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市工程师遭受的酷刑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七日】本文作者是黑龙江省的一名工程师,因为修炼法轮功,思想境界得以升华。可是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备受中共打手酷刑折磨。他曾于二零零一年二月被中共警察绑架,遭酷刑逼供,之后在黑龙江泰来监狱遭受各种酷刑摧残,直到二零一零年获释。以下是他自述的受迫害经历。

我是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曾就读于北方一所理工大学,在单位里是一名优秀的工程师。修炼法轮功前,我时常思考人为什么活着?生命为何而来,又为何而去?纵观古今文史书籍、佛道经典,也曾尝试多门气功,都未找到答案。当我读了《转法轮》之后,我深知我找到了人生的真谛。因为古今中外任何人类的学科,都不会象《转法轮》所阐述的那么深奥透彻、博大精深。我的世界观发生了巨大变化,曾一度对工作中的付出和所得不成比例而深感不平衡,修炼后把工作当成自己的事业无私的奉献,心性境界日渐升华。

可是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了对法轮功修炼者长达十几年的迫害……

铁南派出所的吊挂、铁椅子和毒打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与江氏集团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以后,在险恶的形势下,法轮功学员没有了正常的生活工作和修炼环境,我与其他法轮功学员居无定所被迫流离在外。为澄清中共媒体对法轮功的造谣诬陷,为使民众了解法轮功遭迫害事实,我们坚持向人民讲清真相。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日夜里十点多,齐齐哈尔市青云街派出所的一伙警察突然破门而入,将我家里的两千多元现金占为己有,家人多次要也不给。对我们连踢带打,用绳子捆绑,还用布将我们的眼睛蒙住戴上脚镣押送到铁南派出所。我被双手反铐在走廊尽处的暖气片上,蹲不下、立不起、四肢无倚无靠;翌日白天我又被关到小屋里,还是双手反铐在暖气片上;晚上把我弄到刑讯室的铁椅子上,铁椅子背上有两个孔,双手从身后椅背的孔里伸出去反铐,警察往死里勒、铐,使我的双手被铐处不过血,双手肿得如同馒头一样。

第三天,他们又将我蒙上眼睛,戴上很沉很重很大的头盔推上警车,押送到荒无人烟的废弃的三粮库院内,那里有一排平房,也是对法轮功学员秘密刑讯逼供的场所。室内有一上下铺,双手铐在下铺上,蹲不下,立不起来。第四天,由原龙沙分局政保科(现国保大队)科长张春秋一手操控,铁南派出所所长刘耀福坐镇、铁南派出所副所长杨老八和一警察王立对我拳打脚踢,往头盔上砸,我顿感头昏脑胀嗡嗡作响;晚上将我双臂吊挂到房梁上,用木头方子立着猛力向下砸双脚,砸了二百多下,我的双手双脚肿大青紫变形,十个脚趾盖瘀血,没有好地方。我正告他们:你们别这么做,这样迫害法轮功对你们自己不好。他们竟说:“我宁可下地狱!犯罪、嫖娼、赌博,国家不让抓我们就不抓,法轮功是好人,国家让抓我们就得抓。”他们无论怎么威逼利诱都得不到他们所要的,张春秋便破口大骂个不停,口出狂言、诬蔑大法,叫嚣着:“我打死你们就象杀死小鸡儿一样,打死后浇上汽油点着,对外就说你们修炼法轮功的自焚!”

他们将我从房梁上放下,从里屋带出来的过程中,铁南派出所的副所长阴险的说:“你现在可以走,你走几步我就从后边开枪打死你,然后就说你逃跑。”我又被戴上脚镣,双手反铐在床上。我的脸肿大变形,双脚脚趾疼痛难忍,头戴沉重的摩托帽盔,行走极为艰难。后来,又被带到铁南派出所,我双手又被反铐在铁椅子背的窟窿里,一天一夜,他们又用凉水泼我。

