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抓住敏感日 修去怕心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八日】2月下旬,北京的常人空间,中共表现出了极度的紧张。这几天出入大门,突然感觉到保安部门的人眼睛在盯着我。单位会上传达了上头关于全国出现类似“茉莉花”聚会的现象,再加上两会,邪党政权是超常的恐慌。我想,恶党又借机把法轮功学员作为“危险对象”来盯防了。

作为修炼的人,遇事应该向内找。人做的任何事实际上跟修炼人是没有关系的,修炼人也不会被人所带动,而只能去带动人。因为单位保安的盯防,我稍微动了动怕心,又有疑心上来,怀疑会不会有人跟踪,这样给救人带来不便,不救人在家呆着还是大法弟子吗?出去救人担心被跟踪。我不停的发正念清理自己空间场的怕和疑心的物质。同时加大力度针对北京上空的邪恶发正念。这个时期的历史是给大法弟子展现的,而不是给邪恶展现的。

邪恶利用常人做的任何事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何况大法弟子是有功能在身的,还怕什么呢。自己有怕心和疑心,不就是把它当作人对人的迫害了吗?想到了法,我就坚定了很多,本来打算从不起眼的门走,这下就从大正门走,堂堂正正的。自己平时思想中对监视器总有顾忌,对有的单元门打不开无可奈何,最近看了网上同修们神迹证实法的文章,受到启发。到了一个小区,迎门就是监视头,我打出去一念,大法弟子它照不到。单元门都是锁的,我就发正念请门神帮着开门,快到一个单元门了,里面刚好出来一个人,我还没赶到,门就开始关了,我及时打出一念,“门定住”,噶达一声我听到了锁上的声音,我没管它,径直走到门前,用手一拉,门开啦,我顺利发完资料走了。

向内找,我还发现,被常人形势的心所带动其实是一个很危险的心。看到常人的所谓“茉莉花革命”,总有点欢喜心,感觉恶党快完蛋了。虽然没有明显的依赖常人革命的心,但在网上非常关注这方面的新闻,关注这方面的动态。其实已经是一种执著了。欢喜心的另一端是怕心,怕常人社会的这种运动造成的恶党连带的迫害。

从法上想想,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救人,形势的紧张与宽松是带动不了一个有着重大使命的大法弟子的,是带动不了一个神要做的事的。大法弟子就是多做三件事情,其它什么也别想,动一念都是执著,都可能招来邪恶的干扰,邪恶的干扰就会有理由了:你看,这个大法弟子对常人的革命感兴趣,这个修炼人希望常人把中共推倒,这个大法弟子对敏感日很敏感。思想落在低层空间,低层空间的理就会制约着你。如果一个人执著,那就一个人招来干扰,如果大面积大法弟子心不稳,那就会出现区域性的魔难。所以,我们可以利用常人社会的变化来讲真相,证实大法,思想却不能陷入其中。

在法理上认清了后,我觉得敏感日是属于邪恶自己的日子,每一天对大法弟子来说都是充实而又喜悦的救人的日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