虚汗。后来又做过痔疮手术,身体越来越虚弱。婚后,由于身体多种疾病缠身,无能力料理家务,工作几乎干不了,各种疾病也向我蜂拥而上:脑供血不足、心脏病、风湿等,特别是脑供血不足,发病突然,经常出现休克。丈夫整天为我提心吊胆,我一年几乎是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因病卧床,为此我就开始有轻生的念头,但几次都没有死成。

一九九六年,我胃病更重了,而且又因子宫肌瘤开始流血。生活对我来说已经陷入绝境。正在这时,丈夫开始第二次胃出血,经医院会诊发现肝上长了肿瘤。当天晚上我就休克过去了,醒来后,我不知道该怎么样去面对剩下的这段人生。望着眼前可怜的女儿,我感到真是生不如死。一个月后,丈夫出院了,我的身体也垮了。朋友关心我,向我推荐法轮功,看过《转法轮》一书后,我感觉我的心在复苏,我的生命在复苏!以后的日子里我每天都读《转法轮》,我经常是一边看书,一边流泪。我真正的明白了生命的最终意义与人生的价值。”

“在以后的修炼中,我能严格的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按照“真、善、忍”的理念修炼自己。修炼几个月后,一次,我给学生返剩余的书款,发现书款全部都结算完了,却剩下五千六百元钱。怎么查也查不出来,学校的书记、校长他们帮我查也没查出来,我心里非常着急。修炼大法的人决不能占别人的便宜!我又挨个班级核实也没查出来。如果当时我悄悄把钱揣起来谁都不会知道,可我不能这么做,别说五千六百元,就是五亿六千万我都不会动心的,我一定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几分钟后,我突然想起来,文科班和理科班的收费是不一样的,这一点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把钱如数的退还给学生。有的班主任跟我开玩笑说:“反正也没人知道,你就自己留着花呗。”我说:“我修炼‘真、善、忍’,说真话,办真事,我不会做那种事。师父教导我们无论做什么事都要先为别人着想,处处做一个好人,我怎么会去占别人的便宜呢?”

“因为我能严格的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我的身心变化非常大。半年下来,我全身的病都没有了,我生命中第一次尝到了身体没有病的滋味。身体轻飘飘的。一天到晚,我心里就是高兴。以前我只管资料室,修炼大法后,领导把发报纸、信件的事也都交给我一个人,我干起来还是轻飘飘的。两年多的时间我没吃过一粒药,身体非常健康。丈夫的胃病好了,人也胖了,肝上的血管瘤也渐渐变小了,红光满面。女儿呢,也不再感冒、发烧了,就连鼻炎,爱流鼻涕的毛病都没了,一家人欢欢喜喜,不再因疾病而痛苦,不再为利益得失而烦恼,家庭中出现了从来没有的和睦与祥和。大法救了我,救了我们全家!我们用尽人的语言也表达不了对师父的无限感恩。”

以上是刘延俊一家修炼法轮功前前后后的变化,法轮大法给刘延俊一家带来了健康和幸福。然而刘延俊一家刚刚过上好日子,中共和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疯狂打击迫害就开始了。刘延俊夫妻俩被东港市政法委、公、检、法、司、东港市教育局等中共部门列为重点迫害对象。他们强迫刘延俊夫妻配合他们去说昧心话,栽赃陷害法轮功。并说这是完成上级交给的“重大政治任务”,逼迫刘延俊夫妻放弃修炼,遭到刘延俊的拒绝。刘延俊告诉他们:“我不会放弃大法修炼的,大法师父救了我们全家,我对师父感恩不尽!大法没有错,师父没有错,法轮功学员没有错!错在江泽民,错在中央,错在你们!法轮大法教人修心性,做好人,所到之处,人心归正,道德回升,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全世界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你们也知道,所以迫害大法实为明知故犯,知法犯法,违背民心,而且你们歪曲事实,颠倒黑白,栽赃陷害,出卖良知,决不会有好结果的。法轮大法我一定要坚定的修到底,我也决不会配合你们去做那种损事儿。”威逼利诱不成,他们便开始了对刘延俊一家的打击迫害,以下是刘延俊一家遭受迫害的详细情况。

二、刘延俊的丈夫、好人王远敬含冤而死

刘延俊的丈夫王远敬,原是东港市委台湾事务办公室副主任。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忠厚老实的人。修炼法轮功后,对工作更加兢兢业业,对伤害自己的人他不计不报,不争不斗,用宽容和忍让的心态去对待;对中共统治下的腐败,堕落,官场上的恶习他从不沾染,就连外商都说“王远敬是在大陆官场上难以碰到的好人。”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好人,在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打击迫害中,被夺去了年轻的生命。

一九九九年六月,江氏流氓集团下令:包括机关干部和教师在内的五种人被禁止修炼法轮功。王远敬内心开始产生压力。到七月二十日,对法轮功的打击迫害全面开始。东港市委、统战部、政法委、公安局、东港市教育局、还有东港三中一齐向王远敬施压,强迫王远敬放弃大法修炼,并强迫王远敬让刘延俊也放弃炼法轮功,否则夫妻双方都将开除公职。王远敬深知全家受益于大法,他怎么会让妻子放弃修炼呢?可是夫妻俩“双开”了生活怎么办呢?压力下,他被迫说了昧心话。可是中共的各部门头目仍不罢休,继续给他施压,再次胁迫他让刘延俊放弃信仰法轮功,工作都不让他干了。在这种巨大的压力下,王远敬终于支撑不住病倒了。东港市中心医院确诊为胃癌晚期,已无药可治。

一九九九年八月三十日,王远敬让妻子陪她去一趟北京,看看自己的病还有没有希望治(当时腹腔已积水)。朋友给介绍到北京三零一医院去看病。在丹东火车站检票时碰上了宋小河(当时任东港公安局局长)派去拦截刘延俊夫妻的王润龙(现东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王润龙说自己来执行任务,拽住王远敬,不让上车。王远敬当时身体状态很不好,走路都很困难。王远敬问:“王润龙,你为什么这么做?”王润龙说:“是小河局长吩咐的,(王)春兰书记有令,今天不准你们去北京。”王远敬掏出卫生局开的看病介绍信给他看,并把自己的病情讲给他听。王润龙说:“不行,这是上边交给我的任务,你们俩必须得跟我回去。”王远敬不再理他了。这时候后面站排上车的人都往前拥挤,在后面人的帮助下,王远敬摆脱了王润龙,上了火车。躺在卧铺上,王远敬眼泪刷刷的往下流。到了北京,又得知帮助联系看病的朋友被传讯,并受到东港市公安局的威胁和恐吓,王远敬差点儿晕了过去。