酷刑折磨五天后,他们仍得不到所谓的口供,他们软硬兼施,让户籍骗取我对他的信任后诱供,谎称其岳母也修法轮功,让我谈谈什么时候炼法轮功,有何感受,然后草草形成文字作为所谓的审讯材料。五天期间,我一直绝食抗议迫害。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五日下午八点左右,我与另一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齐市第一看守所。我的双手肿大如馒头,铐子陷在肉里,往出渗黄油,浑身上下青肿变形,步履蹒跚,狱医见状拒收。警察说没事儿,并向上级请示,市公安局副局长特批,打电话给看守所迫使他们将我收下。看守所让我签字,我拒签,这时狱医老马头对我连打带骂,在看守所,我双臂双手双脚麻木红肿半年之久,双臂不能抬起,双脚麻木不听使唤达五年之久。一次,我被警察刘景齐强行戴上手捧子半个多月之久,致使双腕皮肉绽开,往出渗血和油,至今手腕还留有疤痕;一次路过关押母亲的女号时,我与母亲打招呼,便招致警察张勇的踢打;我被非法判刑要求照相时我拒绝照相,又被警察房正伟暴打一顿。

我在齐齐哈尔看守所被关押了一年零十个月后,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六日被劫持到黑龙江泰来监狱。

泰来监狱犯人用铁鞭子抽我脸 血流如注

刚入泰来监狱集训队,检查身体验血时,狱医一看血脂就说我严重贫血,我走路头晕、吃啥吐啥。因不穿号服,狱警李忠孝找我谈话:“你不穿我想办法叫你穿”。在他指使下,犯人吴海龙(甘南县平阳镇人)带头施暴:他们一哄而上,用竹条坯子、九毫米粗铁丝做的鞭子,劈头盖脸一顿抽打,拳脚相加,我的脸、头顿时皮开肉绽、血流如注,双眼被血流冲的模糊不清,我被折磨得血肉模糊奄奄一息……

二零零三年一月十日,我被送到六大队,因被齐市警察酷刑折磨加之泰来监狱的非人迫害,我身心交瘁极度贫血,头晕不能行走。零三年二月,一天坐在床上,被恶犯汇报说我炼功。被二中队警察带到管教室。我与其讲法轮功的真相,被九队狱侦干事王长冰(现任十四监区指导员)伙同几个警察及犯人头儿戴贵斌(齐市人)一顿疯狂殴打。自此,身体状况更加虚弱、精神恍惚、出现幻觉、走路扶着墙走,否则随时晕倒。当时六队大队长刘雄(调六三监狱任改造狱长,后驾车车祸身亡)。

泰来监狱对我施用支棍、反铐等酷刑

后来我被弄到九大队一中队。二零零三年深秋,我炼功被指导员马洪彬(现任一大队大队长)指使犯人将我找到办公室。见到我他便抓起苕掃发疯似的劈头盖脸的一顿猛打,还叫来犯人李忠孝(与一警察同名)、韩再辉、王子军等,将我吊到车间外一大铁架子上,拳打脚踢、恶语相加,晚上收工时将我直接关入小号,给我双脚戴上支棍、双手背铐达七天之久。

因绝食抗议监狱的罪恶行径,我被九队狱政干事王佰文等野蛮灌食,灌的是喂狗的不去皮儿的苞米面加水,还时常将管子插到气管里。零四年至零六年,改造队长安盛(现任八大队指导员)私自扣押我的信件,不让看书、不让写字、不让打电话、不让说话、不让到狱中超市购物。态度相当蛮横粗暴。

泰来监狱的小号

小号每天每人只给两顿饭。十几个人只给一小盔儿稀苞米面粥,每人仅能平分到几口粥,不给水喝,喝水和洗漱只能接大便器里的水。现在设有高间,入高间得找人特批,费用五百至一千,可不戴刑具,可往里带食物。警察可以随意制造任何借口将人投入小号,如不参加劳动、不服从管理、因食堂发的饭菜实在难以下咽,有人私自做点饭菜补充营养,也是关小号的理由。明文规定关小号在没有暴力与自杀倾向情况下,禁止加戴刑具;且关小号不得超过十五天,可是警察随意延长期限。现在法制监狱的小号本该是面壁思过之所,可叹竟变为“泯灭人性之地。”