第二天,王远敬的身体状态更不好了,但因不想连累朋友和其他人,他决定不去三零一医院了,立即返回东港。在北京火车站上车出口处,早已派去等候劫持他们夫妻的东港市统战部副部长李喜顺和东港三中总务主任魏景德,躲在出口两侧的隐蔽处,等王远敬走近时,他们一齐冲过来,每人连忙各拽住王远敬的一只胳膊,生怕王远敬能飞了似的。王远敬因为当时腿和脚都肿得厉害,走路很困难,喘气都费劲,他俩突如其来的动作和那种令人恐惧的表情使王远敬差点儿断了气。王远敬开始大口喘气。见此情景,李、魏二人才松了手,扶着王远敬好不容易上了车。其实李、魏二人在单位里与刘延俊夫妻相处都挺好。王远敬倒在座位上,脸色也象死人一样难看。李、魏二人见王远敬很伤心,就向他解释说:“你千万别误会,是上边安排的,没有办法,我们只是执行任务。”王远敬什么也没有说,倒在座位上,只是大口大口的喘气,他呼吸困难,眼睛直直的。李、魏见王远敬真的快不行了,赶紧找列车长补买了四张卧铺票。王远敬艰难的熬到了家。

王远敬始终搞不明白:“中共为什么没有事却非要搞出点事呢?法轮大法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强身健体,为国家节省医药费,带动社会道德回升,明明是好事,为什么非要说成是‘邪教’呢?共产党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它为什么老想搞运动,搞斗争呢?”其实很多人都和王远敬的想法一样,始终不明白。只有看过《九评共产党》一书的人才能真正明白共产恶党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才能真正明白它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

王远敬腹腔积水很厉害,肚子肿胀的很大,每隔几天就得抽一次水,一次抽出好几瓶,而且水生得很快。王远敬知道自己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他让弟弟把医院的床位给退了,腹腔里的积水他也不抽了,在弥留之际,他深深认识到只有大法才是他生命中最珍贵的,他想坚持每天听听大法师父的讲法录音带。没去医院抽水时,肚子胀的已经躺不下了,只能坐在床边,两脚落地,身体直挺挺的坐着;等他听过大法师父的讲法录音以后,身体又出现奇迹,他开始腹泻,一星期泻两次,一共腹泻五次,腹腔里的积水全部排净。王远敬又能正常躺坐了。这在现代医学史上是达不到的。王远敬又一次亲身验证了大法的神奇。他无限感激大法师父对自己的洪大慈悲和宽容,顿时感到心情舒畅,身体轻松,病情明显见强。可是就在这时,主管迫害法轮功的相关部门又上门来威胁、恐吓和骚扰,给他的精神再次造成巨大的压力,使他刚刚见强的病情又一次加重,他含泪摇头,觉的人生无望了。一九九九年十月十四日,王远敬含冤离世了。去世时,年仅三十六周岁,女儿不满十三周岁。王远敬的死在东港本地引起了很大反响,了解王远敬的人,都为失去一个好人而感到惋惜,而迫害王远敬的中共官员却做贼心虚,反而利用王远敬的死大做文章,捏造各种罪名加害刘延俊,栽赃法轮功,企图掩盖罪行,推卸自己的责任,从而达到让不明真相的人更加仇恨法轮功的邪恶目的。

三、刘延俊被非法剥夺信仰自由,工作自由,生活自由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东港市公安局,安全局,新兴区派出所和刘延俊所在单位东港三中一直对刘延俊非法监控。刘延俊家的楼梯口由新兴区派出所的警察昼夜把守,监视楼内外过往的人。并经常告诉邻居:看看什么人跟刘延俊接触,抓有嫌疑的人(指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九月中旬的一天,王远敬的妹夫前来看望王远敬,中午下楼买馒头,被楼梯口的警察给拦住,怀疑他是特务。妹夫不是修炼人,觉得警察怎么象狗一样随便“咬人”,就抗议他们的无理要求。恶警硬是将他拖上警车拉到新兴区派出所,当时主要负责监视刘延俊的恶警叫王辉。王远敬的妹夫被他们诬陷为给刘延俊“通风报信”,折腾了半个下午,才将人放回。

刘延俊的女儿年小,每天上下学,瞅着警察那凶恶的面孔,心里十分恐惧,给孩子在精神上造成很大的压力。邻居也开始有反感。后来他们不再在楼梯口把守了,改为上、下班跟踪夹控刘延俊。左右一边各一个警察看着刘延俊,刘延俊走哪儿,他们就跟到哪儿,路上的行人都驻足观看。到了单位以后,警察在收发室里候着,再由学校安排人监视。刘延俊上厕所时,学校副书记王传广(负责迫害法轮功的)安排女教工跟在后面,站到茅坑边上守着刘延俊;大礼拜双休日,王传广要求刘延俊无报酬的到单位正常去上班,还安排一名女教工看着;当刘延俊去市场买东西时,他又安排一男一女两名刚分配来的年轻教师尾随跟踪刘延俊。当被刘延俊发现时,年轻教师不好意思地说:“我们刚分配来,人家叫干什么,我们就得去干什么。”刘延俊知道他们不是出于自愿,也没去计较他们什么。刘延俊用善心给王传广等人讲述大法的真相,希望他不要参与迫害,不要助纣为虐。王传广不以为然,他说:“是上级要求这样做,不是我自己要对你怎么样,这是我们的工作。”而且还责令刘延俊不能给他工作添麻烦。在王远敬去世的第四天,宋小河下令新兴区派出所将刘延俊拉到公安局审讯,说有一个可疑的人给刘延俊打过电话,怀疑法轮功学员有“行动”,当时还有安全局局长何萍在场,刘延俊没有接受他捏造的事实,拒绝回答那些无中生有的问题。宋小河瞪着眼睛大喊大叫,拍着桌子,威胁刘延俊,要将刘延俊拘留。丈夫尸骨未寒,他们又把魔爪伸向了自己,想到家里孤零零的孩子,刘延俊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宋小河见恐吓不成,叫来警察将刘延俊关到楼内一个屋子里,门外有两名警察把守,直到晚上八点才放刘延俊回家。刘延俊回到家里,看到孩子蜷缩在床上,眼睛里透露出惊恐的目光。女儿哭着告诉妈妈说:“我害怕他们不让你回来。爸爸刚被他们害死,我怕他们又要夺走妈妈!”看着可怜的女儿,刘延俊不禁泪水夺眶而出,在中共发动的这场残酷的迫害中,还有多少个家庭就这样被拆散?!又有多少个像刘延俊的女儿一样的孩子在承受着本不该承受的折磨?!