泰来监狱的死撑子酷刑

这种酷刑刑具国家明文规定不允许使用,为了迫害法轮功学员,不只是小号,每个大队都私造这种刑具,每每监狱管理局检查时,就把这种刑具藏起来。

这种酷刑刑具由两个高约零点七米的工字型铁框架组成,两个工字架底部有一根钢筋相连。法轮功学员呈直角坐在前后两个工字架之间,后背紧挨着工字架的立柱,在立柱中部焊一带状铁圈将人胸部围住,双臂双腿平伸,双手双脚分别铐在前面工字架的“上横”和“下横”两端的铁环上。双手双脚被死死的卡着肉,不能动;紧挨背部的工字架立柱的里侧,被焊上多个锋利的铁刺,直指背部,使人无倚无靠,不分白天黑夜坐在水泥地上。而且不让吃饭、喝水、不让上厕所。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潘洪东,曾被施用这种酷刑折磨三天三夜,还被抬着出工、示众、在烈日下曝晒,逼迫其放弃修炼。这一切由九大队副教曹闵江一手策划,二中队警察石晨磊(现任九大队一中队中队长)带犯人亲自实施。

“不转化就火化!”

二零零七年一至四月份,泰来监狱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高压迫害。司法部下发文件,对法轮功学员百分之百强行转化(放弃修炼),否则,相关警察扣发工资、奖金,直接关系到升迁。所有法轮功学员被强制参加大会,齐市“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头目到泰来监狱坐镇,邪悟者陈滨做胡说八道的所谓演讲。

一月二十六日,九大队二中队指导员戴剑锋(现任九大队副教)找我谈话威胁说:“你必须转化,不转化就火化!”他派多个包夹(专门控制法轮功学员的犯人)管制我,将我单独禁闭在一个小监室里二十多天,不许我与任何人说话、接触,剥夺接见、接电话及邮包信件的权利,所有食物被没收。

三月十日开始整日整夜不让我睡觉,还罚坐在瓷砖地上,拳打脚踢;看不见效,就把门和窗打开,窗户和门强烈对流,北方的早春寒风刺骨,那些犯人打手穿着棉衣捂着棉被还直喊冷,可是他们竟扒掉我的棉衣,只剩单衣单裤,还往我身上浇凉水冷冻,拳脚相加;他们还多日不让我上厕所,不让喝水,只能喝咸盐水,致使我小便失禁;且强行将我衣服扒光,一丝不挂,在水房里将自来水龙头接上水管,对准身体猛哧凉水;还逼我光脚蹲小板凳等折磨。犯人头儿刘海龙(富裕镇人)说:“九大队全体警察开会研究下令,采取任何措施强行转化,不转化就打死,打死了就算自杀,再火化。”

此次迫害由大队长王永强(现任监狱纪检委书记)、副教王建民背后操控。参与的犯人还有王洪宇(齐市扎龙乡哈拉乌苏村)、玉志明(双鸭山集贤镇)、卓乃俊(虎林人)宋庆敏(辽宁辽阳人)等。同时,一中队指导员张明,为迫使法轮功学员武元龙放弃修炼,也将他扒光衣服,弄到水房里用水管子哧。

历经九年的身心摧残、生死劫难,我于二零一零年重获自由。

如今,我虽获自由,却失去工作没有了生活来源,身为工程师却只好靠打工艰难维持生计。目前中国大陆各地的监狱、劳教所、洗脑班还关押着众多信仰真善忍的好人。信仰无罪!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犯罪!呼吁世界人权组织关注中国大陆法轮功修炼者所遭受的迫害,制止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相当于“文革”小组的非法机构“六一零”的继续犯罪,让自由、人权、和平之光朗照曾经拥有五千年文明的中华大地。

曾被非法关押在泰来监狱的部份法轮功学员(部份仍在非法关押中):

李长安、李振忠、王守庆、潘洪东(在泰来监狱被迫害致死)、张奎武、张力群、赵同芳、张跃明、孙广利、李兴亚、孙维民、周之风、卢玉平(在泰来监狱被迫害致死)、徐林山(被泰来监狱迫害致死)、吴宪刚、刘海康、刘银泉、于伯清、纪德才、郑连清、杨 志、邱俭彬、田 勇、马福龙、王文龙、宋安宇、郝彦成、梁金玉(被泰来监狱迫害致死)、李季秋、翟玉柱、王子忠、胡 平、李顺江、王俊峰、徐有韵、尹安邦(在泰来监狱被迫害致死)、付 海、韩喜明、潘本余、赵文山、慈 海、邢延良、武元龙、任英群、李 奇、刘晶明(在泰来监狱被迫害致死)、郑华春、刘海康、付名智、高福平、郭玉志、王 录、姜福田、党照军、韩 利、关兴涛、刘立强、王伟君、田自强。