二零零零年四月,刘延俊以个人名义给当时的公安局局长宋小河写了一封劝善信。刘延俊全面地给他讲述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讲述了大法给修炼者带来的身心变化和对社会精神文明所起的巨大推动作用,希望他能以做人最起码的道德和良知,理智的去看待法轮功,不要再去迫害这些好人。刘延俊真心地想挽救他,不想看到这些好人被迫害,也不想看到他在作恶中毁掉自己。然而事与愿违,刘延俊的善心不但没有唤醒宋小河的良知,反被宋小河传讯到东港市教育局的会议室里去“过堂”。宋小河说:“你胆子真够大的,还敢给我写这种信,我能被你‘赤化’吗?你说你什么用心?你在信中还叫我炼法轮功,就凭你这封信我就可以给你判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说着,就把中国刑法的书翻给刘延俊看。刘延俊看完后告诉宋小河:“这上面哪一条都用不到我身上。法律是用来制裁坏人的,而我是在做好人,做好事。我看你身体不好,叫你炼炼功,祛病健身,有个好身体;我劝你不要去迫害法轮功学员,是希望你不要在作恶中毁掉自己,我希望你有一个好的未来。我做的哪一件事都是为你好,我是在救你,你去迫害一个救你的人,你不是在犯罪吗?”当时在场的还有教育局的书记刘春树,人秘股长王某,三中校长徐卫东,他们每人批评了刘延俊一通,折腾了一个下午才把刘延俊放回去。

四、刘延俊上访无门,反被迫害入狱

二零零零年五月,中共和江氏集团更加疯狂的打击迫害法轮功,东港市教育局和东港三中不断地给刘延俊施压,轮番派人给刘延俊“洗脑”,逼刘延俊放弃炼法轮功。刘延俊告诉他们说:“我修炼‘真、善、忍’做好人,你们非逼我‘转化’,往哪里转?转到哪里去?”同年十月,形势更加恶化,东港市政法委、公安、教育局等相关部门联手迫害刘延俊。东港三中也成了“聚焦点”。东港市教育局提出,如果刘延俊不“转化”,将停发三中教师年终奖金(每人几百元),“文明学校”匾也要摘下,领导还得接受处分。学校上下气氛立即紧张起来,校长徐卫东召开全校教职员工大会,动员全校教师一齐“转化”刘延俊,而且宣布,刘延俊再不“转化”就要开除。刘延俊切实闻到了“文化大革命”的味道。刘延俊不想让这么多人卷入这场浩劫中来,也不想让这么多生命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中失去未来!面对如此大的压力,刘延俊对自己的同事没有一句责备,只好提出辞职,可是领导却对刘延俊说:“你辞职了也没有用,上边要求你必须得‘转化’,否则,你走到哪里,我们也解脱不了。”在单位里刘延俊几乎无法呆下去了,她每走一步,王传广都要求刘延俊向他打招呼,向他请示。刘延俊被逼得已经无路可走了,再也没有选择了。万般无奈下,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刘延俊扔下年仅十四岁的小女儿,踏上了去北京上访的路。

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北京街头巷尾布满了警察、特务,到处笼罩着恐怖。从中央信访办,两“高院”,到北京的各个角落没有法轮功学员说理的地方,也没有敢听法轮功学员讲理的人。所到之处,法轮功学员遭受的都是残酷的暴力。天安门这个世人瞩目的地方,已成为中共屠杀亿万法轮功学员的血腥战场。法轮功学员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用和平,理性的方式去讲清真相,揭露迫害,维护宇宙真理的伟大壮举,感天动地,与中共暴徒的凶残和暴力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在这里证实法的法轮功学员社会各阶层都有,也有老人和孩子。广场上警车呼啸,便衣、特务、警察搅在一起,比旅客多出许多倍来。法轮功学员被暴徒打得血流骨折,一个个被拖上警车,几乎几分钟就抓一车。在恶警的暴力面前,法轮功学员个个坚如磐石,从七、八十岁的老人到下面刚几岁的孩子。“法轮大法好”的高呼声起时彼伏。“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好”,“还法轮大法清白”等鲜艳条幅、横幅、标语到处都是。正与邪在这里进行着残酷的较量。刘延俊看到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法轮功学员)被四、五个流氓警察打倒在地,老人依然喊着“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老人被打得血肉模糊,拖上警车。老人的惨叫声,孩子的哭喊声,警车的呼啸声,流氓暴徒们的吼叫声汇成一片。天安门广场又一次记下了中共恶党屠杀人民的罪恶!

法轮功学员有冤没处诉,有理没处讲,法轮功学员的声声高呼都是对中共流氓暴政的控诉,都是对人心,良知的呼唤,任何有良知的人都会被法轮功学员的伟大壮举所震撼。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刘延俊与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到天安门广场请愿时,被埋伏在半路上的以宋小河为首的东港暴徒绑架后,劫持到北京的一家旅店。宋小河命令手下吕杰平(当时在北京长期蹲坑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等人给刘延俊及其他法轮功学员上刑。

张海、李忠海被使用背铐酷刑。两臂一上一下,分别从肩头、腋下各拉过去一只胳膊,铐在一起,然后再在后背与两臂之间加塞东西,越铐越紧。让旁边两名女法轮功学员坐着看,并威胁她们说:“下一个就是你们俩。”后来,两名女法轮功学员看张海、李忠海要被折磨死了,就答应顺从他们,央求他们放过李忠海和张海,李忠海和张海这才被停止用刑。其他法轮功学员也被恶警高压逼供,只要他们承认刘延俊是“头儿”,就停止用刑。

刘延俊被单独关在一个屋子里,宋小河把手机交给刘延俊说,“把你们去天安门广场的法轮功学员都喊回来,他们都听你的。”刘延俊说:“法轮功学员不象你说的那么狭隘。修炼的事都是自觉自愿的,不存在谁听谁的问题。作为一名法轮功学员,大法遭受迫害,师父遭污蔑,不用告诉,谁都会这样去做,谁都知道该怎么做。维护大法,证实大法,说真话,讲真相,揭露迫害,这是每个法轮功学员义不容辞的责任,连我们师父都不逼弟子,我有什么权利呢?”刘延俊拒绝了他的无理要求。宋小河说:“那好,一会儿他们给你上刑你别怪我,用不了几分钟你就得老实。”

说完,把刘延俊铐到另一个房间,屋里有两张床。吕杰平拎着手铐坐在床上,一副流氓打手的派头。他问刘延俊:“到底讲不讲?”刘延俊没理他,吕杰平从床上蹦起来,喊在场的王延平和张某,象摧残李忠海与张海一样,给刘延俊上背铐。王延平说:“刘延俊的胳膊有点儿短铐不上,”吕杰平上去一脚踢在刘延俊的腰部,刘延俊当时一跟头栽在地上。然后,吕杰平骑在刘延俊的背上给刘延俊上背铐,嘴里还臭骂王延平和张某,下手不狠,力度不够。刘延俊被压在下面,连口气都喘不过来。铐完后,吕杰平告诉张、王二人,没有他的命令,谁也不准将刘延俊手铐打开,便扬长而去。张、王二人留在屋里看着刘延俊。刘延俊感到腰被踢得已经脱节了,心脏跳得数不出个来。不到几分钟,刘延俊就休克过去了。张、王二人见刘延俊要死了,才将手铐打开一只手。躺在水泥地上的刘延俊被抬到了床上,张某又去喊来东港三中派去引路抓刘延俊的副书记王传广和总务干事彭柏,看到刘延俊被摧残成这样,他们也觉得惭愧,心里不好受。刘延俊渐渐苏醒过来,此刻的刘延俊心脏病发作,呼吸困难,四肢不灵,手铐已勒进肉里。宋小河被喊来后,却装着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嘴里还说着要“照顾”好刘延俊之类的话。

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一个房间,不管男女,个个都被男警察搜身。给刘延俊搜身的是当时政法委的赵玉龙(现任司法局副局长),他是宋小河的得力助手。向阳派出所的一名恶警在法轮功学员李运喜身上搜出钱后竟说:“你这五百元钱就给我们留作吃饭用了,这些日子抓你们蹲坑都熬完了。”意思是要用这五百元钱改善他们的生活。

从北京绑架回来的法轮功学员个个都被罚款若干,最多的被罚款上万元。刘延俊家里只有十四岁的小女儿,新兴区派出所也没放过,强迫亲人交了八百元钱。亲人怕不给他们,会加重对刘延俊的折磨,只好顺从了。然而罚款至今无一人归还。刘延俊从北京被绑架回来后关在东港拘留所,与其他法轮功学员分开关押,刚被宋小河提拔上来的政保科科长王润龙(原东港市黑沟乡派出所所长),在刘延俊身上“下了很大功夫。”其他法轮功学员被关在看守所个个“过堂”,都被强迫必须承认刘延俊是“进京组织者”。有的证词都是恶警自己提前写好的,根本不问,拽过手就让按手印、签字。若拒绝,那就是暴力摧残,直到屈服为止。刘延俊被非法转押看守所时,好几个法轮功学员都哭着向刘延俊说:“对不起。”刘延俊知道这些学员一定是遭受残酷的迫害,心里没有怪罪和埋怨。有几个学员说:“如果我们不按手印,不签字,胳膊就会被扭断的。”刘延俊知道这是真话,因恶警迫害自己时的残忍和凶狠,就已经证明了这一切。

恶人王润龙将恶警们高压下搞来的“证词”,又精心的加工一遍,终于将“进京组织者”的罪名以及“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强扣到了刘延俊的身上。

二零零一年三月,刘延俊被非法逮捕,东港三中与东港市教育局也同时将刘延俊开除。检察院公诉科长谷清春到看守所非法提审刘延俊时,将王润龙整理的厚厚的一本“黑材料”摆在刘延俊面前,说:“这是东港市公安局提交检察院有关你“犯罪”的证人证词。”刘延俊告诉他:“我修大法,做好人我没有罪,所以也就谈不上什么证人证词的问题了。至于说我去北京,那是因为我丈夫被冤死,我本人被无辜迫害,我没有了信仰自由,工作自由和生活自由。我去北京是给我丈夫诉冤,要回我的公民权利,请问,我有什么罪?你家的人被冤死了,你不去伸冤吗?你被无辜迫害了,你不找地方讲理吗?可是你们把我抓起来,又要判我,现在我失去的不只是这些自由,我还被你们剥夺了上访的自由,说话的自由。是你们在犯罪,是你们在迫害好人,是你们在执法犯法,是你们无视良知,践踏法律。”刘延俊指着那本黑资料说,“这些是王润龙的罪证,他要为这些黑材料承担一切责任,这是一定一定的。”刘延俊又问谷清春:“这些材料你们检察院都调查核实过了吗?”谷说,“核实过了。”刘延俊又问“核实谁了?你们逐个法轮功学员核实了吗?你们核实过我吗?”谷说:“法轮功的案子同其它案子不一样,只要公安局提交上来,基本上就定了,不需要调查和核实什么了,你认同不认同,结果都是一样的。”刘延俊说:“你们不是在执法,而是在绑票。”刘延俊劝他不要再跟着错下去,不要再去做这些害人害己的事,谷清春根本没听进去。

在这期间,任东港政法委书记的杨风,新上任的公安局长刘华、周恒臣也伸出黑手迫害刘延俊。他们多次去看守所、拘留所逼迫刘延俊放弃信仰法轮功并将刘延俊拉到公安局去威胁、恐吓、大呼小叫的辱骂刘延俊。谷清春经过又一次“细加工”后,将迫害刘延俊的黑材料提交到东港市法院。给刘延俊宣判之前,东港市律师迟刚(现已遭到恶报)到看守所见刘延俊,并介绍说自己是刘延俊的辩护律师(其实这是东港法院故意安排的,造成国家允许律师为法轮功辩护的假相,蒙骗世人),问刘延俊有什么想说的。刘延俊说:“我谢谢你做我的辩护律师,我希望你给我作无罪辩护。”迟某说:“不行,我做不了。”刘延俊见他为难也没再说什么,停了一两分钟,迟某开始完全站在中共的立场上逼刘延俊放弃修炼法轮功。刘延俊一看,律师又变成了“说客”,这哪还有律师的职业道德?