责任单位与个人:齐齐哈尔区号 0452 邮编161005
原龙沙分局政保科科长(现国保大队):张春秋
齐齐哈尔铁南派出所所长:刘耀福
齐齐哈尔铁南派出所副所长杨老八:(酷刑折磨的当事人)
齐齐哈尔铁南派出所警察:王立(酷刑折磨的当事人)
齐齐哈尔市铁南派出所 电话:0452-2347715
邮信地址:齐富公路永安大街锅炉总厂对过
齐齐铁南派出所副所长:刘建生
齐市龙沙区法院:0452-2334400
齐市政法委“六一零”主任李佳明 办0452-2791608、0452-2791613
地址:齐市建华区新明大街27号,市政府1号楼16楼
龙沙区610副主任:高××,电话2487125
地址:市政府二号院齐市龙沙公安分局六一零办
黑龙江省泰来监狱 区号:0452 邮政编码:162401
泰来监狱狱长:张志诚
副狱长赵如滨电话:0452-8229203 副监狱长:于振海,
狱政科电话:0452-8225443
监狱办公室:0452-8237949
政委:杜英超
改造副狱长:于振海
狱政科科长:马晓春13019093390 传真 0452--8235443
狱政科副科长:梅继明
狱侦科科长:杨立波
教政科科长:姜海涛
刑法执行科科长:张兴军 0452---8225543
监区辅导员: 程 强 13351623798
集训队教导员:纪恒泰 0452--8225647 13079655898
驻泰来监狱检察院监察科:主任蒋某,手机:13796333391 电话:0452--8221708
集训队队长:梁福文
泰来监狱八监区改造副监区长、二分区队长:李伟明
泰来监狱八监区二分监区长:于洪涛
黑龙江省公安厅主管监狱人员:关玉德 手机:13089988067
泰来监狱接见办:0452─8225443纪委、监察办电话:0452─8225504
纪委书记电话:0452─8229207
驻泰来监狱检察院电话:0452-55120398
泰来监狱电话:0452-82345377、8237256、88229376、82255147、8237274、8237943纪委书记:0452-8239203
第八监区长杨秀红 办:0452-8238143 手机13514679200
八监队恶警: 杨洪秀 纪靖平 陈炳江
狱政科:马跃
纪委、监察办电话:0452—8225504
纪委书记电话:0452—8229207
纪委书记:0452-8229207
纪委、检察办:0452-8225504
九监区 曹某:13194529100
张维佳、王智灵、乔平、崔力
六监区区长:鹿先群
教导员:于军 副教导员:于明
一中队指导员:林晓海 二中队指导员:翟永平
零二年至零五年期间,泰来监狱监狱长是吕善本,政委是杜英超,改造副狱长刘志强(后调入哈女监任狱长),零五年至零九年,狱长是张志成,政委是杜英超,改造副狱长是于振海。

泰来监狱部份狱警名单:
张表成、 宋红伟、起记圆、王松、马晓春、刘加滨、陈铭凯、李刚、张庆军 、于振海、林松涛、徐春亭、孙成辉、孟宪利、付显权、王莹、雷宇新、陈冬 、伊微 、王晋江、王滇江、朱纯轩、朱良、雄赫、赵华、和国强、金表强、李林、尚尔秋、革伦、张千、佟立、周绍杰、田海军、郭平、张绍有、李德友 、乔军、程宇军、尹威、鄂旭鹏、雷雨新 、杨延宇、何国强、张维佳、白果 、崔文宇 、张彦国、周树振 。

齐齐哈尔铁南派出所
齐齐哈尔铁南派出所
齐齐哈尔泰来监狱
齐齐哈尔泰来监狱
齐齐哈尔看守所
齐齐哈尔看守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