二零零一年八月底,东港市法院非法宣布公开判刘延俊。可是开庭的那天,不准刘延俊的家人、亲属及朋友到场,也不允许法轮功学员到场。刘延俊一看就知道,他们想要利用这个机会召开迫害法轮功的“现场会”,他们绝不是为刘延俊说公道话来的,因为这些人大部份都是中共统治下东港各部门的头目,都是由东港公、检、法指定到场的人。换句话说,律师都成了“说客”,谁还敢在这么恐怖的地方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呢?刘延俊知道这些人都是被中共谎言毒害很深的人,他们更需要了解大法的真相,也许今天就是他们了解真相得救的机会。检察院“公诉人”在念“公诉词”时语无伦次,坐在旁边的谷清春觉得很丢人,几次伸手想夺回来自己念。其实,谁念都是一样,“一正压百邪”,这是宇宙的真理。

刘延俊平静自若的向在场的人讲述着法轮大法的真相,从自己的身心变化讲到大法的神奇与伟大;从丈夫含冤而死到自己被迫害的经历;从亿万修炼者身心受益讲到中共迫害法轮功违背民心、民意。会场静得出奇,连人喘气的声音都能听见。审判长刘凯芳(参与迫害刘延俊的主要凶手之一)按捺不住地拎着锤子狠敲桌子制止刘延俊。刘延俊说:“我的话还没说完。”刘凯芳说,“不许再讲法轮功。”刘延俊接着说:“你们就是因为我炼法轮功才迫害我的,为什么不让我讲法轮功?”说完,刘延俊还继续讲。法院外面到处都是人,警察层层把守不让进来。而法、检两院的人都在会场外面的走廊里听,还有的站在会场的窗户外面听。刘凯芳挺不住了,宣布休庭,而后没有底气的给刘延俊非法“宣判”六年。如果刘凯芳当时尚有良知,就应该知道:将一个信仰“真善忍”,修心向善的大法修炼者非法判刑是一名法官的最大耻辱,冤枉好人天理也不容!刘延俊对东港市法院的非法判决提出上诉。

只因刘延俊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原本幸福的一家人被东港市中共公、检、法等部门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然而,就在刘延俊被“宣判”的第二天,东港市连降暴雨,十五个乡镇遭受了洪水灾害,东港电视台新闻报道说:“估计损失达八百万元以上。”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一日,刘延俊被送进沈阳大北监狱(后改为“沈阳女子监狱”),家里只扔下十五岁的小女儿孤苦伶仃一个人。

五、在沈阳女子监狱遭受迫害的经历

在监狱里,刘延俊继续向辽宁省高级检察院和高级法院申诉,都被监狱非法扣留。刘延俊绝食二十八天,抗议监狱的迫害行为,遭到恶警于成水、贾迎春、石志红等人的残酷折磨,直接操纵者是副狱长白晶坤,狱长黄涛。刘延俊被殴打、洗脑、绑死人床,强行灌食、灌药,关禁闭等,直到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刘延俊生命垂危,沈阳女子监狱才同意将刘延俊保外就医放回家。

回到家里以后,刘延俊继续炼功,几个月后又恢复了健康。东港市公安局在刘延俊病危时,拒绝监狱给刘延俊保外就医,怕他们干的丑事和犯下的罪行被曝光,被广大世人知道,始终觉得刘延俊保外回来是他们的一块心病,因此继续捏造事实,勾结沈阳女子监狱迫害刘延俊。王润龙继续使用卑鄙的手段,给刘延俊整理黑资料,与其下属新兴区派出所合谋陷害刘延俊。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三日上午八点多钟,新兴区派出所的七、八名警察与沈阳女子监狱三名女警察疯狂的敲门,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当即吓得心脏病发作。刘延俊照顾母亲而没有开门。而后,恶警开始砸门,并且大吼:再不开门就要撬开。刘延俊没办法,怕母亲受不了惊吓就开门了,刘延俊顾不了这些土匪恶警,赶去照顾母亲,恶警乘虚而入,到处乱窜。厕所、阳台、大小卧室,踩得到处是泥印子。女恶警手里拎着手铐,一脸横肉,嘴里还不断的辱骂刘延俊。见此情景,母亲身体开始抽搐,出现危急状态。女恶警还骂刘延俊母女俩在演戏,刘延俊觉得他们连禽兽都不如,就正告他们:“我母亲心脏不好,有冠心病,血压还高,你们已经把她吓成这样,我母亲今天一旦出了危险,你们谁也逃脱不了。”恶警见老太太真的不行了,就打电话给一二零急救中心,医生赶来时,刘延俊的母亲已经苏醒过来。医生检查说,“老太太心脏不好,血压太高,必须去医院赶快抢救。”但恶警不许刘延俊陪母亲去医院抢救。恶警打电话找到刘延俊的弟弟,骗其弟弟说是拉刘延俊回去体检复查,马上就拉回来,弟弟信以为真,就答应了他们。因为母亲当时的情况非常危急,弟弟急着照顾母亲,刘延俊知道弟弟被骗,想和弟弟说话,可是恶警顶着门不让出去。刘延俊想去照顾母亲,恶警就拦住刘延俊不让她去。并趁她弟弟照顾母亲之机,新兴区的区委书记和十名恶警将刘延俊摁在地板上,踩在脚下暴力殴打。在刘延俊的反抗下,他们只铐了刘延俊一只手。手铐勒进手腕的肉里,恶警拽着铐在手上的手铐就往楼下拖刘延俊,从五楼拖到楼下警车上。刘延俊的头发被他们一把把扯掉,手腕勒出血,上衣被掀到脸上,上身裸露着。面对这群流氓暴徒,刘延俊高呼:“法轮大法好!”刘延俊光着脚,外衣外裤都没让穿就被拖上警车。刘延俊头皮被揪肿,下肢被打得不好使,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女恶警张磊和张晓燕上车后发现她们每个人的手指头都被磕掉一块儿肉,鲜血直流。她们不打自招地说:“我们抓你(刘延俊)遭报了。”

拉到新兴区派出所,黑脸恶警大吼要刘延俊死在监狱里。刘延俊又一次高呼“法轮大法好!”一路上,刘延俊不断地给他们讲大法的真相,告诉她们“善恶有报”的真理,劝她们不要再继续作恶,毁了自己。女恶警手攥着冒血的手指头,嘴里还骂刘延俊,不让刘延俊讲。到了本溪,女恶警又去绑架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刘延俊也被拖下车。见到过路行人来来往往,刘延俊又一次高呼“法轮大法好!”恶警再一次殴打刘延俊,过路行人有的还停下来观看。

拉到监狱院里的监舍门口时,刘延俊高呼“法轮大法好,”恶警贾迎春、吴燕喊来五、六个犯人将刘延俊抬到楼上恶警办公室里,扔到水泥地上,脚踢刘延俊,并叫犯人用胶带给刘延俊的嘴糊上。此时,刘延俊下肢被打得已经不会动了,相隔三天,贾迎春让犯人把刘延俊背到犯人干活儿的车间里,扔到水泥地上,强迫刘延俊坐起来干活儿。刘延俊坐不起来,贾迎春又是一顿殴打。犯人看贾迎春如此残忍,生气不干活儿。贾迎春气急败坏,辱骂犯人。因怕耽误挣钱,又叫犯人将刘延俊背回监舍。

五月十九日,贾迎春将刘延俊转移到监狱卫生院里,与魁首王妮娜合谋迫害刘延俊。同时参与的还有恶医杨某和孙某,王妮娜是院长。在这个黑窝里,有多名不放弃修炼法轮功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致疯。王妮娜指使恶医和恶人将刘延俊绑到“死人床”上,胳膊、腿都用绳子马蹄口儿捆绑,固定不能动,而后给刘延俊强行扎针,灌药,灌盐水,把刘延俊呕吐出来的东西重复多次倒进刘延俊嘴里。贾迎春指使犯人不给刘延俊接屎尿,不给换衣服,不给洗漱,不给水喝,月经期不给换纸,不准任何人与刘延俊讲话等。刘延俊手脚被捆绑后肿的象馒头。在医院里,刘延俊被折磨了三个月,折磨得吃一口吐一口,吃多少,吐多少,胃不能进食,瘦成皮包骨。刘延俊被放回监舍以后,因下肢瘫痪,干不了活儿,而且因刘延俊拒绝穿囚服,不戴牌,给犯人讲法轮功真相等,贾迎春更加折磨刘延俊。她不许犯人背送刘延俊去厕所,几十米长的走廊里,她叫两个犯人拽着刘延俊的胳膊,在地上拖着走,刘延俊的两臂和胸部两侧都被拽肿了,喘气都疼。因为长期憋尿,肾也憋坏了,经常尿裤子。

残酷的折磨使刘延俊患上了严重胃病,恶警却说是“浅表性胃炎。”因为一直呕吐不止,吃多少吐多少,刘延俊的身体越来越不行,经常出现昏迷和休克状态。犯人害怕出危险,就去找恶警于成水,于成水不但不管,还责骂犯人管闲事。不久后,监狱举行运动会,于成水参加百米赛跑,一跟头栽在跑道上,摔得鼻青眼肿,脸部,肚子,胸,胳膊,腿都摔破皮了。一块大纱布包在脸上,一个多星期上不了班。刑事犯人说,老天长眼,替刘延俊教训教训这个坏人。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四日,刘延俊身体出现危急状态。监区的指导员徐权和恶警张磊去监舍看刘延俊,一看刘延俊瘦得脱相了,就令犯人把刘延俊的衣服等东西拿好,将刘延俊抬到医院。同时也把刘延俊的情况报给了监狱。但监狱长房淑霞说辽宁监管局不批,而后又通知家属,向其弟弟索要一万元的医药费,并说不拿钱,刘延俊的命就难保。刘延俊的弟弟知道他们又在敲诈,勒索,但不去监狱,又怕他们借口害死姐姐。只好去监狱。弟弟见到姐姐瘦成一把骨头,说话一点儿气力都没有了。身体不停的抖动,眼睛发直。恶警于成水等人却造谣说是刘延俊自己绝食不吃饭身体才这样。刘延俊的弟弟知道他们在撒谎,对这些人面兽心的恶警心里非常愤怒,但考虑到姐姐还落在他们的手里,为了不给姐姐增加麻烦,他只好忍下了,没说什么。只掏出四千七百元钱交给恶警吴燕、张磊,并告诉两名恶警说:“这钱给我姐姐买吃的,给我姐姐输液用,我姐姐眼看就断气了,我希望你们能让我姐姐快点儿好起来。”

恶警于成水,贾迎春,张磊,吴燕等人本想借此机会捞一把(因为上次刘延俊办保外时,从监狱到省监管局及医院都诈取了刘延俊弟弟一大笔钱),但结果事与愿违。他们个个都很恼怒。他们立即与凶手王妮娜再次合谋迫害刘延俊,给刘延俊插管强行灌食,继续绑在死人床上。犯人私下议论:刘延俊胃病那么重,吃多少吐多少,不插管她都够呛了,再把那么长那么粗的塑料管插进去,她不更完蛋了吗?

当时刘延俊有三个多月没大便了,肚皮快要贴到一起了,而且肾不好,排尿不畅。恶人王妮娜喊五、六个犯人,揪住刘延俊头发,摁着刘延俊的脑袋,刘延俊四肢动弹不了。王妮娜亲自动手插管摧残刘延俊,因为塑料管太粗,连续下了三天,才把管插进去。刘延俊的嗓眼,鼻孔以及胃都被插破了,鼻孔里出血。因为她们不消毒,塑料管下去后,造成肺内感染,而后又尿路感染,刘延俊不停的咳嗽。犯人找王妮娜,王妮娜反责令犯人谁都不准给刘延俊拔管,并说,管她死与不死的。王妮娜强迫护理刘延俊的犯人每天三次,每次给刘延俊打进三千毫升的玉米粥水,玉米粥水打进去后,从嘴角往外流。连续打几次后,因刘延俊便不出来,也尿不出来,肚子鼓得象个气球。刘延俊胃胀得一口气都喘不过来,眼看刘延俊这条命就没有了,犯人就去报告王妮娜(这次护理刘延俊的犯人李某和张某明白大法真相)请示王妮娜给刘延俊少打点儿,王妮娜恶狠狠的说:“少打一点儿都不行,每天三次,每次打三千毫升,这是正常量。”无奈之下,犯人就偷偷的将玉米粥水倒掉一大半,每次少给打点儿,只做个样子给王妮娜看。

几天以后的晚上来了一位新的值班大夫,犯人说他不恶,就去她那买来一管开塞露,帮助刘延俊把大便排了下来,那是三个半月里刘延俊第一次排便。但是这时候,刘延俊的体重也只有六十多斤了。就在这时,本地法轮功学员将刘延俊在沈阳女子监狱里遭受迫害的情况及时在网上曝了光。为营救刘延俊,每天海内外有几十个长途电话打进监狱(恶警贾迎春透露的),强大的压力之下,他们对刘延俊的迫害稍稍减轻了一些,刘延俊这才死里逃生。监区指导员对刘延俊说:“你命可真大,抬你进医院那天,差不点儿就直接给你送进火葬场,衣服都给你带上了。”人还活着就给送进火葬场,多狠毒呀!后来有的犯人告诉刘延俊,说恶警想等家人见过你一面以后就把你送走了;还有的犯人对刘延俊说,你弟弟不来接见你,你这条命就没有了。刘延俊的弟弟要求给姐姐保外就医,恶警说:“刘延俊早就够保外,但东港市公安局就是不收。”由于呕吐不止,加上恶警的残酷折磨,导致刘延俊五个月说话言语不清,直到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刘延俊才结束被迫害回家。

六、多年遭迫害,家人受株连

刘延俊八十多岁的老母亲,亲眼目睹了中共统治下的恶警暴力殴打、绑架刘延俊的惨景,老人的身体旧病未好又添新病,精神上的痛苦也是无法形容的,每逢佳节都是老人难过的日子,眼泪不知道流了多少。老人经常感慨地说,“现在的警察比不上过去的土匪,放着坏人不抓,专欺负好人。说理不让,讲真话也不让,共产党不完蛋吗?”

刘延俊的公婆痛苦是最大的,儿子被迫害死了,儿媳妇也被抓进监狱,扔下十几岁的孙女,日子怎么过呀!有理无处讲,有冤无处诉,好人连个站脚的地方都没有了,这个社会变成什么样了?!刘延俊的婆婆经常与刘延俊的母亲抱在一起放声大哭。二零零一年刘延俊被非法关押在东港看守所时,两位老人相互搀扶着来到看守所见刘延俊,看守所的人说:“上边不让见。”两位老人质问他们:“是谁不让见?我们孩子学大法,做好人,她犯的是什么罪?”警察无言以对。

刘延俊的弟弟原来在东港市交通局上班。刘延俊被迫害以后,弟弟的工作也处处被刁难。八百多元的工资养活五口人,还得供两个孩子(包括刘延俊的女儿)上初中、高中,还得给母亲治病,还得去营救在监狱里被迫害的姐妹们。弟妹承受不住压力,同弟弟离了婚。生活上的困难,精神上的压力使刘延俊弟弟的身体也越来越差了。弟弟带着老母亲、儿子和外甥女无处可去,只好住在刘延俊家。每次看到姐姐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的惨景,弟弟的心都象被刀捅了一样。他知道姐姐和姐夫都是真正的好人,可是又有谁能为他们说句公道话!姐夫去世以后,弟弟格外操心照顾姐姐和外甥女,但微薄的工资实在维持不了,还欠了很多外债(是由于姐姐第一次保外就医时被监狱等中共部门勒索造成的)。

二零零四年,刘延俊的弟弟被迫辞去公职,在朋友的帮助下做点生意打点一家老小。刘延俊的丈夫去世时,她的女儿才十三岁。转年十二月,刘延俊被害入狱。想念妈妈的痛苦加上同学、老师的歧视,恶人的非议,使幼小的她遭受了难以承受的痛苦。但是,不管别人怎么说,刘延俊的女儿心里非常清楚:是法轮大法救了爸爸妈妈,给我们一个幸福的家。是中共害死了爸爸,又抢走了妈妈。法轮功学员是世上最好的人。她把对妈妈、爸爸的思念化作自己努力学习的动力,她在给刘延俊的信中说:“妈妈放心,女儿一定听您的话,您和爸爸永远鼓励着我好好学习。”二零零一年,刘延俊被关在看守所时,女儿顶着巨大的压力,以她最好的成绩考进重点中学。

二零零三年七月,东港市大东向阳派出所(大东公安分局管辖)以“挂条幅”为罪名将刘延俊女儿抓进派出所迫害一天一夜,恶警对其殴打,威逼,恐吓等,使年幼的她身心受到很大伤害。二零零三年八月底,东港公安局、大东公安分局及东港市教育局责令东港二中开除刘延俊的女儿,刘延俊的女儿两次被撵回家。刘延俊带着女儿来到学校,抗议他们的非法行为,并耐心的给相关人员讲述了法轮大法的真相,劝他们不要被中共利用,助纣为虐,迫害无辜的孩子。在刘延俊再三劝说下,东港二中又将其女儿收回学校。二零零四年五月,在临近高考的前二十天,刘延俊被绑架入狱,刘延俊的女儿仍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一流本科大学。在大学就读中,东港市公安局还与当地的国安暗中勾结,继续迫害刘延俊的女儿。

在中共残酷的打击迫害中,亿万法轮功学员蒙受不白之冤,无数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亲人朋友受到株连!中共把它们所犯下的滔天罪行都推到法轮功身上,歪说,“不炼法轮功,共产党就不会打击你,”被谎言毒害很深的人硬是正邪不分的跟着随和,指责法轮功学员,嫁祸法轮功学员。

七、呼吁社会各界,伸出援助之手,帮助停止这场迫害

刘延俊遭到迫害期间,自己的身份证和家里的户口本都被新兴区公安分局非法没收,至今也没归还。刘延俊被非法开除公职也已经八年多了。从丈夫去世一直到二零零七年,东港市委统战部发给其女儿生活津贴只有一百六十六元,到二零零八年七月为止补到二百零四元。而孩子念大学每月的生活费用,加上学费、书费和其它费用平均每月至少要达一千三百元左右(实际费用远远超过这些),东港市政府,民政部门和东港市统战部等部门都一概不管,而刘延俊本人被结束监狱迫害后,东港市教育局与东港三中仍旧不给刘延俊恢复工作。

二零零七年八月,刘延俊找到东港市教育局要求恢复公职。首先找到的是教育局孙传成局长,他说:“你的事我不太了解,当时是刘书记主管的,你去问问他吧。”刘延俊又去找刘春树书记,刘说:“安排教师工作的事是局长管。”刘延俊又去找孙传成,孙又说:“我不管这事,你去找钟书记吧。”刘延俊又去找钟月圆,钟说:“你先等几天,我这几天太忙,再说,我是以后调到这儿来的,你的事我不太清楚,等我查查你的档案。”一个星期以后,刘延俊又去了教育局,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告诉刘延俊,钟书记去丹东党校学习,至少要二十天才能回来,刘延俊去找孙传成,孙不在。刘延俊在走廊时发现刘春树,便上楼敲门,刘不开。

一个月以后,刘延俊给钟月圆的办公室打电话,询问工作的事,钟一反常态,语气非常强硬的说:“你工作的事不是很清楚了吗?因为你炼法轮功,法院判了你的刑,我们才开除你的。”刘延俊说:“我修大法做好人,我没有罪,法院判我是非法的,是知法犯法,这一点,你们十分清楚。你们为什么也要跟着错呢?”钟说:“那些我们不管,我们就依法院的判决。”说完将电话挂掉了。无奈之下,刘延俊又去东港市政府,找到副市长栾守华(负责教育工作)。刘延俊讲述了自己被迫害的情况,要求市政府能够立即恢复她的工作。栾守华说:“法院给你判了,教育局就得开除你,法院不给你平反,我这儿就不能恢复你的工作。”刘延俊说:“给法轮功学员判刑是非法的,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是执法犯法。法轮功学员修炼真善忍,做好人,得到一个健康的身体,在哪一个国家都是受欢迎的,我做好人有什么错?”栾守华说:“你有冤枉去找法院,反正它不给你平反,我这儿就没法给你恢复。”随后以工作太忙为由将刘延俊逼走。

去年底,刘延俊又找到东港三中,找到校长,书记。校长说:“三中没有开除你的权力,你的事教育局说了算,教育局叫我们怎么做,我们就得怎么做,权力不在我这儿。”刘延俊又去找刘春树(电话中找到的),刘春树说:“你的工作根本不是因为炼法轮功被开除的,而是因为东港三中连续两年给你考核打分不合格才开除你的(因为这事当时就是刘春树一手办的)。”刘延俊又去了东港三中,查一下自己的档案,看看因为什么打分不合格。档案室的老师告诉刘延俊,档案室里没有你的档案,刘延俊又打电话问参与考核的三中副书记王传广。王说:“你是因为耽误工时超过两周给你打分不合格。”一九九九年,刘延俊是因为在家里护理临终的丈夫,因为家里没有其他人,二零零零年,是因为刘延俊去北京上访,为丈夫申冤。那么,请问,谁家死人不耽误工?谁家的人被冤死了不去找地方说理去?东港三中以此为理由评刘延俊考核不合格(主要参与者有:徐卫东,王传广,崔显斌,),而东港市教育局又以三中的打分不合格作为借口来开除刘延俊,不荒唐吗?不能理解的是,钟月圆和栾守华说,是因为法院判了刘延俊的刑而开除刘延俊的,而亲自开除刘延俊的刘春树却说是因为三中连续两年给刘延俊考核打分不及格开除刘延俊的。而在三中档案室里,刘延俊的档案袋里只装有一张纸,上面写着:刘延俊“两年考核不合格被开除公职”。到目前为止,他们当中到底哪一个说的话是准确的呢?

从中共党徒们的表演中我们不难看到,对开除刘延俊工作一事,他们为什么推来推去,而且各说不一?东港市教育局与东港三中又为什么不敢直接说出开除刘延俊是因为修炼法轮功?是因为他们心虚,他们知道法轮功没有错;知道法轮功学员是无辜的,他们知道开除刘延俊是非法的,是没有良知的,是见不得人的,知道他们自己是在对好人犯罪。然而,善恶有报,欠债必还,这是宇宙的理。将来,这些人必将要为自己今天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希望他们能及早做出明智的选择,恢复刘延俊应有的公民权利。

参与迫害刘延俊的相关部门,不但不给刘延俊恢复工作,欠刘延俊两千多元的住房公积金至今不还,刘延俊的家人多次找到相关部门要钱,东港三中说住房管理中心不给钱,住房管理中心又说财政局不给,还说要给也得等到刘延俊五十五岁退休以后才能给。既然是这样,为何不立即恢复刘延俊工作呢?中共和江氏集团提出对法轮功学员实行的“经济上截断,精神上搞垮,肉体上摧残,”东港市的各个中共部门对刘延俊的残酷迫害不正是验证了这一点吗!

从中共的十六大到奥运,东港市公、检、法、社区、街道层层布置,用各种手段骚扰,迫害法轮功学员,经常雇用下岗、失业人员及社会闲散人员跟踪、监视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七月三日下午,有人看见一个陌生人在刘延俊家楼道里非法拍照,偷拍去刘延俊家的人。这种见不得人的卑鄙行为让世人都觉得的气愤。

八、刘延俊第三次被非法抓捕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刘延俊第三次被非法抓捕,那天早晨六点多鈡,刘延俊下楼时,被等候在楼梯上劫持刘延俊的五名警察拦住。而后警察从刘延俊的手里夺走刘延俊家的门钥匙,抢走刘延俊手里给亲属写的私人信件,非法闯进刘延俊家中疯狂抄家。同时五个人将刘延俊强行推进屋里。刘延俊当即被迫害的心脏病发作,下肢不灵。领头的恶警趁刘延俊倒在床上之机,给刘延俊非法拍照。刘延俊所看的大法书籍、资料和所用的mp3等东西均被抢走。

抄完家后,警察将刘延俊抬上警车,拉到大东公安分局,然后,这些警察又一次驱车返回刘延俊家中非法抄家。到底在刘延俊家另外做了什么手脚,无人知道。有一名年轻恶警辱骂法轮大法,并当着刘延俊的面随便捏造事实,当即被刘延俊揭露。当日下午五点多鈡,刘延俊送回家。刘延俊被送回家后,国保大队长王润龙又令四、五个警察把守刘延俊家楼梯口,看着刘延俊。同时监视去刘延俊家的人。东港市公安局一直花钱收买不明真相的人监视刘延俊,不让刘延俊与其他法轮功学员接触。而且一直在找机会构陷迫害刘延俊。街道派出所的片警于世杰多次叫刘延俊家楼道的邻居监视刘延俊,并说谁诬告刘延俊, 就给谁“奖励”。

这次绑架刘延俊,于世杰也参与其中。 桥东大海小区居委会也叫刘延俊家的邻居监视刘延俊。从二零零零年至今,刘延俊工作被开除,身份证、户口本被抄走无一归还。刘延俊被剥夺了基本权利和生活来源。东港市公安局对法轮功的迫害达到了不遗余力的地步。

我们今天将刘延俊一家人遭受迫害的事实写给广大世人,意在帮助广大世人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不要被中共的谎言所迷惑,不要错过大法救度的机缘,同时也希望一切正义之士能伸出援助之手,帮助停止迫害法轮功,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